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九十一章 熟人

没有多少痛苦的感觉,四人就来到了传送阵的另一边。

跟着人流,他们走出了传送阵,因为走的是宗派出口,陈太忠手持的真意宗通行令牌,还是很管用的——毕竟西疆持有这样令牌的,也就几百个人。

这个概率真的很少了,打个比方说,在地球上,随便一个四五千万人口的省份,会有数千的厅级干部,而这数千人里,只有数百人才能持有的证件,牛逼不?

更别说,西疆的人口,哪里才仅仅四五千万?起码有四五个亿,持有这样通行令牌的人,哪怕令牌的来路可能仅仅是友情,一般也没人招惹。

南忘留三女所持的,仅仅是白驼门开具的跨域传送证明,加盖了真意宗的关防,为此她们在进入传送阵的时候,还被看守里的女修检查了一下储物袋。

不过终究都是真意宗的下属,也仅仅是随便检查了一下。

到了晓天宗的地盘,出阵的时候要抽查储物袋,不过晓天宗的弟子看到陈太忠的身份牌之后,直接摆一下手,放他们出阵了。

因为乘坐体验还不错,四人走出来的时候,精神头也比较充足,南忘留四下看一看,“先寻个地方住下?”

“没必要吧?”乔任女出声跟自家师尊唱反调,“先逛一逛,了解一下情况,然后找块空地扎营,不行吗?”

绝大部分的宗门弟子,外出时是不住旅店的,甚至连进城的时候都不多,他们不屑接触凡人,也不想跟官府多打交道。

“四长老,不要随便扎营,”南忘留狠狠地瞪她一眼,“先打听清楚规矩,这里不是西疆,晓天宗也不是真意宗!”

她说得确实有道理,须知这传送阵的百里之外,就是晓天宗,而且附近官府的力量也强大,随便野外扎营,没准就犯了谁的忌讳。

不过没用了多久,南忘留就发现,自己似乎是想多了,传送阵周围,根本就没有什么空闲的地方,一眼望去,除了道路,就是房舍和院落。

东南方百余里之外,矗立着一座雄城,想来就是素波道的第二大城红山城了。

对四人来说,进城是不予考虑的,但是也不需要考虑进城,这传送阵周边,原本就是一片偌大的集镇。

他们还没看过来,身后有喧哗声传来,扭头一看,又是几百号人闹哄哄地从传送阵里走出来,却是一波北域的人在出阵。

“这儿还真热闹,”言笑梦看得暗暗咋舌,中州不愧是中州,就是比西疆热闹。

“四下走走吧,”南忘留一摆手,然后看陈太忠一眼,“东上人在中州有什么熟人吗?”

“基本上没有,”陈太忠摇摇头,“有的也联系不上。”

“昔日我在百花宫,还有两个说得来的朋友,可惜百花宫有点远,”南忘留苦恼地叹口气,“三长老和四长老,在中州有熟人吗?”

“我俩根本就没出过西疆,”言笑梦很无奈地一摊手,“怎么可能有熟人?”

灵仙没出过西疆,真的不稀奇,别看使用传送阵的人多,但那是整个西疆往来中州的人,其中大部分还是有门路的商贾,对一般修者而言,登仙之后再去外域,是比较合适的选择。

“没熟人就先转着呗,”陈太忠随口回答,“中州跟西疆的差别也不大,就我的印象来说,这里的高阶修者要多一些,其他没什么两样。”

四人一边聊一边慢吞吞地走着,这里虽然不是城市也不是宗产,但是也没看到多少人飞行,想必有一些禁空的说法,他们也无意挑战。

四周也有拉客的人,不过人不多,眼光都集中在灵仙和个别天仙的身上,像他们四个,虽然也仅仅是天仙,可是四个上人走在一起,这里面的味道,那些人都体会得到。

走了约莫十来里地,就逐渐地荒凉了起来,但是路边依旧没有多少空地,倒是出现不少大的院落,也见不到人扎营。

他们商量一下,决定找个旅店先住下,然后打听一下消息,不成想又走了没多远,前方出现一座富丽堂皇的院落,院落前有门店,门店的标志是一座小鼎,里面长出一朵花来。

“嘿,百花宫的丹药店,”南忘留眼睛一亮,“一起去看看。”

四人走进门店,旁边走过来一位眉清目秀的女修,客气而不失威严地发话,“这位上人,本店恕不接待男宾。”

陈太忠眉毛一扬,才要问个明白,南忘留却是知道内中详情,连忙出声,“东上人你在这儿待着就行,不去采买即可。”

丹药店的店面不小,足有百余平米,卖一些丹药,还有女修使用的兵器,一共六个店员,四五个个客户,也都是女性。

陈太忠见状,也只好在门边站着,不过指望他出去,那也是不用想的。

南忘留走到柜台前,问了两句才知道,原来这里竟然是百花宫的别院,于是眼睛一亮,“那你们这里也有客舍了?”

“这是我们接待宫中弟子的地方,”一个蜂腰爆乳的女修回答,她俨然是二级天仙,竟然来站柜台,不过看起来也是个主事人,“外人是不接待的。”

百花宫是称门宗派,门下七八个小派,不过分布得比较零散,她们在传送阵附近设置别院,是为门中办事提供方便。

但是传送阵中来往的人极多,不少人前来要求住宿,她们怎么可能答应?

很显然,这爆乳女修见惯了这种场面,所以一口拒绝。

“我不是外人,跟你们宫中的白洁相熟,还有金敏,”南忘留笑眯眯地发话。

爆乳女修闻言怔一怔,这两个名字,她听着耳熟,尤其她知道,对方起码是中阶天仙,于是犹豫一下发问,“你说的两人,都是什么修为?”

“那是差不多三百年前的事了,那时她们跟我一样,都是九级灵仙,”南忘留皱着眉头想一想,“哦,对了,当时白洁是外院弟子的首席加教授。”

“你说的是器堂白堂主?”女修眉头一扬,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然后微微一笑,“那便不是外人了,敢问上人姓名?”

“南忘留,”二长老沉声回答,“来自西疆蓝翔派,阁下可否代为联络一下?”

爆乳女修闻言,沉吟一下,白堂主在中州也是很有名的,对方报出这么个名字来,两者是否真的相熟,还不好说。

然而,对方虽然是西疆小派,修为终究是在那里摆着,能到了这般境界的,想必也不会胡说,尤其又是女修,应该没有那么无聊才对。

于是她微微颔首,“上人稍等片刻,我去联系一下,不一定联系得上。”

说完之后,她转身走进了内间。

不多时,环佩声响起,一个美艳的女修从内间走了出来,看起来有些娇柔,但赫然是五级天仙,她一眼就看到了南忘留,惊叫一声,笑着冲出了柜台,“哈,小南南果然是你!”

两人旁若无人地搂抱在一起,喜不自胜地尖叫着。

乔任女捂嘴轻笑,凑到言笑梦耳边,低声发话,“小南南,好肉麻的称呼……”

言笑梦白她一眼,轻声回答,“我决定了,以后叫你小女女!”

“找事儿是吧?”乔任女眼睛一瞪,不过下一刻,她看一眼师尊,冷哼一声不再说话——师徒俩虽然同为蓝翔的长老,但是她对南忘留,还是颇有点忌惮。

南长老跟对方拥抱了五六息,这才放手,终究都是中阶天仙了,要有点威严。

放手之后,白堂主上下打量对方两眼,“好家伙,六级了?比我还厉害……听说你不是在蓝翔做了执掌,怎么有时间来中州?”

“原来你知道我做了执掌啊,怎么不去看我?”南忘留脸一沉,有点不高兴低发话,“我来了你都藏着不见,不是多嘴问一句,就又见不到你了!”

那爆乳女修听说,眼前这位竟然是一派的执掌,忍不住愕然地张开了嘴巴,她是百花宫弟子,一般下派的修者,是不怎么看得到眼里的。

可是一派的执掌,那就又不一样了,于是她赶紧出声解释,“白堂主也是刚到,我并不知道。”

“付上人,这是老朋友了,你不用解释,”白堂主一摆手,打断了她的话,然后笑着对南忘留发话,“无聊的人太多,所以我一般不见外人……南执掌,找个地方好好聊聊?”

“我已经退位了,执掌让给了年轻人,”南忘留笑一笑,“目前就是派里的一个长老。”

“长老也好,省心,”白堂主笑着回答,挽着她的胳膊就往里走。

“等等,”南忘留站直身子不动,扭头指一指陈太忠,“这个……他怎么办呢?”

白洁侧头看一眼黑脸汉子,眉头微微皱一下,“呀,也是个六级……你们派的长老?”

“客卿,”南忘留淡淡地回答,不过,为了不让对方误会,她又强调一句,“非常重要的客卿,不能怠慢的。”

“哎呀,”白堂主的撇一撇嘴,心说这蓝翔派看起来很不俗啊,一来就是四个天仙,而且连客卿都是六级的,“这个……我百花宫下派的男修都进不得别院,我给你们安排客舍好了,小南南你看可以吗?”

“没问题,”南忘留笑了起来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