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九十章 奢华传送

巧的是,方掌门也是这么想的,就在陈太忠动手的同时,他头顶蓦地幻化出一条长鞭,对着另一艘战舟狠狠砸了下去,“大欺小是吧?我也会啊!”

因为考虑到,有东易名的配合和牵制,他这一鞭是使出了全力。

砰地一声大响,那战舟一阵巨震,防御的光芒猛地破碎,长鞭所及之处,上面留下深深的一道裂缝,战舟直接受损。

“你们!”风亥昭直气得睚眦欲裂,有种冲我的云舟来啊,欺负战舟,算什么本事?

可是再一想,他刚才的音波攻击,是无差别的,这话就有点说不出口。

“姓风的,不敢打就赶紧滚!”那个神秘的声音又出现了。

风亥昭此刻再出声的话,他相信有一半的概率,能揪出这个罪魁祸首,但是眼见东易名和方清之的反应如此剧烈,他还……真的不敢了。

身为买卖人,他的算计功夫是没有问题的,但是他有个买卖人共同的缺点:惜身!

风阁主不缺赌性,但那是财货上的赌博,赢了大赚,输了大不了从头再来,可赌命开战的话,他还真是没这勇气。

所以他看向七掌柜,表情生硬地发话,“原来辛执事也陷身蓝翔,你身为阁中九大掌柜之一,为何不出力拯救?”

“你也没打算出力拯救内卫啊,”七掌柜闻言也呛了,这次他是跟风阁主彻底撕破脸了,那必须狠狠地抱住介统领的大腿了。

不过,他做人还是留了一线,“我人微言轻,力有不逮,倒是风阁主这么离开,事情就无法挽回了。”

“我留下来又有什么用呢?”风阁主狠狠地瞪了介室疆一眼——你要跟我联手的话,你的内卫也是很好解救的。

介统领就当没看见这一眼,去尼玛的,老子就是不下水,算计不过你们这些王八蛋还不行?反正你跟蓝翔是私怨,我这不算没有维护鉴宝阁的声誉。

“风阁主你总要试一试才好,”七掌柜面无表情地发话,然后瞥一眼方清之——你脑子进水了?东易名难打交道,你不会跟方掌门去说?

能当了西疆分部第一副阁主的,脑子怎么可能差了?风亥昭马上就反应过来了,他纵身一跃,踏出云舟。

这个时候,他才踏出云舟,可见有多傲慢了,不过,也不能完全这么说,他的云舟,防御力还要强过高阶宝级的战舟,也是一道强大的护身符。

他冲方清之一拱手,“方掌门,来时不知道您在这里,言辞有点冒犯,还请海涵。”

你早早有这么一句话会死啊?方掌门看戏看得正热闹,猛地又被拽进了戏里,他翻一翻眼皮,待理不待理地点点头,“哦。”

“但是你也听到了,我的焦虑是有缘故的,”风亥昭继续发话,“蓝翔竟然要将我鉴宝阁的修者炼为人偶,这是何等恶毒的行为?是要挑起鉴宝阁和贵门的大战……还请方掌门明察!”

方清之抬手轻捋颌下长髯,淡淡地摇头,“不存在这个问题。”

“嗯?”风阁主做梦也没想到,对方竟然说“不存在问题”,忍不住愕然发问,“此话怎讲?”

方清之心恨此人来时的嚣张,于是白他一眼:你想知道?嘿,我偏不告诉你!

风阁主又看东易名一眼,却愕然地发现,此人竟然……消失了?

这是还要打?他的心里登时一揪:对方何以如此地有恃无恐?

介统领看他茫然的样子,心里却是又生出点不忍来:好歹是鉴宝阁的二阁主,这个样子,也太惹人耻笑了。

他仔细地考虑了一阵,确认自己提醒对方一下,不会因此而下水,于是凝声成线,“你的智商都换了灵石?真意宗马上要出征幽冥界了!”

我去!风阁主登时恍然大悟,蓝翔和白驼一旦出征幽冥界,谁敢上门来寻仇,那就是人族公敌——最多只能悄悄寻仇,还得保证不能让人识破。

可是鉴宝阁丢这么大个面子,悄悄寻仇,解气吗?更别说论起打闷棍,东易名不输给任何人!

风亥昭终于意识到,自己这个场子,是找不回来了。

不但找不回来,想到东易名进入了隐身状态,他还得担心人家接下来的袭击。

什么也别说了,解铃还须系……还须找蓝翔的上门,于是他冲着方清之一拱手,“此前种种,对不住了,还请方掌门开出条件……我有解决问题的诚意。”

“诚意?”方清之冷笑一声,他也是鉴宝阁的贵宾,知道这郑重说出的“诚意”二字,意味着对方会给出好处。

但是有些伤害,不是好处能弥补的,他身为一门的执掌,眼光也不会太小,他只是反问一句,“我去踏平你鉴宝阁一家分店,你是何感想?”

风阁主登时无语,这样的问话方式,是风黄界常见的一种固定措辞模式,意味此事不可能轻易了结——若要公道,打个颠倒!

他不能回答说,你去踏平吧,那样对方真的会去做;他也不能做出威胁性的回答,否则相当于是在帮对方威胁自己。

于是他叹口气,“总是……现在不是闹内部纷争的时候。”

“你才知道?”方清之白他一眼,情知是有人走漏了消息,“这个事儿,你先满足了毛执掌的要求……我白驼门还跟你有说道。”

白驼门的说道,控制在他手里,到时候该提什么要求,就看对方的“诚意”大小了,反正对方已经道歉了,他的面子掉得不算太厉害。

远征幽冥界在即,能不内斗,还是不要内斗的好。

不过他也记得,要对方先满足下派要求,这个掌门,当得还是很称职的。

陈太忠隐身空中,一边吞食着回气丸,一边悄悄放出小神识,盘算着出手方式。

然而,听到对方的言辞间,隐隐指向远征幽冥界,他又有点犹豫:该不该出手呢?

待到听说,方掌门指定毛贡楠为谈判对手,他终于放下心来,算了,专业的事情,还是由专业的人来完成吧……

毛贡楠也相当了得,用了差不多一个小时,谈下了太多的事情,陈太忠并没有去关心谈判细节,不过他倒是看到了,风阁主离开之际,脸色铁青。

接下来的时间里,被抢走的万年冰莲子和沙虫王角,再现拍卖场,但是所有人都知道,这是鉴宝阁赔付的——大家不禁感慨,鉴宝阁是真的宝物多啊。

殊不知,风阁主在来之前,也是未虑胜先虑败,提前准备好这两样东西——万一陷入极其糟糕的局面,这就能争取退路。

辛执事终于在被击为白痴之前,得救了,毛贡楠要求她留在蓝翔,守护门派一百年。

风阁主不答应这样的要求,毛执掌表示这是硬指标,再三交涉之后,风阁主答应,换个八级天仙来,守护蓝翔一百年——不管是不是出于面子,他的姘头不能留下。

再有就是,蓝翔要求大掌柜从西疆分部消失:我们没招你惹你,你就上门绑了蓝翔的执掌,你不要再在西疆露面了。

风阁主还是不想答应,但是介统领表示,这个没有问题,这厮捅出这么大的篓子来,怎么可能还让他在西疆待着?

这几个要求下来,蓝翔的面子就有了,毛贡楠还要了不少空间材料,以及五十万极品灵石的压惊费。

五十万极品灵石——不是灵晶,这要求把方清之都吓了一大跳,最后好说歹说,将压惊费压到了三万灵晶。

但是毛贡楠不能满足,又跟白驼门要了出征幽冥界的弹性名额,我们去的人多的话,白驼门你匀给点名额,去的人少的话,白驼门你补足吧。

方清之表示,这点问题不大,第一次以及第二次的出征,指标是弹性的,若是有第三次……那就不能商量了。

其实风险都在第一次第二次,真有第三次,就是有大规模的收益,或者面临极大的危机,到时候白驼门都只有听上宗调派的份儿了,哪里来的弹性指标?

方清之肯答应,固然是想完善了这番手尾,同时也是因为,蓝翔的弟子太少了,你多出两个人,能多到哪里去?少出两个人,我差你这点人?

至此,闹得沸沸扬扬的交换大会,终于可以落幕了。

因为蓝翔可以自主选择人选,毛贡楠就决定,这次远征幽冥界,不报天仙上去,十天之后,南忘留、言笑梦和乔任女去上门开了锻体证明,跟陈太忠一起前往中州。

不得不承认,真意宗前往晓天宗的传送阵,是乘坐感觉最舒适的。

事实上,这是五域之间最大的五个传送阵之二,每个传送阵,都是官府和称宗门派共有的,连传送入口都是两个,一个经由官府检测,一个是真意宗检测。

陈太忠带着纯良,携三女进入传送阵之后,才发现这传送阵大得惊人,足有一千平米见方,里面起码挤了七八百号人。

“这么大啊,”乔任女微微地吐一下舌头,她还没坐过跨域的传送阵,“还有这么多的人?”

“一天起码十趟传送,”南忘留淡淡地回答,“要不然更挤,西疆多少上人呢,做跨域买卖的人更多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