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八十九章 凌乱的介统领

事实上,介室疆有着跟蓝翔翻脸的心理准备,哪怕他是支持七掌柜的。

但是这样的行为,要建立在一个前提上:风亥昭必须行事得当,让他有出手的理由。

可是这一切打算,在方清之抵达蓝翔之后,就不存在了:当着掌门的面,跟人家的下派火拼……这是鉴宝阁对手派来的卧底吧?

风亥昭可以犯浑,但是他介某人不能这么做,他要保证西疆的安定,保证总部的利益!

更别说,风阁主还想让他扛雷,其心可诛,所以他断然否认。

我是跟你要内卫,这个不假,但是没让你来蓝翔耀武扬威!

风亥昭也没想到,这个被自己评为一根筋的家伙,竟然在这么多修者面前让自己下不来台,脸色登时一沉,“不是你跟我要内卫的?内卫就是被蓝翔抓了!”

你他妈怎么得罪了蓝翔,你赔人家啊!我让你过来打仗了?介统领白他一眼,有心痛骂他一顿,实在是……还得对外维护鉴宝阁的形象。

所以他哼一声,转身走到一边,“我要我的内卫,他们去哪儿了,我不管!”

“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,”风亥昭眼见这厮竟然不上套,忍不住脸一沉——尼玛你这一根筋的主儿,怎么就犯起拗了呢?

他一向自诩聪明人,却没想到,所谓的死心眼,聪明劲儿也未必差了。

“滚!”方清之沉着脸厉喝一声,直接打断了他的话,他忍到现在,已经给足鉴宝阁面子了。

对他这个掌门而言,不管对方知情不知情,他这上门执掌正在蓝翔,对方堵着门说,要踏平蓝翔,就是扫他的面子,这根本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。

一开始他还想打个马虎眼过去,所谓给对方留一份余地,但是对方上杆子找死,而介室疆又明确表示,这尼玛跟我不相干,他的火气登时就爆发了出来。

掌门掌门,一门的执掌,没有点威严,凭什么震慑下派,凭什么让上宗另眼相看?

大局感、适当的退让……这些他也都会,但是在众目睽睽之下,该拿起来的时候,就得拿起来!

“你说什么?”风亥昭脸一沉,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姓方的你什么时候这么大的胆子了?

“再不滚,就不要走了,”方清之绷着脸发话,“真以为我白驼门刀不快?”

“你现在可不能走,”就在这时,介室疆唱起了反调,他阴阳怪气地发话,“先把我的内卫交出来,你就可以走了。”

想清楚对方是要拉自己下水,堂堂的内卫统领恼了:你还真以为自己能算计了所有人?

远处围观的人闻言,轰地就炸了,大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:内讧了?

这可是天大的新闻!堂堂的鉴宝阁,竟然当着大家的面,内讧了!

“你这是……”风亥昭越发地傻眼了,“介统领,你如此行事,对得起总阁的信任吗?”

那老子也不能帮你扛雷!介室疆冷笑一声,“凭你也能代表总部?我正要还你这么一问……你如此行事,对得起总部的信任吗?”

这句话,他问得理直气壮,事实上,介真人一直认为,对方的行事,不但不能代表总部,更是为了自己的私利,借总部的名头,得罪地方势力,这才是假公济私的吧?

他一直不想说这话,为的就是维护鉴宝阁形象,但是姓风的竟然指责他对不住总部的信任,他忍不住开口狠狠还击,尼玛,到底是谁对不起总部?

喷人喷习惯了是不是?

“我就奇怪嘛,鉴宝阁怎么变成这样了,竟然来踏平我下派,”方清之闻言,冷笑一声,“原来是矫令……风亥昭你好大的胆子!”

说到这里,他侧头看一眼介室疆,“介统领,要我配合你擒下这厮吗?”

“方掌门你说的这是什么话?”介室疆瞪他一眼,他已经被绕得有点乱了,说话就比较直接了,“我何曾说要擒下他?你别挑拨,我只要我的内卫!”

“行,”方清之笑着点点头,今天赶上这一幕,又发展到这莫名其妙的地步,他自己都由愤怒,变成了感到可笑,“你先要你的内卫,我跟他的账,慢慢算。”

能看到你俩打起来,那才是热闹。

其实以方掌门的消息渠道,来之前就知道,蓝翔现在跟鉴宝阁在对掐,不过征战幽冥界的事情太过重大,他必须通知到。

他也没想到,事情就能巧到这样的程度,竟然被自己撞个正着。

“你要你的内卫,为什么不去找他?”风阁主简直快被气疯了,他一指陈太忠,“是他抓了你的内卫,你居然找我要?”

“我的内卫,是负责保护你的,”介统领也快被气疯了,自家人想阴自己,笑话闹得众所周知,旁边的方掌门还不安好心,想撺掇自家人打起来。

他脾气很暴烈,不喜欢这种弯弯绕,直接开口大骂,“姓风的你个混蛋,你怎么把内卫弄丢的,怎么给我找回来!”

介室疆的要求其实很简单,蓝翔扣下人了,是你风亥昭做得不对,人家提什么要求,你答应下来,这事儿不就完了?

但是这个话,他一开始不合适当着大家说——总是要顾忌鉴宝阁的名声,等到两人公然内讧了,他气得要命,火气上头的时候,却想不起来说这个话了。

不过风亥昭还是听明白了他的意思,心中也是一凉:介室疆你个混蛋,你把事情弄到这一步了,我怎么跟蓝翔来硬的?你心里还有“鉴宝阁”三个字吗?

须知他认为此来的“机会很好”,是算上了介统领的威慑力的。

他光顾着抱怨对方了,却不想一想,若不是他存着阴介室疆一把的念头,人家也不至于气成这样。

风阁主深吸一口气,强压心中的怒火,看向陈太忠,“东易名,开出你的条件吧……不要太过分。”

“开你奶奶的茄子!”陈太忠直接破口大骂,“我还没找你麻烦,你倒来踏平蓝翔了,现在跟我说条件?滚,老子正差几个守门的人偶!回头你走路也小心点,告诉你,这事儿没完!”

“你……”风亥昭一口气憋在胸口,差点出岔气,他何曾见过一个小天仙如此嚣张?

当然,东易名是有狂傲的资格的,尤其是东易名的威胁,他也不能忽视。

于是他强压怒火,侧头看向介室疆,“你看到了……这不是我的问题,是他要把你的内卫,炼成人偶,你找我找错了!”

“你他妈的……这是求人的态度吗?”介统领直接开口大骂,他算看出来了,这帮玩意儿,一个个地不安好心,风阁主现在还试图拉他下水。

所以他打定了主意,坚决不下水,坚决不跟东易名放对,至于说鉴宝阁的形象——去他妈的,吵成这样顾不上了,反正是内讧一次了,也不差多两句。

风阁主强要自己镇定,但是实在没办法镇定,介统领这一根筋的家伙骂个没完,你配合一下会死啊?

反正方掌门是让他走人的,于是他也火了,“你不管,我当然更不管了,内卫又不是我的人……走人了!”

“你他妈敢走试试看?”介统领一着急,就想动手,然后才愕然地发现……跟自家人动手,我这又是要被拉下水了?

这关系实在复杂得很,他想得有点头大,“七掌柜……总部考验你的时候到了,充分展现你的能力吧,这涉及到我对你的评价。”

“咳咳,”一个瘦小的身影飞了过来,他冲风亥昭一拱手,有板有眼地发话,“见过风阁主。”

风亥昭厌恶地一摆手,他对这厮是越来越讨厌了,“有话快说!”

七掌柜沉吟一下,才缓缓出声,“蓝翔派会不会将六名内卫炼为人偶,这个我不知道,我知道的是,本阁有个八级天仙被擒获,马上要被炼为人偶,在拍卖会拍卖了。”

“哈哈,”一个声音夹杂在围观者中,怪笑了起来,“风亥昭,你连自己的姘头辛素素都保不住,也配称作真人?”

“混蛋!”风阁主气得大喝一声,直接就是音波攻击,“哪个混蛋说的?”

关系被点破,他想装不知道都不行了,必须正面应对这个问题了。

他这一声,波及范围极广,都有一点群伤的意图了,他固然是生气了,也是要借此立威。

一些修为差一点的灵仙,直接被震得脸色发白。

“就你会喊?”“你还真敢动手?”陈太忠和方清之齐齐地恼了。

一道白光闪过,正正地击中了一艘战舟,那战舟舟身泛起一团剧烈的光芒,然后啪的一声,光芒碎裂,舟身也出现了裂缝,眼瞅着就报废了。

陈太忠这一记束气成雷,前所未有地用了七成的灵气,而对方的战舟虽然保持着警戒状态,但是防御没有开到巅峰,被他硬生生地击破了防御。

他想的是,这么多人在场,一旦战斗,局面就太大了,而方掌门也在此,打起来的可能性实在不大,所以他敢动用七成灵气。

就算打起来,有方掌门配合和牵制,他的灵气少一点,也有周旋的空间,不如先来个雷霆一击,好威慑对方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