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八十八章 糟糕的碰面

“混蛋!”方清之一听,气得一拍桌子,登时就站了起来,茶杯都被震到了地上。

他怒视着介室疆,“我说你怎么在这里……合着是要里应外合?”

“哎,方掌门你这么说,就没意思了,”介真人一听这话也急了,于是站起身来,“我来是调查魔修杀我鉴宝阁修者的事情,哪里来的里应外合?”

其实,他还真有点里应外合的心思,风亥昭和大掌柜算计七掌柜,那是他不能忍的,但是不管怎么说,这些勾心斗角,是鉴宝阁内部的事。

而蓝翔,则是扫了鉴宝阁太多的面子,还扣了他的六个内卫,这个更不能忍。

所以他就想着,若是风阁主和大掌柜齐来,他就要视情况而定,没准要先下手为强,三个玉仙一起出手,先拿下东易名,然后自家的事儿,再关起门来慢慢说。

当然,那俩能带两个战阵来,就更好办了——以东易名玉仙的战力,肯定是败敌容易杀敌难,让姓东的跑了,后续发展就不好预料了。

不过他这番小心思,现在是绝对不能承认的——尼玛,方清之在场啊!

方清之冷冷地看他一眼,“是不是这么回事,咱们出去就知道了,出去之后,你若敢多说一个字,休怪我反脸无情!”

方掌门跟蓝翔交情不深,也不想得罪鉴宝阁,但是他好歹是上门的执掌,遇到这种事,绝对不能退缩——我在场的时候,你们大举来袭,这是打算打谁的脸呢?

谷地之外,天空中出现了四艘战舟,以及一艘云舟——敞篷的,云舟之上,一个面容清癯的男子,背着手淡淡地看着山谷,他的身边,是大掌柜。

大掌柜的一双细眼,眯成了一条缝,阴森森地发话,“风阁主,小七跟蓝翔早有勾结,竟然不搭救辛执事,而且还说服了介统领坐视……这样的人,咱鉴宝阁需要吗?”

“哼,”清癯男子冷哼一声,“介室疆的头脑,太简单了,很容易被人利用,其实西疆这种复杂的局面,他不合适存在……他还是回他的中州好。”

风阁主在西疆本地经营多年,打上了深深的地方烙印,他有意扶持大掌柜上位,原本就是想增强本地派的话语权。

本来他的态度还不是很明显,但是七掌柜既然靠上了总部,他就变得旗帜鲜明了。

蓝翔这里,是七掌柜的业务范围,但是出现了魔修,再怎么重视也不为过,大掌柜硬插一手找麻烦,就是要断掉七掌柜在宗派里的人脉。

原本他是想着,自己带上一个六合战阵,足够对付出名难缠的东易名了,所以出手并不客气,但是他真没想到,他的做为,激起了其他宗派弟子的公愤。

大掌柜也知道,蓝翔这个交易会搞得不小,但他是得了消息匆匆赶到的,根本顾不得打探其他,真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多称门宗派的弟子在场,同时表示出了对鉴宝阁的愤怒。

他第二个没想到的就是,蓝翔竟然真敢扣下分部的内卫!

本来他是这么想的:我若是打不过东易名,跑路还是没问题的,想必蓝翔没胆子扣下其他没动手的人。

不管怎么说,他这么做,绝对能挑得蓝翔跟七掌柜反目成仇,如此一来,他的目的就达到了。

哪曾想,东易名不但战力强大,七掌柜又匆匆赶来,而人群里竟然冒出了“多嘴”的人。

大掌柜就算用屁股想,也知道多嘴的那厮,十有八九是得了授意的。

结果事态急转直下,蓝翔并没有对七掌柜下手,而七掌柜却是直接令内卫束手就缚……

总之,这个变化超出了大掌柜的算计,于是他去找风阁主汇报。

风亥昭倒是没有着急,哪怕是辛素素也被捉了,他淡淡地告诉大掌柜,等两天。

直到今天接到消息,介统领到了蓝翔,要风阁主给出交待,他才冷笑一声,终于可以出手了。

风亥昭的交待,就是痛击蓝翔,两名玉仙加上四艘战舟,东易名能跑得了,就算谢天谢地了,至于其他人——蓝翔还有值得一战的修者吗?

风阁主并不担心介室疆阻拦自己:你让我帮你要内卫,我这不是在帮你要内卫吗?

他甚至算计到了,只要自己言辞得当,介统领很可能反手给蓝翔一击——此人支持七掌柜不假,但是同时,他是来自中州总部的,最是在意维护鉴宝阁的名声。

自家人关上门,怎么吵都行,但是不能让外人欺负了不是?

如果介室疆不出手,那也无所谓,风阁主算得太清楚了,只要内卫统领站在那儿,蓝翔之外的其他势力,想要打抱不平的话,先得考虑一下——鉴宝阁还有个真人没出手!

甚至,因为鉴宝阁有三真人在场,蓝翔的上门白驼想要过问,也得考虑一下后果。

所以风阁主才会在接到告知的时候,认为时机成熟了——他能借上介室疆的力,哪怕对方不情愿,却也不能公然闹内讧。

生意人算账,真的是太精细了,风亥昭的行为,充分地体现出了这一点。

“可惜大阁主不在,”大掌柜的眼睛一眯,阴森森地发话,“要不然咱们可以申请将蓝翔灭派。”

“灭派的话,就不要说了,幽冥界战事将起,没准就是这几个月的事儿了,”面容清癯的副阁主淡淡地发话,“大战临近,人族不能自相残杀。”

“呵呵,”大掌柜干笑一声,“主要是蓝翔最近,也有点身家了,灵晶矿、冰洞什么的,若是能夺来,对咱鉴宝阁不无臂助。”

“你还真的能不给白驼门点面子?”风阁主白他一眼,又悠然地看着远处,“我若是你,倒不如夺下那个闻道谷。”

“还是风阁主眼光独到,我怎么就没想到呢?”大掌柜赔着笑脸发话,“别处也能有灵晶矿和冰洞,但是闻道谷只有一个,这个东西要经营好了,才是真正的奇货可居。”

“呵呵,”风亥昭笑一笑,没再说话,他心里清楚,以这小子的精明,应该也想到了闻道谷,但是偏偏不说,而是让他这个阁主点出来——这厮不想表现得比我精明。

风阁主对此人的装傻,其实有点不以为然,你不装,也未必聪明得过我!

在风黄界,讲的是实力为尊!聪明能当灵石用吗?

但是话说回来,呵呵……能领悟上意的人,用着就是顺手啊。

风亥昭正舒爽着,猛地看到前方出现几人,脸色刷地就是一变。

“到时候闻道谷怎么开发,还要风阁主坐镇决定,”大掌柜拍马屁拍得兴起,浑然没注意前方已经出了状况。

待他发现风阁主神色不对,下意识地扭头一看,然后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“方清之……他怎么在这里?”

方清之悠然地前行几步,抬头望向天空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呦喝,风亥昭你个老东西,不在你的乌龟壳里呆着,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”

“哦,本座见此处风景不错,前来赏玩,”风阁主抬手拱一拱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倒是不知道方掌门也在。”

“说笑了不是?这是我蓝翔下派的地方,”方掌门的双手向身后一背,悠然地发话,“赏玩一阵风景之后,你就可以走了。”

方清之具备执掌一门的能力,他心里虽然极为恼火,脸上却不动声色,如果对方果真识趣的话,他也不想当场发作。

这个……风阁主的脸色,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了,他真是做梦也想不到,竟然在这里撞到了方清之,此刻他再想说动手,上门执掌会答应吗?根本不可能啊。

按生意人的性格来说,此刻该转身离开,把事情继续做下去,成本就太高了,不划算!

但是鉴宝阁还有个背景,是皇家的商会,平日里虽然不怎么动手,但也不是别人能轻侮的,金字招牌在这里放着,不能砸了。

尤其是,现场有太多的修者了,因为拍卖会暂停,正无所事事。

有太多的人,正在兴高采烈地围观,“踏平蓝翔”的话言犹在耳,对方一句“你可以走了”,他就转头回去,这一旦传出去,鉴宝阁的面子就掉得没边儿了。

所以他沉吟一下,缓缓回答,“我所来,是受介统领所邀,搭救陷于蓝翔的内卫……方清之,这是你逼着我一定要说出来。”

“哦?”方掌门看他一眼,又侧头看向介室疆,淡淡地发问,“介统领此来是何意?”

介真人也是有点为难,他刚刚说了,是为调查魔修而来,现在风阁主就将受他所邀的话说了出来——你这么行事,让我怎么做人?

介室疆不是个擅长机变的,而且想到风亥昭这么一说,他就会成为导致鉴宝阁和白驼门交恶的导火索,这一点是他不能容忍的。

尼玛,你绑架别人的意愿也就算了,竟然敢绑架到老子头上?

而且他在西疆的行事,跟分部还有所区别,他要保证总部对西疆局面的控制,维护安定的局面,西疆分部为了内部利益之争,跟西疆的地头蛇大战,这不是总部愿意看到的。

若是为了鉴宝阁自身的利益,可以一致对外,但是为了内部的倾轧,贸然招惹不必要的麻烦,这是他的失职。

更别说,对方还想把火拼的责任,算到他头上,于是他摇摇头,沉着脸回答,“我没有邀请你来踏平蓝翔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