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八十七章 征召

不多时,远处飞来两名天仙,站在飞剑上,身后是一艘奢华的云舟,最奇特的是,这云舟并不完全靠灵石驱动,前方还有两匹神骏的白色角马在拉车。

事实上,它俩并不是角马,而是被称作龙马,都是初阶天仙的修为,算得上兽修,但是既没有开了灵智,也没有化去横骨,只不过是能飞行罢了。

云舟上,有侍女四名,童子四人,其中端坐一人,方脸细目长髯。

他轻啜着茶水,他的身后还站立着两人,一个是粗壮的汉子,还有一名,却是方应物。

这方清之好大的架子!陈太忠暗暗腹诽一句,坐在云舟上喝水,也不怕遇到急刹车?

他就没想到,其实他摆起谱来,架子也不小,蓝翔双娇一个为他撑伞,一个挎着花篮。

云舟在山谷口缓缓落下,方清之放下手中的茶杯,笑眯眯地出了云舟,缓缓走来,步伐如行云流水一般,说不出地飘逸。

他先同毛贡楠点一下头,然后冲着其他四个长老微微颔首,然后看向黑脸汉子,长笑一声,“东上人……久闻大名,上次来就没有见到,煞是遗憾。”

一个多月前,他就来过一趟,见证毛贡楠升任蓝翔执掌,不过那时候陈太忠在戈壁上砸石头,双方没有见面。

“方掌门言重了,”陈太忠抬手拱一拱,轻咳一声,“这个……当时我有点私事,实在不克分身,还望真人海涵。”

他嘴里说海涵,脸上却是连笑意都没有,他可不会忘了真意宗方家在他手上,是吃了大亏的,虽然他跟方应物交情尚可,但是方老儿心里究竟怎么想,那可是难说。

方清之感受到了他的疏离,也没放在心上,风黄界中的实力强横者,多桀骜不驯,对方又跟方啸钦有过梁子,有点警惕是很正常的。

所以他并不多说——有什么好处,通过方应物来承诺,也是为自己的孩子聚拢一些人脉。

方掌门既然来捧场,毛贡楠就邀请他观礼拍卖过程。

不过方清之摇头拒绝了,“观礼之事,并不着急,我此来是有事,要跟蓝翔的诸上人探讨……先把事情说完。”

有他这话,旁人也不好再围观,于是就此散去,然后他猛地发现一人,“咦,原来鉴宝阁的杀星也在?”

“方真人说笑了,”介室疆笑一笑,两人修为相若,他后台硬,但方清之的地位超然,倒也不能失了礼数,“不知有何要事,我鉴宝阁可否旁听一二?”

“你听……那当然没问题,”方掌门微微颔首,“其实要不多久,你也会知晓。”

九个人来到蓝翔临时的待客大厅,白驼门的两名天仙飞在空中,戒备着四周。

方掌门待大家落座之后,直接开口发话,“接真意宗谕令,位面通道已然打通,现征调白驼门各派灵仙弟子千名,上人十名,远征幽冥界!”

一语既出,四周顿时变得鸦雀无声,甚至连呼吸声都没有了——这就开始了?

好半天之后,毛执掌才艰涩地开口,“不知我派该出多少人手?何等阶位?”

他的心情绝对不好受,这种战争是异常残酷的,谁也舍不得自家弟子的性命。

而蓝翔现在的情况刚刚好转,正是要迅猛发力的时候,猛地抽调弟子出征,他心里的这份纠结,就别提了——哪怕再等一百年,蓝翔的实力大涨,也不会这么心疼了。

“呵呵,”方清之轻笑一声,不以为然地回答,“毛执掌你这可不是进取的心态,出征异位面,不光会打仗,会死人,也会有收获的。”

毛贡楠当然知道会有收获,他虽然限于年龄,没有经历过类似的战争,但是听说过的不少,异位面出产太多本位面不出产的奇物,搜刮回来,都会成为门派的战利品。

在没有发现安太堡灵晶矿之前,蓝翔一直能坚持下来,就是靠着以前气修留下的底蕴。

但是他更知道,现在派出的灵仙弟子,是用来探路的,摸清楚幽冥位面的底细,那存活的概率,可想而知。

方清之并不像他想的那么悲观,他微笑着发话,“原本是每门各出七百名灵仙,加上上宗弟子,凑成万人出征,经本门大力争取,争到了千人的名额……”

真意宗下一共七个称门宗派,四门两观一谷,每门七百人的话,四千九百人,加上五千真意宗弟子,堪堪够万人。

不过两观的弟子不多,每家的正式弟子,也不过万把人,只是功法强横实力强劲,个顶个都是好手,要让他们各出七百人的话,估计两家也肉疼。

正是因为如此,像白驼门这些人多势众的门派,就可能多争取到名额。

由此可以看出,探路也不是绝对有赔无赚的任务,一旦发现了什么好东西,按说是要向上门和上宗汇报的,不过在汇报之前,大捞特捞也是正常的。

甚至,遇到了极其珍贵的资源,瞒报都是可能的。

对那些弟子众多的门派而言,低阶弟子真的不算什么,一旦探出好东西,那就发达了。

至于说低阶弟子的命不算命?嘿,一旦冒险成功,个人富贵和家族崛起,就都有了。

正是因为如此,真意宗只给了下门一半的名额,剩下一半,就掌握在了自己手中——称宗的宗派,家大业大,也得多赚才行。

所以,见到毛贡楠的为难,方清之并不以为然,“既然你不是很情愿,出六十灵仙即可,三十五低阶,二十中阶,五名高阶。”

毛贡楠闻言点点头,其实这数额,并不以蓝翔的意志为转移,无所谓同意不同意——他敢不服从上门分派的话,就会成为宗门体系的公敌,分分钟被灭派。

而且事关位面之战,这都不是宗门公敌的性质了,而是人族公敌。

听说自家只需要出六十灵仙,他心里松一口气,蓝翔固然是在蓬勃发展,但是此前晋阶无望的弟子多了去啦,不愁凑出这点人来。

甚至有一名八级灵仙,进了闻道谷数次,也没晋阶为九级,绝望之下自杀了。

当然,这个消息涉及闻道谷的口碑,毛贡楠直接将消息封锁了,知情的两人被逼着下了血誓——殃及后人的那种。

让这些弟子去幽冥界博个富贵,还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。

但是想一想,蓝翔可能错失一些机会,他又有一点惋惜,富贵险中求——我是不是有点太在意弟子们的安危了?

他考虑得是如此出神,直接将惋惜写在了脸上,按说以毛贡楠的油滑,不会出现这种失误,但是……这不是他没经历过类似的事吗?

方清之也将他的表情看在了眼里,心里暗笑,患得患失了吧?

他能理解蓝翔的不舍,但是只看到如释重负的表情的话,他心里也不会平衡——对幽冥界,大家了解得极少,前人传下的幽冥界信息,还是一万两千年之前的。

这万余年之间,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,谁也不知道,风险是很大的。

直到又看到惋惜,他心里才舒坦了一些:后悔了吧?晚了!

“一月之内,将弟子名单报送上来,月末派人进白驼门,统一操练些许日子,明确进退章法,”方清之淡淡地发话,“然后……出征!”

其实,出征的具体日期,他也了解得差不多了,但这是天大的秘密,为了防止被别有用心的人打听到,绝对不能泄露,更别说眼下还有鉴宝阁的人在场。

鉴宝阁的人,终究是要走官府打通的通道,跟宗门通道,不是一回事。

“那我们出几个上人呢?”毛贡楠再次出声发问。

“几个?呵呵,”方清之笑了起来,“最多也就一个。”

白驼门十一个下派,是整个西疆下派最多的称门宗派,人多势众,但是下派的实力普遍不强,没办法,白驼门崛起的时间太短,底蕴不够。

若不是真意宗有意扶持,又得了驭兽门的一些功法,白驼现在还称派呢。

也正是因为如此,可以看出每个称派宗门最多只能有五个天仙的规定,是多么有必要了。

十一个下派,那就是五十五个天仙,白驼门的天仙也不过百,下派里真的出现两个惊才绝艳的人物,上门再有个把出自该派的真人,掀翻白驼门,那也不是没可能的。

这些扯得远了,第一次出征,十个天仙的名额,白驼门最起码要留四个名额给自家,剩下五到六个名额,由下派瓜分。

蓝翔的灵仙出得少,出个天仙是可能的——毕竟这事儿有风险不是?

蓝翔的天仙也多,五个本派上人加两个客卿,基本上是满额了,出一个天仙,不疼不痒。

但是最多,蓝翔也只能出一个天仙。

“我去,”陈太忠断然发话,九阳石髓有着落了——理论上有着落了,那就剩下九幽阴水了,收集好了,就能开始凝练本命法宝了。

“你?”方清之看他一眼,心里有点嘀咕,他倒是不担心东易名的身份——毕竟是杀过魔修真人的,应该可靠。

但是,这厮战力太强啊,到时候没命地抢资源,甚至劫杀别家弟子,那就不好了,这种事儿又不是没有先例。

他正嘀咕呢,外面一个弟子匆匆地跑进来,“毛执掌,鉴宝阁大举来袭……说如不乖乖交出东上人,就要踏平蓝翔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