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八十六章 左右为难

介真人不是不想谈那六名内卫,主要是没时间。

而陈太忠虽然对魔修也深恶痛绝,可是纯良都表示没能力了,他也就不想再待着了——你不想谈?那就别谈!

待明天最后的拍卖过后,看哥们儿怎么去砸你鉴宝阁的招牌。

于是他转身使个眼色,带着蓝翔派的人走了,介真人用异样的眼光看他一眼,嘴巴动一动,最终还是没有说话。

第二天,拍卖尚未开始,鉴宝阁的人赶到了现场,介真人也不找其他人,就是要直接跟东易名对话。

两人见面,也没有虚词,介室疆直接发话,“那六名天仙,我要带走,那是我的内卫。”

陈太忠不接这话茬,而是反问一句,“关于魔修,河阴城那里有什么进展没有?”

“没有,”介真人的摇摇头,颓然地回答,他最费心的,还是魔修杀了自家的掌柜。

此次事件,不但对鉴宝阁的声誉,是个巨大的打击,而且影响也极为恶劣——袭击鉴宝阁掌柜,还能安然脱身,别人看在眼里,会怎么想?

正经是蓝翔错手杀了鉴宝阁一个灵仙,那倒是小事了,灵仙本来就是蝼蚁,郎掌柜可是天仙,而且鉴宝阁的灵仙,只是正面战斗中被误伤,性质根本谈不上恶劣。

当然,介真人也不能不闻不问,“那死去的灵仙,也是我内卫成员。”

“关我屁事,”陈太忠直接回了一句脏话,“你死去的灵仙,还要驾驶战舟炮轰我蓝翔山门,这个事儿,是你授意的吗?”

“你这么说,没有解决问题的诚意,”介室疆有气无力地回答,他已经心力交瘁,在没有找到杀人夺宝的魔修之前,实在不想再开辟一条战线了。

“不是我这么说了,是你的人这么做了,”陈太忠却是据理力争寸步不让,“你要觉得我说得不对,现在门外那么多的修者,你去随便问呐。”

“行了,我不跟你争这些,”介室疆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我要带走我的内卫,要不是七掌柜阻止他们抵抗,你也不能顺利拿下他们……总是要付出点代价的吧?”

陈太忠哪里怕这个?他冷笑一声,“付出代价?切,七掌柜是救了他们……不是看在他的面子上,你最多带走六具内卫的尸体。”

“哈,”介室疆气得笑了,“都说东易名你狂,现在我看,你不是一般的狂啊。”

“天生就是这性格,改不了!”陈太忠冷笑一声回答,“我这人讲究……从来不对一般人狂,但是谁招惹到我头上,那是谁瞎了眼!”

“嘿嘿,”介真人真是又好气又好笑,“我不欲多事,你是一定要跟我做一场吗?须知我可不是大掌柜那种废物!”

他敢骂大掌柜为废物,视那华丽的战法如无物,可见底气是十足的。

陈太忠却是一点都不在意,只是冷笑一声回答,“我修的可是杀人之法,你确定一定要跟我动手吗?”

“切,什么杀人之法,”介真人不以为然地撇一撇嘴,“连个初阶真人都留不下,你也好意思说是杀人之法?”

这便是说大掌柜在众目睽睽之下跑路了。

“你好像很希望自己人被杀?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反问一句,他不喜欢斗嘴,但是事实上,他的嘴皮子也是相当厉害的。

介室疆没理会他,以他的身份而言,斗嘴其实没有太大意思,他认为,刚才自己也不是在耍嘴皮子,而是在指出一个事实。

陈太忠见他不回话,也有点恼了,真以为我怕你?

于是他冷着脸发话,“昨天我只是有些绝招,不欲被人看了去,你若不信,那就先交代了后事,然后咱俩寻个无人的地方做过,看谁能活着出来!”

他这么一说,介室疆马上就信了,因为对很多修者而言,底牌真的是不宜暴露。

尤为关键的是,昨天东易名表现出的战力,虽然也很强大,但是并不足以打得冧祥东抱头鼠窜,连灵宝都丢了。

那么最合理的解释,就是此人隐藏了战力。

再想一想,大掌柜终究是九掌柜之首,不管谁要击杀他,也要考虑鉴宝阁的反应。

介真人想明白了前因后果,就懒得跟东易名计较了,只当是没有听见,“那你说吧,怎么才能带走我的人?”

陈太忠才待开口,猛地想起,这事儿不归哥们儿管啊。

他其实是不喜欢插手派中的事务的,而且毛贡楠和花捷竺前天的表现,也是可圈可点,一个比较没有节操,一个比较猥琐。

那么,专业的事,还是让专业的人去办吧,“这个事儿你去找毛执掌商量。”

毛贡楠?介室疆听得心里冷哼一声,他堂堂的内卫统领,虽然名声不显于人前,但是在西疆分部,是跟三名阁主平起平坐的人物,让他去找一个小派的执掌,那实在有点自降身份了。

于是他抬手招一下,将七掌柜唤过来,“你且去跟毛执掌商量一下。”

不多时,七掌柜愁眉苦脸地回来了,“毛执掌说,一定要咱们把丢失的拍卖宝物赔了……介真人你看如何?”

“这跟咱们无关的,好吧?”介统领一听不高兴了,“这点东西不值几个灵晶,但是,为什么要我们来赔?要找也是找跑了的那位吧?”

对七掌柜来说,那点宝物还是有相当分量的,但是介室疆是中阶真人,又是皇族亲信,想赔是赔得起的,但是肉疼也是肯定的。

当然,最关键的问题还是在于……为什么要他赔?

这可不是体现阁中同事和睦友爱的时候,存在个责任认定的问题。

“不赔,那你就别想带人走,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说句实话,这是毛贡楠开条件,换了我,才不会这么好说话。”

“你是真不打算给我这个面子了?”介室疆脸一沉,他真有点动手的冲动了。

“嘿,笑话,我跟你很熟吗?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“我目前只找风亥昭的碴儿,你别逼着我连你的碴儿一起找!”

这尼玛……介真人是真恼火,但是想一想,自己若是动手,风阁主怕是会把大牙也笑掉,于是强压怒火,“出宝物不可能,你换个条件吧。”

“你怎么能笨成这样呢?”陈太忠抬手指一指他,无奈地摇摇头,“我要是你,就直接找风亥昭说事,他把你的内卫用在了不合适的地方,你不找他,来找我……有意思吗?”

“这个……”介统领闻言,明显有点动心,于是侧头看一眼七掌柜,“你怎么看?”

“啧,”七掌柜郁闷地咂巴一下嘴巴,这个点子,也是具备可操作性的,但他还是有点犹豫,“感觉是帮着外人整自己人,不太好吧?”

“切,他把你当自己人了?”陈太忠不屑地冷笑一声,“就你这点担当,做阁主也不够格……多谋少断,说的就是你这种人!”

“好了,那就这么说了,”介真人也是个干脆的主儿,他能当内卫统领,做事还是很果断的,“通知风亥昭,告诉他,我需要他一个说法。”

“顺便告诉他,准备好足够的灵晶,我们要在拍卖场,拍卖一名八级天仙的人偶,”陈太忠懒洋洋地发话。

“你怎么能这样?”七掌柜登时就怒了,辛素素虽然跟他不对盘,他也不能坐视十八执事之一的同时,被人炼做人偶,“你这是挑衅我鉴宝阁吗?”

若是没有介真人在场,这话他说不出口,但是内卫统领的存在,起码能稳稳地牵制住东易名——东上人嘴上说得厉害,也没动手,说明是有忌惮之心的。

所以他就敢直言是非了:你这么做不合适!

“许你鉴宝阁挑衅我,不许我们挑衅回去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山门口公然绑我执掌,打不过了,就跑路缩起来,到现在也不肯露头,敢作不敢当……我呸,什么东西嘛。”

七掌柜被他说得脸红脖子粗,却是也不好反驳,倒是介统领轻咳一声,很干脆地发话,“东上人只是让你传一下话,你传话不就完了?”

七掌柜拔腿走了,介室疆轻叹一声,“这小子,真是想的太多……闯祸的人不着急,不知道他操的什么闲心。”

陈太忠轻哼一声,并不说话,介真人也不做声了,两人就在这里默默地坐着。

坐了约莫十来分钟,猛然间,天空中隐约传来了鼓乐声,紧接着,花捷竺匆匆地跑了过来,“东上人,方掌门驾到……咱们须得出迎。”

“方掌门?”陈太忠一听这个称呼,感觉有一丝蛋疼,不过很显然,上门的玉仙掌门光临,门中够身份的都要出迎。

他不太想去迎接,可也不能明说,于是沉吟一下,“拍卖场得有人坐镇吧?”

“临时停止拍卖了,”花客卿笑嘻嘻地回答,“上门执掌驾临,这是多大的事情,怎么还能继续拍卖呢?”

方清之虽然跟介室疆一样,也是五级玉仙,但是多了一个掌门的身份,那就不能简单地视为中阶真人了,比之一般的高阶真人,也毫不逊色。

陈太忠没奈何,站起身跟着走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