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八十五章 又现魔踪

一看是东易名说话,介真人也没了脾气,打得过打不过先别说,他可是挺七掌柜的,只能哼一声,“咱们有事说事,风阁主行事不当的地方,我们自会处理。”

“就怕风阁主不认为他行事不当,”南忘留冷哼一声。

“这种小事,容不得西疆分部胡来,我自会告知总部,”介真人傲然回答,然后他话题一转,沉声发话,“这些都是小事……有迹象表明,此次郎掌柜之死,可能是魔修所为!”

“啊?”在场的人登时就全愣了,倒是乔任女反应极快,“原来风阁主勾结魔修?”

“你这小女娃娃,不要乱说好不好,”介真人登时就气得笑了,“风阁主做得不对的地方,是他的不对……跟魔修勾结,从何谈起?”

“你鉴宝阁又不是没有先例,”言笑梦冷冷地发话,“石原二郎,可是真正的魔修。”

石原二郎,就是那消息极为灵通的少年,在鉴宝阁的情报部门工作,上次东公子斩杀石原魔修的时候,那厮暴露了身份,因为大家都叫他二郎,所以被人称为石原二郎。

“据说石原二郎在鉴宝阁还有上司,被称为石原慎太郎,”陈太忠及时补刀,事实上他是在吐槽,一本正经地吐槽,“因为藏得隐秘,所以被称为‘慎’,介真人你敢断定,风亥昭没有勾结魔修吗?”

“这个……要了解之后才能说,”介真人犹豫一下回答,他还真不敢打这个包票。

“这样吧,”七掌柜站起身来,冲四周做个揖,苦笑着发话,“咱们之间的事情,都好商量,总是要先调查清楚郎掌柜之死……总不能商量个没完,被魔修逮了便宜,大家说是不是?”

这句话,得到了陈太忠的支持,事实上,当他听说“魔修”二字之后,注意力就被转移了——那是一帮连人族身份都能抛弃,愿做幽冥界奸细的人渣。

相较而言,鉴宝阁那风阁主,做事虽然操蛋了一点,但终归是人族,这一桩恩怨可以慢慢地来处理,目前最好不要耽误了人族的大事。

言笑梦和乔任女不肯干休,一定要先让风亥昭给出个说法,不过蓝翔其他的天仙看到东上人没了兴趣,就说咱们先去看一看吧。

就在众人将要离开之际,盘龙城主的人到了,送来了城主府的制符之书,陈太忠看都不看,直接收进了储物袋里——他真的没兴趣把心思放在这种小人物身上。

不过……被混沌混元真炁涤荡了身体的叶清,已经不再柔弱,这两天饭量大增,面色明显好了许多,好像也有了气感。

盘龙城前来送玉简的人,看到东上人如此轻描淡写地将城主府的镇宅之宝装进储物袋,惊讶得半天合不拢嘴,可是他们想说点什么,又不知道该说啥。

上人们的世界,灵仙不懂!

郎掌柜的遇害之处,在距离蓝翔不远的河阴城外。

离蓝翔最近的,当属清湖城,清湖再往远处走,是河阴城,也是陈太忠来之前,蓝翔仅仅掌握的五个城市之一。

要说为什么知道郎掌柜在这里遇害,还是要托鉴宝阁“多宝”的称号,一旦遭遇截杀,鉴宝阁的修者能留下独特的气息,三日之内,就算高出一个大境界的修者,也不能扰乱这气息。

当然,再久一点也就无用了。

郎掌柜的绝命气息,就留在河阴城外三十余里处。

从位置上分析,郎掌柜是想进入河阴城,然后传送走掉,至于说他为什么不进清湖城——拜托,近日里从清湖传送走的修者,真的不要太多。

人多了,眼就杂,相较而言,河阴城稍微远一点,但是郎掌柜身携重宝,走河阴真的是很正常的选择——鉴宝阁虽然强势,但是……少一事总好过多一事不是?

在郎掌柜的消失地点,众人开始四下寻找踪迹,陈太忠悬浮在空中,不着急动作,而是低声问纯良,“有魔修气息吗?”

“很浓的精血味儿,”小白猪低声回答,又咽一下口水,“不过带了点戾气,吃起来口感要略差一点,就跟你给的那个石真人的尸体,差不多的味道。”

我怎么没发现你话这么多?陈太忠扯动一下嘴角,“能追上吗?”

“追不上,唉,”纯良很人性化地叹一声,“精血味儿就集中在这一片……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走的。”

介真人带着人在周围搜索了好一阵,自己又拿出一面镜子,四处照来照去。

半晌之后,他又取出一个类似于铜钱的物事,圆形方孔,孔中插了一根浅灰色的羽毛。

介室疆将铜钱祭起,自己则闭起眼睛,默默地站在那里,三名中阶天仙见状,来到他身边组成个三角,为他护法。

陈太忠对鉴宝阁的意见再大,也不会此刻动手,跟随而来的,还有雪峰观众人,西门长老更是拿出一个简易的天机盘来,默默地推算。

总之,对上魔修,大家都要同仇敌忾,根本无须动员。

陈太忠对那羽毛很有点兴趣,站在远处观看,楚惜刀知道这家伙是飞升上来的土鳖,见识有点不够,于是走到近前低声发话,“此物为牵机引……”

牵机引是追索气机和天机的灵宝,极其珍贵,哪怕天机被干扰,也有极小的几率找出头绪,不过此物功效有些逆天,驱策的时候,极为耗费灵气和神念。

就算以介真人的修为,也要沉心静气,才好激发此物。

凭良心说,仅仅付出这点代价,已经算很不错了,涉及天机的推算,动辄都是要损伤精血甚至寿数的。

这牵机引在介真人的驱动下,那羽毛在圆孔中缓缓地转动了起来,不多时就越转越快,感受到这番情况,介真人叹口气,睁开了眼睛。

羽毛的指向,就是可寻觅的方向,越转越快……这就是探查失败了。

介室疆并不甘心,他连试了三次,每一次都是这样的结果,才悻悻起收起牵机引,又一拍兽袋,放出一只灵兽。

大熊猫?陈太忠看得眼睛一瞪,有没有搞错?

“鲧鲧的幼兽?”楚惜刀见状,也愕然睁大了眼睛,“鉴宝阁……还真是土豪啊。”

鲧鲧乃是风黄界一种极为罕见的灵兽,没可能晋阶为兽修,但是成年的鲧鲧战力极为强大,可媲美天仙,而且很难人工养殖。

此物战力虽强攻击性却不强,只是有一点,极为讨厌戾气,每每遇到戾气深厚者,就主动上前攻击,是以皇宫中有四五头成年兽,至于幼兽,倒没怎么听说——鲧鲧的繁殖力很低下。

大熊猫……哦不,鲧鲧幼兽被放出来之后,厌恶地扑打着空气,它虽然小,也是极为讨厌戾气。

此刻,介真人有意无意地看陈太忠一眼,事实上他是在观察小白猪的反应——他对这灵兽也很好奇,鲧鲧在灵兽中阶位极高,幼年时期很容易拉仇恨,不过阶位太低的灵兽,也会对其产生天然的畏惧。

纯良看都不看那家伙一眼,也没有施出威压——这种档次的灵兽,还是幼兽,除非送到嘴边,要不然他才没兴趣理会。

介真人发现小白猪没反应,也就懒得再观察,看到大熊猫在徒劳地拍打空气,他抬手一抓,直接将四周的空气挤压到一起,化作轮胎大小的一团液体,取出一个玉瓶,装了进去。

如此一来,就将周边的戾气扫荡一空,这更严重地破坏了气机,是介真人最后才采取的手段,指望戾气尽去之后,大熊猫能顺着残存的戾气气机,找到凶手遁逃的方向。

“切,”纯良不屑地哼一声——我都找不到气息,就凭你这小玩意儿?

果不其然,戾气一去,那大熊猫就在地上开心地滚来滚去,倒也不愧“鲧鲧”二字。

介真人催促了这厮两次,发现这家伙根本没反应,只能一抬手,又将此物收回了兽袋——既然不好好工作,那就回小黑屋吧。

总之,鉴宝阁用尽了手段,死活没有找到蛛丝马迹,旁边雪峰观和清风谷的修者,也做出了尝试,尽皆无功而返。

“啧,”介室疆眉头紧皱,抬手找过来七掌柜,“郎掌柜身上带了何物,竟然能惹得魔修偷袭?”

七掌柜一直负责此事,倒是知情,于是回答,“别的倒也罢了,他身上有一颗避雷珠。”

郎掌柜从交换榜上交易避雷珠,对大多数修者来说,是个秘密,但是眼下跟着来现场的,全都是宗门弟子,这种级别的秘密,就不算什么了——你不说,别人还猜不到?

“嗯?”介真人闻言,眉头皱得更狠了,“幽冥界?”

“这个……真不好说,”七掌柜无奈地撇一撇嘴,“魔修自己,也是怕雷修的。”

众皆无语,好半天之后,介真人沉声发话,“就地扎营,继续查……七掌柜走一趟河阴城。”

内卫统领发话,七掌柜只能领命走了,而鉴宝阁又分出人去拍卖场,了解昨天被抢一事。

去拍卖场,出动的仅仅是两个灵仙,可见介室疆对那点拍卖东西的态度了。

事实上,介真人此来,除了要为七掌柜撑腰,主要是调查自家掌柜的死,时间紧迫,甚至他都没来得及提起被扣押的六名手下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