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八十四章 介统领

七掌柜好说歹说,才央着陈太忠现身,出手解了毛贡楠身上的束缚。

毛执掌咬牙切齿地不让解,七掌柜苦苦哀求,说缚住你的索子,也是高阶宝器,送给你可好?

反正这是大掌柜的东西,他做起人情来毫无压力。

这本来就该我得的好不好?毛贡楠很不满意,对他来说,节操也不值几块灵石,而且他说得并非没有道理——索子主人闯了祸之后,已经跑了。

最后还是南忘留看不过眼了,“毛执掌,这么多朋友看着呢,都见证了你的委屈,还是先脱身吧,有什么话,咱们回头慢慢说。”

再折腾下去,蓝翔的形象也要受损了,好歹是一派的执掌,不能太过了。

毛贡楠当然明白这个道理,于是见好就收。

哪曾想,他才得了自由,就有弟子来汇报,说拍卖场被人强行闯入,抢走了两样拍卖的宝物,毛执掌闻言登时大怒,一扭头,死死地瞪着七掌柜,“阁下是不是该给我个说法?”

这尼玛关我什么事啊,七掌柜气得想骂娘,不过他早已打定主意,绝对不帮大掌柜扛雷,于是他笑一笑,“毛执掌这话,我不是很懂,为什么要我给你交待?”

“我原本是坐镇拍卖场的!”毛贡楠大吼了起来,他是真的气坏了。

因为他并不知这事是言笑梦悄悄搞出来的,所以他气得脸红脖子粗,“结果你鉴宝阁的人将我喊来,羞辱我不说,还让我派中的拍卖场被抢,财富和名声遭逢重大损失!”

“哦,那真遗憾了,”七掌柜苦笑着一摆手,“这是大掌柜所为,我真不知情,不过我可以做个见证人。”

他否认得很坚决,卖大掌柜卖得也很彻底。

“你的见证,有用吗?”人群里又传出那个神秘的声音,他大声嘲讽着,“大掌柜有风阁主庇护,到头来啊,事情没准都成了你指使的……可怜蓝翔不能找正主报仇!”

“想死吗?”七掌柜直气得脸色通红,双目四下打量着,眼中有异光闪烁,显然是动了某种秘术,“有种的你再给爷说一遍!”

那位再不说了,他却是气愤难平,“敢中伤我鉴宝阁的人,你就等着后悔吧!”

说完这句之后,他又气得喘了好一阵,才扭头看向毛贡楠,“现在说别的,都晚了……毛执掌,咱们先去看看吧。”

众人赶到拍卖场,却见言笑梦和大长老正在四下气势汹汹地搜索,不过可以看得出来,不会有什么结果。

七掌柜竖着耳朵旁听一阵,才上前了解一下情况,就被祁鸿识甩手撵到了一边,“去去去,就算不是你们鉴宝阁,你们也脱不了干系……问那么多做什么?”

他的态度不好,自然是可以理解的,言笑梦的脸色稍微好一点,不过她说的话可不好听,“你问不问都一样,这件事,我们认定鉴宝阁了。”

“那你就更该告诉我了,”七掌柜倒是好脾气,他笑眯眯地发话,“你放心,此事我鉴宝阁一定要给你们一个交待……”

他在这里了解情况,雪峰观的符上人却是找到了陈太忠,她一本正经地发话,“东上人,据说阁下的灵宠聪慧异常,可否追踪一下抢劫者?”

雪峰观的万年冰莲子被抢了,这可是楚惜刀想竞购的,虽说拍卖场会给出赔偿,但那是按行情赔,不是按拍卖价赔。

事实上,符上人此次拿了莲子来,一来是帮蓝翔捧场,二来就是想通过正当途径,让好友小刀君获得此物,可谓是一举两得,眼下被人抢了,实在令她恼怒。

陈太忠闻言,侧头看一看肩头的纯良。

小白猪斜睥他一眼,趴在他肩头一动不动,眯起眼睛打瞌睡,明显对这种任务不感兴趣。

“这家伙最近在闹情绪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回答,“放心,总会给你个交待的。”

符上人也看小白猪一眼,然后点点头,淡淡地发话,“东上人这么说,我自然就放心了。”

万年冰莲子确实是难得的宝物,但是对雪峰观来说,东易名的承诺,显然更为贵重,事实上,观里一直还欠缺蓝翔一点人情,若是一颗冰莲子能抵了这份人情,也不算亏。

“哼哼,”此刻,陈太忠的耳边传来一声轻哼,一丝极细的声音传来,“人族果然没有节操,明明是你让人抢的拍卖品。”

陈太忠根本不理他,而是冲着符上人叹口气,眉头微微一皱,“此番出事,拍卖品倒是小事,可怜我蓝翔声誉……唉!”

此刻,七掌柜也在对一个不起眼的汉子低声发话,“混蛋,能有点节操吗?说两句就完了……爆料也不能这么爆吧?”

“七爷,这事儿随便说两句,我念头不通啊,”这不起眼的汉子才是个高阶灵仙,他低声回答,“人家明显是要整死你……你念同门情谊,人家念了吗?”

“你根本不知道错在哪儿了,随便点一下就行了,”七掌柜嘴巴不动,咬牙切齿地低声发话,“你说得太详细了,容易让人怀疑你的身份和真实意图……懂吗?”

“呀,这是我没想到的,”高阶灵仙闻言,登时微微点头,“我错了,只是心里有点不忿……七爷你饶我这一遭,以后再也不敢了。”

“哼,”七掌柜没好气地哼一声,“这次先记下,下次再犯,就别怪我翻老账了……”

合着人群里捣乱的这厮,还是他安排的,不过对方后面说的话,确实有点过。

但是过分也有过分的好处,起码他被因此而“激怒”了,就能采取一些比较激进的手段。

当然,此风是不可助长的,他必须做出警告……

直到天黑,忙乱才告一段落,还有十七八件拍品未曾拍卖,就统统地挪到了后天——出了这样的大事,交换大会不得不延长期限。

众人也没觉得有什么遗憾,能眼睁睁地看到一场精彩的战斗,真的是太值得了。

这相当于是一场玉仙之间的战斗——东上人不是玉仙却胜似玉仙,而大掌柜的战力虽然一般,却展示出了鉴宝阁修者特有的华丽。

等两天,那自然是有说法的,陈太忠打算带了蓝翔的修者,先拔掉几家鉴宝阁的产业——你能来找我惹事,我自然也能去寻你!

但是七掌柜出声相劝,“最迟明天下午,我一定给你个说法,好吗?”

“那我拍卖场丢失的货物,就再也追不回来了,”毛贡楠咬牙切齿地回答,“有这么长时间,足够你们藏匿了!”

“你那两件失物,包在我身上了,”七掌柜直接大包大揽,“鉴宝阁不敢说别的,宝物嘛……真的不缺!”

“这事儿一码归一码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我蓝翔名声因此受损,你鉴宝阁赔得起吗?”

“那你们先扣着辛素素呗,”周围都是蓝翔的人,七掌柜也不怕明说,他的嘴角泛起一丝“你懂的”笑容,“她跟风阁主关系密切。”

“啊……她不是跟大掌柜?”花捷竺愕然地张大了嘴巴。

“啧,”七掌柜无奈地看他一眼,心里忍不住暗叹:以讹传讹……果然散修就是散修啊。

“反正就是后天之前,”乔任女不耐烦地发话,她执行护送任务,最晚一个回来,知道错过了如此的事情,差点直接拎刀找七掌柜火拼,“到时候休怪我蓝翔不给你鉴宝阁面子……”

七掌柜连夜离开了,第二天的中午,鉴宝阁的人又出现在山门之外。

这次来的人,是西疆分部的内卫统领介室疆,一个五级的玉仙,随身带了三个中阶天仙,以及十几个灵仙。

介统领一见面,就很直接地表示:此番跟贵派的冲突,那是一个误会,对造成的损失,我们也愿意赔偿,不过赔偿这个事,你们要跟风阁主说,他是第一副阁主,也是西疆分部的二阁主,就负责这方面的事宜。

“你这根本就是什么话都没说,有意思吗?”毛贡楠的火气,大了去啦,也不管对方是中阶的真人了——在蓝翔的基业内,又有东上人在身边,中阶真人又如何?

“我能承认这些事,”介真人的态度还是不错的,事实上,他这内卫统领,是由总部派下来的,比较偏向七掌柜,但是,“我只负责内卫,不能答应赔偿。”

“也就是说,风阁主不认的话,介真人也没辙?”花捷竺冷冷地发问了。

在昨天的作战中,他猥琐的一面,彻底地展现在了大家的面前,不过他是散修,大家也表示理解,事实上,他还是有几分风骨的。

像这般直接质问真人,一般上人还真做不到,两人之间修为的差距,不止跨境,他就算跨境提到同样的等级,也不过才是初阶真人。

“我说你们蓝翔有点规矩好吗?”介真人眉头一皱——这不能什么人都随便发言啊。

这话一出,登时冷场,花上人的话,确实有点不讲究。

就在这时,有人哼一声,“就是没规矩了……你要怎么样?”

能说出这话的,肯定只有陈太忠,他也知道,花捷竺的发话有点不合适,但是终究,是你不讲究在先啊,“你们鉴宝阁绑我蓝翔执掌的时候,讲规矩了吗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