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八十三章 乱用留影石

七掌柜和南忘留走到一边沟通去了,而现场,依旧是剑拔弩张。

六个天仙组成的战阵,里面多出了一个鉴宝阁灵仙,他是唯一没有被捉住的灵仙,在那个猥琐的天仙的手下逃脱,侥幸进入了战阵中。

不过,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幸运,还能持续多久,战阵一旦移动,他跟不上内卫的移动速度的话,只能被抛弃。

不多时,南忘留和七掌柜走了回来,她指一指还被捆着的毛贡楠,一脸的肃穆,“毛执掌已经决定,要以血洗去耻辱了,不管是他的血,还是敌人的血……你鉴宝阁如此辱我,口头道歉再多,也是无用。”

“那你也这么辱我一次好了,”七掌柜双手向身后一背,苦笑着发话,“把我倒吊在你们山门口,上面挂个条幅,‘此为鉴宝阁七掌柜’,可好?”

这是气话,但是他真不介意这么被挂一次,虽然出这么个丑,他肯定无望副阁主了,但是鉴宝阁里又不是没有明白人,自然会知道,是什么人导致了这个结果。

他不好过,始作俑者更不会好过!

这次的事情,真的气到他了,好端端的业务,好端端的前景,就是因为某些人觉得他会成为绊脚石,不但坑了他一把,甚至把鉴宝阁都坑了!

到最后,是什么结果呢?你再牛逼,还不是抱头鼠窜了?真是枉做小人啊。

“算了,说那么多也没用,”南忘留摆一摆手,“捆绑我蓝翔执掌一事,怎么交代?”

“我放他出来,你看……可好?”七掌柜苦笑一声,尼玛,这屁股还得我擦。

毛贡楠是被大掌柜的高阶宝器缚住的,虽然大掌柜已然逃走,已然无法再加持灵气,但是真人的束缚,又岂是一般人解得开的?

尤其要命的是,现场的人,就没谁惦记着帮他解开,除去力有不逮的因素,对峙的双方,都在谨慎地提防对手,须知一丝的疏忽,都可能导致万劫不复的结果。

内卫的六个天仙,别说有没有能力帮他解开,也别说解开这个束缚,会不会引起大掌柜的不满,只说有人上前动手,战阵就会出现纰漏,而死死盯着的东易名伤人,绝对不会放弃这种攻击的机会。

所以可怜的毛执掌,被捆了很久,现在依旧被捆着。

“我不需要你放开我,”毛贡楠闻言大怒,“谁捆的我,谁过来解开,要不然我宁可死,犯我蓝翔者……虽远必诛!”

“七掌柜,事儿既然谈完了,我就问你一句,”这时,空中传来一个飘渺的声音,“这六个小家伙,你是让他们束手就缚呢,还是由我出面拿下?”

“东上人,他们只是执行命令的,”七掌柜苦笑着回答,“您大人大量,何必跟这种小家伙计较?”

“嘿嘿,刚才就要冲我出手了呢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计较不计较,跟你无关!我是让你选择一下,是你出手还是我出手!”

“可是刚才他们没动手吧?”七掌柜拿出一颗留影石,正气凛然地发话,“东上人你可是讲究人……这不用我强调吧?”

只是没机会动手好吧?陈太忠听他强词夺理,就有暴走的冲动,不过下一刻,他眉头一皱——你小子不是变相地激我动手吧?

对于揣摩人心这种事,他很少去做,于是将皮球踢给了南忘留,“二长老怎么说?”

“人留下是必须的,”南忘留面色铁青地发话,“告诉风亥昭,要他自己来领人,七掌柜你若是做不到这一点,那咱们就不用谈了。”

“唉,”七掌柜叹口气,看向那六个内卫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你们自己选择吧,要是留下,我会帮着维护你们,若是想走,我不拦着……我也走,这事我不管了。”

他原本是激东易名下手的,不过南忘留这女人很狡猾,要他自己来约束——你鉴宝阁的内部纷争,别想拿我蓝翔当枪使。

“七掌柜,”一个矮小的天仙发话了,他脸色不是很好看,“风阁主未必会来。”

“那就随便你们了,”七掌柜面无表情地回答,手里的留影石晃一晃,“我尽到责任了。”

合着你取出留影石,是为了记录自家人的反应?陈太忠看得真是无语了。

他这么想,当然不对,七掌柜主要还是要记录跟蓝翔的交涉过程,不过内卫不听劝告,他也能留下证据,证明自己协调过了,不是见死不救。

其实按他的本意,他巴不得这六个天仙,栽在东易名手里,须知副阁主风亥昭,是他上位最大的阻力,此次更是派了内卫来协助大掌柜。

那六个天仙相互看一看,犹豫一下,才有人出声发话,“可以尽快联系风阁主吗?”

阁里的内卫,其实是属于西疆分部的,而且还受总部内卫的管理,他们只是负责保护风亥昭,此次接受风阁主之命,前来协助大掌柜公干。

大掌柜跑了,他们被丢下了,心里肯定有点怨气,而战舟被毁辛执事被擒,这让他们安然离开的可能性,变得很小很小,倒不如听从七掌柜的话了。

内卫的职责是战斗,拿主意的事儿,不归他们负责,虽然他们也知道,风阁主看七掌柜不顺眼,但是三阁主之下,就数九掌柜的位置高了,内卫临时听从一下七掌柜的安排,并无不可。

内卫其实不怕死,但是因为自家人内斗,而死在外人手上,这就太冤枉了。

“尽快联系风阁主?”七掌柜冷冷地看一眼说话的那厮,“你以为他会不知情?”

此刻他的胸口,仿佛有一万只草泥马呼啸而过,这六个内卫居然不跑,这让他分外地不爽,但是想到自己如能升任副阁主,这些内卫又能成为他手中的力量,他还不能说重话。

尤为可恨的是,他不能借此坑风亥昭一把,甚至还不能让别人看了内斗的笑话去。

这六个天仙内卫,若是真的栽到东易名手里,总部的内卫,铁定要风亥昭给出一个说法的,而七掌柜本人,在总部还能说得上一些话。

所以他的态度十分地不好。

那矮个子天仙也不回答,只是指一指他手上的留影石——我说七掌柜,你这是把自己的态度也录进去了。

七掌柜气得有摔掉留影石的冲动,今天的事情,怎么这么不顺呢?

接下来,就是蓝翔一方给一群鉴宝阁的人下禁制了,堂堂的六名天仙,能组成战阵的内卫,就那么乖乖地束手就擒了,看起来真是够耻辱的。

不过事实上,有七掌柜出面,责任就不可能落到内卫头上,而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鉴宝阁的人放弃抵抗,蓝翔想做点小动作,也要考虑围观者的反响。

所以这六名内卫,还真的是无所谓,反正他们不可能有性命之忧。

然而,还是有人死了,鉴宝阁的一个灵仙被花捷竺从空中砸下来,原本就受伤了,而飞行灵器被毁,他就活生生地摔死了。

“这可……真是的,”七掌柜确认了之后,也有点傻眼,死人了,这事儿就闹得有点大,鉴宝阁求财为主,但也是要面子的。

就在这个时候,远处一条人影电射而至,却是言笑梦完成了一拨护送任务回来,听说这里打了起来,毫不犹豫地冲了过来。

她还没有来得及发话,耳边传来低微的声音,“去拍卖场,抢点拍卖的东西。”

“嗯?”她听得眉头一皱,东上人你这是什么意思?

“多的我也不说了,你先了解情况吧,”在她耳边低语的那个男人,声音逐渐地远去。

言笑梦稍微一了解,就知道发生了什么,然后眼珠一转,趁着现场乱哄哄的时候,直接悄悄地走人了。

不多时,拍卖的地方也闹了起来,却是刚才有人冲进拍卖场,抢走了两件拍卖的宝物,一个是雪峰观拍卖的一颗万年莲子,一个则是清风谷拍卖的沙虫王角。

抢东西的人浑身上下罩在黑袍里,看不清面目和身形,进退如风,根本没人拦得住。

在此人退走之后,空中出现了蓝翔派大长老祁鸿识,他怒目圆睁,“竟然敢来蓝翔捣乱,谁看清了那厮的面目?”

祁长老其实一直都在拍卖场,山门那里打得再热闹,他都没有离开,没办法,摊子铺开了,就得有人看着,要不说家大业大就有这点不好,什么地方都得留人。

严格来说,蓝翔的本派基地,现在都已经无人看守了,纯良离开之后,真要有人存心捣乱,就算不能得手,也会令蓝翔手忙脚乱。

祁鸿识正在吹胡子瞪眼地发火,远处一道白芒掠过,却是言笑梦到了,她一脸的肃穆,“大长老,这里出了什么事?”

“有人抢了拍卖的宝物,”祁长老咬牙切齿地发话。

“啊?”言笑梦登时大惊失色,她沉吟好一阵,才冷笑一声,“原来是鉴宝阁的调虎离山之计,真真的卑鄙!”

这点东西,鉴宝阁看不上的吧?祁鸿识心里明镜一般,不过他不可能不配合,于是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“怪不得,我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