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八十二章 委屈的七掌柜

这一幕,真的是可笑复诡异,但是围观的人没这种感觉,他们认为,双方的应对都是可圈可点,鉴宝阁的选择有些无奈,蓝翔的积极骚扰,则很可能是破局的关键。

这诡异场景的背后,则是一触即发大战,火药味十足。

“住手!”就在这时,远处一道白虹,奇快地掠了过来,因为速度太快,甚至隐隐地带出了风雷之声。

人影电射而至,待他停下瘦小的身形,才露出本来的面目,赫然正是鉴宝阁七掌柜。

他一扫视现场,登时愕然,“怎么会……这个样子?”

回答他的,是一声隐含风雷的灰芒,那灰芒直取辛执事。

陈太忠已经观察了很久,发现这女执事身上,宝器并不算特别多,尤其是那防备神识攻击的防器,才是个初阶宝器。

待见到七掌柜前来,他就知道,事情肯定生出变数了,正好辛素素也因此放松了一下,于是他不再等待,直接暴起伤人。

神识一击,外加酝酿了很久的一刀无意!

他没有使用束气成雷,因为他的灵气消耗了一些,而防雷的宝器,对方身上也有——鉴宝阁修者的装备,还真的是很华丽啊。

辛素素手里也捏着遁符,但是她不敢胡乱使用,在来之前,他们将东上人的底细查了一个明白,知道此人的三大绝技,也知道此人身边,有一只灵兽善于追踪。

事实上,大掌柜对这白色小猪都有点兴趣——这是什么灵兽的变种,咱鉴宝阁居然不认识?

其实,皇族中是有人知道这白色小猪来历的,只不过知道的人不会说,也不会提供消息给鉴宝阁——小猪的父母太难惹了。

总之,她担心使用了遁符之后,还逃不脱对方的追踪,到时候她身边又没了战阵,真的是只有乖乖束手就擒的份儿。

辛素素是个很自负的人,战力也极强,对东易名还有一点小小的不服气,但是在目睹了他活生生打跑大掌柜之后,她才不得不承认,传言果然不虚!

就在七掌柜现身的一瞬间,她有一个小小的惊愕,然后只觉得识海一震,心里登时一揪:完了,东易名居然选择这个时候出手了。

这时她没有选择了,只能激发遁符逃走,然而非常遗憾的是,一个惊愕再加上识海一震,这就耽误了时间,而陈太忠这一棍,又蓄势太久了。

说时迟那时快,这一棍直接打碎了她仓促祭出的玉镜,又重重地击穿了宝器级别的衣衫,然后她浑身白芒一闪——护符也碎掉了。

她甚至没有来得及激发遁符!

只一棍,陈太忠就将大名鼎鼎的鉴宝阁辛执事,打得身形倒飞口吐鲜血生死不知,什么叫实力?这就叫实力!

而与此同时,花捷竺将手里的一个鉴宝阁修者往前一丢,正正地挡在六个天仙的身前——你们若要救援她,就先绕过此人吧。

当然,对方要直冲过去,无视己方灵仙的死活,那也是没办法的事,对吧?

这只能阻对方不到半息时间,但是花客卿知道,在瞬息万变的战斗中,只要能争取一丝时间,就争取一丝时间,电光石火的刹那,都可能导致整个战局的变化。

他这一举动,几近于猥琐,看得围观的人哭笑不得,倒是清风谷的弟子见状,微微颔首,“此人的战斗意识,果真强悍……蓝翔是要大兴了。”

“东客卿你……”七掌柜的话还没说完,就见对方抬手撒出一张大网,将辛素素牢牢地裹在其中。

捉住了这女人,陈太忠的神经就放松了一些,他最担心的,就是这女人也有层出不穷的宝物,若是跟战阵配合的话,他想顺利得手,要付出不少代价。

仅剩的六个天仙的战阵,他是没看在眼里,但是在修者的战斗中,六加一远远大于七,这个道理无须解释。

拎起了辛素素之后,他沉着脸,淡淡地看七掌柜一眼,也不说话,直接身子一闪,又消失在了空中。

“东上人你听我解释啊,”七掌柜一看,对方这是没完的意思,也顾不得看不到此人了,只是冲着他消失的地方一拱手,“这是个误会,天大的误会。”

“原来鉴宝阁有个误会,就可以缚拿我蓝翔的执掌,”南忘留似笑非笑地发话,身子前欺,靠近了对方,“那若不是误会,我蓝翔就该灭派了吧?”

“南长老,我得离您远点,”七掌柜身形暴退,同时哭笑不得地一拱手,“咱距离远一点,也能说清楚。”

南长老微微一笑,眼波流转,“离得远了,不好偷袭啊。”

“您这是开玩笑了,”七掌柜讪笑着回答,浑然不顾自己是高阶天仙,而对方只是中阶,“以咱们的交情,你直接把我绑走都行,只要先让我把话说清楚……成不?”

“咱们的交情……”南忘留叹口气,她是长于察言观色之辈,不过对大多数修者来说,鉴宝阁掌柜的表情,也不能当真。

于是她有意无意地看毛贡楠一眼——这就是咱们的交情?

“此事说来话长,咱们找个地方说,好吗?”七掌柜又笑一笑,然后冲虚空四处拱一拱手,“东上人,等我先跟南长老解释一下,您再动手,成不?”

话音刚落,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,“有什么好解释的,你俩掌柜的争副阁主嘛,这谁不知道?”

七掌柜猛地一侧头,看来看去,没发现是谁在说话,只能干笑一声,“说话的朋友……这是以讹传讹,我真没那个心思。”

“大掌柜是风亥昭阁主看重的人,你得了总部的支持,这谁不知道?”那声音继续阴阳怪气地发话,但是声音发出的地方,人人都闭着嘴。

这是一个小法门,陈太忠在灵仙的时候,也跟别人学过,反正不显示自己说话的方向。

这位对自己的术法有信心,于是继续编排,“所以风阁主才会派他的内卫来,协助大掌柜,破坏你和蓝翔的交情……真当别人都是瞎子?”

“阁下若是再这么胡编乱造,休怪我不客气了,”七掌柜的脸色,变得铁青。

他是这么说的,但是南忘留眨巴两下眼睛,明显地陷入了思考中。

陈太忠原本是慢慢地恢复灵气,只待那六个天仙返回的时候,在途中再下杀手,听到这样的八卦,也是忍不住一愣:不是吧,哥们儿这次,是被人当刀用了?

他对鉴宝阁的怨气很大,但若是被人当刀使了,他也要考虑一下,该不该继续动手了。

七掌柜等了一等,见那神秘声音再不说话,才冲南忘留一拱手,“南长老,此事说来话长,找个地方,咱们细细说一下。”

他跟大掌柜之间,确实是有点那啥,这个事瞒不住有心人,这次他也确实被大掌柜坑苦了,不过风黄界的传统,是信奉家丑不外扬。

他不能当着大家的面说此事,否则传到鉴宝阁,有理也变得没理了。

鉴宝阁对外,是以一个整体出现的,自家的内斗,不能展现给别人,要不就太丢人了。

就在此刻,又是一个声音响起,浩浩荡荡无处不在,却又看不到出声的人。

这却是陈太忠看到类似术法,见猎心喜,“那六个鳖蛋,你们再动一下试试?”

那六个内卫,想趁着双方说理的时候,悄悄逃走,却是被他一眼看破。

他能截杀那六人,却又想知道七掌柜要说什么,省得自己稀里糊涂被人当成了刀。

“你们都别动!”七掌柜厉喝一声,然后又冲着虚空一拱手,“东上人,冤家宜解不宜结,大家都先别动手,好吗?”

明明是你们打上门了,现在要我别动手?陈太忠心里,真的是很有点不舒服,不过既然南忘留出面了,他也就不再出声。

“想同我私下谈,也可以,”南忘留已经回过神来,她轻笑一声,“回答我两个问题即可……郎掌柜,是不是真的死了?”

七掌柜的脸色,登时变得黯然许多,然后叹口气点点头,并不出声。

“第二个问题,”南忘留继续发问,“郎掌柜归你管,还是归大掌柜管?”

七掌柜沉吟一下,很干脆地回答,“他来蓝翔,原本就是我的业务范围……至于他归谁管?他归西疆分部管。”

这话说得有点委婉,但是态度表示出来了:这根本就不该是大掌柜插手的地方!

限于鉴宝阁的规定,为了维护自家形象,他实在没办法说得更多了。

南忘留这一问,也是要将鉴宝阁的内部的纠纷,彻底地展现在围观的众人面前。

对七掌柜来说,他可以选择拒绝回答,但是他为什么要拒绝?

是他的竞争对手,将他手里好好的一张牌,变成了好臭的一张牌!

说句实话,如果有能力的话,他杀了对方的心都有,蓝翔……是随便能得罪的吗?

但是此刻,他还不得不维护鉴宝阁的利益,那么他心里的纠结,也就不用说了。

“那为什么会是他来蓝翔交涉?”南忘留这时候,真的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。

“大掌柜巡查至此,”七掌柜苦笑一声,很无奈地回答,“而我正好又有事外出……这是第三个问题了。”

他不光是正好有事外出,郎掌柜的死,他都没及时得到消息,可见大掌柜是一定要他难看了,只不过这事儿……真的没办法当着这么多人说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