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八十一章 混战

我说,你用得着这么拼吗?陈太忠的嘴角抽动一下,心说蓝翔这个执掌,还真是选对了——够厚黑的。

他原本是要狠狠收拾鉴宝阁的人一番,没想到毛执掌开始悲情演出,于是转念一想,接下来的应对,还是交给执掌安排吧。

不过,他也不可能这么收手,于是潜到战舟不远处,暗暗地酝酿气势,打算一刀破敌。

辛执事见到大掌柜遁走,心里早就毛了,待见到东易名隐身,就越发地警惕,于是面对着众多修者,缓缓地向战舟退去。

此刻她能仰仗的,就是内卫的战阵,以及战舟了。

三方成三角阵型,缓缓地向外移动,并且向中间靠拢,事实上,眼下上战舟,并不是一个好主意,进入战舟之后,防御固然大增,但是却不能使用战阵了。

就在此刻,花捷竺的身形猛地一蹿,手中一柄玉尺,狠狠地砸向战阵边上的一名天仙,在对方的战阵反应的同时,他的头顶冒出一股青烟,身形猛地加速遁走,正是气修中大名鼎鼎的“青气燃天”。

他一动手,南忘留知其心意,抬手打出一颗黑色珠子,也是攻向了战阵。

六名天仙不敢小看她,这可是蓝翔的前任执掌,扔出来的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东西,不过他们对自己的战阵,也很有信心,于是激发战阵,稳稳地迎向那颗珠子。

他们若是真要想发挥战阵威力的话,反手就能抢攻上来,困住不远处的南忘留和花捷竺,但是那样一来,就不能维持三足鼎立的局面了。

一旦分开,他们估计可以自保,但是辛素素十有八九会栽到东易名的棍下。

辛执事也非常清楚这一点,她不住地变幻着身形,在三者之间寻找平衡点。

可以说,她是现场中最弱的一环,而同时,她又是鉴宝阁剩余修者中,修为和地位最高的一个,具备了非常强的下手价值。

几乎所有人都认定,东易名若要下手,必然要先拿她开刀,她自己也这么认为。

南忘留的珠子被击破,大股的黑气冒了出来,原来只是一颗障目珠。

当然,障目珠用在这样的场合,也能生出奇效,干扰鉴宝阁修者之间的配合,让陈太忠找到出手的机会。

怎奈,六个天仙内卫的战阵,委实强悍了一点,那黑烟刚刚弥散开,正要强势向外扩张,却被三十六股灵气逼住,受到气机的牵引,反倒有剧烈回缩,一转眼凝成一颗人头大小的黑色雾状水球。

“不过尔尔,”一名矮小天仙嘴角一撇,打出一道火焰,登时将水球焚灭。

然而,辛素素半点没有放松警惕,她心里也清楚,对方两名天仙对战阵的骚扰,只是牵制己方,估计东易名会趁这个时机,猛然偷袭她。

想到东易名是能逼得大掌柜远遁的主儿,她的手心里,也满是汗水,心里忍不住抱怨那已经离开的人:你若是胆子能大一点,留下来,咱们全身而退的几率,会大很多。

她看一眼被绑缚住的蓝翔执掌,心中又生出了抢此人过来为盾的打算,不过这个时候,已经是不太可能了。

首先,她承担不起蓝翔的怒火,其次,这一段距离虽然短,但是她一旦离开己方的呼应,隐身的东易名想下杀手,真的太容易了。

就在她抱怨的同时,只见一道灰芒出现在空中,带起无数的残影,重重地砸向战舟!

竟然是对战舟出手了?东易名的选择,出乎很多人的意料。

陈太忠不这么想,他对战舟在蓝翔门外的耀武扬威,是说不出的厌恶,而且弩炮口灵光充盈,简直是随时要动手的样子,这种屈辱谁能忍受?

这一棍,他蓄势已久,虽然说对战舟动手,与跟修者的动手不同,速度上加成的优势,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,但是气势的加成,也是有一分是一分。

楚惜刀对无名刀法第五式的评价,是可斩真人,而眼前的战舟,不过是高阶宝级的。

当然,纵然只是高阶宝级,既然称作战舟,防御力也异常惊人,陈太忠一棍砸下去,那战舟登时被砸出好远,舟身的防御灵光,也剧烈地抖动两下。

“糟了,竟然是对战舟下手,”辛素素在瞬间,就发现了己方的应对错误。

事实上,想错的人不止她一个,包括内卫在内,现场的大多数人都是微微的一愣神。

不过陈太忠既然出手,就断无停下的打算,身子一晃,再次向战舟欺去。

六名天仙组成的战阵,却是倒卷而回——做为内卫,他们的反应也很迅速。

“哪里走?”南忘留轻笑一声,又打出黑色一颗珠子,而燕上人也不声不响地打出一颗血色的珠子,然后身子一晃,躲到了楚惜刀身后,大喊一声,“小刀君,他们欺人太甚!”

你能要点脸吗?楚惜刀的嘴角抽动一下,她作为旁观者,可是将他的小动作看得一清二楚。

说时迟那时快,这边在牵制战阵的同时,陈太忠的第二棍已然砸下,只听得砰地一声大响,战舟上多出了四五道裂缝——非常巨大的那种。

哪怕是没有第三棍,这战舟也坚持不了多久。

看到六名内卫的战阵冒死来救,陈太忠长笑一声离开,顺便口中吐出一道白光,“咄!”

这一记束气成雷,他用了两成的灵气,而且攻击的只是一个碗口大的点,他相信,那高阶战舟再也吃不下这么一击了。

果不其然,那战舟受了这么一记,先是被打穿一个大洞,然后颤了两颤,剧烈地抖动一下,登时化作漫天的碎片。

七八个灵仙驾着灵器,漫无目的地四散逃开。

花捷竺冷笑一声,手中玉尺重重一击,登时将一个灵仙打得向地面跌落,同时放出一条缚灵索,又捉住了一名灵仙,然后身子一蹿,向第三个灵仙冲去。

鉴宝阁连真人都出手了,他身为上人,对灵仙以大欺小,根本毫无压力。

“啧,”雪峰观的符上人和西门长老见状,齐齐地咂一下嘴巴,无奈地摇摇头。

花客卿的行为,令她俩很是无语,不过眼下的纠纷,已经成了蓝翔和鉴宝阁两大势力之争,自从大掌柜悍然对毛执掌出手,就不再存在大欺小的问题了。

不过看着天仙欺负灵仙,总是有点别扭,她俩由不得齐齐叹一声,这花客卿,果然不愧是散修出身,连点天仙的觉悟都没有。

鉴宝阁的其他天仙见状,却是气得好悬咬碎了钢牙,恨不得直接上去,拿下这龌龊的家伙——有你这么只会欺凌蝼蚁、不要节操的上人吗?

然而,恨归恨,他们还不敢冲过去,因为……东易名又隐身了。

要不要直接攻击蓝翔的山门?一个矮个天仙眼冒凶光,他有点想发狠,没了战舟,面对一个随时可能出手的隐身玉仙,他们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撤退。

没错,对他们来说,东易名就不是天仙,而是玉仙。

这位犹豫一下,最终还是没有做出如此决定,大掌柜绑了蓝翔的执掌,已经是让两家处在战争的边缘了,若是再攻打蓝翔的山门,必定会引发全面的战争。

而且这战争绝对不会限于鉴宝阁西疆分部和蓝翔之间,白驼门是必然要表态的,下属门派被人这么欺负,上门还没有个表示的话,整个门派分崩离析的可能都是存在的。

而鉴宝阁号称生意人,最不喜欢这种硬碰硬,自己还不讨好的战斗——这可能令鉴宝阁遭致西疆大部分门派的抵触。

真要到那时,他们这六个内卫,没准会被推出来当替罪羊,倒是搅起事端的大掌柜,因为位置高,可能只是被训斥。

说到底,他们六个人,只是负责风阁主安危的内卫,本身属于内卫系统,没必要在这种事上做主。

“保护辛执事撤离此处,”终于,有人拿定了主意。

战阵开始向辛素素靠拢,小心翼翼地靠拢,不想露出半点破绽。

至于说鉴宝阁的那些灵仙修者……真的是暂时顾不上了,不过,他们也不担心蓝翔会杀人,敢冲鉴宝阁公然下手的,还真的不多。

陈太忠隐身空中,看他们慢慢地接近,并不着急动手,反正这些人没了战舟,独自飞行的话,他自然会选择一个无人之处,和纯良一起出手,只要打破战阵,这区区七个天仙,他还真没看在眼里。

但是南忘留和花捷竺不知道他的心思,南长老不屑对灵仙出手,却是时不时地偷袭一下辛素素,而花客卿则是很没节操地一边追杀灵仙,一边抽冷子挑衅一下战阵。

被骚扰的这七个人,真的是郁闷透了,有心发作一下吧,生怕露出空子,被东易名突袭得手,不计较吧,确实非常闹心人。

于是,挺奇葩的一幕,就在蓝翔山门口上演了,一个中阶女天仙,在不住地挑逗高阶女天仙,而一个初阶天仙,则是在挑衅六个初阶天仙组成的战阵。

尤为可笑的是,地上还有一个初阶天仙被缚灵索捆着——这厮还是一派的执掌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