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八十章 怯战

在战斗中收取对手的灵宝,这根本不是同阶修者能做到的,超出一个大阶的修者,都做不到,就算是跨境的修者,一般也是通过修为压制,强行摄取对方的灵宝。

当然,有极个别的修者,拥有摄取他人法器的宝物,比如说上古大名鼎鼎的仙器落宝金钱,最擅长的就是收摄宝物,哪怕是灵仙将之祭起,也能收了灵宝。

大掌柜不相信东易名会拥有落宝金钱,但是对方确实是将玉屏风收了起来,他祭出的玉屏风,有丈许方圆,若不是破了他祭炼,怎么会收起来?

他这时猛地想起,刚才对方还没收取玉屏风的时候,他猛地就跟灵宝失去联系了。

“莫非那一团粉末,不是毒?”他脑子在转着,可是见到对方又扑了过来,禁不住又放出一张圆盾来——不挡不行啊。

就在围观众人齐齐感慨,鉴宝阁的战斗真是太华丽的时候,陈太忠却是冷笑一声,手起棍落,直接将那圆盾打得粉碎——跟我玩这个?

对方此次放出的,只是一面高阶宝器的盾牌!

陈太忠对鉴宝不太擅长,但是他的天目术不是白给的,看着对方一件一件灵宝往外拿,他就忍不住要打开天目术看一下,你真有这么多灵宝?

天目术在仓促之间,鉴别不出宝物性质,但是宝物上的灵光,还是能看得清楚的,所以他一眼就看出,这次这厮只是祭出了一件宝器。

想必是要看我,能怎么收取灵宝?他猜到了对方的心思,毫不犹豫地一棍砸下。

就在盾牌四分五裂之际,终于有个鉴宝阁的天仙大喊一声,“大掌柜小心,那厮手里,是蕴神木的粉末!”

鉴宝阁的修者,真不是白给的,组成战阵的天仙之一,都能识别出蕴神木来。

他真的说对了,陈太忠刚才扬出的,就是蕴神木的粉末。

自从他听说,对方用的是分神祭炼的手段,就想破了这个手段,而其时他正在使用天目术,一眼扫去,竟然能隐约感受到,那缕神念在玉屏风中游走。

而恰好,他手边有蕴神木,方啸钦给的那一整根,他舍不得用,可是那破裂的蕴神木发簪,正好拿来用一下。

这蕴神木除了蕴养神魂,本身也是能入药的,所以那破碎的发簪,他没舍得丢弃,看到对方的神念在玉屏风里游走,他少不得取一小截,碾碎了之后打出,还用了一个小神识控制。

没人告诉他,这么做会有用,但是所谓的战斗天赋,就在这里了,他直觉地感到,蕴神木对神念有克制作用。

他的神识裹着蕴神木打过去,撞上对方的神念,岂不是相当于自己受到了神识攻击?

敢于尝试的人,会得到巨大的回报,陈太忠也不例外,对方的神念,并没有从玉屏风中彻底消失,但是受了这么一击,那神念登时就凝滞了片刻,暂时不受控制了。

他等的就是这么个暂时,于是对着那玉屏风,驱动藏在袖子里的通天塔,袖子一甩,直接将对方的灵宝收进了塔中。

这些过程,说起来简单,但是在电光石火间,他能做出这样的决断,并且勇于实施,不得不承认,他真的是个实战奇才。

大掌柜一听说,对方用的是蕴神木粉末,登时就明白了七八分,须知鉴宝阁是鉴定宝物的地方,他身为大掌柜,最擅长的就是分析各种宝物之间的联系。

分神祭炼的灵宝……没准还真的要被蕴神木的粉末所克制!想到这里,他心里越发地痛恨,刚才叫出自己手段的人了,混蛋,不要让我知道你是谁!

然而下一刻,他又被一个问题所困扰,对方是如何用粉末驱除他的神念的,若此等手段管用的话,岂不是分神祭炼的灵宝,都要面对这一威胁了?

当然,蕴神木是很少见的,可是大段的少见,蚕豆大小的碎屑,也未必见得有多稀罕,只要舍得不拿去炼药,就有破除祭炼的可能。

尤为关键的是,因为鉴宝阁收集了大量的宝物,阁中不少高阶修者,都习练了分神祭炼的技法,而且这技法是来自于皇族,外人等闲不得一见,严禁泄露的。

这种应对手段一出,对鉴宝阁的战斗力,会造成巨大的影响。

然而,这个困扰,也是一刹那间的,他还没来得及感叹,眼见对方又是一棍砸来,忙不迭捏碎手中的一块玉符,白光一闪,登时整个人都失去了身形。

“我呸!大挪移玉符,你鉴宝阁敢更不要脸一点吗?”燕上人大声地喊了起来。

大挪移玉符,一旦捏碎,瞬间就传送到千里之外,跟普通挪移符相比,发动时间短,传送距离长,是战场逃生的利器。

很显然,大掌柜对东易名追踪的本领也有所耳闻,直接就到了千里之外,不得不承认,鉴宝阁真的是财大气粗,修者的战斗方式,真的是很华丽,连逃跑都跑得这么华丽。

不过……把鉴宝阁这么多天仙丢在现场,此人的担当,还真的差了些许,当然,这是可以理解的,商人嘛,胆子小一点很正常。

然而大掌柜不这么认为,他心里想的是,自己发现了分神祭炼的缺陷,这种应对手段也会很快传出去,那么为了鉴宝阁的未来,他也必须保留有用之身,将这个情报传回去。

至于说现场有那么多修者,鉴宝阁迟早能知道详情——他彻底无视了这个因素。

看到大掌柜亡命而逃,现场围观的修者,竟然就那么齐齐地愣住了。

大家都知道,东上人战力超群,中阶玉仙也讨不了好,但是眼睁睁地看着此人将一个初阶玉仙打走,还是一个战斗方式“异常华丽”的修者,众人还是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中阶天仙以上的修者,都看得出来,大掌柜的战斗力虽然一般,可是灵宝众多,搁给中阶玉仙也要头疼,不成想,就被人这么打走了。

东易名的战斗力很强悍,更强悍的是,他的战斗风格,太诡异了,什么时候……蕴神木也能破掉分神祭炼的灵宝了?

风黄界从来不缺乏聪明人,用蕴神木对付分神祭炼,大家都没听说过,但是可以肯定的是,既然有这种生克的可能,肯定有人尝试过。

若是尝试有效的话,这个秘密不会守得住的,这不是功法,只是一种应对手段,只要有效,第一个发现者守得住,第二个发现者守得住,那第三第四个呢?

早晚有人守不住!

就在大家发愣的时候,陈太忠已经一转身,看向了鉴宝阁的七个天仙,他冷笑一声,“自己丢掉兵器,我不杀你们!”

除了辛素素之外,六个初阶天仙已经组成了战阵,而战舟的弩炮口,也泛起了丝丝的灵光,显然是做好了雷霆一击的打算。

一个初阶天仙抬手一拱,不卑不亢地发话,“东上人,我们是鉴宝阁的内卫,只负责风阁主安危,此来也是奉了风阁主之命,配合大掌柜的行事,本意上没有侵犯蓝翔之意。”

“没有吗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看一眼被绑得结结实实的毛贡楠,“我蓝翔堂堂的执掌,就在山门口被你们绑了,敢跟我说没有侵犯之意?”

“这是……大掌柜的意思,”初阶天仙犹豫一下,最终还是苦笑一声,“刚才我们一直没动手。”

“你就动手,我还怕你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然后猛地眼睛一亮,冲着地上一招手,“纯良,上来!”

下一刻,一只通体洁白的小猪,自地面腾空而起,稳稳地落到他的肩头——小麒麟一直在派里玩耍,顺便执行看守基业的重任。

待他发现山门外有动静的时候,这里早就打起来了,所以就来得晚了一点。

对于小白猪能从地面,一跃上百米高空的东上人肩头,大家都没觉得是什么问题,只当东上人将其卷起,唯有西门长老眉头微微一皱,“奇怪,东易名摄取它了?”

她的眼中,一直有异光闪烁,是在分析双方的战斗,虽然她并不擅长这个,但是身为有鉴别能力的长老,搜集相关信息是她的天职。

然后,陈太忠的身子,活生生地消失,只留下一句话,在空气中荡漾,“丢下兵器,饶你们一条活路,否则,你们跑路试一试,看我能不能追上你们,到时候别怪我手辣!”

他的隐身,是为了方便纯良使出火球和麒麟臂,好最大可能地击杀对方,但是现在这么说出来,仿佛是他要仰仗传说中小白猪的“追踪能力”。

“我们要走,倒是不信你能拦得住,”那初阶天仙冷哼一声,做个手势,战阵缓缓地移动,与此同时,那战舟也缓缓启动,弩炮口的灵光,更是肉眼可见,处于随时可以激发的状态。

“先把我们执掌的禁制解开,”这时,远处蹿来一人厉声发话,不是别人,正是蓝翔的第二个天仙客卿,三级天仙花捷竺。

“不用!”毛贡楠大喊一声,眼中流下了滚滚的热泪,“本执掌无能,害累蓝翔声名,你们解开我,我也只有一死,以报师门的培养……和白驼上门的信赖,我现在唯一的希望,就是你们多拿几颗鉴宝阁的人头回来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