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七十九章 奢华的战斗

到底大掌柜的奢华,到了什么样的程度,值得楚惜刀感叹?

就拿这个能抵挡无意刀法的白纱灵宝来说,能挡得住刀意的攻击,同时却不能抵挡束气成雷——这是灵宝的缺陷,可是唯其有缺陷,威力才会大。

这么说吧,十全十美的防器,是不存在的,就算存在,抵御攻击的效果不会很强,这就跟地球上的公司一样,小而精的公司常见,大而全的公司真的很难见到。

白纱灵宝接不下束气成雷?这不要紧,有他身上的灵宝服装做后盾,这一层防御并不仅仅防雷,但是能防住就够了。

若说大掌柜展示出的是战斗的奢华,东易名展示出的,则是强悍的攻击力。

两人的交手,外人都看到了眼里,不是当事人,感觉不出陈太忠的攻击到底有多么强悍,但就算是外人,也能感受到那灵气的剧烈波动,以及一往无前的气势。

符上人自认,自己若是跟东上人对战,恐怕根本坚持不到第三棍。

大家在感叹大掌柜战斗的奢华,殊不知,大掌柜也是在暗暗地叫苦,他浑身上下灵宝奇多,但是催动灵宝接战,也是要灵气的。

众人看他,是一一接下了东易名的攻击,其中苦楚,却是只有他知晓,面对对方的攻击,他根本抽不出手去还击!

就像他刚才的音攻神通,现下都不好施展,因为神通是要消耗灵气的,而他灵气消耗剧烈,只能丢出一个玉环来攻敌,聊胜于无。

这厮果真难缠!大掌柜见灵气以令人瞠目的速度消耗,而灵宝轻云纱已然有了破损的迹象,少不得一抬手,战舟内又飞出四名天仙来。

他对东易名已经做了充分的了解,别人看他是宝物缠身、战斗奢华,殊不知,他身上的灵宝,都是针对东易名而装备的。

如若不然,就算他是鉴宝阁的大掌柜,就算他灵宝奇多,也总有个该用什么,不该用什么的问题。

现在他已经发现,东上人的攻击力名不虚传,自己准备充分,也未必抵挡得住,少不得就要召出四名护卫,与此前的两名天仙,组成六合战阵。

对于这一点,旁人都看得一清二楚,血灵派的燕上人冷笑一声,“你鉴宝阁若是不要脸,大欺小之外,还要用战阵,就不要怪我横插一手了!”

血灵派和鉴宝阁的关系,一向不怎么好——事实上,跟血灵派交好的势力,就没多少。

魔修转化来的门派,在风黄界很是受人歧视,地位跟以前的蓝翔差不多,用地球界的话来说,就是非主流。

而这鉴宝阁做的是商业,最擅长低买高卖,血灵派的弟子因为非主流的身份,往日里不知道吃了多少亏,眼下见到这一幕,真是不尽的新仇旧恨涌上心头。

他这么一带头,又有人出声了,却是无锋门的小刀君,“若想打群架,算我楚惜刀一个!”

鉴宝阁是个商业集团,独立于官府和宗派之外,但是就渊源上来说,他们跟官府走得更近一些——皇族可不就是官府最巅峰的统治者?

当然,这并不代表鉴宝阁跟地方官府关系就融洽,地方上也是要利益的,不过不管怎么说,鉴宝阁跟宗派的关系,总是要远一点。

楚惜刀出声是很正常的,而且这种道义正确的事情,别人也会出声,雪峰观的西门上人眉头一皱,“阁下如此行事,当真不把我宗派弟子放在眼里?”

“此中恩怨,别有说法,”那大掌柜还真够恶毒的,他细细的眼睛眯成一条缝,大声发话,“蓝翔极可能暗中算计我鉴宝阁,诸位还是旁观的好。”

这是硬生生要搞成双方的恩怨,而不是鉴宝阁针对宗派这个团体——冤有头债有主,你们可别乱掺乎。

“枉你身为真人,竟然信口雌黄,”南忘留闻言,气得破口大骂,“我派若是没有算计你鉴宝阁,你可敢自刎谢罪?”

大掌柜并不予回答,无意跟她有什么口舌之争——逼迫我自刎?还想啥呢。

“饶你说破大天来,也容不得你如此无耻对待宗派弟子,”燕上人冷笑一声,“大欺小也就算了,现场没有真人给蓝翔做主,不过你若是还想多欺少,休怪我们看不过去!”

这话说得极为漂亮,他是看到大掌柜无奈东易名何,所以表示,我们可以不出手,但是你的战阵若是出动,我们就不出手都不行了。

有这个眼力的,不止他一个人,旁人闻言,也纷纷附和。

大掌柜见状,还真的傻眼了,他此来蓝翔兴师问罪,并不是没有做准备的,他的灵宝众多搭配得当,又有六个天仙近卫,如此奢华的阵容,怎么可能打不过东易名?

但是他真的没想到,参与大会的宗派弟子,会团结起来,同仇敌忾地对付他,一时间他真有点想不通:我鉴宝阁的人缘,有这么差吗?

尤其令他郁闷的是,首先站出来的反对的,就有雪峰观和无锋门这两个称门的宗派,再加上蓝翔的上门白驼,这就是三门了。

再往远看,还有清风谷弟子的服饰,面对这种情况,他就算想不要脸出动战兵,也得要考虑后果。

鉴宝阁的西疆分部,了不得也就是两个称门宗派那么强,而且还分布得很零散,真要激起公愤,吃不消别人的惦记。

但是不出战兵的话,他这就……打不过了啊。

陈太忠第五棍下去之后,终于将那白纱打破,然后长笑一声,冲着对方又是狠狠一棍打去,“还有防御灵宝吗?”

还有!真的还有,大掌柜袖子一抖,一座玉屏风迎风而涨,正正地迎上了棍子。

“咦?”陈太忠惊讶地喊了一声,他可没想到,对方这白纱破去,竟然没有口吐鲜血——这厮的灵宝没有祭炼?

“不愧是鉴宝阁啊,”清风谷的弟子长叹一声,像是在自言自语,但是声音却极大,“如此奢华的战斗风格……分神祭炼灵宝,不怕损毁,我辈只能艳羡了!”

原来是分神祭炼?陈太忠眼珠一转,这种祭炼灵宝的法子,他在玉简上看到过,大致来说,就是分出一缕神念,附着在灵宝上,不用精血祭炼,而那缕神念是相对独立的,祭出灵宝之后,只须灵气和气血支持即可,无须神识控制。

看到这个说法的时候,陈太忠还尝试,自己用小神识是否可以祭起宝器,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他多次试验也没有成功,不得不放弃了。

事实上,这样祭炼出的灵宝或者宝器,运用起来并不是特别地得心应手,据说这样的灵宝温养下去,会生出灵智来,相当于修者的分身,但是跟主神识又不是完全统一的。

总之,如此祭炼的灵宝,操作不太灵活,也只有那些灵宝众多的修者,又有祭炼的法门,才会选择这样的手段,怪不得大家都在感叹,鉴宝阁修者战斗的华丽。

陈太忠不知道对方的祭炼手段,也就罢了,知道之后,他当然就有了新的应对手段,于是他身子一晃,转移到大掌柜的侧后方,狠狠地一棍砸下。

大掌柜这一刻,是恨死那个提醒的修者了,东易名跟他硬拼的话,他虽然也苦恼,可还能支持一段时间,若人家仗着身法游斗,他就更头疼了——身法比不过。

说实话,鉴宝阁从来不以战斗手段见长,除了各个分部的大阁主,是修习了皇族功法,战斗力较强,其他人的战斗水平,也就是跟同级家族修者持平,比之宗派弟子要差一些。

所以才会拿各种宝物,增强战斗力。

不是每个鉴宝阁的修者,都有很多宝物的,大多数时候,他们只是从阁中借来宝物使用,使用完之后,还得归还。

大掌柜算是个身家丰厚的了,但是一件灵宝破损,还是令他有点心痛,至于现在拿出来的玉屏风,只是他身处这个位置,有权调用,一旦离开大掌柜的位子,是要交还的。

不过,传言中的分神祭炼,也没有那么颟顸不堪,慢是慢一点,可是对于东易名从侧旁攻来的一棍,他身子一晃,直接蹿到了玉屏风的另一侧,又挡住了这一棍。

“嘿,”陈太忠气得笑了,你这运用防御灵宝,也用出了花样啊,绕着灵宝跑?

他身子又是一蹿,就在大掌柜再次绕着灵宝遁开的时候,他从须弥戒里掏出一件物事,捏做粉末,抬手向玉屏风打去,然后身子又是一蹿。

“用毒吗?无耻小辈!”大掌柜冷笑一声,大声发话,他当然知道,东易名的施毒手段也很高超,但是他还真的不怕……有准备的。

见到对方再次欺近,他还想绕着跑的时候,猛地一滞,因为在一瞬间,他感应不到那块玉屏风了。

两人争斗异常激烈,兔起鹘落之间,根本没时间拿眼盯着玉屏风,凭着心中的感应,他就能准确知道那灵宝的所在。

可是这一刻,他竟然感应不到灵宝了,大掌柜一时大惊,身形猛地暴退,这是发生了什么?

陈太忠冷笑一声,也不上前追击,而是蹿到那玉屏风前,袖子一抖,直接将那玉屏风收了起来。

“你……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大掌柜直吓得脸色苍白,没命地向后退去,用不可置信的眼光,看着对方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