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七十八章 大打出手

对毛贡楠来说,把参与大会的修者资料交给鉴宝阁,不是不可以商量,但是对方什么都不付出,就张嘴讨要,这便是他不能容忍的了。

交出这种辛秘,关系到主办方的尊严——哪怕蓝翔并没有掌握所有修者的信息。

对方有修者死亡,这确实是个不幸的事,可同时,蓝翔没有义务配合对方的调查。

若出事的是友好门派,毛执掌能通融一下,出事的是本地的官府要员,蓝翔为了保证双方的和睦相处,也可以配合调查。

但是……你鉴宝阁只是一个区区的商业团体,就算你身后是皇家,可既然不是皇家亲自出面,我又何必买你的账?

所以毛执掌将此事推到上门。

白驼门愿意压下来的话,毛贡楠也不介意执行,这跟白驼门介绍青罡门来垄断冰洞的产出,有本质的区别。

此事不涉及利益,只涉及面子,上门吩咐,他执行起来,毫无压力,哪怕有些修者知道之后,心生不满,他也可以推到上门去——我不是不想保密,实在是……我们是白驼的下派啊。

然而话说回来,他这个皮球,踢得也有点缺德,此次交换大会是蓝翔一力举办的,白驼门在其中,并没有收获任何的利益。

白驼当然不会轻易答应鉴宝阁的请求,有没有搞错,赚钱的事情,蓝翔做了,示弱的事,反倒推给我上门了?

辛素素听到这个回答,依旧没有生气,只是淡淡地发话,“看来我的面子,有点薄?”

“我其实挺同情郎掌柜的,一个不错的人,很热心,”毛贡楠并不直接回答,而是将话题岔开,“奇怪,他怎么昨天就走了?我还以为他要等到拍卖完之后才走。”

“他本来今天还要回来参加拍卖的,前一阵他收了一些物品,先带回去一批。”

鉴宝阁的掌柜,这几天确实收了不少好货,很多人在鉴定出一些宝物之后,并不选择卖给鉴宝阁——门外就是交易大会,可以挂到交换榜上,谁傻啊?

但是鉴宝阁是第一知情人,手边可供交换的物资也充足,看好的东西一旦上榜,经常第一时间就申请交换。

十几天下来,鉴宝阁的收获不算小,想到最后一天是拍卖,还有不少好东西,所以掌柜的打算先带一部分宝物回去,再回来参加拍卖。

宝物太多,太不安全了,相较而言,花点区区的传送费用,那便不算什么了。

郎掌柜本身就是初阶天仙,身边还有一个天仙护卫,竟然被人半路上截杀了,这事儿想一想,也挺瘆人的——大部分的路程,他们是通过传送阵走的。

辛执事解说清楚了原委,但是毛贡楠并不打算买账,于是叹口气点点头,“啧,真是太可恶了,不过……我们甚至连他回去的消息,都不知道。”

他当然不会知道了,鉴宝阁的掌柜是要带宝物回分部,怎么可能宣传出去?低调才是正道。

辛素素并不是一个好脾气的女人,见眼前的初阶天仙绕来绕去,她有点不满了,“鉴宝阁的人不能白死,所以我们希望,贵派能配合一下,协助我们查出真凶。”

让我配合,你以为你是谁?毛贡楠心里又不满意了,于是他很诚恳地点点头,“那你们尽快找白驼门协商,上门一旦有令,我们绝对积极配合。”

“毛执掌你这么说,就没意思了,”辛素素一听就呛了,脸也刷地沉了下来,她是八级天仙,眼界只会比对方强,哪里不知道这是搪塞的话?“一定要大掌柜跟你来说吗?”

“大掌柜想说话?那好啊,”毛执掌微微一笑,“是跟我说,还是跟东客卿说?”

区区一个初阶玉仙,真以为别人都会买账吗?欺负到我蓝翔头上,算你瞎了眼!

“既是如此,你且将那东易名唤来,”这时,空中有人发话,声音非常厚重,却又有点冷冽,只闻其声不见其人。

毛贡楠纵然是个八面玲珑的脾气,听到这话,也是忍无可忍了,“大掌柜你好大的口气,我东客卿是你呼来喝去的吗?”

“咦?”空中的声音轻咦一下,显然是有点吃惊他的态度,“你确定,这是对我答复?”

“便是对大掌柜的答复,那又如何?”毛贡楠沉声回答,他性子有些油滑,但不代表没有火气,“你若不满,大可击杀了我!”

大掌柜堂堂的玉仙,击杀一个一级天仙,真的就是碾死一只蝼蚁那么简单,然而,这天仙是上门认可的一派执掌,那就不是能简单击杀的。

“看来东易名把你们惯得不成体统了,”空中的声音冷哼一声,一条金色的丝绦自空而落,似缓实急,登时将毛贡楠绑得严严实实,“我倒要看他是不是三头六臂……我鉴宝阁的人,是那么容易杀的吗?”

“我若是你,此刻就有多远逃多远,”这时,一个略带点沙哑的女声传来,却是南忘留在不远处现身了,她看着空中的战舟冷笑,“敢上我蓝翔欺人,没有谁有好下场的!”

“聒噪,”大掌柜依旧不现身,只是厉喝一声,声震四野,却是音攻的神通,“南忘留吗?你也不要走了!”

“凭你也配?”南忘留身子一晃,就蹿出了三里多地,正是缩地踏云的身法,同时又掣出了一柄长刀,却是高阶宝器。

现在的蓝翔派内,陈太忠传授的刀法和步法煞是热门,不过在修炼之后,大家也发现,这刀法真的很坑刀,所以南忘留仅仅是中阶天仙,使用的却是高阶的宝刀。

她这一躲,刚刚好躲过了音攻的神通,不过她也为之脸色一变,因为她感受到了对方下手的力道,“你鉴宝阁真要与我蓝翔为敌?”

“我阁中掌柜被杀,自是要查个端详,”那大掌柜依旧不露面,只是淡淡地发话,“风阁主极为重视,你蓝翔不配合,休得怪我们不客气。”

“真是无耻,”南忘留听得冷笑一声,她这么多年的执掌,不是白当的,一听对方扯出了阁主,直接打出一团焰火,“想调虎离山是吧?拍卖会出现任何意外,都要算到你鉴宝阁身上!”

陈太忠虽然隐身在拍卖场外,却也观察着这里的情况,眼见南忘留放出了焰火,身子一闪而至,“二长老何事……我去,竟然敢绑我蓝翔的执掌?”

“若非是此人太不晓事……”大掌柜的声音又从战舟内传出。

“我去你大爷的,”陈太忠根本不等他说完,身子前蹿,抬手一棍就砸了下去。

好死不死的是,大掌柜正在向战舟外走来——他虽然强横,但是对上可力敌认真的东易名,也不好一直呆在战舟中。

眼见对方一棍砸来,他嘴角泛起一丝冷笑,抬手一指,一团白色轻纱挡在他的面前,硬生生地接下了这一棍。

“好胆!”陈太忠也没因为对方是初阶玉仙,就过分轻视此人,眼见轻纱挡住了自己一棍,想也不想,又是一棍砸来,与此同时,他的神识发出重重一击。

大掌柜是个高壮微胖的汉子,一双眼睛极为细长,头上戴着一顶瓜皮小帽,还真有几分地球界古代游商的风范。

然而,这瓜皮小帽并不是样子货,陈太忠的神识重重撞上去,竟然被小帽很干脆地接下了,大掌柜一点神识被攻击的样子都没有。

倒是那白色轻纱,吃了第二棍之后,剧烈地抖动了起来,看起来是有点不堪重负了。

陈太忠一旦发起攻击,根本不会留手,神识攻击才发出,接着口一张,就是一道白光喷了出去,“去死!”

那白光竟然……轻易地穿过了白纱的防御,正正地击向大掌柜。

然而,就在白光及体之际,他的身上泛起一丝涟漪,整个人都被包裹在了薄薄涟漪中,竟然是毫发无损。

我去,这尼玛还是初阶玉仙吗?陈太忠看得都有点傻眼,他的三大攻击手段,居然被对方轻轻松松地接了下来。

不过,此时他也是箭在弦上,收不得手了,于是重重地砸出了第三棍。

与此同时,大掌柜又抬手祭出个黑色玉环,向他身上罩来。

陈太忠不管那些,重重地一棍砸到白纱上,然后身子急闪,硬生生地躲过了玉环。

就在他躲开的同时,隐约听到了一声轻响,似乎那白纱被他砸出了点状况。

知道这里发生事情,大家都关注了起来,待东易名冲过去之后,不少人直接冲出了拍卖场,前来围观,拍卖场登时就冷场了——真人之间的战斗,那不是随便什么时候都看得到的。

当然,东易名并不是真人,但是他好大的名头,战力直追中阶真人。

赶在最前面的,是雪峰观的西门长老和符上人,无锋门的楚惜刀紧随其后。

“这真是,”看到两人之间的战斗,楚惜刀有点傻眼,“大掌柜的战斗方式,好生奢华……鉴宝阁名不虚传。”

没错,就是奢华,大掌柜手里,不但有接得下无意刀法的白纱灵宝,还有能防得住神识攻击的小帽,身上的衣服,却是有防雷电的属性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