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七十七章 惊闻命案

眼见那高阶天仙就要遁去,陈太忠直接一个神念打过去,冷哼一声,“好胆!”

这位吃了这么一击,身子登时一顿,脚步一个踉跄,好悬没摔倒在地,而旁边的内堂弟子已经蹿了过来,抬手就祭起一张大网。

这高阶天仙头痛欲裂,但是看到小小灵仙都对着自己出手,登时就不干了,他一抬手,就要将前方的大网撕开。

“敢还手,后果自负!”一个声音冷冷地传来,他身子一僵,登时就不敢动了。

拍卖场上一直热闹得紧,主办方的防卫力量,一直也没有展现出来,只有执掌毛贡楠,一直坐在后台贵宾位,他是唯一露面的天仙,时不时还消失一下。

所以众人就都暂时忽视了,蓝翔还有一个战力极强的客卿,直到目睹这巅峰天仙乖乖地束手就擒,大家才反应过来,“东上人竟然也在?”

那天仙不敢还手,嘴里却是还在大叫,“我放弃了竞拍,保证金也不要了,为何不让我离开?”

空中又传来了那个声音,“我们自是要查一查,你如此行事的目的。”

“我能有什么目的,”这天仙嘟囔一句,“无非是我买不起。”

按他的说法,是他急需这飞鳍砂,又拍得火起,最后就喊出了一个他无法支付的价格,结果待对方不竞争了,他才发现事情玩大了,忙不迭地开溜。

蓝翔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,就要调查,此人跟飞鳍砂原主有什么交情没有,是不是对方请来的托儿。

其实拍卖场中,出现托儿的现象很常见,能多卖点灵石,为什么不试一试呢?

甚至主办方为了烘托气氛,都可能安排两个托儿,否则一旦出现冷场,面子上不好看。

这种现象,是无法彻底杜绝的,但要讲究个适可而止,若是夸张到抬价砸到自己手里,而又不出手购买,只是放弃保证金了事,那就过分了。

此次大会的保证金是一百灵晶,也算一笔不小的数字,而拍卖的规矩是十抽一,若是拍出一千灵晶以上的价格,蓝翔就是亏了。

亏这点灵晶也不算什么,但是要看主办方计较不计较,真要计较的话,这是对主家的不尊重,更往大里说,会损失信誉,不利于以后的交换大会。

若是人人都这么搞,那还得了?

也有一些主办方,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,对此种事情不太在意。

何必呢?有灵石赚就好了,物主自己请的托儿,愿意承担这样的费用,顺位延续下来的人肯接手,那就是万事大吉。

但是陈太忠不这么看,他不过问则已,一过问,眼中就不会揉沙子,好小子,你把我蓝翔当做什么地方了?坐视你不管的话,我蓝翔的信用又何在?

当下,这飞鳍砂的拍卖,就延后处理了,其中竞争得比较激烈的其他两家,也得了主办方的通知:你们两家不要着急走,这事儿要好好说道一番。

后来调查的事实证明,这天仙还真是买不到了,纯粹为恶心对方一下。

第二顺位的人闻言,就不答应了,说最后就是我跟他竞争了,这个价钱要往下压一压,结果第三顺位的趁机发话,第二顺位的那个价钱,我要了。

第二顺位的这位不干了,你知道我跟白驼门什么交情嘛……

总之,就是一地鸡毛的事情,陈太忠只负责把人捉住,其他的事儿,他并不过问。

事实上,拍卖会尚未结束,就又有一桩大事发生,下午的时分,一艘宝级的战舟,开到了蓝翔的山门,上面走出两人,要蓝翔的毛贡楠执掌出来。

战舟直接开到山门外,怎么看都是有点不怀好意,好在交换大会不是在宗产内举办的,要不然就给人太多联想了。

可饶是如此,交换大会那里的修者,也早早地发现了这异象——毕竟离得不远,那么大一只战舟虚浮在空中,谁能看不到?

甚至还有人看清了战舟上的标志,那是一个圆圈,里面有品字形分布的三只眼睛,中间那只眼睛,格外地大一点。

“这是……鉴宝阁的战舟?”看到这标志,登时有人愕然,“他们来这里做什么?”

毛执掌一听说对方点名相见,也是不敢耽搁,鉴宝阁是做生意为主,但是真比拼后台的话,真意宗也要挠头,他忙不迭地飞了过来,心里却是在嘀咕:这是闹哪样啊?

待他来到山门口,战舟里先飞出两名天仙,然后又是一名明艳的女修飞了出来,她冲着毛贡楠一拱手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本人辛素素,忝为鉴宝阁执事,此来打扰毛执掌了。”

西疆鉴宝阁,共有三阁主九掌柜十八执事,此女的身份或者比七掌柜差一点,但是单论修为,已经是八级天仙了。

“原来是辛执事,久仰大名了,”毛执掌笑着一拱手,他这话可不是单纯的客套。

鉴宝阁的十八执事,大都神秘得很,可辛素素却是例外,她负责鉴宝阁的对外战斗,战力奇高且下手狠辣,为诸多修者所知。

毛贡楠心里纳闷,辛执事怎么来了,嘴上却极为热情,“贵客远来,有失远迎……不管有什么事,先进派里小坐?”

“进门就不必了,”辛素素摇摇头,用一种公事公办的语气发话,“只是有一些事情,想跟毛执掌了解一二……可有僻静场所?”

“唔,”毛贡楠心不在焉地点点头,又瞥一眼还悬浮在空中的战舟,沉吟一下,才低声问一句,“可是大掌柜也来了?”

西疆高阶修者中,关于辛素素的传言不算少,有人信誓旦旦地说,此女别看冷冰冰的,实为鉴宝阁大掌柜的禁脔。

别看大掌柜只是九掌柜之一,但第一和之一,是绝对不一样的,他不但可以过问其他掌柜的事,自己还是真人,副阁主一旦有缺,他是热门人选。

“嗯,”辛素素微微颔首,也不多说,以她的身份,对上毛贡楠绰绰有余,修为更是甩对方一大截,出面交流已经足够,哪里需要大掌柜露面?

陈太忠能引得七掌柜来相见,纯粹是他的名头太响战力太高,而西疆的称派宗派,远远不止十八个,光称门宗派还七个呢。

两人来到一处缓坡,毛执掌的随侍弟子放出桌椅,请两人坐了,辛素素很直截了当地开口,“本阁有件不情之请……毛执掌可否将此来参加大会的修者名单,提供一份?”

毛贡楠就算脾气再好,闻言也脸色一变,我擦,你以为你是谁啊?

你有大掌柜在战舟上,就了不起吗?他停顿了差不多十息,才皮笑肉不笑地开口,“辛执事你这要求,让我觉得有点摸不着头脑,你是打算让你我双方……共享一些情报吗?”

共享情报,是婉转的说法,真正的含义就是——你我两家有那份交情吗?

当然,若是真正情报共享的话,蓝翔也不会吃亏,鉴宝阁掌握的秘密,比蓝翔多出恐怕不止百倍——这还仅仅是西疆的鉴宝阁,若是五域全部算上的话,那差距之大,根本无法形容。

反正毛执掌火了,就绵里藏针挤兑对方一下,若是不算上巨无霸的鉴宝阁总部的话,真说起身份,他也不差于辛素素。

鉴宝阁的西疆分部,玉仙五六名,天仙百余名,大约就是两个称门宗派的模样,辛素素不过是三阁主九掌柜十八执事里的一名执事罢了。

毛贡楠对她的尊重,大抵相当于对一个上门高阶天仙的尊重——对方是组织级别高,但是身份也就那么回事。

当然,人家的战力,甩出他很多条街去,不过就算这样,他终究是蓝翔的执掌,是白驼上门认可的身份。

辛素素来蓝翔办事,走正常渠道的话,还就只能找他这个执掌。

他这话说得阴阳怪气,辛执事却是没有生气,而是略带一点思索地看着他,目光似乎有点茫然,又似乎是在捕捉着什么。

她停顿了差不多五息时间,才轻笑一声,“毛执掌似乎对我有点意见?”

泥煤——这一刻,毛贡楠想起了东执掌的口头禅,咱不带这么害人的啊。

辛素素可是出名的不苟言笑,又有那般传言,见到她的笑容,他有点毛骨悚然。

你明明知道大掌柜在战舟上,冲我笑个什么劲儿?

于是他索性心一横,淡淡地发问,“不是想合作,那你跟我要这名单何意?”

“哦,我倒是忘了告诉你,”辛素素盯着他的双眼,淡淡地发话,“我鉴宝阁派驻在这里的掌柜,于昨天返回之际,被人半路截杀了。”

“啊?”毛贡楠听到这话,登时吓了一大跳,这时候,他才反应过来,对方为什么一开始就那般说话,还要盯着自己看个不停——合着人家是在察言观色。

不过他终究也是两百多岁的人了,情绪只是波动了一下,马上就恢复了正常,然后淡淡地点点头,“原来如此……这真是不幸,不过你要名单,兹事体大,还请先去同白驼上门招呼一声,上门说话,我们才好配合。”

这便是风黄界版的踢皮球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