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七十五章 盘龙城服软

陈太忠对青钟冠的来历,一直不是很清楚,原本是想着,找个时间再请人鉴定一下,但是眼下,雪峰观直接送上来这么个机会,不用白不用。

“青钟冠?”符上人闻言,眉头微微一皱,想了好一阵,才不是很确定地摇摇头,“应该没有鉴定过……冰莲派叛出的时候,西门长老应该还没出生。”

那么就是说,青钟冠在雪峰观宝库的时候,西门长老不可能接触它,待冰莲派叛出之后,她就更没机会接触这个东西了。

既然是这样,陈太忠当然是打蛇随棍上,“那么,能否帮我鉴定一下?”

“这个……”符上人略略沉吟一下,就果断地点头,“那行,我可以请她前来,不过西门长老所长,不在于器物,而在于材料辨识。”

她也担心,西门上人辨识不出青钟冠的来历,所以提前说明一下。

“这个我懂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术业有专攻,很正常的。”

西门长老在半小时之后赶来,鉴定青钟冠,却是用了将近一个小时。

其间她倒是拿出了那个圆盘,手套却是没取出,反倒是还拿出了一面镜子,和一些尺规一类的东西,忙个不停。

到最后,她很不好意思地叹口气,又摇摇头,“此物……还真不好说,肯定是古修之物,距今大约两万五千载到三万载,虽然被冧祥东那厮改动过,但还是能看出来,破损之前,应当是中阶灵宝以上级别的宝物。”

这话,说了跟没说差不多,只是断了个时代,陈太忠听到之后,也没了请对方再鉴定一下玉砖的兴趣,只是微微颔首,“那好吧,明天一大早,我就让人撤下千年墨玉果。”

“要不这样,”符上人侧头看一眼西门长老,“此物在观中,应该有所记载,咱们在派人取图的同时,将相关记录也拿来,长老你看可好?”

上次她表示放弃索取青钟冠,算是一个小小的人情,若是会做事的人,就该主动把观中的相关记录拿过来,把人情做扎实一点。

但是很显然,指望雪峰观的人如此行事,那对他们的要求实在太高了,他们可以很大气地放弃一些东西,指望他们伏低做小,把配套消息也奉上,那是想都不用想。

西门长老就觉得符上人有点多事,不过再想一想,记录拿来,自己也能翻看一下,可以开拓一下眼界,于是最终点点头,“蓝翔不是外人,我看可以……”

第二天一大早,昨天挂上去的宝物千年墨玉果,在第一时间就消失了,惹得不少人抱怨。

鉴宝阁这边,代办掌柜派人去问,要精细图还是战略图——他身为掌柜,不能正式出面去交换。

负责跑腿的那位,一见结果登时就傻了,忙不迭回报掌柜,掌柜也坐不住了,直接亲自找上门,“是何人交换走了?”

“你身为鉴宝阁掌柜,不能连这点规矩都不懂吧?”蓝翔弟子当然不会回答,他甚至有点生气,“你这是想砸我们的招牌??”

鉴宝阁掌柜也没生气,他确实问得有点过了,于是讪讪地一笑,“我只是觉得,不可能有人比我们鉴宝阁还快……那墨玉果,是不是你们救场用的?现在达到目的,就撤下来了?”

那蓝翔弟子看了他足有十秒钟,才哼一声,“你想得多了,交易成功了……这西疆不光是你鉴宝阁办事有效率的。”

“唉,”代办掌柜重重地叹口气,转身离开了,说不得,他又向七掌柜汇报一声——不用准备图了,果子被人交换走了。

出乎他意料的是,七掌柜并不生气,只是在那边表示:没了就没了,你也别计较此事了,正经是看好接下来的宝物,别放过好东西。

今天是第十一天,大会主办方开始放出拍卖宝物的清单。

拍卖这一块,蓝翔请了一个顾问,就是从屈刀城跟随过来的计可乘,计可乘原本就是搞商业的,对这一套门儿清。

他定下的策略就是,从十一号开始,清单上的东西,一天放出去一点,不能一下全放出去——要让人保持好奇才行,没了期待感,就没了人气。

这么做还有一点好,那就是万一有晚两天送到的宝物,也不虞耽误了拍卖,待清单公布之后,大家只会认为,是主办方在吊人,丝毫不影响宝物的人气。

拍卖的宝物,跟交换的宝物不一样,那就是赤裸裸的只用灵石交易,价高者得,虽然物主失去了交换同等宝物的可能,但是得了硬通货也不错。

就在这一天,叶清终于拿定主意,决定要拜入蓝翔,陈太忠想到,派里从此要多出一个不男不女的高手,心里百味杂陈,有的不仅仅是欣喜。

次日,在为叶清灌注了混沌混元真炁之后,盘龙城的叶家人来拜会,除了关心叶家的女儿之外,同时敲定灵谷供销事宜。

同他们一起来的,还有盘龙城主府的人,他们很希望见证一下,盘龙城的家族,跟蓝翔派建立了友好的合作关系。

没办法,不来不行,陈太忠杀了那些人,城主府可以通过测命牌知道的,想到前番被人杀了统领,这次又丢了几名好手,盘龙城的城主也担心,自己被东易名惦记上。

所以他们前来,是要释放一个友善的信号。

事实上,盘龙城主府的麻烦,并不止这么一点,前天蒙面人截杀的那些人,来自一个称号家族——称号家族不是大白菜,能来参加蓝翔交换大会的主儿,简单得了吗?

这家族也得了不少东西,族中的天仙带着贵重物品先送回家中,还要赶出时间,好参加最后的拍卖。

他留下一帮子弟,在大会上见一见世面,然后才回返,不成想回家的路上,直接被人打劫,还死了一个子弟。

东易名将人打杀之后走了,这帮子弟一口气平不了,一面赶回来遥谢东上人的救命之恩,一面往家族通报,盘龙城主府的人打劫咱们,这事儿不能算完。

要说这盘龙城主府,也是做事不够详密,有人身上就带着一些间接的证物,很容易被人查出根脚。

但是这也怨不得他们,他们来宝兰州的目的,就是为了杀人报复,是为了给蓝翔添堵,制定的计划是见到弱小的队伍才下手,以求能够快速得逞,自己不会被缠住。

至于说能抢到什么,那倒是次要的了。

所以他们只是蒙面掩饰身份,储物袋里的某些东西,还真没有特别在意。

但是偏偏地,东易名冒头了,他们被打杀了,所以被人认出了根脚。

这称号家族马上就不干了:我招惹你盘龙城了吗?

你会打闷棍?那好啊,哼,真当我们不会打闷棍吗?

盘龙城主登时就觉得亚历山大,这是同时得罪了蓝翔和一个称号家族,日子真不好过了。

而且他们想要的丹方,肯定已经到了蓝翔的手里,再强硬下去,就真的不合适了,也划不来。

正是因为如此,哪怕双方不是同一个体系的,城主也派出人来观礼。

其实,叶家不想跟他们同来,双方脸皮都撕破了,现在再说这个,有意思吗?

但必须指出的是,叶家是世俗家族,而且是个小家族,他们生长在盘龙城地界,家业也都在这里,做事不能太率性。

而盘龙城主府,不仅仅是盘龙的实际掌控者,他们同时也是官府体系的一环,叶家固然是受了委屈,可若是敢叫板城主府,就要考虑郡守甚至掌道的情绪了。

事实上,就算那子弟被杀的称号家族,也只能表面上质问,要盘龙城给个交代,真要下手的话,也只能暗地下手,不能明着来——蓝翔都不能明着来。

所以叶家不能拒绝城主府的跟随,不过他们没好脸色,也是肯定的。

但是此刻的城主府,已经顾不得计较了,死缠烂打跟来之后,为蓝翔送上了三门功法,现在的西疆,不少人都知道,东易名上人对各种功法,有浓厚的兴趣。

三套功法的等级不高,区区的城主府,能弄到什么好东西?不过其中有一套疗伤的法门,可以有效地驱除侵入体内的阴气,天仙之下用得上。

这是将来征战幽冥界的一大利器,于是蓝翔弟子毫不客气地收下了,城主府提出要求,我们想见东上人一面。

陈太忠哪里有兴趣见他们?直接让弟子告知对方,你们盘龙城那个解家,实在让人讨厌,处理了吧,还有第二次蒙面打劫的人,他们人死了,家人却是还在嘛。

城主府的人一听,有点为难了,解家是城主府的忠实打手,处理掉的话,影响下面人的情绪,而那些蒙面杀手已经死了,再搞族诛,好不好啊?

于是使者试探一下,能不能换个条件?祸不及妻儿嘛。

蓝翔弟子很不客气地冷笑,不用换条件,你们不动手都行,无所谓的,反正我们知道,他们的作为,绝对不是城主府授意的。

这就是正话反说了:给你脸你不要脸,你城主府本来嫌疑就不小,现在还敢唧唧歪歪,那你就等着东上人腾出手来吧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