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七十四章 东方不亮

代办点的掌柜一点不觉得墨玉果不值这价钱,不过他手里也没有详细图——以他的层次,还做不了这个级别的主,于是马上汇报主管上级七掌柜,咱们鉴宝阁,应该有这种图吧?

七掌柜一听,就明白这千年墨玉果的主人是谁了,不过这种事干碍太大,他也不能告诉那小掌柜细节——整个西疆鉴宝阁,知道东易名那根棍子底细的,只有两人,他和大阁主。

连其他人掌柜,都不知道这个消息,因为就像雪峰观西门长老说的那样,以这棍子的来历,知道的人越少越好。

七掌柜是精于算计之人,但是对于东易名这种赤裸裸的阳谋,也没有太好的办法,千年墨玉果这东西,对修者的诱惑,实在是太大了,而且它适用于所有的修者。

五十年,说多不算多,但是真要到了即将陨落的时候,多活一天都是好的!

凭良心说,七掌柜并不认为,鉴宝阁有必要跟其他修者竞争这枚千年墨玉果,他是合格的生意人,认为众目睽睽之下抢夺,这东西绝对会以超高溢价成交,太不划算。

但是下属报上来了,他就不能置之不理,他是生意人不假,但是那些皇族不讲理起来,可是不管他做得划算不划算:这种宝物你不收,是要坐看皇族之人早死吗?

天底下的老板和打工者,都是这样的关系,平常强调盈利,但是真到了自家生死存亡的时候,少不得要迁怒下属。

七掌柜沉吟好一阵,才嘱咐一句:你先问一问,那厮要的是精细图,还是战略图?

精细图的话,他允诺东易名,也不过是卖两千灵晶,加上额外支付两千灵晶,总共四千灵晶,拿下一枚千年墨玉果,不算太亏。

但是东易名选择这样交换,没准……还想弄到战略图吧?

以如此方式交换,得到战略图,双方有些责任和义务,就未必需要履行了,倒也省事。

代办掌柜得了授意,马上安排人去了解,但是这千年墨玉果挂上去的时候,就已经天色擦擦黑了,现在主办方负责交换业务的处所……关门了。

当然,猜到千年墨玉果主人的,不仅仅是鉴宝阁,雪峰观的符上人,夜里再次来拜访东易名,遗憾的是东上人不在他的小院。

她向看守院子的侍女表示,我找东上人有要紧事,你尽快联系一下他。

陈太忠在一个小时后回来了,他刚刚去杀了几个人——是盘龙城主府的人。

上次那些人在退走之后,就商量着要报复蓝翔,他们一致决定,先大明大方地退出去,等回了盘龙之后,再悄悄地潜入宝兰州。

你蓝翔不是想保证地方太平吗?我们偏偏要杀人越货,狠狠地抽你的脸。

要不说有些人做事,真的就没有底线,只是因为要发泄私愤,就打算无故杀人,所能达到的目的,不过是恶心蓝翔一下。

而且他们还挺自鸣得意,觉得蓝翔抓不住把柄,就算猜到是盘龙城的报复,也只能徒呼奈何,无法跨境来盘龙城的地界报复。

说到开心的地方,他们脸上满是幸灾乐祸的笑容。

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他们没有发现,身边跟着一个小小的神识。

陈太忠当时并不很放心他们,才用神识跟踪一下,待听到这话,就想追上去杀人,但是对方只是说了说,没有真的付诸行动,而他又惦记着查看叶清的资质,就将此事暂时搁置。

不成想,今天他那已经感受不到的小神识,再次出现了,他心里就知道糟糕了,于是丢下千年墨玉果之后,直奔那神识所在之处。

待他赶到的时候,几个蒙面人正在围杀一支七八个人的队伍,被围杀者已经躺倒二人,生死不知,而蒙面人中,竟然有一个天仙。

陈太忠一棍砸下,将蒙面人统统打翻在地,冷哼一声,收了神识转身就走,“敢来我蓝翔地盘捣乱,死!你们这些人,若需做主,去派里告状!”

说完之后,他划破长空走了,而在场的人愣了好一阵,才有人愕然地发话,“那是……蓝翔的东上人?”

在回蓝翔的途中,陈太忠接到了通讯鹤,他原本还想隐身去山谷维持秩序,听说符上人有要事相商,想一想之后,还是回了自己的小院。

符上人也很干脆,见面之后直接发问,“那颗千年墨玉果,可是东上人所有?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其实也喜欢直来直去,“你想说什么?”

“我雪峰观希望能得到它,”符上人回答道。

“那你去交换好了,”陈太忠觉得这不是什么事儿,“我已经挂到交易榜上了,你要是不想出税金,我可以代你出。”

“这个……你要的是精细图还是战略图?”符上人问的竟然是这个。

陈太忠闻言,登时愕然,“你居然也知道这些分别?”

“我当然知道了,”符上人笑一笑,“我们是修纯阴功法的门派,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样的图?绘制这个图,我们都有份的。”

“啊?”陈太忠真没想到,鉴宝阁说得那么神秘的分布图,原来雪峰观也有。

不过再想一想,他觉得对方说得确实在理,一个纯阴功法的门派,掌握纯阳材料的分布图,是非常有必要的,而对方参与发掘,也是很有可能的。

按清风谷的说法,鉴定纯阳材料,这些纯阴的女修似乎更擅长一些。

想到这里,他轻咳一声,“我当然是希望得到战略图,精细图的话,鉴宝阁似乎就能买到。”

“战略图的干碍比较大,”符上人微微一笑,“不过交换嘛,这是无所谓的……你跟鉴宝阁那些家伙打交道,一定不会比跟我们打交道舒服。”

你说得很有道理!陈太忠一时间觉得,雪峰观的人除了脾气臭一点,其他还真挑不出太大的问题,至于鉴宝阁嘛,不但唯利是图,做事也没有多大担当,总是想从我这儿弄好处。

当然,若是没有对比,他觉得鉴宝阁的行事,也是能接受的,但是现在,他更倾向于接受雪峰观,因为他实在没有把握,能不能从鉴宝阁那里弄到战略图。

不过他还是有个疑问,“你雪峰观这么大,不会连千年墨玉果都很在意吧?”

好歹是称门的宗派呢。

“九阳石分布图,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玩意儿,”符上人不屑地撇一撇嘴。

对她来说,鉴宝阁异常看重的分布图,没有太大的意义,若是拿出去卖灵石,倒也未尝不可,然而,雪峰观上下都是眼高于顶的脾气,不屑拿这个出去卖。

而且凭良心说,她们的销售渠道,远不如鉴宝阁,想要卖个好价钱,还要运作很久,这是高傲的他们不能接受的。

眼下顺手交换,那真的再正常不过了,战略图是很重要,可是蓝翔也是正经门派,东上人是上古气修,东二公子还斩杀过魔修真人,名声比较好,应该出不了大问题。

当然,更重要的是,雪峰观现在收集千年墨玉果,目的并不仅仅是延寿那么简单,就像东易名所说的那样,这种延寿的东西是很珍贵,但雪峰观也不差这么一颗两颗。

她们是在为宗派的延续做努力,涉及到了下一步的位面大战。

不过这种事情,她自己心里清楚就行了,没必要向对方解释。

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,既然能从符上人这里得到战略图,他自然也就没必要跟鉴宝阁腻歪了,于是他眉头皱一皱,“那你交换就行了啊,灵晶不够的话……先欠着。”

“不是灵晶的问题,”符上人的嘴角抽动一下,“关键是……我没带那个分布图来。”

对于有合作关系的两家来说,灵晶暂时短缺,不是太大问题,分布图才是重点。

“这样啊,”陈太忠点点头,总算知道她为什么要来找自己了,“你的意思是,让我等你几天,你好去取分布图?”

千年墨玉果这东西,价格也是弹性很大的,有可能鉴宝阁只愿意出精细图,但是不排除其他的势力拿了战略图加灵晶来交换。

雪峰观的问题在于,她们离蓝翔的距离比较远,一来一去,取图的时候,没准陈太忠已经跟别人交换了。

符上人沉吟一下才回答,“如果可以的话,我希望你把东西撤下交易榜,就当咱们已经交换成功。”

她不说“等几天”什么的,此来就是直接敲定交换。

等几天,没准就等出意外来了,这谁能保证?

陈太忠想一想,微微颔首,其实他对鉴宝阁也不是很放心,那帮家伙有点奸诈,就算答应跟他交换战略图,可真假也不是那么好判断的。

万一拿精细图当作战略图来用的话,他也看不出来,反正没见过不是?

正经是雪峰观这帮人,性格虽然令人讨厌,但是正因为傲慢,所以估计不屑做手脚。

不过,对方既然私下找他来商量撤单,他若就这么答应了,倒显得他好说话了,于是他想一想,皱着眉头发话,“贵观的西门长老,可曾鉴定过青钟冠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