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七十二章 执念

陈太忠对西门长老的话,不是特别在意,雪峰观虽然以傲气出名,对很多东西不屑一顾,但那只是她们不缺,真正罕见的奇物,没人抵挡得住诱惑。

弱肉强食的社会里,不会出现什么谦谦君子。

所以他只是笑一笑,在两人的注视之下,将那棍子收了起来。

符上人和西门长老虽然有所不甘,却也无能为力,总不能动手吧?

于是两人起身告辞,不过在告辞之际,西门上人还是点了一句,“东上人,我不知道你找谁鉴定的,但是诚心奉劝一句,天工门的东西,最好不要弄得众所周知,这对你也不好。”

唔,陈太忠默默地点点头,站起身来送人,他并不知道“天工门”是什么门派,脸上的表情,也就没什么变化。

他没注意到的是,他身后的南忘留听到这三个字,嘴角忍不住狠狠地跳动了一下——那是无法控制的痉挛。

符上人和西门上人因为角度问题,倒是看到了她的表情,却也没往心里去——她俩只当东上人没告诉她,这根棍子的来历。

将两人送走之后,陈太忠回来发问,“奇怪,这个天工门……你干什么?”

南忘留快速一伸手,直接布下一层厚厚的灵气罩,想一想还不放心,于是又拿出一块玉简,刻上一行字,递给他。

“这三个字,不要随便提,尤其不要频繁地提,在风黄界,这是禁忌话题,你说得多了,没准被哪个真仙甚至上界大能感应到,本派就会有灭顶之灾。”

神马?陈太忠看得就是一怔,这时他才想起,当时那七掌柜说起打造者来,也是吞吞吐吐,合着原来有如此惊人的内幕。

但是,他还是有点想不通,这天工门一听,也不过是称门宗派,怎么能……引起大能的关注?咱真的不带这么开玩笑的。

他愣了好一阵之后,才在玉简上刻了两个字,递还给南忘留,“九重天?”

南二长老扫一眼,又刻了两个字在上面,“没错。”

陈太忠叹口气,无奈地摇摇头,又还了三个字过去,“快更新!”

南忘留见这三个字,笑了一笑,然后又留九个字,“一个字一块极品灵石!”

陈太忠白她一眼,又还了四个字,“下品灵石!”

南忘留又写了五个字,“伤心,断更了!”

“你敢!”

两人玩得不亦乐乎,直到言笑梦登门了,南忘留见状,才撤掉灵气罩,微微一笑,“行了,别再提那三个字,说点别的吧。”

“哪三个字?”言笑梦正好从外面走进来,愕然地发问。

“被官府、宗派、魔修、九重天合力扑杀的那个门派,”南执掌淡淡地回答一句。

“啊?”言笑梦撇一下嘴巴,愣了一愣才发问,“说那一家干什么?”

“嘿,”南忘留叹口气,岔开了话题,“笑梦你来什么事?”

“东上人给我找了个活,”言笑梦指一指陈太忠,“他弄了一个九阳隐阴的苗子。”

“这是好事啊,”南忘留听得眉头一扬,喜眉笑眼地发话,“没事,有万年冰洞呢,阴气不足,咱们有办法处理。”

她最近研究上古气修理念,知道九阳隐阴是难得的资质,搁在以前的观点,这只是可以登仙的苗子,但是现在来看,却是好得不能再好,培养得当可以悟真。

不过想要悟真,必须达到上古气修强调的阴阳平衡,不能忽略了阴气的培养。

所幸的是,蓝翔现在有个冰洞,这些就都不是问题了。

“哈哈,”言笑梦笑得直打跌,“不过这个资质,是一个小女孩。”

“啊?”南忘留登时就愕然了,“这不是胡闹吗?”

她用了好一阵,才了解清楚前因后果,然后侧头看向陈太忠,皱着眉头吐出六个字,“混沌混元真炁?”

现在只有他们三个人,这六个字也就不是什么秘密。

当然,若是毛贡楠在的话,那是坚决不能说,要不说蓝翔的新执掌,做得真的有点憋屈。

“真炁重塑根基的话,进展会很快的,受了阳蛇之毒,她已经是伪纯九阳之体了,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而她本身为女性,维持先天阴气不难,修炼进境会很快,这是现在气修的论点……培养得当,纵然赶不上楚惜刀,也相差无几。”

“但是……天才资质从来不缺的,”南忘留犹豫一下,还是叹口气,“你的真炁用得过多,日后证真就平添了许多坎坷。”

证真?言笑梦闻言,眼睛一亮,看一眼东上人——真的是注定要证真的男人啊。

“这个不用你们考虑,”陈太忠直接拒绝了她的关心,“我在意的是,这小娃娃从此会变得不男不女……嘿,咱们派里会出现个怪物。”

“哎呀,这个可是要注意,”言笑梦的眉头皱作一团,她也活了近三百岁了,见多识广,“心理不健康的话,将来危害可能很大,混沌混元真炁那般宝贵……培养个叛徒出来,就可惜了。”

“不灌注真炁的话,她注定无法修炼,”陈太忠沉声发话,面无表情,“必须早灌注,所以我会让她自己选择,是不是要入蓝翔的门。”

“若是她将来真的祸害一方,我不介意亲手收回自己的真炁,”说到这里,他冷笑一声,“我就不信,她的修行速度还能快过我。”

他的话里,充满了傲气,语气却是异常的阴森。

其实此刻的他,也有点纠结——气修里出现个不男不女的人,好不好呢?

她修行的速度,肯定赶不上你,道体的修行速度,怕是也赶不上你!南忘留微微颔首,她对这一点非常地确定。

“啧,”言笑梦知道他心意已决,也无法再多说,只是叹口气,“我会多留意她的。”

“其实我是受了上一次那个混沌体质的刺激,”陈太忠很坦然地发话,他冷哼一声,“有些时候,该下手就不能犹豫,这个小女孩,必须要超过那个男孩儿,否则的话,哼哼!”

要不说某人的心眼,实在是不大,当时他故作大方,将那男孩儿放走了,但是心中总是有点不舒畅,一年多时间过去了,他竟然还在挂念。

“好吧,”言笑梦点点头,这时她也没什么话可说,“这小女孩儿,我会亲自关注的。”

“先让她在杂役弟子里修行,”陈太忠淡淡地发话,须知他一直是坚持“散养”观念的,再是天才,也得给我慢慢来!

要不说他这个性格,很是有点极端,舍得付出珍贵的混沌混元真炁,却绝对不会宠溺什么天才弟子。

“明白,”言笑梦点点头,风黄界的宗派对于天才弟子,也并不全是宠溺的,依旧是那句话——夭折的天才,不是天才。

第二天上午,蓝翔派的执掌毛贡楠在坊市宣布,由本派举办的交换大会,正式开始!

举办的场地,并不是在宗产内,而是距离宗产差不多五十里外的一个山谷,因为这个大会准备了一年多,在此之前,这里就修建了街道、房舍和防御阵。

沿街道的房舍,出租给了一些大的势力,而不愿意租房子的,可以到集市上摆摊,交少许的管理费就行了。

第一天来的修者并不是很多,也就两三万人,但是随着日子的推移,以及蓝翔对外围秩序的清理和整顿,口碑传了出去,来者日众。

交换大会一共要举办半个月,而好东西并不是一开始就会全部出现,尤其是主办方有意延长时间,每天都能放出一些新鲜东西。

随着后来者越来越多,早期到达的人,也舍不得走掉——万一又能出现什么好东西呢?

这时候,坊市里那些有聚灵阵的旅店和酒店,就成了抢手货,大家一边安心修炼,一边等着可能出现的新宝物。

这个山谷中,有聚灵阵的旅店和酒店,都是挂在东道主名下,其他宗派势力,可以在自家租住的房间里休息,但是除了便携式的阵盘,蓝翔不允许任何人搭建阵法。

这个要求有点苛刻,虽然是出于管理方面的考虑,但是抱怨的人也不少:随便搭建个聚灵阵,咋就不行呢?

看着是聚灵阵的,未必是聚灵阵!蓝翔弟子回答得很干脆,你们若不习惯,可以去清湖城歇息,在这儿休息,就要听我派里的。

事实上,在这一方面,风黄界有太多惨痛的例子在先,有人将挪移大阵伪装成聚灵阵,抢了宝物直接往聚灵阵里一钻,直接走人了,大家根本没地儿说理去。

更有甚者,为了报复仇家,用聚灵阵掩盖住剧毒大阵,无数无辜修者惨遭杀害。

蓝翔举办大会的经验不足,也没多少阵法高手,所以直接简单粗暴地规定,除了便携式阵盘,谁都不许搭建阵法,想抽空修炼的,去旅店吧。

不但是对山谷中的位置要求严,对山谷外的位置,同样要求很严——以山谷为中心,三十里之内,不得有人停留。

为维护好这些指令,蓝翔的弟子忙得焦头烂额,不过令人欣慰的是,虽然因为管理的简单粗暴,导致不少人抱怨,但是因为够安全,也爆出了不少好东西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