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七十一章 各执一词

通讯鹤发出去,言笑梦马上表示,说我现在走不开,晚上去东上人的小院一行。

最近派里筹备的大会,牵扯了很多人的精力,不过问是真的不行,连乔任女都动了起来,这个会办好了,蓝翔能收获很多资源,下一次办起来也就更容易一点。

言笑梦还没到,南忘留却来了,前几天东上人一直在派外转悠,今天回来了,她马上赶来。

她不是一个人来的,随行的还有三名雪峰观的女子,赫然又是符上人打头。

“符上人,又见面了,”陈太忠打个招呼,“你这整天在外面跑,不用修行的吗?”

这话的味道有点怪,不过他自问没什么恶意,也就不在乎对方怎么想。

南忘留听他如此说话,赶忙笑着打圆场,“符上人此来,是参加咱们的大会,雪峰观还带了一些珍稀材料来,大力支持咱们。”

陈太忠倒也不感到奇怪,这帮女人早就答应要来的。

然而这个时候,符上人出声发话了,她苦笑一声,“你当我不想修炼?实在是观中真人听说了那根棍子,想借参会之机,再验看一番,所以我就跟着来了。”

这话里,不但表明了雪峰观对那“生克之器”的关注,也表示出了对东易名的重视。

双方在不久前,有过验看的约定,搁给一般的合作门派,雪峰观直接派人捎来货物,顺便就验看了那棍子。

然而对上东易名,就存在一个问题——随便派个人去,人家会买账吗?

对于那些不买帐的下派,雪峰观通常会用实际行动,简单粗暴地表示,什么叫上门威严。

但是这种行为,不能对东易名施展,雪峰观也不想让两家良好的关系生出波折,所以就再派符上人来一趟——你们是见过好几次面了。

但是符上人又来一次,她心里也有点无奈:能不能愉快地修炼了?

“验看……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缓缓地摇摇头,“算了吧,我也不想卖给你们。”

“还请东上人谅解,那可能是本观的生克之器,”这时一个少妇模样的八级天仙发话,她的话说得客气,脸上却是没什么表情,“我们还是希望能鉴定一下。”

陈太忠当然不能说,我已经知道这是什么了,他皱一皱眉头之后,无奈地咂巴一下嘴巴,“那东西我真的是不会出售的。”

“就算不能买,我们也希望能过目一下,”那少妇天仙不紧不慢地发话,有几分雍容,也有几分知性的美感。

陈太忠斜睥符上人一眼,沉吟一下方始发话,“那……无关人等回避一下吧。”

现场除了他,一共才四个人,南忘留当然不认为自己是无关人,符上人和那知性美天仙也不动,雪峰观那唯一的男弟子,登时就愕然了,“啊?”

他是中阶天仙,此次随两名女上人来,是为应付一些女性不便出面的场合,倒确实是凑数的性质,但是对方就差点他的名了,是不是有点欺负人啊?

“看来你有了新的发现?”那少妇天仙若有所思地看他一眼,然后冲那男天仙微微一扬下巴。

那位见状,只能扬一扬眉毛,无奈地转身离开了。

“这是我观中的西门长老,”符上人介绍一下那知性美的天仙,“她最擅长奇物鉴定,东上人以后有拿不准的物品,也可以来找西门长老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,取出那棍子,向桌上一放,“请便。”

他没有像上次那样,直接交到对方手里,西门上人显然也得了告诫,并没有伸手去拿,而是走近了,细细打量起来,眼中放出一道异光。

陈太忠略略感受一下,就能断定,这女人使用的绝对不是天目术或者灵目术,应该是鉴宝阁的鉴宝眼之类的技巧。

西门长老看了好一阵,才抬手遥遥一点,那棍子缓缓地滚动了半圈,正好将下方贴着桌面的部分,滚动得露了出来。

她又看一阵,才拿出一个巴掌大的圆盘,缓缓靠近那根棍子,然后那圆盘的上面,就幻化出各种的色泽,不断地变动着。

“这是什么?”陈太忠有点好奇,他觉得这个圆盘应该是个好东西。

西门上人并不回答,而是专心地看着颜色变化,好半天之后,才心不在焉地回答,“这是我自制的鉴宝盘,色泽的转化,是我自己定义的,你了解了也没用。”

“卖吗?”陈太忠直接开口发问,“交换也行。”

西门长老收起圆盘,这才侧头看他一眼,微微摇头,“这个是我做给自己用的,与我的功法相吻合,你拿了也是无用。”

“可以给我定制一个吗?”陈太忠继续发问。

他死缠烂打,当然是有原因的,因为他有一种感觉,对方此次来得胸有成竹,那么这个圆盘,很有可能能够鉴定出九阳石——就算概率低下一点,能大致确定范围,也是了不得的。

那么,这就是个很有用的东西,陈太忠即将前往中州,他可是不想再四处砸石头了,手里有个能提高效率的工具,显然是不错的。

对方若是拒绝,那他能理直气壮地拒绝对方收购这棍子。

西门长老怪怪地看他一眼,沉吟一下,才微微一笑。

这是她进门之后的第一次笑,知性美女的笑容,果然还是很有亲和力,不过她的嘴角,却是带着一丝狡黠,“先不说购买的费用,我只问一句……你能把你所修习的功法,向我细细说明吗?包括你的气血搬运,哪里强哪里弱?”

“这怎么可能?”陈太忠一摊手,别的不说,只说混元童子功在风黄界,就已经失传了,他要解说这套功法,真不知道会引起什么样的风波。

更别说对方想要了解的,还不止是功法细节。

没有谁会把这样的隐私,暴露给一个外人,哪怕是血亲之间,关系远一点的都不行。

“这就是了,”西门长老微微点头,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所以,这不仅仅是价格问题,是你自己就选择了拒绝……想要得到这个东西的,可不止是你,但是他们都过不了这一关。”

其实,她说的不完全是实情,不过按照以往的经验,她可以确定,这样的回答,通常都可以打消对方的念头。

“这真是遗憾,”陈太忠长叹一声。

圆盘检测完之后,西门长老又摸出一只薄如蝉翼的手套,戴在手上,然后才将棍子拿在手上,闭着眼睛细细感受。

她感受了差不多两分钟,缓缓张开眼,将棍子再次放在桌上,然后长出一口气,“果然厉害……小符你空手拿它竟然无事,果然不愧是观主看好的弟子。”

“西门长老过奖了,”符上人面无表情地回答。

“还需要多久?”陈太忠忍不住出声发话,“鉴宝阁的鉴定速度,比西门长老快很多。”

“鉴宝阁?”两名雪峰观的八级天仙闻言,齐齐就是一愣,顿了一顿之后,西门上人才出声发话,“谁鉴定的?”

“我也是珍惜贵观的友情,”陈太忠眉毛扬一下,“什么生克之器……就不用说了吧?”

“哦,我并没有说是生克之器,”西门长老淡淡地发话,“之所以鉴定的时间久一点,是想鉴定清楚,此物件的来历。”

“现在鉴定出来了吗?”陈太忠也无意计较对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。

西门长老却不回答他的问题,而是又反问一句,“什么样的天才地宝你才肯换?”

“不换,我有用,”陈太忠摇摇头,再次干脆地拒绝,“说说看,你鉴定出了什么?”

“用来寻找九阳石髓的,”西门长老果然了得,略去解说,直接点出了棍子的用途,同时她强调,“此物对我雪峰观低阶弟子不利。”

“我要锤炼本命法宝,须寻找至阳材料,”陈太忠见她说得明白,也就不藏着掩着。

西门长老嘿然不语,她不能再说什么了,至于说翻脸强抢?那还是省省吧。

于是她侧头看向符上人。

符上人似乎也早就知道,可能是这样的鉴定结果,脸上并没有显出异样,“东上人,鉴宝阁何人为你做的鉴定,可以说一说吗?”

这个问题,刚才陈太忠并没有回答,雪峰观却是再次发问,她们对封锁消息的欲望,似乎比他还要强烈很多。

陈太忠还是不回答,他微微一笑,“其实到了舒真人那种阴极阳生的地步,阳性材料也是用得到的,你们光强调坏处,做事实在不够坦诚。”

换句话来说,雪峰观虽然是修纯阴功法的,但是到了一定境界,也需要至阳之物,这两名女天仙,说话有点不真诚。

那两位闻言,登时不再说话,好半天之后,西门长老才轻咳一声,“舒真人闭关了,我们一时没想到这一点……不过,九阳石是至阳,她得到证真的境界,才用得到。”

舒真人现在已经是阴极阳生了,但是虚不受补,这也是大家都知道的,须得循序渐进,她要用九阳石修炼,没准真的就是得成就真仙。

而且,纯阴功法的修炼,也用不到多少九阳石,一点就够了。

但是必须指出的是,雪峰观得到九阳石,绝对不会全部毁了,十有八九还是要留下做储备。

所以西门长老的话,姑且听一听也就是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