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七十章 宗门庇护

破禁丸的原理,就是灵气的同化,将自身化作禁制所需要的灵气的一部分,那么,自然就不会被禁制所阻止。

而阵法,就相对坑一点,阵法是可以通过人为的调整,令灵气发生变化的。

比如说,修者服用了破禁丸,想悄然进入某个门派的大阵,然后窃取一些东西,甚或者搞一搞什么破坏,若是发生并派之战的时候,来这么一下……

这么做的话,很过瘾吧?哪怕脑子里想一想,都是非常酣畅的。

但是对不起,阵法是有人操控的,也有人在观察,如果发现什么地方,灵气变化出现异样的话,稍微一调整,这破禁丸就不灵了。

然而,哪怕是有这样的缺陷,破禁丸也是个极好的东西,去找什么遗址,开什么密库,这东西太实用了,甚至穿行一些看护不严的大阵,也用得上。

现今有个别门派,也能炼制破禁丸,但是这东西……真的是没地儿买,一般人也买不起。

陈太忠非常清楚这东西的价值,于是出声发问,“你这破禁丸丹方,除了治疗你妹妹,还想要换什么?”

对方说的是“之一”,那就是肯定还有别的目的,这很正常,小女孩虽然是命不久矣,但不是无法可救——破禁丸丹方的价值,也不会只值这么一点。

“破障丹二十粒,霹雳子百颗,以及一名天仙上人三十年的效力,”叶天咬牙发话了——这是叶家的家族决议,相较而言,为叶清治病,只是一个小小的附带条件。

要说这条件,真的不高,破禁丸丹方的价值,远不止这一点。

但是叶家也真的不敢再提别的条件了,原因很简单,实力太差——再提别的条件,惹得人火了,直接把丹方抢走怎么办?

正是因为如此,他们都不敢直接把丹方献给宗派,而是要借着交换大会,有宗派维护秩序的时候,将丹方换个好价钱。

说句实话,若不是被解家逼得走投无路,叶家依旧舍不得拿出这个丹方来。

可饶是如此,他们依旧选择了相信自己,二十颗破障丹,就是在未来的日子里,叶家极力地造就灵仙,不管是造就了五六个或者是二十个……

事实上,造就二十个灵仙,这不现实——破障丹不是百用百灵的。

还有就是百颗霹雳子,这也是杀伐之间的利器,无视修为差距,不像激发法符一样,最多越一个大阶,只要能豁出去,大不了与敌偕亡。

一名天仙三十年的效力,这就是体现破禁丸价值的硬指标了,叶家愿意凭着自家的实力维护自己,但是别的不说,只说这二十颗破障丹虽然多,可也要有足够多的高阶游仙来吞服。

而且叶家此次被人打得大败亏输,那是因为威胁并不仅仅来自于解家,他们甚至要防城主府——城主府的人,能和解家一起来参加交换大会,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。

所以要一个天仙压住阵脚,还是很有必要的。

叶家的条件不算苛刻,但是很零碎,繁琐得很,交易起来肯定是个麻烦事,所以他们才会选择来交换大会碰运气。

有人说了,这不是扯淡吗,直接找人弄掉解家和城主府,不就行了?一个破禁丸的丹方,怕是都能请出玉仙出手了吧?

这话真不假,这样的丹方,请一个真人出手并不难。

但是真人出手,也有不便之处,西疆的真人并不多,能不能请动是个问题,同时,还存在个大欺小的问题,要是有人看不过眼呢?

更糟糕的是,叶家的实力太弱,一旦把丹方贡献出去,只要该真人心思一歪,那就糟糕了——其实我灭掉你叶家,比灭掉城主府和解家,要容易太多,而且还没有后患……

说来说去,还是要靠自己,叶家也没有指望能借多少外力。

陈太忠听完之后,微微颔首,这些条件对于现在的他来说,真是不值得一提。

然后他看一眼那瘦弱的小女孩,抬手招一下,“你过来。”

叶清和乖巧地走了过来,抬头看着他——因为瘦小,她的眼睛显得格外地大。

陈太忠抬手在她的头顶摩挲两下,沉声发问,“愿意进蓝翔修炼吗?”

叶清闻言,先是一怔,然后大喜过望,没命地点头,“愿意。”

“唔,”陈太忠还是在沉吟,好一阵之后才发话,“可是这么修行下去,你就是不男不女了,你还要坚持吗?”

“我愿意,”叶清毫不犹豫地再次点头。

“你再考虑两天吧,”陈太忠瞥她一眼,“治好你的病,那也简单,并不一定要入蓝翔。”

叶清在这几年,早被病痛折磨得痛不欲生了,现在听说能治好自己不说,还能修炼,她哪里还会再选择别的?一张嘴,就要表示自己不用等了。

但是话到嘴边,又被她硬生生地忍了回去,这些年病痛的折磨,让她比同龄的孩子懂事太多,也非常善于察言观色。

发现东上人已经转移了注意力,她就想努力地做个乖孩子。

“继续查探吧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一摆手,“下雨天,可是杀人越货的好时机。”

“好的,”那二级灵仙点点头,祭出一柄团扇,飞向空中,四下扫视了起来。

叶天在妹妹的帮助下,扎好了受伤的肩头,又吞服了几颗丸药,休息片刻,才站起身走到妹妹身边,低声发话,“这么好的机会,你一定要抓住啊。”

叶清默默地点头,眼中露出一股坚毅之色。

“小家伙,离你妹妹远点,”李晓柳冷哼一声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你的鬼心眼太多……让她自己拿主意!”

“我?”叶天愕然地指一指自己的鼻子,他觉得有点冤枉,“我心眼多?”

“你刚才一个劲儿地拉我的师妹下水,”李晓柳狠狠瞪他一眼,“若不是有东上人和我在,我那师妹没准就被你坑了。”

刚才蓝翔的二级灵仙面对一大群人,若不是对方顾忌蓝翔的实力,骤下杀手都是有可能的,而那时,这小家伙却是没命地叫师妹为他做主。

叶天听到这话,脸就有点红了,他确实是存了那个心思,不过,他也是别无选择,于是他讪讪地解释一句,“我身负家族的重托,也不想死啊。”

“你不想死,我师妹就该死?”李晓柳没好气地哼一声。

她其实并没有因此生气,没有小家伙的撺掇,蓝翔也是该怎么办事就怎么办,宗派弟子,会在意一个小游仙的意见吗?

但是她不能让小家伙认为,宗派弟子是好糊弄的——你那点小心思,在我们面前玩,还差得太远!

叶天听到这话,吓得又跪倒在地,“大人息怒。”

“无所谓了,”李晓柳很随意地一摆手,“我肯把储物袋给你,就是没跟你计较。”

她就算想计较,现在也不方便,因为她心里很清楚,那个柔弱的小女孩,十有八九是入了东上人的法眼。

东上人平日里,一般就不怎么说废话,虽然对派中弟子的请教,东上人通常也能给出答复,但那是因为客卿的身份使然。

对上外人,哪怕是外派天仙,他通常都懒得见面,蓝翔的东上人,傲慢是有名的。

对一个初次见面的小女孩,他能说这么多话,那真的是一种看重。

不过同时,李晓柳也非常疑惑,九阳隐阴体质的女孩子……真的值得重视吗?

事实上,陈太忠对这个叫叶清的女孩儿,不是一般的重视,第二天傍晚,他回到了蓝翔,第一时间就把叶天要求的物品拿了过来。

二十颗破障丹,对宗派来说,真的是毛毛雨,不过外堂里,霹雳子没有多少存货。

这东西蓝翔并不生产,是弟子们在外面收集了之后,拿回宗门换贡献点的,而外堂的人出任务比较多,用霹雳子的时候比较多,所以由外堂统一掌管。

当然,对陈太忠来说,这也不是什么问题,霹雳子而已,随便挂个任务就搜集齐了,大不了挂到交易大会的现场去。

天仙的看护……这依旧不是什么问题,在没见真之前,上人是高高在上的存在,没错,天仙之下皆蝼蚁。

但是真的达到这个境界,进了这个圈子,那么,天仙见惯亦常人。

陈太忠甚至不打算找天仙去叶家守护,他直接表态,听说叶家的灵谷种得不错?每年卖蓝翔一百石好了,先订个五十年的购销协议。

宗派的庇护,就是这么简单,其实叶家的灵谷种得也就是比旁人稍微强一点。

普通灵谷对游仙增进修为,还是有些帮助的,而高阶的灵谷,一般小家族种不出来,当然,普通灵谷,灵仙也能服用,只不过那就仅仅是口腹之欲了。

蓝翔派并不缺少普通灵谷,愿意从外界收购,那庇护之意,就只差明白地写出来了。

普通灵谷的种植,也不是那么简单的,叶家一旦遭遇不好的事情,向蓝翔汇报说,我们完不成任务了,派里自然会派人来查个究竟——哪怕盘龙城并不在蓝翔的管辖范围内。

谁不信的话,动一动叶家试一试,看蓝翔是什么反应。

这些都不难处理,比较令人棘手的是,叶家那个小小的附加条件——治好叶清的毒。

为此,陈太忠特地给言笑梦发了一只通讯鹤出去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