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六十九章 九阳隐阴

这话一说出,不等陈太忠发话,李晓柳就先恼了,她冷笑一声,“有种你再说一遍?”

“那你把我们全部杀了灭口好了,”那长髯中年人一摊手,淡淡地发话。

他赌对方不敢这么做,城主府统领被杀,性质就已经很严重了,不过这还能说,是因为该统领坏了宗派的规矩,解释得过去。

可蓝翔若是把城主府的人全部杀光,那这性质就严重了,须知这不是路上偶遇,盘龙城主知道自家人是前去蓝翔参加交易的,查证凶手自然也容易。

一旦发生这种恶劣事件,可能导致官府系统极大的不满,后果是蓝翔不愿意见到的。

反正这中年人是豁出去了。

李晓柳闻言却是一愣,扭头看向东上人,这个事情比较大,她不好擅自做主。

陈太忠下巴微微一扬,淡淡地发话,“滚!你若敢再说一个字……杀!”

中年人听到这话,眼睛登时瞪得老大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:我都这么说了,你就这么放我走了?

他心里疑惑,却是不敢再说一个字了,怕死是一方面,还有一方面——他身上的储物袋里,放着不少珍稀材料。

事实上,他刚才那么说,无非是做出个姿态罢了,他是城主府的师爷,平日里负责一些出谋划策的事情,此次前来交换大会,其实他才算主心骨。

黄衫的统领也是城主心腹,修为又高超,掌管着采购物品的灵石。

但是他自己,却是带了一些珍稀材料,在这种交换大会上,灵石并不是万能的,否则也不会冠之以“交换”二字了,以物易物的场景经常见到。

刚才他若不争取一下,回去肯定没好果子吃,已然争取过了,那他也就问心无愧了。

于是他用“敢怒不敢言”的眼神看李晓柳一眼,就转过了身。

蓝翔那二级灵仙见状,却是有点不摸头脑,于是悄悄地冲李晓柳做个隐秘的手势——要不要把他们全留下来?

否则消息一旦传出去,对蓝翔的交换大会,影响总是不好。

“没必要,”李晓柳直接摇摇头,她知道这位的心思,所以很不屑地发话,“他们想宣传,就任由他们宣传去,咱们原本也没想做官府的买卖。”

这才是她毫不在乎的原因,宗门和官府原本就是不同的系统,也正是因为如此,盘龙城主只是派了手下人来,自己却没有出面。

同理,盘龙城来人,也是想着优先用灵石购物,如非不得已,是不会选择使用珍稀材料,而且同时,他们更不会售卖珍稀材料——那样做的话,没办法跟自家体系的人交待。

那么对主办方而言,官府的人来,只是会增加一些交易量,并不能增加珍稀材料的供应。

既然如此,那官府的人在场不在场,真的是无所谓,没准会因为他们的出现,导致一些物品因为竞争而增强获取难度,从而招致其他宗门弟子的不满。

当然,其他宗门弟子的不满,对蓝翔来说也没有多重要,交换大会本来就是凭储物袋说话——你财不如人,还说什么?

所以对于蓝翔来说,盘龙城的人想宣传,那就由他们去——反正其他宗门弟子听了这消息,十有八九只是幸灾乐祸地笑两声,绝对不会因此而认为这大会不安全。

长髯中年人听到这话,脚下一拌蒜,好悬摔个跟头:原来我们盘龙城,在对方的眼中,竟然是如此地无足轻重!

看到这一行人想要离去,李晓柳冷哼一声,“大欺小的那厮,留下一条手臂、一只眼睛再走!敢在蓝翔的地盘上,说我们眼瞎?”

那被唤作五叔的解家人闻言,登时就是脸色一变,浑身剧烈地发抖了起来。

但是他半点反抗的胆子都没有,别说反抗,他连辩解都不敢,只得双膝一软,跪在湿漉漉的地上,不住地磕头,“小的该死,还望上派大人饶命。”

“我又不取你性命,”李晓柳冷哼一声,“你若不自行动手,那我们就自己动手了。”

“还有,取了他的储物袋,”陈太忠在远处轻描淡写地发话,“想打劫别人的主儿,就要有被打劫的觉悟。”

“东上人果然公正!”叶天大喜过望,又跪到了地上,不过他犹豫一下,又试探着出声,“其实……他刚才还想杀了我兄妹。”

李晓柳一听就笑了,侧头看一眼东上人,发现他没什么反应,于是笑眯眯地发话,“小家伙倒是伶俐……你,自裁了吧。”

那五叔哪里肯自裁?有心提枪拼命,却是手脚酸软,实在没那勇气。

“嘿,”蓝翔的二级灵仙恼了,正要提刀上前,忽听得李晓柳轻咳一声。

她看一眼叶天,“小家伙,你去杀了他!敢吗?”

“敢!”叶天蹭地站起身来,用左手拎着短刀,大步走向解家五叔,来到近前,一抬手,狠狠地斩向对方脖颈。

这位对上蓝翔弟子,胆子很小,但是对上叶家的小游仙,他不知道从哪里就来了力气。

冷哼一声,他抬手一枪扎了过去,“小子你找死!”

这一枪矫若游龙,叶天是万万抵挡不住的,高阶游仙和中阶游仙之间的差距,实在是太大了。

但是这点修为,在李晓柳眼前就不够看了,甚至差得太远,她神念外放,直接就打了过去,“好大的胆子!”

她的神念攻击,还是学自于东上人,气修的神识虽然不能跟专修神识的真意宗人相比,但是比一般修者只强不弱,现在对付一个区区的游仙,自然不在话下。

那五叔身子一软,登时栽倒在地,而叶天却是毫不手软,手起刀落,直接将此人脖颈砍断,然后长笑一声,任由那鲜血喷溅在他年轻的面庞上。

接着,他捡起对方的储物袋,走到李晓柳面前,恭恭敬敬地递了过去,“请大人查收。”

李晓柳怔了一怔,一抬手,“既然是打劫你,你就收起来吧,我们只是维持秩序罢了。”

宗派弟子行事,自然有宗派的傲气,她甚至不需要扭头看东上人的眼色。

那一行人转身离开了,叶天才撕破衣领,取出一块玉简,双手递过去,“大人,这是我此来欲交换之物,还请大人验看。”

“你自拿去交换,”李晓柳一摆手,有点不高兴了,“递给我是何意?”

“若是上派有兴趣,愿优先同上派交换,”叶天此刻,对蓝翔派是再无怀疑,他只是想通过这个举动,表示自己的感激之意,“再说了,我兄妹二人脚力不足,防卫能力也差,还望大人带挈一二。”

“唔,”李晓柳闻言点点头,这兄妹俩的修为,简直是惨不忍睹,估计来参加大会的修者,没有比他俩更奇葩的了,“那你先随我们走,到时间了,一起回去……你那妹妹怎么回事?”

“清儿,过来,”叶天冲着妹妹招一下手,然后才对着李晓柳解释,“我妹妹生来九阳隐阴的体质,却不幸中了阳蛇之毒,此来的目的之一,就是想换取一颗玄阴丹……若不能换到丹丸,助长她体内阴气也可。”

“九阳隐阴?”李晓柳下意识地重复一遍,脸上的表情,是极其地古怪,“你确定这是妹妹,不是弟弟?”

九阳隐阴,在气修里,算得上是一等一的体质,仅次于纯阳体质,而且按照东上人上古气修的说法,因为有隐阴,待修到阳极境界,则自然趋阴,阴阳转化自然,极易达到阴阳平衡,悟真不难,证真也不是梦想。

但是这体质,怎么能是个女孩子呢?这实在是……

“咦,”陈太忠在不远处听到这话,也忍不住扭过头来,眼中异光一闪,上下打量一眼叶清,然后叹口气,缓缓地点头,“果然,阳气至盛……命不久矣。”

本来就是九阳隐阴的体质,再中了阳毒,那阴气只余得一丝,待到阴气尽去,就是小女孩儿命陨之时。

“还望上人垂怜,”叶天腿一弯,又跪下了,不住地磕头。

“啧,”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想一想之后发话,“玉简上是什么功法?”

“是上古丹方,破禁丸,”叶天低着头回答,“小人家中,藏了副本,此玉简为真本。”

他既然选择相信了蓝翔,那就彻底交待清楚,少年心态,原本就是这样的——他认为东上人不会害自己,哪怕要家里交出副本,定然也会有所交待。

“破禁……丸?”陈太忠眉头一扬,他一直在恶补知识,这破禁丸虽然知之者甚少,他却是知道的,是个好东西,“服用之后,可以直接穿行阵法和禁制的破禁丸?”

“阵法有限制,禁制可穿,”叶天恭恭敬敬地回答,心说这东上人学识好渊博。

“唔,也算难得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非常明白对方的回答,意味着什么。

禁制和阵法的区别在于,禁制是死的,阵法是活的,可以由人操控的禁制,就叫做阵法——当然,事实上区别并不仅仅限于这些。

关键是,破禁丸乃是上古丹方,上古之后,阵法被修者不断地完善增强,有些阵法不能穿行,实在太正常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