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六十八章 前倨后恭

听到这个女声,解家小九非但没有停手,反倒狠狠一枪扎向叶天,“去死吧!”

这不是少年的冲动,而是他知道,叶家掌握的丹方,真的很重要,能打动很多人。

叶天的身子却是猛地一扭,转头迎了上去。

他不是天赋异禀之辈,使刀惯常也是右手,眼下左手操刀,战力不问可知,但是面对这一枪,他无所畏惧,“死也要拉你垫背!”

他手里的刀,并没有去抵挡这一枪,任由对方扎向自己的胸膛,而他手里的刀,则是直接砍向了对方的脖颈……不过是以命换命罢了。

蓝翔女修的话,他听到了,但是他更知道,那女修应该远在数十丈之外,解家这一枪,他指望不上别人帮忙,而他右手受伤,又抵挡不住。

那么,就只能以命换命了。

“我妹妹是九阴伴阳资质,请上派……”他只来得及喊这么一句,还没喊完。

“找死!”那女修厉喝一声,只见一道白芒自远处电射而来,直接一刀将解家小九斩做两段,“敢不听我蓝翔号令?”

“我……”解家小九在地上不住地挣动,腰斩的话,人一时不会死,他做梦也没想到,对方根本不管不顾,直接一刀斩来。

他愕然地看着对方,眼中满是惊恐和不解,“我是盘龙城的人。”

“我管你是什么人,”来人是个二级灵仙,她冷笑一声,手中长刀一抬,指向那五叔,“敢在蓝翔地盘滋事,你是活腻歪了吗?”

那五叔一见,就知道对方是远超自己修为的,真的是敢怒不敢言,只能苦笑一声,“我们是来参加交换大会的,上派的大人请息怒。”

“做人……就该当如此!”简陋的雨棚中,纤弱的小女孩眼中一亮。

“上派……也要讲规矩的吧?”一个黄衫公子缓缓走来,他也是马队中的一员,却是马队前半截队伍的,还是高阶灵仙。

这修为是很牛叉的……如果不算陈太忠这种BUG一般的存在,高阶灵仙对上称派宗门,也不是特别地怯场,哪怕是天仙之下皆为蝼蚁。

要知道称派的宗门,总共也不过五个天仙,主要战力还是高阶灵仙。

“我蓝翔弟子的话,就是规矩,”那二级灵仙冷笑一声,长刀一指对方,“你有意见吗?”

“本人是盘龙城主府巡查统领,”黄衫公子似笑非笑地回答,然后又左右看一看,脸上的笑容越发地诡异,“贵派只有你一名弟子在?”

“你想说什么?直接说好了,”那二级灵仙继续冷笑。

“我若是你,此刻就马上退走,”黄衫公子淡淡地发话,“你杀了我盘龙城的人,我也不跟你计较,须知得意不可再往。”

“上派大人,他们想杀我兄妹,”叶天见状,直接双膝一软跪倒在地,他的肩头,还在汩汩地冒着鲜血,那一抹猩红在雨水冲刷下,缓缓地流到了地上。

他大声嘶喊着,“他们还想抢夺我们参加大会的物品!”

他不知道对方会不会管这种闲事,但是此刻,他别无选择了,宗派弟子一旦离开,等待他的,只有死路一条。

“哦?”那二级灵仙眉头一扬,侧头看他一眼,然后冲着黄衫公子发问,“此人说话,可是属实?”

“那物事是我城主府遗失的,”黄衫公子懒洋洋地回答,“现藏在此人身上,区区散修,哪里可能有贵重物品交易?”

“派中有令,参与交易大会者,不得相互劫掠,”二级灵仙一抖手中长刀,斩钉截铁地发话,“违令者,诛!”

“你们……要回护一个散修?”黄衫公子的眼睛瞪得老大,仿佛听到了最不可思议的话。

“我不是散修,我有家族的!”叶天大喊了起来。

“我若是你,此刻就离开,为了一介散修,搞得大家撕破脸,不值得,”黄衫公子盯着二级灵仙的脸,淡淡地发话,手却伸向了储物袋。

他虽然是官府中人,可在对方的地盘上,他也不想开罪宗派弟子,只求将人撵走就算了,若是对方实在不开眼,那么……杀也就杀了,区区一个二级灵仙罢了。

“我蓝翔有令,你敢不听?”二级灵仙眼睛一眯,阴森森地发话。

“我就最烦你们这些宗门弟子,大不了见者有份好了,”黄衫公子皱着眉头,取出一块玉盘,淡淡地吩咐一声,“先将那小子杀了!”

“上派大人,”叶天声嘶力竭地吼着,人却晃晃悠悠地站起来了,手中紧握着短刀,“我们是相信贵派的信誉,才赶来的!”

他最担心的,就是蓝翔跟对方同流合污,在这两个巨无霸之间,小小的叶家根本不值一提,确实跟散修没什么两样。

正是因为如此,叶家根本不可能在大会之前单独来蓝翔交易,首先,他们见到宗门弟子就很难,其次,谁知道宗派会不会直接抢走东西,不给任何回报?

他们只想在交易大会上,将东西亮出来,交易给有需求的人——众目睽睽之下,才能保证东西不被抢夺,至于蓝翔嘛……只是一个仲裁和担保的角色罢了。

现在,叶家最担心的事,却是要发生了,只有两方势力在场,而城主府的人,已经提出了共享战利品的要求。

“小子安心受死吧,”不待他说完,一个三级灵仙狞笑着向他走过去,“将死的人了,哪来那么多的话?”

“你真敢违抗我蓝翔之命?”二级灵仙脸一沉,才要挺刀动手,却见那黄衫公子直接将玉盘祭起,在空中滴溜溜地转着,转眼就涨到了两尺大小。

他轻笑一声发话,“你若动手,莫怪我也要大欺小了。”

“好大的胆子!”就在此刻,又是一声轻叱传来,“敢对我蓝翔弟子说大欺小?”

众人闻言,齐齐一怔,闻声看去,却是不知什么时候,不远处站了一男一女。

黑脸膛的男人背着手,大喇喇地看着在场的众人,女子站在他身后,抬手为他撑着一把雨伞。

黄衫公子一眼扫去,登时大惊失色,忙不迭地一拱手,“上上……上人恕罪,在下这便退去。”

“晓柳,杀了他,”陈太忠一抬手,从李晓柳手上接过雨伞,淡淡地发话,“他不死,你就死……敢在我蓝翔地盘,说大欺小我派弟子?”

“在下是盘龙城主府的统领,”黄衫公子大叫一声,转头箭也似地逃窜,再也不复刚才的雍容和傲慢,嘴里还没命地叫着,“你若杀我,便是挑衅官府!”

他的傲气,是建立在周围没有其他宗派弟子之上的,眼见对方不但有援兵,还有一个自己判断不出修为的上人,那是能跑多快就跑多快了——谁让他刚才嘴贱呢?

哪怕那撑伞的女修,才是中阶灵仙,他也不敢停留。

不过,他觉得对方不会诛杀自己……我已经逃走了,面子给了你蓝翔。

下一刻,他觉得身子一震,低头一看,却愕然地发现,自己身体胸部以下的部位,被一道白光斩开,禁不住有些愕然,“这……怎么可能?”

这是他在风黄界最后的一个念头。

李晓柳对自己这一刀,也非常满意,不过因为她耗费了大量的灵气,施展缩地成寸的身法,脸色有点苍白。

她捞起此人的储物袋,聚气缩地回到了陈太忠面前,双手递上储物袋,“东上人……幸不辱命!”

东上人?在场的人听到这三个字,如遭雷殛——这黑脸汉子,竟然是东易名?

“冒我蓝翔天威者,虽远必诛,”陈太忠背着手,淡淡地发话,他其实是很喜欢装逼的,但是对这种蝼蚁,他实在提不起兴趣来,“交给你了,处理好。”

“东上人,我们是来参加交换大会的,你们强抢储物袋何意?”有人高喊一声,却是因为下雨,看不清喊的人是谁。

“那储物袋是蓝翔被窃的!哈哈!”叶天大声笑着,心里是说不出的畅快,抢别人的人,被人抢了,他真的太高兴太解气了。

李晓柳淡淡地看他一眼,微微颔首,心说这小子倒还算有意思,其实身为宗派弟子,她不介意说一句“我就抢了你待如何”,不过眼下有人出来胡搅蛮缠,她也不会阻拦。

“既是这么说,这交易大会,我们没办法去了,”一个长髯中年人走出来,沉着脸发话,看他的修为,仅仅是中阶灵仙,不过言谈间却有些法度。

“爱来就来,不来就滚!”李晓柳毫不客气地一摆手,“来我蓝翔地面,不守我规矩,还有道理了?”

“蓝翔好大的规矩,我们回去之后,自当告知他人,”长髯中年人铁青着脸发话。

按理说,现在力量对比极其悬殊,他这么说话太不理智了,但是他没办法不这么说,因为那黄衫的统领,储物袋里放着大笔的灵石。

所以他只能出声要挟——你抢了我们的储物袋,我会给你宣传的。

大会的东道主强抢别人的储物袋,看你如何向别人解释!还想不想办好这个大会了?

当然,说这话的时候,他并没有考虑,其实是己方要先动手杀人越货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