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六十七章 绝望的蝼蚁

叶天看着不远处的崇山峻岭,暗暗地咬一咬牙,据说进山之后,再走百余里,就可以到达蓝翔派的交易集市了。

他年仅十七岁,身子骨也相当地单薄,一路走来,异常地艰苦,若是他只有一人,凭着五级游仙的修为,倒也不至于如此辛苦,关键是他还带着他的妹妹叶清。

他们兄妹俩是盘龙城叶家的人,叶家是个小家族,拥有灵仙两名。

最近叶家跟另一个小家族解家,发生了全面的冲突,解家邀了一名五级灵仙来,将叶家打得大败亏输,现在只能全族都躲进城去,至于城外的家产被霸占,就暂时顾不得那么多了。

叶家的老祖被那中阶灵仙打得重伤,还断了一臂,族长叶战山则是全身骨断筋折,五脏移位,只剩下一口气了。

叶天是叶战山的幼子,而叶清则是族长家的老幺,两人前来蓝翔交换大会,就是为叶家博最后一线生机。

叶家虽然战力大损,但是高阶游仙还是不缺的,不过叶家大部分的高端战力,都被解家所熟知,一旦出门,就被解家的人盯得死死的。

甚至叶家连传送阵都不能用,因为解家跟城主府有勾结,一旦传送去哪儿,解家跟着就去了——事实上叶家人认为,解家敢对叶家大打出手,就是获得了城主府的默许。

而叶天曾经代母亲去为外祖父守墓三年,最近才刚刚回来,解家没有多少人认识他。

所以十七岁的叶天,就肩负了家族的重任,前来蓝翔的交换大会。

叶清则是从小身中奇毒,身子骨极为纤弱,十三岁的她,个头只是跟十岁的小孩仿佛,单薄得好像一阵风就能吹走一样。

她虽然小,但却是很懂事,一路上不叫苦也不叫累,直到前两天,她走着走着,直接摔倒在地昏迷了过去,叶天才发现,妹妹竟然是如此地纤弱。

十七岁的男孩子,还不是特别懂得关心人,不过经过这件事,他也有了做哥哥的觉悟,走一阵就要看一看妹妹。

两人走了整整一个上午,山还是那么远,叶天抬头看一看阴霾的天空,心里越发地着急了,还有一天,交换大会就开始了,若是去得晚了,事情就不好办了。

四下无人,他下意识地摸一摸衣领,那里藏着一块玉简,正是叶家遭逢此难的根源,也是他参加交换大会的仗恃——一张上古的丹方。

要下雨了,他越发地想赶路了,但是下一刻,他扭头看一看妹妹,发现她的眼神有点涣散——这是支持不住的前兆。

“歇一歇吧,”叶天做出了决定,他非常遗憾,自己的妹妹经不起颠簸,否则他背着她,也要按时赶到交易场所。

两人走到路边坐下,他从背篓里摸出两块大饼,一点肉干,递给了妹妹,“吃点吧。”

叶清没有胃口吃东西,只是喝了一点水,这时天上一道白芒划过,她抬头死死地盯着,仿佛是第一次见到一般。

事实上,兄妹俩在一路上,见到这种白芒不是一次两次了。

良久,她才神往地叹一口气,“是上人哎,幺哥,你说我今生还有可能登仙吗?”

“当然可能了,”叶天笑一笑,“你这么聪明,等幺哥找仙师把你的毒去了,你就可以修炼了,等你登了仙,咱们叶家也就能成为称号家族了。”

“哎,我只是不想死啊,”叶清长叹一声,“若是能把我的体质换给你,你就一定可以登仙了……然后呢,你去找我转生的人家,唤醒我。”

叶天抬头看一看天空,不想让妹妹看到自己含泪的样子,“瞎说什么呢……哦,下雨了。”

雨眨眼之间就密了起来,他抽出腰袢的短刀,去旁边砍了四棵小树杈,又从背篓里取出一块防水的兽皮,做了一个简易的雨棚,让妹妹坐进去。

兽皮不大,也就一平米大小,他让妹妹坐到中间,而他捡个边角蹲下来,没办法,他此次出来,是要尽量低调,连储物袋都没带,背篓里放不下太多东西。

雨不算大,但是细密得紧,他也不想把宝贵的灵气,用在抵挡小雨上,不多时,他的小半个肩头,就有点湿了。

“幺哥你坐进来点吧,可以挤一挤的,”叶清微微挪一挪身子。

“没事,”叶天笑一笑,“幺哥身体棒着呢。”

就兄妹俩避雨的这段时间,几拨人骑着角马,在道路上疾驰而去,也有人注意到了路边这两个小家伙,不过也仅仅随便扫一眼,并不停下来。

一个五级游仙加一个没有修为的凡人,谁会去在意?

没过多久,又一拨人马匆匆路过,人群中有个少年一眼瞥到两人,先是没注意,然后又侧头看一眼,接着猛地一拉缰绳,“吁~”

这少年只是夹杂在马队中,他一停下来,后面的人就受到了影响,说不得也减慢了速度,就有人出声呵斥,“小九你干什么,会不会骑马?”

“五叔你等一下,”少年一指叶天,“似乎是叶家余孽!”

“交换大会就要开始了,”那五叔有点不耐烦,下一刻他就是一怔,将头扭了过来,狐疑地看向叶天兄妹,“叶家……来这里干什么?”

“哈哈,我想起来了,叶天!”那少年仰天大笑一声,抬手抹去脸上的雨水,饶有兴致地看向对方,“呦,五级游仙了啊,你那死鬼外祖父,给你留了什么灵丹妙药?”

叶天暗暗地叹口气,身子一侧,从雨棚旁边站了起来,解家认识他的不多,眼前此人却是例外,解家族长的九儿子解思平。

此人大他半岁,几年前两人没少打架,胜负大约是各半,难分轩轾。

现在被对方发现了,躲也没处躲了,他一颗心沉到了谷底,可是,就算死也得站着死不是?叶家没有怕死的孬种!

于是他冷冷一笑,“也就是仗着人多,咱俩单独遇到,你也不会这么嘴硬吧?”

“你找死!”解家小九气得脸色通红,翻身下马,抬手就掣出了一柄长枪,“杀你,我一个人就够了……叶家人都该死!”

“意思是别人不会动手?”叶天虽然年轻,挤兑人还是会的,他沉声发话。

“何必别人动手,”解家小九狞笑一声,然后又看一眼躲在雨棚下瑟瑟发抖的叶清,“这就是你那个病痨鬼妹妹吧?我最喜欢玩小女孩了……先杀了你,然后让她在死之前,尝一尝做女人的滋味,哈哈!”

叶天气得好悬没喷出一口血去,但是眼下敌众我寡,他还是有点急智的,于是他强忍怒火,扫一眼其他人,“解家就是这样的家教?传出去有损名声吧?”

“哪里会传出去呢?”解家小九猖狂地笑了起来,“杀你不过眨眼的事,这么大的雨,谁看得到……叶家的人就不该活着!”

说到最后一句话,他的表情已经变得狰狞了起来。

“小九你靠边!”那五叔发话了,脸上有些不耐烦。

他走上前几步,上下打量叶天一眼,淡淡地发话,“交出来,留你兄妹全尸!”

“交出……什么?”叶天做出一个愕然的表情,同时右手攥一攥刀把,只觉得手心有些湿滑,也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汗水。

“这个时候你兄妹俩来这里,能是带了什么呢?”五叔很随意地反问一句,他是高阶游仙,真的没兴趣跟这小娃娃多说,“丹方交出来!”

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”叶天浑身的肌肉紧绷,死死地盯着对方。

“不知道吗?”那五叔很不屑地笑一笑,“小九,这小女娃娃交给你了。”

“你敢!”叶天听得睚眦欲裂,“解家的人……都这么无耻吗?”

“怪就怪你叶家不争气吧,”解家小九轻笑一声,慢吞吞地走向叶清。

他身为家族子弟,有着自己的优越感,最喜欢看到别人愤怒而又无助的目光,所以这个步子,他走得格外地慢,身子还一晃一晃的。

叶天气得浑身都快冒出血了,可是他被高阶游仙盯着,也不敢随便动弹,只能大吼一声,“你就不怕蓝翔的怒火吗?”

“就你叶家,蓝翔看得上?他们没这么眼瞎吧?”解家小九不屑地冷笑一声。

“你找死!”叶天这时候,再也顾不得被高阶游仙锁定了,身子一蹿,抬手就是狠狠地一刀斩出,“清儿,快跑!”

这一幕,左右不过是两个小家族的争斗,在风黄界实属平常。

“还是杀虫刀法,”解家小九防着这一招呢,他冷笑一声,抖手一枪迎了上去,“没多少长进啊,先枪挑了你,然后我胯下长枪,挑了你的病痨鬼妹妹……嘎嘎。”

“在我面前,你也敢对我解家人动手?”那五叔冷笑一声,抬手一剑刺出,直接将叶天肩头捅个对穿。

然后他淡淡地收手,“小九,看你的了,别让五叔失望。”

“大欺小,不要脸!”叶天的右肩被刺伤,短刀跌落在地,他一咬牙,用左手捡起刀来,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我跟你们拼了。”

下一刻,他冲向自己的妹妹,他要在死之前,亲手将妹妹送走,不让她活着忍受那些人的玷污。

“谁在大欺小?”就在这时,一个女声自远处的雨雾中传来,“我蓝翔地盘上,谁敢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