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六十五章 愿赌服输

权真人闻言,越发地恼了,他皱着眉头发话,“东上人,我代表谷中与你商谈,自问也没什么出格的地方,你又何必如此咄咄逼人?”

“是我逼你?”陈太忠听得笑了起来,“我从来没说不给开采费,权真人你一来,又说九阳石髓,又说要带回门中……你要面子,我东某人的面子,在你看来是无所谓的,对吧?”

要不说,万事都怕上升到一个高度,他这么一说,搞得权真人都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了——再说下去,那就要翻脸了。

单常量见状,忙不迭轻咳一声,“东上人,权真人不是这个意思,他身为谷中长辈,会多考虑门中的利益,不是特意针对你的。”

他其实是不想掺乎这场争端的,一来是门中真人在场,他没那个资格,二来就是……诸位上人也觉得,有些亏欠东上人。

当然,指望几个上人帮着东易名说话,那也不现实,清风谷弟子原本就比较团结和睦,弟子们在面对宗门利益的时候,真的不可能偏帮外人。

但是眼瞅着要谈崩,他却是不得不出面了。

陈太忠脸上的表情,越发地怪异了起来,“单上人,不知道官府在这里开采九阳石的时候,要向贵谷交纳几成开采费?”

这话就越发地诛心了,官府来这里开采,哪里会给宗派开采费?

严格意义上来说,这里是官府控制的地方,东易名来此采石头,一开始根本就没想着清风谷,实在是谷中弟子适逢其会,东某人做事也讲究,才答应给清风谷开采费的。

清风谷众人闻言,心里无不腹诽:你这真是没得比了,这块地方,原本就是接受官府和我们的双重管理的,你又算那棵葱?

心里这么想,但是话不能说出来,一说出来,结果就是撕破脸。

众人都不说话,陈太忠等了一等,然后笑一笑,“我已经把话说明白了,若是真要执意落我面子……要不这样,咱们赌一下,我能不能把这块九阳石带走?”

“啧,”单上人咂巴一下嘴巴,你看这事儿是怎么闹的。

此刻他也有点抱怨权真人的多事了,虽然他相信,在场的同门一起出手的话,击败东易名,基本上还是没什么悬念的——权真人和众上人齐出手,冧祥东也得走人。

清风谷同门一起御敌的话,从来都是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。

但是他必须考虑,败敌容易,杀敌难。

只要东易名逃得出去,清风谷的麻烦就大了,多的不用说,再把那个能斩杀魔修真人的东二公子喊来,清风谷的被动,可想而知,到时候怕是就得真意宗出面调停了。

再说了,大家论道也近一个月了,相处得很不错,下得了这个手吗?

把一个原本很有好感的高阶修者,硬生生逼成对头?

权真人沉默了好一阵,现在到了决定要不要开战的时候了,必须得他拿主意了。

他想一想,才轻咳一声,“检测九阳石髓,不会占用你太多时间,一天时间就够了……绝对赶得上你回派里参加大会。”

陈太忠嘴角微微一撇,轻笑一声,“就算不占时间,也会占据我太多面子。”

那根棍子,就在他手里攥着,时刻都可以发出雷霆一击。

权真人瞥那根棍子一眼,又沉吟一下,才缓缓发话,“若有石髓,我清风谷要六成五!”

六成和六成五的区别不算太大,他必须多加一点,也是争取个面子。

“呵呵,没问题,赌博嘛,愿赌服输,输了我认,”陈太忠一笑,很豪爽地一摆手。

然后,他又怪怪地看对方一眼,“权真人你不经商量,就能做出如此决定,你让我怎么能不心生疑惑?”

权真人闻言,好悬没有一口血喷出来,谷中的大长老出去云游了,谷主在闭关中,现在整个清风谷能做主的,就我这么一个真人啊。

不过他也懒得解释,只是微微一撇嘴,真人自有真人的做派,哪怕他知道,自己打不过眼前这个上人。

“啪啪”两声传来,却是单上人在鼓掌,他笑眯眯地发话,“凭赌斗决定硕大九阳石归属,传出去,倒也是一桩美谈……咱们双方,都不是很看重财物的。”

你这话哄鬼,鬼也不信啊,陈太忠的嘴角微微扯动一下——亏得你能说得这么冠冕堂皇。

“果然是一桩美谈,”其他上人也伸手鼓掌,纷纷附和,事情能这么解决,是最好不过,双方都得了面子和里子,还能传出一段佳话。

至于事实的真相,那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对外可以如此宣传。

倒是熊上人有点想法,他迟疑一下,还是壮着胆子发话,“若是九阳石里没有石髓,东上人你能不能留下一千灵晶?象征性地表示一下九阳石原本的归属地?”

陈太忠奇怪地看他一眼,“我这是赌呢,凭什么给你留下一千灵晶,九阳石原本的归属地,于我何干?”

“对我清风谷,是很重要的,”熊上人讪讪地笑一笑,“大家论道这么久,总是有点交情的……你不想出灵晶也无所谓,别人问起你来,你认可就行。”

这么大一块九阳石出世,不可能不被人知道,清风谷占了这个名头,一来是个很拔份儿的事,二来的话,这里未来估计会很热闹,有这么个名头,就好跟官府争抢此地归属了。

“切,不过一千灵晶,我出不起吗?”陈太忠很不屑地哼一声,“真要是那样,我给清风谷两千灵晶,我这人做事没别的好处,就是讲究。”

要他出十万灵晶的开采费,他会很肉疼——甚至得变卖家当才出得起,但是一千两千的灵晶,那真是毛毛雨了,毕竟他也号称“身家丰厚”。

而这话听到权真人耳中,却是越发坐实了他对东易名“气盛”的认知,须知他身为二级玉仙,两千灵晶对他来说,也是极大的压力。

不用对他来说,对真意宗的方啸钦方真人,五千灵晶都能令其坐困愁城。

权真人原本还有一丝怀疑,东易名是不是确定此石内没有石髓,但是见其“败家”的做派,心说原来果真是赌博。

那么,赌就赌吧,好像我怕你似的。

当天晚上,众人在戈壁边度过了一夜,大家依旧是饮酒论道,权真人也在一边旁听,但是经过了白天的事情,聊天的气氛,再也回不到从前了。

第二天众人收拾起身,直奔清风谷而去,当天中午就抵达了宗产山门,东易名被邀请进入门中,众人再邀他进清风谷本宗,他却是说什么都不去了。

不去就不去吧,终究是宗产,众人找个空阔地方停下来休息。

别看是称门宗派,这么多上人真人的,随便落到那个聚居区,影响都不好,很容易引发不必要的猜测,不如找个没人的地方,大家坐下来慢慢说。

权真人做事倒是很靠谱,落下来之后,大家继续随便聊天,他只是放了一只通讯鹤出去。

不多时,有个初阶天仙带了一名蒙面的女修前来,那女修虽然只是高阶灵仙,可她的面纱,却是十分地高档,陈太忠的神识都穿不透。

权真人冲单常量使个眼色,单上人保存着那块九阳石,见状就取了出来。

那女修也不说话,径自将手放到了九阳石上,开始闭眼发力。

陈太忠看得好奇,少不得打开天眼扫视两眼,却见到那女修在对九阳石发出一丝丝极为细小的灵气。

她输出灵气,差不多持续了五分钟,然后身体猛地一震,闷哼一声,然后倒退四五步,剧烈地咳嗽了起来。

权真人端起茶水喝茶,但是眼中泛起一丝隐藏得极深的得意。

女修咳嗽了有五六分钟,似乎连心肺都要咳出来了,然后又深深地喘两口气,由于有面纱的遮挡,旁人看不到她的面色。

不过,就算看不到,大家也猜得到,高阶灵仙做出这样的反应,自己绝对不会好受。

果不其然,缓了一阵之后,那女修冲着权真人微微摇头,一个字都没有说。

权真人的脸色,在瞬间就变得极为难看,不过,也仅仅是瞬间,然后他轻哼一声发问,“你确定吗?”

女修点点头,依旧没有说话,只不过身子有点微微的摇晃。

“好了,你走吧,”权真人有气无力地一摆手。

他坐在那里,愣了足足有两分钟,才扭头冲陈太忠一笑,不过那笑容,比哭还难看一些,“真是抱歉,没有石髓,你觉得咱俩,谁更失望一点?”

“真的没有石髓吗?”陈太忠的眉头微微一皱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你说一天之内查清,还有大半天的时间……一个高阶灵仙的判断而已,不用当真。”

“不会有谁,能拥有比她更精准的判断了,”权真人意兴索然地摇摇头,仿佛全身的骨头都被人抽走了似的,有气无力地发话。

不会有谁更能精准地判断吗?陈太忠心里冷笑。

他有测试工具,当然知道这九阳石里没有石髓,只不过这个权真人的行事,令他十分不爽,所以才逼迫对方赌一把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