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六十四章 挑衅

“带回谷中验看?”陈太忠闻言,眉头登时一皱。

其他清风谷的天仙闻言,也闭嘴了,权真人想把石头带回清风谷,这显然超出了大家的想像。

不过再想一想,也能理解,就像权真人所说的那样,这么大块的九阳石,里面有九阳石髓的概率是很高的,利益所在,由不得人不心动。

九阳石已经是至阳之物,风黄界难寻,但是相较其精华九阳石髓,就不值得一提了——须知九阳石髓在本位面,基本上已经属于传说中的事物了。

这么大块的九阳石,起码值四十万灵晶,若是内里有石髓,那价格……真的没办法估量。

怪不得权真人虽然对东易名极为客气,也要先把底线亮出来——把石头带回清风谷再说。

“东上人你大可放心,”面对陈太忠的疑惑,权真人显得很沉得住气,起码他的语气还算友好,“石头是你挖出来的,我清风谷认可,但这里是我清风谷辖区,也是不争的事实……归属可以让与你,但总不能让我清风谷吃亏太多,你说呢?”

此刻陈太忠脸上的表情,异常地奇怪,他像是有点无奈,又像是在忍着什么。

他沉吟一阵,才撇一撇嘴,“我蓝翔马上要举办交换大会了,真的很赶时间,没准这石头不是九阳石,在运回清风谷之前,咱们先测一下好吗?”

“这也是我要说的话,”权真人笑着点点头,“肯定要先测一下,方才我的态度,也是丑话说在前面的意思,免得生出纷争,有损你我两家情面。”

“那你测吧,我赶时间,”陈太忠点点头,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。

权真人拿出一个玉盒,打开上面的禁制,取出一块烟气缭绕的微蓝色冰块,笑着发话,“此物为含了离铜的千年玄冰,测试九阳石极为有效。”

玄冰测试九阳石,也是有说法的,所含的元素不同,效果相差极大,离铜的导热能力极强,远胜其他物质。

冰块才一靠近大石头,就冒出了大量的白气,那效果,简直跟扔了一个烟雾弹一般,甚至一米之外都看不清人了。

权真人手一抖,就将玄冰收回了玉盒,然后熟练地打上禁制,一抬手,放出一阵清风,将雾气吹散,笑眯眯地发话,“恭喜东上人,确实是九阳石无误。”

话音未落,他取出一柄小锤,直接祭起到空中,冲着石头就是一通猛砸,眨眼之间,就敲出了三百六十锤。

这锤法不但快,威力也极大,但只是震下了些许石渣,拢共也就是一两钱的样子。

权真人收起石锤,面色一整,“果然全是九阳石……东上人的修为,令人敬佩。”

所谓是骡子是马,拉出来遛一遛就知道,他并不是很相信,东易名能将九阳石上的石屑全部剥光——没准九阳石根本没那么大。

但是通过亲身测试,他终于确定,东易名有那么大的名气,果然并非幸致。

至于说敲下了点石渣,这真的不值一提,再敲三百六十锤,还能掉下点石渣来。

“客气了,”陈太忠皮笑肉不笑地哼一声,“然后,你就要把九阳石带回去了?”

他这话说得,很是有点不客气,连真人都不叫了,直接称呼你。

然而,陈太忠有这样的底气,他是能打跑中阶玉仙的主儿,虽然在场的玉仙和天仙一起出手的话,他只能跑路,但是这并不妨碍他这么说。

他是有这个资格的!

果然,权真人也不敢计较,只能笑着解释,“九阳石和九阳石髓的价值,相差太大,而鉴别九阳石髓,在这里不能完成。”

“痛快点,”陈太忠很干脆地发话,“若是里面没有九阳石髓,这块九阳石,我该出多少灵晶?”

“若是没有石髓……二十万灵晶,”权真人沉吟一下,给出了价格,“当然,东上人你要,肯定不能是这个价格。”

二十万灵晶,听起来很贵,但是真的不是那么回事,关键是这块九阳石太大了。

随便算一下就能知道,这块差不多有一百立方分米的九阳石,估价是可以达到一百万灵晶,合着就是一立方分米的九阳石,折一万灵晶,一立方厘米的九阳石,才十灵晶!

须知月古芳丢掉的那块万年晶铁,比人头大一点,三立方分米左右,起码值五千灵晶,一立方分米也要值个一千多灵晶。

万年晶铁跟九阳石能比吗?没法比啊,况且一个只有人头大小,一个却是有轿车轮胎大小。

两成的开采费,是风黄界的惯例,非常公平的,若不是对等的关系,收五六成开采费的也大有人在,权真人这个价格报得不算离谱。

“若是这里面有九阳石髓呢?”陈太忠又笑着发问。

“那就按九阳石髓的实际价值估算,收你一成的开采费,”权真人回答得很干脆,“当然,我们更希望你能拿九阳石髓来折抵,灵晶数量太多的话,你一时半会儿也不好凑出来。”

“九阳石髓按什么价格算?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发问。

九阳石都不好估价了,就别说九阳石髓了,权真人想一想之后,果断地做出决定,“一髓抵十石,你看如何?”

一髓抵十石,这是从体积上算的,他这个计算方式,是权宜之计,不过绝对算公道,须知很多属性玉晶,跟属性玉髓的交换比率,都在几十甚至上百。

唯一例外的火属性玉晶,跟火属性玉髓的交换比例,也达到了八、九比一。

石髓定得价格低,需要交纳的开采费就少,权真人也不欲开罪东易名,就开出这个良心价,当然,他更希望拿石髓来折抵。

陈太忠看了他一阵,然后笑了起来,“这么算也太麻烦了,要不这样吧,权真人……有兴趣赌一把吗?”

“哦?”权真人眉头一扬,不动声色地发问,“说来听听?”

“若是开出了石髓,你我两家平分石髓,九阳石另算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发话,“若是没开出石髓来,你就免了我的开采费,你看如何?”

这话一说出口,其他人就听出来了,东上人要赌到底有没有石髓,这是对清风谷拿石髓做文章不爽了。

如果愿意换位思考一下,东上人这个心情,其实不难理解,说好的九阳石挖出来,交了开采费,就可以走人了——人家也没说不交开采费。

而且蓝翔的交换大会,也要开始了,人家还赶时间。

结果权真人来了之后,竟然说起了九阳石里可能含有九阳髓,还想拿回宗门鉴定,东易名又不是个没有脾气的,闻言大为光火很正常。

然而,站在权真人的角度上看,他提的要求,也不是没有道理,这块九阳石确实大了点,不检测一下,是对宗门的不负责任。

当然,若是要考虑上论道的因素,清风谷这么做,稍微有点不地道。

严格来说,论道是双向的,对双方都有好处,但是清风谷一个中阶天仙听得直接回谷闭关,冲击高阶天仙去了,那么,这次论道谁占了便宜,那也就不消说了。

东易名可是能打造出闻道谷这一奇迹的主儿,相似修为的修者跟他论道,谁会占便宜,其实就不消说的。

现场的几个天仙上人一直这么认为,所以不管是有意无意,就直接忽略了石髓这个可能——若是谁提出这个可能,真的就太不会做人了。

不是所有的大块九阳石,都有石髓,换句话说,绝大部分的九阳石里,是没有石髓的,诸位上人心里也明白这道理。

但是权真人敢说出来,原因也很简单,他没有参与论道,虽然也愿意让给东易名一些好处,可是九阳石髓关碍太大,他若放过,是对宗门的不负责任。

说来说去,还是这块九阳石太大了,大到他无法忽视,若是小一点,没那么高的价值,开采费都可以不收的。

权真人听东易名这么说,嘴角泛起一丝微笑,“东上人,阁下已经收获巨大了,何必赌呢?”

“我在这儿待了差不多俩月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付出的辛苦也很多,收获大不大,这是见仁见智了……不过,若是里面有石髓,清风谷可就占便宜了,你不认真考虑一下?”

这才是的,权真人心里暗叹,他也知道,东易名是记恨上自己了,不过他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——论道的人里没我,我不用在乎这些的。

而且他也知道,这块九阳石虽然大,有石髓的概率不会超过两成,这个赌注,也不算公平,于是淡淡地发话,“兹事体大,我不能跟你赌,这涉及到我谷中利益。”

“堂堂的真人,不会这点主都做不了吧?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这时候,他连基本的客套都省了。

权真人闻言,是真有点恼了,自打悟真之后,哪个天仙敢这么跟他说话?

总算是他知道,对方是能让冧祥东吃瘪的主儿,就算恼怒,也不能直接表现出来,只能轻哼一声,“这是谷中的公务,与我能不能做主,有什么关系?”

“若开出石髓,你清风谷取走六成!”陈太忠的嘴角,泛起一丝不屑的笑容,“你要坐视谷中可能失去的收益吗?”

这便是赤裸裸的挑衅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