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六十三章 好大一块

原来有这么多方法鉴别九阳石的吗?陈太忠听得眉头不禁一扬,脸色有点异样,“雪峰观?”

他想到了雪峰观的符上人曾经说过,自己手里的棍子,可能是该观的生克之器。

不过现在想来,这并不是什么生克之器,而是说棍子中的九阳石髓,因为其至阳的性质,带给了她们极大的威胁感。

那么修炼了雪峰观的极阴功法,能感受到九阳石的存在,想来也不是无稽之谈。

然而,他这个表情,显然是被对方误会了,提建议的上人讪讪地一笑,“我只是个建议,至于说雪峰观的人答应不答应,最终是要看你跟他们的关系。”

陈太忠仔细想一想,总觉得此事还是不要让雪峰观的人参与为好,“我跟雪峰观……交情很普通,不过为什么,我觉得那些人对至阳之物很排斥呢?”

“至阴当然排斥至阳,”单常量听得就笑,还狠狠地瞪了提建议的天仙一眼,“熊上人的建议,可操作性极差,雪峰观那帮女人原本就傲慢,非常不好打交道……”

旁人听得也笑了起来,前仰后合的样子,陈太忠后来才知道,合着单上人就被雪峰观的弟子教训过,而且那些女人傲慢,也是大家公认的。

单常量只当没听到别人发笑,有板有眼地解释,“基本上,她们不可能帮人寻找至阳之物,这相当于是为自己培养对手,而且极阴功法鉴定至阳,会有损修为……”

“单师兄,”那熊上人听到这里,就叫了起来,挺委屈的样子,“我也是给东上人提供个思路,成不成的,看他的交情……让你这么一说,怎么感觉我别有用心呢?”

大家闻言,又哄笑了起来,这帮清风谷的上人,一直是这样,相互之间处得很融洽,显得非常地和谐,真正一副大家庭的样子。

“话多,我没说完呢,”单上人又瞪他一眼,才笑着陈太忠发话,“真要找的话,你也得邀那修到阴极阳生的修者,不过这个困难就有点大了,也不知道雪峰观有没有达到这样修为的。”

“舒真人达到了,”陈太忠淡淡地接话。

“舒真人?”单常量愕然,雪峰观舒真人,他当然知道,“她达到了阴极阳生境界?”

“我亲眼所见,”陈太忠笑一笑,他对那个拽得一塌糊涂的女人没什么好感觉,反正当日她出手,青罡门的吴姓玉仙也看到了,以那两家的关系,肯定不会相互保密。

那么,他也没必要为那老女人保密,“不过,那老女人可是难打交道,我请不动……”

陈太忠能想像得到,以雪峰观的傲慢,会给出他怎样的答案,到时候万一被人联想到棍子的蹊跷,猜出其用途,那就更糟糕了。

下一刻,他猛地灵机一动,想出了另一种可能,于是眼睛一亮,“对了,修至阴功法的能感受到九阳石,那么……修至阳功法的修者呢?”

“这个……我们也试过,效果不太好,”单常量苦笑着一摊手,“相克之物,感应要更强一点,东上人想必也知其中差距。”

“那么……我还是自己努力吧,”陈太忠无奈地扬一扬眉毛。

不过这番对话,他也不是毫无所得,起码他对挑选九阳石的技巧,有了更深刻的了解,而这样的实用心得,一般是不会记载在玉简上的。

对知道这些经验的人来说,这是常识,心领神会就足够了,无须记载,而对于那些不知道的人来说,这就是不可能获得的知识。

由此可见,修行的门槛无处不在!

事实上,高阶修者之间的坐而论道,在很大程度上讲,也是对这种常识的交换。

所以陈太忠也是有所得的,尤其有意思的是,在三天之后,他有了更多的收获。

这一天中午,他打算砸碎最后两块中型石头之后,就歇息一阵,不成想,在砸倒数第三块的时候,猛地觉得手臂一震。

石头砸得多了,经验多了,他使用的力道,也就是刚刚好,所以遭遇这突如其来的一下,他手臂一震,棍子好悬没有脱手。

“嗯?”他眉头一皱,顺着抬眼看向被砸的石头。

那石头吃他这么一棍,登时四分五裂了,但是好死不死的是,棍子砸到的地方,竟然没有开裂。

他使用的是棍子,其实是刀法,虽然为了将石头多击碎几块,他已经压制了刀气,但是一般的石头,在当其锋芒之处,很少有不开裂的。

当然,很少有,并不是没有,可是还能传来一阵剧烈反震之力的,这是第一块。

“呀?”陈太忠登时精神一震,走上前一阵乱砸,却见那块直径有尺半大小的石头,只是边角被震掉了一些,主体却是纹丝不动。

远处的上人们本来在各行其是,猛地见此异状,也是纷纷飞过来围观。

“难道真是遇到九阳石了?”陈太忠也是有点不敢相信,他砸石头已经砸了接近俩月,早习惯了各种失望,猛地遇到这么一块石头,一时都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“这么大的九阳石……不会吧?”旁边的熊上人一呲牙,“这得值多少灵石啊。”

“谁回门中,取一下玄冰?”单上人愣了一愣之后发话。

清风谷基本上没有冰系修者,但是宗门储备中,还是有些许玄冰的,以东上人的战力,都砸不开这石头,真的是值得一测了。

“我带回蓝翔测好了,”陈太忠觉得无此必要,反正他身上不缺少储物空间。

“东上人,这块石头太大了啊,”熊上人直接发话了,“咱明人不说暗话,哪怕有这十分之一大,你直接拿走,我们不说什么,但是这么大……万一真是九阳石,我清风谷损失大了,怎么也得收点费用。”

“东上人论道这么久,说费用就没意思了,”又一个天仙发话了,“但真是九阳石的话,我们不收费用,也能算我们一点心意,对吧?”

陈太忠听得就笑,于是点点头,“行,我交费用也无所谓,咱把话说明白就行,我这人做事,一向讲究……你们师兄弟,做事还真挺团结啊,唱红脸唱白脸的都有。”

众人闻言又笑,只有那熊上人有点叫真,“东上人,不瞒你说,这么大的一块九阳石,拿回谷中也能算得上镇谷的宝物……你猜它值多少灵石?”

“猜不出来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试探着问一句,“十万灵晶?”

“四十万灵晶,最少!”熊上人竖起四根指头来,“若是能等,有那需要的主儿找上门来,百万灵晶都没问题……我们都不会卖灵晶,这种东西,是拿来换宝物的!”

“熊师弟这话没错,”单上人放出去了一只通讯鹤,然后才笑眯眯地接话,“若是收费用,只收两成的开采费用,你最少也得出个七八万灵晶。”

“就是这么回事啊,”熊师弟深以为然地点点头,“我们免你开采费用,是一份心意,但是让你这么不明不白地拿走了,别人怎么看我们清风谷?还请东上人你理解一下。”

陈太忠做事,一向随性得很,对方说得有道理,这些日子,他也享受了逍遥宫的好处,人家摆出了足够的诚意,他就不会炸毛。

但是不管怎么说,他还是有点悻悻,“单上人,我早就问过你,要怎么收费,你就一直没告诉我!”

“我本来想着不说费用的,”单常量苦笑着一摊手,“谁能想到你弄出这么大一块来?”

陈太忠也懒得再理他,而是转着身子看这块石头,时不时地还拿着棍子,在石面上,用掌心来回拨动着,像是下意识的举动。

良久,他才叹口气,“啧啧……百万灵晶,修炼果然就是烧灵石啊,我本来还以为,自己很富有了呢。”

“可不是怎么的?”那熊上人深以为然地点点头,“我现在都三级天仙了,脚上的靴子还是灵器呢,就等冲到中阶,直接搞个中阶宝器,一次到位,要不然花不起这灵石。”

这还亏得他是宗门弟子,要是散修,还不知道该怎么哭穷呢。

事实证明,清风谷对这块石头的重视,还远超这些上人的想像,下午的时候,一道紫光掠过,空中降下一人来,笑眯眯地发话,“请问哪位是东易名朋友?”

此人身着紫色长袍,头顶一个高高的发髻,用一条玉带束了,看起来华贵逼人。

你明知故问嘛,陈太忠心里哼一声,在场的只有我一个人,不是清风谷弟子!

不过,对方好歹是二级玉仙,还说出了一个请字,他也不能再计较,于是抬手一拱,“见过这位真人。”

“这是我派中权真人,”单常量眉开眼笑地介绍一下。

“果然是器宇轩昂,人中龙凤,”权真人冲着陈太忠点点头,又伸出一个大拇指来,态度很和蔼可亲,“希望以后双方可以加强沟通。”

“应该的,”陈太忠点点头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此事竟然惊动了权真人,真是不好意思。”

“无所谓,我必须前来的,”权真人微笑着回答,“毕竟这么大的九阳石,内里可能有九阳石髓的……带回谷中验看,路上总要防范万一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