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六十二章 东上人论道

陈太忠对单常量的分析很佩服,不过他还是要问一句,“若是我在这里找到了九阳石呢?你清风谷不会抽取费用吧?”

“你找到九阳石的概率,委实不大,”单常量闻言,笑着摇摇头,可是看着被对方砸得七零八落的地貌,一时又觉得,自己的话,是不是说得有点大了?

反正,既知对方是东易名,他还是愿意结个善缘的,“这样吧,东上人若愿意同我清风谷论道一番,我们愿奉上些许九阳石。”

清风谷离这里比较近,自然是近水楼台先得月,谷中存有些许的九阳石,是再正常不过的了,当然,这许多年下来,存货也不多了。

也就是东易名的闻道谷声名太盛,单常量也知道他理论水平极高,这才以九阳石为酬,邀请他去谷中论道——换个人不会有这种待遇。

“我只熟悉气修之道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他可是知道自己的斤两,虽然近些年看了不少玉简,但是理论水平,还真的未必高到哪里去。

也就是论气修之道,他是亲身修炼,能说个一二三出来,再加上他来自于知识爆炸时代的位面,总结经验还是很有一套的。

“东上人你这就过谦了,”单常量笑着发话,他是真心实意想邀请对方,“随便交流一下,法侣财地……总是不嫌多的。”

若是交好清风谷,不但能拿到九阳石这“财”,也能结下谷中弟子这“侣”。

“我派中即将召开交换大会,也快该回去了,”陈太忠对单上人的邀请,真不是特别的感兴趣,就算论道一些时日,能收获多少九阳石?更别说他希望得到的是石髓。

“好像还有月余时间吧?”单常量并不放弃,而是继续坚持着劝说,“阁下再花月余时间,也极可能是白忙一场,何若去我清风谷交流一番,能实打实地到手九阳石?”

这时候,陈太忠就面临两个选择,一个是继续乱打乱撞,一个是货真价实——虽然不会有太多的九阳石,但绝对有。

搁给一般人,真的要犹豫一下,但是陈太忠早就拿定了主意,闻言反而笑一笑,“你这说话,口彩还真的不好。”

“不是口彩不好,而是真的如此,”单常量也笑了起来,“这里都被人翻滥了,官府都组织战兵,在这里训练了几十年……什么样的训练,需要在这种灵气贫瘠的地方待几十年?”

合着官府也打过这里的主意,肯定是仔仔细细地搜过了,所以陈太忠没命地折腾,官府那边都无动于衷——啥都没有,你使劲儿折腾吧。

清风谷的普通弟子,经验就要差一点,官府和当地势力翻找了这里多少遍,但都是悄无声息地做的,他们并不知情,而高层虽然知情,却也懒得跟普通弟子多说。

所以这次,也只有清风谷的弟子,以为什么有人来寻宝,兴冲冲地赶来,而单常量一到,就指出了东上人的目的。

“总是要试一试才好,”陈太忠拗起来的时候,也不是一般的执拗,他一指被打得七零八落的石头,“没准深藏在石中呢,谁又说得清楚?”

“那就由你吧,”单上人也没辙了,只能苦笑一声,他不得不承认,对方连大石头都敲开细细找,也许真会有收获,“不过东上人远来是客,总要容我清风谷一尽地主之谊。”

这就是实力和名声带来的好处了,若陈太忠只是一个普通的高阶天仙,在清风谷的地盘上肆无忌惮地寻宝,清风谷会派出弟子直接驱逐,甚至可能将人拿回谷中。

可东易名这么干,清风谷反倒是要盛情款待,一副“你不答应就是不给我面子”的样子。

地主之谊,不是将对方请回谷中,而是谷中派来一艘灵舟,径直在戈壁中央落下。

灵舟上下来十余名侍女,三四个上人,又取出一座逍遥宫来,这是生活类的宝器,放入灵石之后,直接化为一座美轮美奂的巨大院落,亭台楼阁应有尽有。

清风谷甚至还派了两名力修前来,想帮着东上人碎石,不过被陈太忠拒绝了,“这石头只有我亲自出手,才能感受到其中有无九阳石。”

这话他说得理直气壮,反正他手中拿着棍子,能直接地感受反应,但是听到别人的耳中,就只当他真有特殊法门,也就不再多事了。

所以在接下来的十余天里,陈太忠的日子就轻松了许多,他敲石头敲得累了,可以进院落里歇息片刻,饮食、洗漱和修炼,都十分方便。

当然,清风谷为他提供了极大的便利——其实便利也无所谓,关键是体现出了足够的尊敬,他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。

所以在他休息的时间里,就要跟其他几名上人坐而论道。

他在理论方面,真的不是特别擅长,然而,那几名上人也不是全无所获,还是那句话,毕竟他来自于信息爆炸的时代,有些眼界和思维方式,是别人不能比的。

就算是说传统思维方式,他也不弱于对方,比如说有一天,他抛出了《道德经》中的“坚强处下,柔弱处上,坚强者死之徒,柔弱者生之徒”的观点,令几名上人大为叹服。

这个道理,其实不难懂,乔木虽然坚强,风必摧之,幼草虽柔弱,强风不能摧,其间的差距,无非是生机使然。

然而,这番话深合清风谷的修行之道,几名上人闻言,登时呆若木鸡,良久之后,才齐齐起身施礼,“谢东上人传道!”

其中一名上人,谢过之后,直接卷起狂风走了,“我已触摸到了晋阶的契机,东上人请恕在下无礼……容图后报。”

此人是六级天仙巅峰,卡在这个关口很多年了,眼下着急回去,显然是要冲击高阶天仙了。

陈太忠笑一笑,心里却是在暗暗地纳闷:这个理论,不是很新鲜吧?

理论不算新鲜,但是清风谷里,类似的见解并不多。

尤其要紧的是,这样的理论,若是出自于一个灵仙之口,甚至于一个普通高阶天仙之口,大家也都会仅仅觉得:喔,这话是对的。

可是出自于他的口中,别人就要细细琢磨一下,然后豁然开朗:这话中,蕴藏着至理!

事实上,同样的一句话,人在不同的年纪,不同的心境中,都能触发不同的感悟。

这便是所谓的大道至简,很多所谓的大道,听起来都跟废话差不多,但待到心性高深时候,回头来看这废话,却是至理所在。

此人的现身说法,其他上人看到了眼里,态度再次转变,显得越发地恭敬了。

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,见面胜似闻名,东上人对理论研究的精深,真的是令人拜服。

事实上,东上人不光是道心精纯,他所体现出的破坏力,也对得起传说中的力战中阶玉仙。

十几天石头砸下来,他休息的时间不多,东上人如何回复灵气,以及出手的威力,大家都看到了眼里,如此强悍如此不知疲倦,战斗力远超高阶天仙,怕是初阶玉仙也未必能达到。

不过大家最希望的,还是跟东上人坐而论道,于是单上人再次表示,不如你安心讲道好了,砸石头的事情,我们多找一些弟子来做。

陈太忠有点疑惑了,“你们的弟子前来,就算砸开石头,鉴别得出九阳石吗?”

他才不信对方能绝对地鉴定出九阳石,否则的话,这些大石头应该早就全被敲碎了。

众上人却是知道,东上人选取九阳石,是仗了某种秘法,通过亲手击碎石头,来感悟九阳石的存在。

虽然这秘法听起来,实在有点扯淡,但是大家也不能不信,风黄界的各种秘法,实在太多太多了,再说了,若没有这样的秘法的话,东上人吃撑着了,不远万里赶来砸石头?

但是,大家还是想论道,于是单上人建议,“不若如此,据说蓝翔开发了新的冰洞,我购买一批百年玄冰,来让弟子帮阁下测试九阳石,你看可好?”

对一般修者来说,这九阳石的挑选,也不是毫无办法可言,虽然神物自晦,但是至阳之物一旦遭遇至阴之物,多少要生出点异象来。

以往大家寻找九阳石的变通手段也不算少,其中就有先拿硬物砍劈,发现某些石头砍不动,有九阳石甲的嫌疑,就拿了玄冰靠近,玄冰化得快一点的,九阳石的概率就很高了。

当然,这个快慢的分寸,也不是很好把握的,年份越高的玄冰,就更容易观察。

然而这样的测试,是非常浪费玄冰的,极其地划不来,九阳石固然是宝物,玄冰也不是普通的东西,哪里吃得住这么浪费?

所以单上人才会说,自己出灵石买一批玄冰,供弟子们测试,换取听东上人讲道的机会。

陈太忠当然不干了,“单上人,你的人砸石头,用你买的玄冰,来测试九阳石,就算找出九阳石来,你觉得我好意思拿走吗?”

更重要的是,他要找的是九阳石髓!这个却是没办法明说。

见他如此反对,众上人就觉得,这东易名还真是个讲究人。

于是又有一名上人提出个建议,“不若这样,东上人……据说你同雪峰观有交情,可以借一名修炼极阴功法的修者来帮忙测试,那总是你的人情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