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六十一章 眼界不同

来的三个人,一个是初阶天仙,还有两个高阶灵仙,身着制式劲装,胸前的图案,是一棵微微摇曳的小草。

这是清风谷的图标,取意是“清风本无意,寸草可知情”。

这三名清风谷弟子一见对方,心里就是一沉,此人蓬头垢面衣衫凌乱,一张脸尚算齐整,奈何黑得油亮,很像是精神有点问题的。

尤其要命的是,此人的修为,三人都看不透,只知道比自己高。

不过身为清风谷巡查弟子,见此异常,却是不能不过问的。

陈太忠猛地见到清风谷弟子,也有点纳闷,“我自有我的原因,与你们清风谷何干?”

“阁下所在之地,是我清风谷辖区,”初阶天仙取出示警焰火,一脸肃穆地发话,“速速交代,你此来到底何意?”

“你这不是开玩笑吗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很不高兴地发话,“这是官府的辖区,跟你清风谷根本不搭界的,好不好?”

两方说的,其实都没错,这里勉强算是清风谷的地盘,但是远离山门,有效的管理者是官府——不过戈壁这种地方,官府都不怎么管。

在陈太忠看来,清风谷这么干涉,有点越权了,宗门不得干涉世俗事务。

但是清风谷弟子不这么看,那初阶天仙脸一沉,“这里子民归我清风谷庇佑,官府不管,也由不得你这外来人猖狂,你若不说来意,只能跟我们去谷中走一趟了。”

“我看在某人面子上,给你清风谷点尊重,但你也别胡来,”陈太忠脸一沉,他有点恼火,“戈壁是三不管地带,我砸的是石头,与你的子民何干?”

戈壁再往西,便是大漠了,说是三不管地带也正常,清风谷在这里的存在感也很差。

“你明明是扰民了,就是有子民通报,说有狂人在这里,行事诡异,”一个高阶灵仙的弟子大声嚷嚷着,“你最少也是上人,既来此处,为何不向我清风谷通报?”

按宗派的规矩来说,天仙之上的修者路过其他宗派的地盘,是要通告一下的,否则很容易让人怀疑其用心。

不过很多修者嫌这规矩麻烦,并不怎么遵守,反正路过的时候,低调一点就行了,尤其是不少人行事,不便说出目的,就更无视这规矩了。

陈太忠不但没有通报,反而在清风谷的地盘跟石头较起了劲,声势惊人,清风谷弟子接到消息,也不能不过问。

面对清风谷的质问,他却是冷冷一笑,“既知我是上人,你还敢如此说话,冒犯上位者……知道会是什么下场吗?”

这高阶灵仙还待说话,那初阶天仙狠狠地瞪他一眼,然后才冲对方一拱手,“清风谷巡查弟子,向阁下请教……上人是看在何人的面子上?”

巡查弟子,是有资格盘问对方根脚的,一旦亮明身份,就不存在冒犯上位者的说法,这就像李晓柳向冧祥东亮明执法弟子身份一般。

而此人也算上路,觉得对方强硬,就先盘查一下根脚。

“看在……楚惜刀的面子上,”陈太忠也不想跟对方交恶,而且他在这里砸石头,虽然没有伤人,也确实是有扰民之嫌,于是就实话实说,“她说上次来交流,你们接待得还不错。”

“小刀君?”这初阶天仙听得眼睛一眯,上下打量他两眼,小心地发话,“阁下可否亮明身份?”

“身份……免了吧,”陈太忠想一想,还是摇摇头,“我砸几天石头,就走人了,若是有扰民之处,赔付点灵石,你看可否?”

“这怎么可能呢?”那高阶灵仙冷冷一笑,“谁知道你在这里,是不是寻找天才地宝、前人洞府?须知这是我清风谷的地盘!”

合着这清风谷弟子,也是无利不早起之辈,下面的黎庶汇报说扰民,但是宗门弟子,谁又会把黎庶的感觉放在心上?

三人之所以火速赶来,一来是感觉高阶修者在本门附近出没,动静还挺大,这必须要查清楚,其次就是,他们也认为,此人没准是来寻宝的。

不是寻宝的,你跟石头叫个什么劲儿?

这高阶灵仙见对方修为虽高,却不算太难说话,还要打算赔付灵石,他就忍不住跳出来。

你是找死吗?陈太忠真有发作的冲动,不过还是忍住了,于是轻咳一声,“那我现在离开,可以吧?”

他找九阳石这么久,一块也没找到,现在看来,找到的希望也很渺茫,虽然心有不甘,但是清风谷弟子出面了,他决定结束自己这偏执的行为。

“说得轻巧,”那高阶灵仙冷笑一声,才待继续说话,不成想身边的初阶天仙一抬手,狠狠地抽了他一记耳光,“上人同你讲理,你倒忘记自己身份了?”

“你……”这高阶灵仙怒视着身边的初阶天仙——咱俩都是清风谷弟子,你当着外人的面,居然对我动手?

“宗门小辈无礼,还请上人海涵,”这初阶天仙看也不看他一眼,冲着陈太忠笑眯眯一拱手,“不过……上人最好还是留个字号的好,也省得我们难做。”

陈太忠想一想,微微颔首,“你算个知情识趣的,这么说吧,我要做的事情,你也做不了主,找个能做主的来好了。”

他找九阳石髓,是不欲让人知道,但是既然已经惊动了清风谷,藏着掖着也没什么意思,那就不如直说了——如若不然,他下次得偷偷摸摸地来,有意思吗?被人发现,反倒更尴尬。

宁可下次不来,也要把事情说明白,这里出产九阳石,又不是什么秘密,你们不动手找,还能拦着别人不成?

这初阶天仙放出通讯鹤,跟宗门联系了起来。

不多时,他收起了通讯鹤,看到对方拎着一根棍子左右乱砸,看了一阵之后,感受到那天崩地裂之势,他微微咋舌,“我擦……起码是高阶天仙。”

那高阶灵仙的脸都白了,想到自己曾经跟这样的修者咋咋呼呼,心里满是后悔,脸上那一巴掌都不觉得疼了。

约莫半天之后,远处一道黄芒闪过,一个身着玉色服装的男人降落了下来,他扫视一眼之后,冲陈太忠微微一抱拳,笑着发话,“敢问可是小刀君之友?”

陈太忠见这厮是九级天仙,知道此人是清风谷数得着的人物,于是抬手一抱拳,“蓝翔东易名,见过阁下。”

“东……易名?”玉色服装男子先是一错愕,然后爽朗地一笑,“原来是小刀君的刀道之友,在下单常量,久仰大名。”

“东易名……这名字好像耳熟,”那高阶灵仙低声嘀咕一句。

“单上人客气了,”陈太忠也抬手一拱,“贸然前来,未曾通报,是我疏忽了。”

他认为自己只是疏忽了,而不是错了。

“东上人此言,可不是见外吗?”单常量爽朗地一笑,又瞥一眼对方手中的棍子,基本上能确定是正主,于是很客气地发话,“阁下是无锋门赤磷岛岛主,原本就不是外人。”

前文说了,清风谷和无锋门的关系,是极好的,相互引为奥援,东易名虽然是蓝翔客卿,同时也是赤磷岛岛主,对于无锋门来说,这也是能展示给人看的力量。

尤其是东岛主打走冧祥东,并抢夺了其灵宝,无锋门也与有荣焉,而清风谷的不少弟子,也知道自家的盟友中,有这么一号狠人。

高阶灵仙这才反应过来,自己只图一时口快,得罪了何等了不得的人,脚一软,好悬摔倒在地,幸亏他身边的初阶天仙一伸手,把他拽住了,方才没有出丑。

“那就好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我还要在此处忙一阵,愿意支付些灵石,算是扰民的费用,单上人你看可好?”

单常量怔了一怔,才微微一笑,眼中有点怪异之色,“东上人你来,不是要找九阳石吧?”

“不是为了找九阳石,我至于这样吗?”陈太忠笑着一摊双手,对方既然猜出来了,他也不会否认,“要炼制点东西,需要大量九阳石,买不起,只能自己来挖了。”

“那竟然有人说,你来找前人洞府……无知!”单常量狠狠地扫一眼自家的三个弟子。

“这里出现过九阳石之后,起码来过十几名真人推算天机,现在大块九阳石是不太可能有了,至于说洞府……从十万年前到现在,这里从来都是灵气贫瘠区,谁来这儿建洞府?”

果然不愧是清风谷拿得出手的人物,一句话就否认了某些脑洞大开的猜测。

要不说阶层不同,知识量就不同,从而导致了眼光的不同,单常量随随便便就能猜出陈太忠的来意,而且能断定,这里根本就不可能有前人洞府。

陈太忠听得也很佩服,别的不说,只说这清风谷把地盘里的某些区域,调查到了十万年前的地形,这个……不佩服也不行!

想一想蓝翔现在掌控的区域,也不算大,还不到两个郡,但是就算南忘留,也不敢说境内绝对没有前人的洞府或者密库。

诚然,这里出现过九阳石,一定会是清风谷的重点调查区域,不过对方敢这么断定,下的功夫也不是一点半点。

当然,陈太忠最开心的,就是单常量的猜测,省去了他太多的解释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