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六十章 寻觅

对南忘留晋阶最敏感的,是毛贡楠毛执掌,蓝翔新近晋阶的三名上人,只有他是才晋了一阶,言笑梦和乔任女都是一进两阶。

现在倒好,连老牌天仙南执掌都一进两阶,这让毛执掌再也坐不住了。

在他的努力之下,这几年他也跟东上人逐渐惯熟了起来——毕竟他是代执掌,跟东客卿有太多的接触机会。

于是他找到陈太忠,吞吞吐吐地表示:东上人,我这机缘怎么就差了一点呢?

陈太忠就表示说,你还年轻嘛,不要着急……现在你这个心态,本身就有点不对。

其实他知道,毛贡楠被打入混沌混元真炁的时候,是昏迷着的,这大概会影响一点效果。

但是同时,这未必是决定性的因素,所谓机缘,哪里能说得那么清楚?

言笑梦和乔任女年纪是比毛贡楠大一点,但是她俩卡在登仙口上的时间也更长,积累自然就更厚,而且,南忘留的连晋两阶,相当勉强不说,也是闭关四年多,才得以完成。

心态不对,我改!毛执掌倒是很能听得进去,但是……东上人你能不能再指点我一二,该冲着哪个方向改呢?

首先啊,你这个执掌俗事太多,陈太忠指出一点来,你需要多静一静。

这个建议是非常在理的,但是毛贡楠听得好悬没哭出声来,这个执掌,是你们选我当的,你以为我不知道做执掌耽误修行吗?

不过毛执掌不敢这么说,于是他表示,我肩负发展本派的使命,俗事多也是没办法的,我努力静一静……该怎么努力呢?

多去闻道谷,那里的气氛不错,陈太忠心想闻道谷会逐渐回归理性,以后那里不会太热闹的,就提这么个建议。

毛贡楠之后,隆山剑派的二长老也来了。

这厮受了南忘留的精血气锁,一度是非常颓废的,自暴自弃得很,后来南执掌晋阶天仙五级,他才觉得生命还有点意义。

他花了两年时间收拾心情,然后才开始安心修炼,不成想没修炼多久,他就又觉得不对了——精血气锁似乎越发牢固了,但是压制的力量,反而是小了。

换句话说,就是上升通道更宽广了,但是前方堵路的墙,是越发地厚了。

两人有精血气机的感应,所以二长老得出一个自己都不相信的结论:南忘留又晋阶了?

南执掌连晋两阶的消息,是被蓝翔封锁的,但是这个封锁力度并不大,毕竟大家都知道,她已经晋阶五级了,迟迟不出关,就是想再冲一下六级。

这消息一般的势力不太好了解到,但是隆山在蓝翔是有暗子的,传递这点消息并不难。

在确定南忘留已经晋阶六级之后,二长老亲自前来道贺,他很隆重地为自己此前的行为道歉,并且送上雷晶两百块,以及其他贺礼若干。

若说风黄界最希望南忘留快速晋阶的,除了她本人,大约就是这厮了。

至于说为什么送雷晶,这还用问吗?正是因为蓝翔双娇前往天雷洪家修炼,引出了一系列的事情,才导致蓝翔的战力为其他的势力所周知。

二长老并不掩饰自己的急迫心理,他甚至无暇考虑隆山颜面的问题。

不过,去了蓝翔一趟之后,他才彻底地正面意识到,在现在的蓝翔面前,隆山剑派的面子……要不要吧,两家之间的实力,越来越悬殊了,而蓝翔的发展的势头,却越发地蓬勃。

差距会令人产生嫉恨心理,生出很多事情来,但是当差距足够大的时候,只会令人感到气馁,生出无助甚至绝望的情绪。

二长老就是带着这种情绪,离开蓝翔的,而且他把自己的心情,带给了隆山的其他人。

而接下来,闻道谷中的外人发现,现任代执掌毛贡楠,时不时地会出现在谷中,在那里呆坐片刻。

毛执掌作为蓝翔新崛起的三天仙之一,见真之处也被护栏围了起来,这样一个已经在谷中留下了自己痕迹的天仙,本身已经是传说的一部分了,竟然再度入谷参悟,这意味着什么?

意味他眼见旁人都是一晋两阶,他也要发力了——谁都想得到这一点。

毛贡楠这个执掌,事务还是相当多的,但是不管再怎么忙,只要能抽出时间来,他就会来闻道谷感悟一阵。

没过多久,更令人吃惊的事发生了,大长老祁鸿识,竟然也出现在闻道谷,感悟和修炼了。

祁长老是五级天仙,在闻道谷寻找机缘的修者中,他是唯一出现过的中阶天仙。

这不能不令人浮想联翩。

别人再怎么把闻道谷吹得天花乱坠,也比不上蓝翔自己人的实际行动,连毛执掌和祁长老都进闻道谷感悟了,还不能说明问题吗?

闻道谷的热度开始回升,毛贡楠简直是欲哭无泪,多次来闻道谷感悟之后,他隐隐有种感觉,自己的修为似乎在稳步地提升,在不久的将来,可以考虑晋阶了。

当然,这只是一种感觉,而这个“不久的将来”,也不是拿天来计算的,毛执掌感觉,这样坚持下去,十来年之内晋阶,成功的概率还是很高的。

相较三名派内的女上人,他这个速度当然称不上快,但是跟外人一比,这速度已经可以称得上惊人了——楚惜刀晋阶,也不过就是这样的速度。

他原本想得好好的,但是闻道谷的人再次多起来,就少了那份寂静和空灵,虽然没人敢在闻道谷喧哗,但是气氛终究是不一样了。

毛贡楠也找不到那种脚踏实地、稳步前进的感觉了,晋阶又遥遥无期了,急得他抓耳挠腮,恨不得发布一道禁令,不许别人再进闻道谷。

然而,他也只能是想想而已,根本不可能付诸行动,而且南忘留出关之后,就张罗着操办即位大典——她要彻底将执掌的位子让出,退出前台了。

毛代执掌即将被扶正,他就必须更为蓝翔的利益考虑,闻道谷不但不能关,还要充分地加以利用!

我的晋阶,好像离得更远了,毛贡楠有泪流满面的冲动。

一个多月之后,毛执掌的即位大典隆重举行,这一次来的宾客更多,因为再过十余日,就是交换大会了,大家稍微等一等,就顺便可以交易一些东西了。

大典不但宣布毛贡楠扶正,顺便也给其他四个天仙排了座次,南忘留是二长老,言笑梦三长老,乔任女四长老。

此刻祁鸿识的修为,已经低于南忘留,不过大多门派中的修者,在境界类似的时候,并不是很在意排序,这也是新人对老人的一种尊敬。

乔任女的年纪最轻,又跟南忘留有师徒名分,所以她只能当四长老。

大典上,蓝翔的客卿东易名没有现身,前来观礼的人纷纷询问,却被告知:东上人去西疆戈壁了,不日将回返。

陈太忠确实是去西疆戈壁了,因为南忘留的晋阶,导致他也受到了极大的骚扰,而且,他马上要往中州一行,除了要探视一下子午阴阳谷,他还要找寻九阳石髓。

那他现在就要试一试手,看看能不能先在西疆找到一些。

自古以来,西疆的九阳石就并不多,又都集中在戈壁附近,主要戈壁多是被风化的石头,九阳石甲坚硬无比,不会被风化,那里捡拾到九阳石的概率,比其他地方高出很多。

蓝翔身为本地门派,对出产过九阳石的地方,也大致知道一二。

不过,这个大致,还真不是一般的大致,随手一指就是方圆千里的范围,最精确的一块地方,方圆也有八百多里。

陈太忠是个不信邪的人,在很多时候,他是很粗疏的,但是要叫起真来,那也不是一般的执拗——无非就是地方大了一点,有啥呢?

他在那块方圆八百多里的地方,整整转悠了一个月,连休息都很少,总共不过宽二十余里,长三十余里的一块地,他几乎是踏遍了每一寸土地,感受过了每一块大于拳头的石头。

一无所获!

这里或者还有九阳石,但绝对不会有九阳石髓,因为他的棍子没反应。

一个月之后,陈太忠开始冲着大石头下手了,戈壁也有大石头,面积达三五平方公里,深达上千米的大石头,有的是。

他琢磨着,这石髓没准就被深深地裹在石头里,反正小石头都没货,那就试一试大石头,把它们敲开,再测一测。

要不说陈某人此人,一旦认定了要做什么事,是非常可怕的——左右是来这里一次,不彻底查清楚,总是不甘心。

他已经是高阶天仙,战力更是可媲美玉仙,石头虽然大,对他来说也不是太大的问题,无非是多砸几棍,少砸几棍的问题。

把大石头敲成中石头,又把中石头敲成小石头,再一一测过——他就是这么认真的一个人。

但是他这么折腾几天,别人受不了啦,戈壁虽然荒凉,但也有零散居民。

大家听到隆隆的声响,发现一个人发疯似的砸石头,尤其是这修者战力还极高,偌大的石头,一棍子就打成若干块,众人看着都心里瘆的慌:高手已经很可怕了,疯了的高手更可怕。

于是,在他开始砸石头的第五天,有人找了过来,一脸不善地发问,“阁下何人,这是要干什么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