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五十九章 错过

“你鉴宝阁的事,谁有兴趣外传?”南忘留闻言,又笑了起来,心说谁跟你是好朋友?“只是我家易名上人非常实在,我担心你占了他便宜。”

“天公地道,这一晚上,我损失了最少一千五百灵晶啊,”七掌柜叫苦连天,然后忙不迭向外走去,“你们俩先聊,咱们回头见。”

见他离开,南忘留才转头看向陈太忠,上下打量两眼之后,出声发话,“怎么还没晋阶?”

“你这不是没话找话吗?”陈太忠一翻眼皮,我晋阶七级天仙才几年啊,他上下打量她一眼,“你这六级天仙,感觉气息有点虚。”

南忘留点点头,“强行冲上来的,有点着急了……我打算用十年时间来稳固境界。”

“反正路是你自己选的,”陈太忠也不表态,强行冲阶,好处很多坏处也不少,其中甘苦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,当然,最大的好处是冲阶成功了。

他不是个喜欢说教的人,“你能出关最好,我打算近期往中州一行,笑梦和任女想跟我一起去晓天宗子午阴阳谷,派里的事情,你要多操心了。”

“天目术吗……我也想去啊,”南忘留一听,眼睛就睁大了很多,“咱蓝翔现在不是挺好的吗?除了毛贡楠和大长老,还有花捷竺客卿,有他们三个在,能有什么事?”

她虽然闭关了,闭的不是死关,派里的大事还是知情的,包括东公子斩杀魔修真人,东客卿打走冧祥东之类的消息,她都知道。

“目前的蓝翔,正处于扩张期,事情太多,”陈太忠一摊手,“派里要留够天仙,否则一旦有事,难免捉襟见肘。”

“不经锤炼,哪里会成长?”南忘留不以为然地回答,“现在的蓝翔,跟很多称号家族建立了联系,他们要学会善用助力,若是如此都不行,我留下也是无用。”

陈太忠嘿然不语,他其实是很赞同她这个放养的观点,温室里长不出参天大树,而且蓝翔现在的人气,确实是挺旺,随便拉几个天仙来助阵,非常容易。

凭良心说,只要他东易名上人不出事,别人想要打压蓝翔,也要考虑一下后果,最多也不过就是小小地做点手脚——说来说去,蓝翔的大势,是维系在他身上的。

而有了外来的天仙助阵,这种小手脚,不太容易得逞,若是手段非常狠毒的话,就算南忘留在,跟不在也没什么区别。

总而言之,蓝翔现在已经气象一新,崛起的势头不可阻挡,派中留多少天仙,并不是很重要的事情,有的是人愿意帮忙——从来都是锦上添花易,雪中送炭难。

他沉默一阵之后,微微颔首,“那你安排一下吧,我打算交换大会之后就走,还有这个去子午阴阳谷锻体的名额,你也申请一下。”

“这个申请好说,”南忘留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“以前是懒得见白驼门的嘴脸,现在嘛……三个锻体名额算什么?”

陈太忠的思绪,却是已经飘得远了,此番去中州,是否也要去一趟东莽呢?

老易那里的播放器,应该没有新片子了吧?

南忘留见他出神,也不再说话,等了好一阵,才问一句,“你怎么占了七掌柜的便宜?”

陈太忠将事情又说一遍,现在的他,已经能在鉴宝阁这个庞然大物的面前,保住那根棍子了,当然不怕被自家人知道。

“竟然能探查九阳石髓?”南忘留听得大奇,抬手将那棍子摄过来,细细看了一阵之后,缓缓点头,“如此一来,你炼制本命法宝的至阳材料,是有着落了……七掌柜此人,不好打交道,但是说话算话。”

“寻这九阳石髓,也是水磨工夫,”陈太忠闻言苦笑一声,“不能离得太远,而且……分布图也委实有点贵。”

“你搞一搞清楚,这是九阳石,能不贵吗?”南忘留白他一眼,很干脆地表示,“这个精细分布图,派里出灵石买了……若有多的,卖给派里就是了。”

“这是公款消费吗?”陈太忠撇一下嘴,苦笑着发话,蓝翔愿意出资的话,这点灵石当然不是问题,别看是一个凋敝的宗派,底蕴比普通的称号家族强太多了。

不要说两千灵晶,二十万灵晶,蓝翔抬抬手也拿得出来,一个宗派传承需要的灵晶,比一个称号家族强出太多,封号家族也赶不上。

南忘留也习惯了他的怪话,并不在意,只是很无所谓地一耸肩膀,“你炼制本命法宝,需要至阳之物,其他弟子也会需要的,蓝翔不会永远是称派的……气修早晚要称门,未雨绸缪,算是我这个曾经的执掌,为后人留下点东西。”

陈太忠笑一笑,也不说话。

南忘留并没有关心他的反应,而是四下地看一看,眉头一皱,问出一个很奇怪的问题,“你这个院子的布局,是谁设计的?”

“好像是……穆珊吧,”陈太忠皱着眉头想一想,其实院子建设的时候,他根本就不在派里,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
南忘留的脸拉了下来,“问题……当然有问题,你不觉得,这是你听风镇院子的翻版?”

“啊?”陈太忠眉头一扬,发出了很奇怪的一声,“我这个,没觉得啊……你怎么会这么想?我是想说……两者差别不算小吧。”

“亭台楼阁,假山流水,小湖石桥,”南忘留冷冷一笑,“太忠,你听风镇的院子是毁了,但是我有你院子以前的图,这样的风格,在风黄界并不多见!”

“你有我……以前的图?”陈太忠苦恼地挠一下头,他当然不会问,这图是从何而来,他心里很清楚,散修之怒的行踪,应该早就被人放到了显微镜底下。

但是想到听风镇的生活,他心里还是有点不太舒坦。

“事情不太对,”南忘留并不回答他的话,而是眉头一皱,“除我之外,还有谁知道你是陈太忠的?”

“没有了,”陈太忠摇摇头,“也许有人怀疑我是吧。”

“这个穆珊,要调查一下,”南忘留的神情凝重了起来,转身向外走去,“此事我来办。”

她才一出关,就放下其他事,先调查陈太忠的侍女,可见她对此事的重视了。

事实上,她必须这么做,陈太忠的安危,对本派的干系太大了,哪怕真实身份泄露,可能也不会有多严重的后果,蓝翔也赌不起。

等到位面大战爆发,陈太忠前往幽冥界拿了功勋回来,然后洗白身份,才是正道。

三天之后,调查结果出来了,令南忘留感到欣慰的是,这个院子的设计,还真是穆珊主要策划,其他三个侍女补齐的,没有任何外人插手。

也就是说,不是外面势力对东上人身份的试探。

南忘留亲自问穆珊,你为何这么设计,而穆珊回答得也很直接,我是参照散修之怒的庄院风格设计的——我喜欢陈太忠。

南执掌对这个答案,颇为无语,于是哭笑不得地发问,你就没有想过,你这么搞,万一别人认为东上人就是陈太忠,生出对付他的心思,你将置蓝翔于何地?

我有一半的把握,他就是陈太忠,穆珊神神秘秘地跟南执掌解释,他很喜欢这个院子的风格,而且,就算他是,咱不说,别人谁能知道?

你不说?南忘留报之以冷笑,别人有的是手段让你说实话!

大不了我当第二个王媛媛!穆珊大义凛然地回答,一脸的刚毅。

于是,她就被南执掌强令闭关去了,还是由执法弟子轮流看守。

陈太忠听到这样的处理结果,也是有点哭笑不得,想到自己初到蓝翔的时候,还就是喜欢点这个绿衫女孩儿跟随,后来她总是心不在焉的样子,而李晓柳主动靠近他,所以他才又慢慢地培养起了李晓柳。

有些东西,一旦错过,就是错过了。

不过他还是在陶元芳上门的时候,顺口打了个招呼:小魏也没犯什么错,只是必须隔离她一段时间,你嘱咐执法弟子,多照顾她一些。

与此同时,陈太忠遭遇了新的一拨骚扰。

南执掌出关的消息,很快就传遍了整个蓝翔,令大家感到惊讶的是,南执掌也是连升两级——气修什么时候能这样连续升级了?

近一段时间,闻道谷的热度有点下降,虽然指标还非常抢手,但起码是没有原来那么狂热了,很多人发现,进来修炼一段时间,也没什么太大的感觉。

修者是很相信机缘的,但同时也是很敏锐的,感觉闻道谷对晋阶的帮助不大,自然不少人就会降低兴趣。

陈太忠并不觉得奇怪,前一段时间的狂热,真的有点太热了,现在大家只不过是回归理性罢了,而且他不认为闻道谷会就此衰败下去。

有那么多真实的例子支撑着,未来两三百年内,闻道谷不会少了前来参悟的修者。

想要快速晋阶的家伙,估计来得会少,绝望中找寻一丝机缘的主儿,是不会放弃的。

而闻道谷中有一些心理暗示的因素,对后者还是能起到一定的帮助,这是不可否认的,也是陈太忠心中,对闻道谷的真正定义。

用来悟道问道的地方,太热闹了并不好,不但让蓝翔难做,更是会让人心浮气躁。

然而非常不幸的是,这种逐渐回归理性的趋势,被南忘留的再次晋阶打破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