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五十七章 不是战器

七掌柜说到这里,也没再继续说下去,而是饶有兴致地盯着对方看。

陈太忠想一想,才又问一句,“你确定此中有九阳石髓?”

鉴宝阁的人能认出九阳石甲,这个很正常,见石甲猜到里面是九阳石,这个也正常,但是凭什么隔着两层,就敢断定里面还有石髓?

“按照鉴宝阁的规矩,打折的鉴定费,是无须给出详细说明的,”七掌柜笑眯眯地发话,“不过,东上人是本阁的合作伙伴,讲一讲也是无妨。”

这就是身份和地位的好处了,想当初陈太忠进鉴宝阁的时候,鉴定师惜字如金,根本不想多说一个字,摆明了“知识就是财富”的样子。

现在,他倒是能享受额外的“友情馈赠”了。

不过,陈太忠并不打算领情,他很不屑地撇一撇嘴,“能打折的,多为鉴宝阁的贵客,我倒是不信,你们会不给出详细说明。”

“呃,”七掌柜被他的话噎了一下,然后讪讪一笑,“本阁……偶尔也会举办打折活动。”

“哈,”陈太忠听得笑一声,这笑声没有嘲笑的意思,他是纯粹想起了地球上的促销,心说这皇家的产业,竟然做买卖也懂得打折,真的很活络。

七掌柜却是误以为他在嘲笑,心里有点不高兴,不过也没有太计较,而是出声解释起来。

“至刚易折,九阳石甲虽坚硬无比,但也极脆,此棍以兵器面目出现,里面定然有九阳石髓,否则早就破碎了,你可明白?”

陈太忠能听明白,九阳石乃是至阳之物,而石髓更是到达了至阳巅峰,有了向至柔转化的趋势——须知石髓是软的。

七掌柜的话就是说,这棍子里面若没有石髓,早就断了。

不过,陈太忠又听出了点别的意思,他骇然地发问,“兵器面目……七掌柜你的意思是说,这根棍子是人为打造出来的,不是天生的?”

这个问题,有点像废话,兵器样子的东西,不是打造出来的,难道还能是长出来的?

但是他还真就这么问了,为什么?因为九阳石几乎不可能锻打,既硬且脆,它可以做为辅助材料,锻造其他兵器时融合进去,增益阳刚和锋锐效果。

能将九阳石打造成一根棍子,里面再灌注上九阳石髓——这玄仙也做不到吧?

“当然是打造出来,”七掌柜很享受对方的惊讶,他微微一笑,指着棍子上的三处擦痕,“看,这里、这里……还有这里,应该是有些打造者的印记,但是被人抹去了。”

陈太忠听得愣住了,打造的人牛,抹去印记的人,也很牛啊。

这棍子他最近一直在用,在玉仙的攻击下,九阳石甲都不损分毫,竟然有人能抹去印记而不损本体,这起码也得是……高阶玉仙吧?

“做到这个并不难,”七掌柜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,微微一笑,“九阳石甲是至刚之物,至阴或至柔可克之,也就是看到这三处擦痕,我才能断定,此物为人为打造。”

明白了,陈太忠只是对炼器不熟,并不代表他不懂原理,地球界上也是如此,很硬的钢铁上雕出花纹,并不一定要拿钻头纹刻,用强酸也能做到,费不了多大劲儿。

七掌柜的话,让他有茅塞顿开的感觉,不过看到对方夸耀见识的样子,他还是有点不舒坦,于是又出声发问,“那你这估价,是不是也有点高,一丝石髓,值三万灵晶吗?”

九阳石髓可以说是本位面至阳之物了,其价值不能用灵晶来衡量,但不管怎么说,这一丝的石髓,实在太少太少,珍贵是够珍贵了,量上不去也是白搭。

想一想晶铁之类的东西就知道,量越大单价就越贵,跟量大从优,是截然相反的。

像陈某人,需要至阳之物来炼制本命法宝,但是这一点点石髓,根本不够用,让他来花三万灵晶来买,绝对不可能——不带这么烧灵石玩的。

当然,也不排除有人愿意出三万灵晶,买这一丝石髓的可能,土豪哪里都有,而这一丝石髓,刚好够做一些东西的话,搞得价格飞起也是正常。

“所以说,你这一千五百灵晶,花得非常值,”七掌柜微微一笑,做出一个“知识就是灵石”的表情。

陈太忠强忍着揍他一顿的冲动,拿起茶水来轻啜,也不说话。

七掌柜停顿了足足有五分钟之久,才轻叹一声,“我改主意了,三万五千灵晶收你的棍子。”

陈太忠咽下口中的茶水,慢吞吞地回答,“不要一而再地出尔反尔……听说你是讲究人?”

七掌柜苦笑一声,“这棍子根本就不是战器,被你当作战器用了!”

陈太忠又喝一口茶水,默默地颔首,不是战器?哥们儿用得很顺手呢,你接着说。

“这是探查九阳石髓的工具!”七掌柜再次叹口气,这口气叹得是情真意切,“石髓之间,是有斥力的,东上人博闻强记,应该明白了吧?”

“我擦!”陈太忠闻言,狠狠地一拍大腿,怪不得你一副哭丧脸,照这么说,这玩意儿还真的不止值三万五千灵晶!

若是对九阳石髓有所了解的人,当然知道,九阳石髓之间,是有斥力的。

九阳石髓是藏于九阳石中的,不同的九阳石里的石髓,虽然是同一物质,但彼此之间会发生排斥,这就像一根磁棒被打做两段之后,根本不可能照原来的样子接在一起——有斥力。

而九阳石髓这种至阳之物,根本不可能用肉眼或者神识观察到,天眼都不行——别说石髓了,九阳石都很难用天眼找得到,九阳石甲隔绝一切探查,神物自晦!

那么,手里有这么个棍子,想找到九阳石髓,就方便了很多。

在一座石山上走来走去,棍子突然飞出手去,那么,冲着相反的方向找去,就能找到石髓。

这根棍子里只有一丝石髓,但是它能找到太多的石髓。

“唉,”七掌柜很幽怨地看着他,“我鉴宝阁也奇缺至阳之物,你说……这三千灵晶,我是不是开价太低了?还给你……还给你打了五折!”

说到最后,他的声音似乎都有点哽咽了。

“这个嘛……哈哈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心中实在是爽快无比。

他刚才还在纠结呢,要不要从玄冰洞里弄点万年玄冰出来,沤坏这根棍子,然后取出那“一丝”的九阳石髓,锤炼真器元胎。

但是,这一丝的九阳石髓太少太少了,而他现在,也是真的缺一把趁手的兵器,棍子和法宝……该如何取舍呢?

结果,七掌柜马上就给了他一个意外的惊喜,大大的惊喜。

他不想让自己显得太得意,但是脸上的笑容,怎么都控制不住,这时候,他有点理解纯良见到玉仙的尸体的时候,为什么会高兴得扭屁股了。

他笑得甚至合不拢嘴,“那个啥……你不会骗我吧,谁会弄出这种工具来?”

做出这根棍子的主儿,起码也得有玄仙的实力吧?别再跟藏弓一样,被什么宗门认领走了,到时候保不住宝物不说,还可能遭逢大难。

七掌柜则是看着那棍子发呆,“唉,这样的宝物,没有收购进来,完了……总部一定会调查我的,让我在规定的时间和规定的地点,交待清楚前因后果,东上人你害我不浅!”

“风黄界这么大,我哪里探查得过来?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他知道对方是在装模作样,不过他心情好,也懒得计较,“你鉴宝阁真有需求的话,可以跟我商谈租借事宜。”

“有你这句话,我就放心了,”七掌柜登时转愁为喜,“你可是答应租借的啊。”

凭良心说,鉴定清楚这根棍子之后,他真有伸手抢夺的冲动,不过想一想对方的战力,他硬生生地把这股冲动压制了下去——虽然大家都是七级天仙,但是东上人,是能打走五级玉仙的主儿啊。

若陈太忠还是灵仙的时候,进鉴宝阁鉴定这棍子,就算不会被抢夺,也绝对会被人“高价”买走,财帛动人心。

他若不肯卖的话,没准就在一个什么角落里,被人莫名其妙地打劫了。

亏得他现在有点名气了,实力也大涨,勉强够资格保护这根棍子了,而鉴宝阁本身,也不愿意做出这种砸牌子的事情,他们做的是长久买卖,还是要注意口碑的。

也正是因为如此,七掌柜才不顾规矩,一而再地提高收购价,想要拿下此物。

他鉴定出这么个逆天东西,只收了一千五百灵晶,传到阁里去,也真的没办法交待,耳听得对方愿意谈论租借事宜,才长出一口气。

一丝石髓再珍贵,也就那么多,珍贵是珍贵在它的探查能力上。

他松了口气,下一刻,陈太忠却又不解了,“慢着,既然有石髓的九阳石,都能探找九阳石髓,别人也未必一定要用此物来探查吧?”

“你这句话,也对……也不对,”七掌柜笑着摇摇头,“你要明白,就算有探查物事,想查到石髓也是极难的,尤其是……带着大块石髓出门的话,很容易引起别人的觊觎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