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五十六章 专业

陈太忠听得嘿嘿一笑,“看不出就看不出,说什么所长……没的让我小看你。”

“东上人你这话有失偏颇,”七掌柜一听,就不高兴了。

他一直是笑眯眯地说话,此刻却一本正经了起来——搁给任何人,被人怀疑自己的专业所长,心里也不会舒坦了,“此物原本是残破的,又经冧祥东修补,遮盖了本来面目,我看不出是很正常的,我所擅长辨识的,是中古之后的器物,以及天才地宝。”

“那冧祥东能修复,辨识能力岂不是超出你一筹?”陈太忠也真够促狭的,哪壶不开专提哪壶。

“没有谁是全才,”七掌柜越发地不淡定了,脸红脖子粗地发话,“以我看来,他没准是得了相关知识,胡乱碰上的,而且他修复的……明显不够完美!”

“哦,”陈太忠红点点头,又刺他一句,“看来这笔鉴定费,你是收不了啦。”

“西疆鉴宝阁没谁收得了……起码不会鉴定得太准,”七掌柜有点出离愤怒,技术型人才,总是不喜欢在专业方面被人怀疑,“中古之前器物何其多?我可以帮你把东西送到中州总部,定然给你一个满意的交待!”

“再说吧,”陈太忠白他一眼,将青钟冠收了起来,“本来想再送点灵石给七掌柜,奈何你拿不走,真是遗憾。”

七掌柜被这话气得好悬吐血,可是他此来是谈判的,不是翻脸的,商人重的是利益,太讲面子的商人,不是好商人。

于是他只能轻咳一声,勉力挤出一个笑容,“还有别的需要鉴定的吗?给你五折优惠。”

陈太忠斜睥他一眼,也不说话,沉寂了好一阵,估计把对方的胃口钓得十足了,才轻咳一声,“不会再送到总部去吧?”

“若需要送到总部,我只收你一成鉴定费,”七掌柜真的快被气死了。

“既然如此,你帮我看一看这个,”陈太忠又摸出那根棍子,放在桌上,“想必你也猜到了,这是我的兵器。”

七掌柜也不说话,直接拿起棍子看了起来,他是要强之辈,又是九掌柜之一,分外讲面子的,此刻说什么也是白扯,鉴定出来结果才是真的。

他默默地看了有一炷香的工夫,将棍子放下,然后疲惫地揉一揉眼睛,“东上人,可否借贵地歇息半天……此物我已辨识出多半,但是,我一定要给你个圆满的答复。”

“这简单,”陈太忠抬手打个响指,招来一个侍女,“备晚宴,我要招待贵客,弄一只短尾貘……湖中的莲子,采些来。”

他院子里的莲子,是品阶不高的青莲,但是胜在新鲜,现采现吃,也不算寒酸。

正吃喝的时候,执法堂的陶堂主走了进来,“东上人,我有意入闻道谷闭关,能否造一片灵地出来?”

“都想闭关,毛贡楠也想闭关,”陈太忠气得冷哼一声,“然后我去山门口看门,这样总可以了吧?”

“东上人你要去看门,我就负责在门口值夜,”陶元芳嘿嘿一笑,很不以为然的样子,“在闻道谷闭关,何若跟在闻道谷谷主身边?”

“吃饭吧,”陈太忠也懒得理他,“想闭关也行,等交换大会和招收弟子大典之后。”

交换大会时间没多久了,而招收弟子大典,也快举办第二届了——两年一届,这已经一年多过去了。

陶堂主坐下喝酒吃饭,虽然他只是灵仙,七掌柜还是给了他一个笑脸,心里却是在默默地琢磨:东易名此人,在蓝翔不仅威望高,人缘似乎也不错。

晚饭丰盛而不奢华,用了差不多一个小时,大家结束了饭局,陶堂主知道东上人在招待鉴宝阁的人,吃完饭就溜号了,陈太忠却是继续招待七掌柜喝茶。

喝了一阵茶之后,七掌柜也不待对方催促,拿起那棍子看了起来,看了十多分钟,才又放下棍子,揉一揉眼睛,再揉一揉太阳穴,淡淡地发话,“看明白了。”

“辛苦了啊,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发话。

七掌柜发誓,他从来没有想到,有些人的笑容,是如此地令他讨厌,不过想到自己真的看明白了,他决定不计较这些,而是淡淡地发话,“鉴定费一千灵晶。”

“啊?”陈太忠脸上的嘲讽,登时就变作了愕然,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我说鉴定费,”七掌柜嘴角一撇,声音略略地加大一点,“是一千灵晶!”

“这个……”陈太忠愣了好一阵,才皱着眉头发话,“这个那啥,你说鉴定费能打五折。”

“这就是打了五折的价钱,”七掌柜淡淡地回答。

“那岂不是,我卖给你的话,值两万灵晶?”陈太忠愕然发话,不会吧,比真意宗的三才柱还值钱很多?

前文说过,鉴宝阁的规矩,就是收取物品本身价值的十分之一,做鉴定费。

鉴定费收得高了,物主把物品卖给鉴宝阁,鉴宝阁就亏了。

鉴定费收得低了,鉴宝阁自己就觉得划不来——他们是要包收的,不愿意收的东西,鉴宝阁就不会给出鉴定:你这玩意儿不值钱。

面对陈太忠的问询,七掌柜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你若肯卖,我定然买,卖不卖?”

陈太忠想一想,最后还是干笑一声,“我先听一听你的鉴定吧。”

听这个鉴定就很值钱,那是一千灵晶啊,若是不听鉴定,直接卖掉这根棍子,能得两万灵晶,但是听了鉴定之后,觉得这棍子还是可以卖,那么也只能卖两万灵晶。

一里一外,损失一千灵晶。

要不说法侣财地,修仙真的是离不开灵石。

就算是陈太忠,杀人越货打家劫舍无数,一样物品的鉴定费就是一千灵晶,还是打了五折之后的价格,他也有点玩不起。

想一想他跟方啸钦的冲突就知道,堂堂的方家,拿出五千灵晶都是捉襟见肘,不得不找一些变通的法子,来替代灵晶。

但是,这时候是必须赌的——鉴定费值钱,那东西就更值钱了,其实是好事。

七掌柜又看他一眼,想一想之后发话,“我改主意了,鉴定费一千五百灵晶……其实与你未必有用,你还要听吗?”

不听这鉴定的话,就是三万灵晶到手了,这是赤裸裸的诱惑。

事实上,能让鉴宝阁改了开价,这东西绝对是非常罕见和珍贵的——须知鉴宝阁一向以买卖公平而著称,这已经算是出尔反尔了。

但是有一点,必须要考虑到,就是七掌柜说的——对陈太忠未必有用。

东西可能很好,但是于己无用的东西,值不值得花一千五百灵晶听一次呢?

值得的!陈太忠没有丝毫的犹豫,闻言只是冷笑一声,“无非想多赚五百灵晶……七掌柜你这么做事,让我有点看不起。”

“咳咳,”七掌柜干咳两声,赔笑回答,“是我估算出了问题,你搞清楚,本来能收你三千灵晶的……我给你打五折了。”

“说说到底是什么吧,”陈太忠一抬手,一堆璀璨的灵晶摆放到了桌面上,“希望你不要鉴定错误,让我再去找你讨要回鉴定费。”

“点数,”七掌柜也不回答他的话,而是冲着自己的伴当一扬下巴。

一千五百灵晶,很快就点验完毕,收起灵晶来,七掌柜才轻咳一声,“九阳石甲……东上人对这个东西,应该有所了解吧?”

“嗯,了解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这么些年的玉简,不是白看的,九阳石是至阳之物,因为至阳,所以极易散去,所以一般能存留的九阳石,外面都包了一层石层,被称为九阳石甲。

九阳为至阳,至阳生至刚,能包裹九阳石的石甲为至刚,一般的东西,根本打不破至刚的九阳石甲。

但是陈太忠也很清楚一点,九阳石乃是天生之物,长成什么样的形状,都是有可能的,但是长成这么一个棍子的形状,外面又包了一层石甲,居然还如此纤细……这是不可能的!

于是他微微一笑,“你想告诉我说,这根棍子里,有些许的九阳石,你打算花三万灵晶买……咱们能不开玩笑吗?”

九阳石是很珍贵的,至阳之物,但是哪怕这棍子真的是九阳石甲,里面那点九阳石,也真的不值三万灵晶——怕是三千灵晶都不值。

“我只是问你是否知道九阳石甲,”七掌柜淡淡地发话,“却没有说,这棍子就是九阳石甲。”

“嗯,这个倒是,”陈太忠点点头,心说你不装逼能死吗?但是他的脸上,偏要表现出不在乎,“那么,这根棍子,到底是什么呢?”

“九阳石中,有九阳髓,”七掌柜不紧不慢地回答,然后一指那棍子,“此物外是九阳石甲,内为九阳石,石中有一线石髓……”

九阳石髓?陈太忠听得眼睛一亮,哥们儿正说没有至阳之物来炼制本命法宝呢,结果就有了这个?

九阳石髓,是比九阳石还要罕见得多的精髓,不过……只有一线的话,有点不太够用啊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