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五十五章 真器吗?

既然打算给交代,那就见上一面吧,陈太忠也有点好奇,事实上,他来风黄界这么久,还没接触过任何的皇族中人,那是风黄界的实际统治者啊,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。

于是他点点头,“来的会是什么人?”

“级别应该不会太高,”言笑梦摇摇头,“鉴宝阁一直在淡化皇族的存在,甚至都不愿意承认,是皇族的产业,很多人根本不清楚鉴宝阁的后台。”

哦,陈太忠点点头,心里多少有点明白了,不过这对他来说,也是无所谓的事,“西疆商盟……不是西留公的产业吗,又能跟咱蓝翔有什么交集?”

“宝兰州最近几年,人气越来越旺,”言笑梦想都不想就回答,“而且西留商盟的买卖做得很大,号称无物不能买,无物不能卖,据称……闻道谷和玄冰洞的名额,就是他们炒起来的,而且大部分交易的名额,也掌握在他们手中。”

“冲着名额来的?”陈太忠的眉头皱一皱,然后猛地想起一件事,“天下商盟和西留商盟……是怎么一个关系?”

“收了你噩梦蛛的天下商盟?”言笑梦美目生辉,斜睥他一眼。

现在的言上人,彻底跟乔任女学坏了,自打说要给他生孩子之后,只要有机会,她就要调戏东上人两句,似乎已经认定,他就是散修之怒了。

陈太忠撇清几次之后,也懒得再计较这种事了,他眉头一皱,“问你话呢。”

“天下商盟是左相下面人搞的,”言笑梦还真知道这个,“左相好财,掌风黄界财货,但终究根基尚浅,西留商盟不卖他的账,两家争夺得煞是激烈……据说天下商盟在东莽发展得不错?”

“你不要总含沙射影,”陈太忠有点恼了,很随意地一摆手,然后看她一眼,“你怎么对这种事很熟悉的样子?”

言笑梦笑一笑站起身来,也不回答他的话,“那这两天,安排鉴宝阁的人来拜访你?”

“尽快吧,”陈太忠微微颔首,“待交换大会完毕,我要往中州一行,再回来,就该全力备战位面大战了,前几日海河来,说董耀璋已经发布召集令,大约也就是三五年的光景,开战是必然的了。”

“一开始总是一点小接触,慢慢地来,”言笑梦没觉得意外,神经很大条的样子,事实上,风黄界遭遇位面大战,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大家都有经验了,“习惯了就好了,待到最激烈的时候,没准还需要个四五十年,现在埋头发展是正理。”

“四五十年,哎,也不知道能不能悟真,”陈太忠长叹一声,他觉得以自己的状态,还是成就玉仙之后,再去幽冥界比较保险一点。

不过想到可能的九幽阴水,他又有点纠结,真器元胎应该早点炼才好啊。

遗憾的是,他到现在也没有决定,到底炼制个什么法宝,至阴至阳的材料,也没攒了多少。

他没想到的是,两天之后的鉴宝阁来人,帮他解决了部分问题。

鉴宝阁来的是一个七级天仙的精瘦汉子,一看就很干练,偏偏是特别喜欢笑,自我介绍说,他是七掌柜。

鉴宝阁在西疆一共有一正两副三阁主,九掌柜,十八执事,七掌柜表示说,蓝翔这一片,是他负责的。

两人一见面,他就给东上人奉上了两罐酒,两罐茶,酒是皇家密酿,茶也是皇家灵山出产的茶,不但味道奇佳,还有养颜滋补的功效。

之所以送这两样礼物,很显然,鉴宝阁已经了解到了东易名的喜好。

陈太忠收了对方的礼物,也不好不回礼,不过他的礼物,就简单多了,只是二十极灵,“山野之人,比不上鉴宝阁财大气粗,区区一点小心意,还望莫要嫌弃。”

这酒和茶是非卖品,很难换算成灵石,他也无意多给,意思到了就行了——东西虽然好,但是太贵的话,就算有地方卖,我也不会买啊。

“灵石就挺好,”七掌柜笑眯眯地一摆手,示意随从收下,“我鉴宝阁做的就是买卖,最是喜欢灵石,东上人果然是妙人儿。”

两人很随意地聊了起来,聊鉴宝阁的组成结构,聊近在眉睫的位面大战,聊闻道谷登仙的几个幸运儿,又感慨一下现今修炼资源日渐稀少,天才地宝难觅行踪。

陈太忠觉得,这厮是在考校自己的见识,不过他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的主儿,懂就是懂,不懂就是不懂,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。

反正不能说的,他是绝对不会说。

总而言之,七掌柜是个很好的聊天对象,不但言谈相当诙谐幽默,而且见闻广博,他嘴里说的很多东西,都是玉简上看不到的,陈太忠听得也大开眼界。

两人聊了差不多两个时辰,眼瞅着到了晚饭的时候,七掌柜笑眯眯地站起身,“与东上人一晤,如沐春风收获颇多,怎奈天色不早了,不敢耽误阁下的修炼,就此别过。”

嗯?陈太忠有点纳闷,你跟我瞎扯了半天,什么都没说呢,这就要走?

不过真要说的话,也就是一句话,所以他言简意赅地表示,“记得把那个奸细的事,说明白了……在我蓝翔地盘做生意,要守规矩,什么该做,什么不该做,你自己心里清楚,你不给我蓝翔面子的话,我也不会给你面子。”

“咦?”七掌柜略略一扬眉毛,然后又笑着坐下。

他这番告辞,其实也就是表示,要说正题了,你再不说,我就要走了——当然,能直接离开的话,那是最好的,双方心有默契,虽然没有谈合作,但是能聊一下午的天,本身就是一种姿态了。

至于具体的合作该怎么谈,那是下边人的事,双方的主事人不会计较这种小事的。

眼见对方开口,七掌柜就不能马上离开了,他笑着点点头,“对于贵我双方合作,贵派都有一些什么打算?”

“有什么打算,你跟他们去谈,我不管具体的事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一摆手,“我就是告诉你,尊重别人就是尊重自己……我这人脾气不好,一般不太喜欢说理,没劲儿。”

说理没劲儿,那自然就是要动手了,不过对方是皇家的产业,他说得婉转一点。

七掌柜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,最后还是轻笑一声,“我也不管具体的事儿,回去之后,我会约束他们,但是……我希望一旦有不愉快的事,咱俩能先碰一下,保持沟通是有必要的。”

陈太忠想一想,还是点点头,“好吧,碰一下也好……我这个人还是比较讲究的。”

“是啊,讲究人比较容易打交道,我也是讲究人,”七掌柜笑着回答,“希望合作愉快……东上人还有别的事吗?”

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,你这么搞不行啊,陈太忠决定不能让对方如意,我的地盘,必须得我做主!

他沉吟一下,方始缓缓发话,“七掌柜对鉴宝有什么心得吗?”

“呵呵,一点小心得,”七掌柜很谦虚地回答,但是后面的话,就不够谦虚了,“鉴宝阁的掌柜,首重鉴赏能力,修为倒是次要的,我也只是西疆九掌柜之一。”

“有个东西,七掌柜能帮着看一下吗?”陈太忠笑眯眯地摸出那顶青色高冠,缓缓放到桌上,“费用好说。”

“唔,冧祥东的青钟冠,”七掌柜一眼就认出了来历,鉴宝阁的情报体系,真的很强大。

他不知道对方拿出这个东西,是真的要帮忙验看,还是在卖弄曾经抢过中阶玉仙的东西,借此警告己方。

不过对方既然出题目了,他自然要接着,所以他很直接地点出青钟冠的来历,也不忙验看,而是又含沙射影地问一句,“这东西的神妙,阁下当有亲身体会了。”

你都跟这玩意儿斗过了,拿出来问我,这是什么意思?

陈太忠可是懒得跟他玩这弯弯绕,直接将高冠一推,“阁下自己看看便知。”

七掌柜狐疑地看他一眼,拿过来青钟冠,先是不经意地扫了一下,然后猛地一怔,又扫了两眼,登时就呆住了。

紧接着,他眼中异光一亮,缓缓地扫视着青钟冠,前前后后地看,里里外外地看。

他看了足足有半个小时,才缓缓放下高冠,抬手去揉一揉眼睛——一个高阶天仙,看东西看到居然揉眼睛,也真的罕见。

但是陈太忠能理解这一点,灵目术和天目术,都是极为费眼力的,还费神念,他若是火力全开地使用半个小时天目术,也绝对扛不住。

七掌柜揉了一阵眼睛之后,才苦笑一声,“东上人出得好题目,你怎么知道这青钟冠另有来历呢?”

“这是冰莲派从雪峰观卷走的残破灵宝,”陈太忠倒也不怕实话实说,“我蓝翔跟雪峰观交好,这你应该知道。”

“原来如此,”七掌柜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“这是万年之前的灵宝……姑且算它灵宝吧,是否曾经是真器,我看不出,是中古之前的东西,是不是上古的,我看不出来。”

“那你也就开不出价钱了?”陈太忠心里,难免有小小的失望。

“术业有专攻,我所长不在于此,”七掌柜理直气壮地回答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