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五十四章 燕上人的算盘

陈太忠几乎是以“掩面而逃”的方式,从那个房间离开的。

接下来的两天里,言笑梦似乎在表白之后,也有点害羞,并没有再来纠缠他。

蓝翔派两百年以来,第一次大规模招收弟子的大典,就此落幕。

如果没有混沌体质半路离开的事件,这次堪称是一次成功的大典,胜利的大典,团结的大典,积极向上的大典,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大典。

大典过后,血灵派的燕上人并没有离开,而是找到了陈太忠门上,“东上人,听说东家公子斩杀石原真人的宝棍,在你的手上?”

“哦,是的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对战冧祥东的时候,已经露出了这根棍子,再否认也没什么异议,于是阴森森地发问,“老燕你想说什么?”

他化身东公子一事,瞒过了很多人,但是燕上人是亲眼见过他改容易貌神通的,若是生出什么想法的话,这就很不好了。

“哪天东公子前来,你一定要通知我一下,”燕上人爽朗地笑着,他是老奸巨猾之辈,知道东上人在忌惮什么,“我可是有事要求他。”

“有事要求他?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缓缓回答,“他估计以后都未必有空出门了,你不如先跟我说一说。”

“也没别的意思,”燕上人干笑一声,“据说,石原真人的储物手镯落到了他的手里,那里面有些东西,可能是我派需要的,我想收购一些。”

陈太忠见他识趣,又想到自己也辨认不出很多东西,于是一拍储物袋,拿出不少瓶瓶罐罐来,“来,你帮着辨识一下……能管住自己的嘴吧?”

“原来东公子早把这些东西交给您了,”燕上人忙不迭地点头,很直白地表示,我不会乱说的,“待我看看……”

燕辉帮着把大部分瓶瓶罐罐都分析清楚了,不过就像他说的那样,这些多是魔修用的东西,陈太忠能用得上的,只有一种精血丸。

这精血丸是补足精血用的,对魔修来说是必备之品,对于那些透支了精血的普通修者,是一种上好的疗伤药。

“这个你用得上,”燕上人知情识趣得很,主动将精血丸分出来,再加上五瓶摄魂雾,“这个,也是战斗时能用的。”

“我需要这些?”陈太忠不屑地笑一笑,他有诛邪网在身,补足精血真的再简单不过,“这些可能是人族的精血,我会毁掉。”

“毁掉的话,实在太可惜了,那不是浪费吗?”燕上人叫了起来,“你用不到,蓝翔弟子也用得到,能挽救人族的修者……大不了你找兽修交换,换兽族精血回来。”

这个……倒也在理,陈太忠想一想,确实是这么回事,这精血丸补充精血,比诛邪网要方便许多,而且也不虞人看到,他是不能忍受拿人族精血修炼,交换点兽血回来就无妨了。

那么,摄魂雾他也能接受了,他可以不用,但是蓝翔弟子手边有这么个东西,关键时刻,没准就能多出一条命来。

摄魂雾是迷惑人的神智用的,石原真人手中的摄魂雾,品质不是特别高,主要是用于群伤的,单对单的话,也就是最多临时摄取中阶天仙的魂魄。

这个东西,对陈太忠而言已经是鸡肋了,了不得留一瓶应付群攻,不过其他四瓶,真的可以留给蓝翔弟子用。

剩下的东西,燕上人就可怜巴巴地看着他,“东上人,你开个价吧。”

“这些东西……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微微一笑,“待我蓝翔开交换大会时,你来采买就行了。”

“不会吧?”燕上人惨叫一声,很夸张的那种,“我血灵派都很穷的。”

“那你……就得想办法弄点好东西来卖了,”陈太忠不吃这一套,“拍卖大会一年半之后才开始,来得及。”

“唉,”燕上人长叹一声,也不敢再争执,但是他还要强调一点,“不过,那你得先留着,不能给别人做了人情。”

“接下来的时间,我要闭关修炼了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点点头,一年半的时间,说长也不长,他现在已经是高阶天仙,真想闭关修炼的话,闭关个十来八年都不是问题。

然而,他想长期闭关,也不太现实,东上人现在,是蓝翔不可或缺的人物,尤其在南执掌闭关的时候,有些大事,还必须得他出面拿主意。

所以每过一两个月,东上人还会冒头出来一下,但是其他时间能接触到他的人,屈指可数。

一年多时间,眨眼就过去了,这一日,他正在小院里静心打坐,言笑梦来访。

不过言上人也不敢打扰他修炼,虽然大家都知道,东上人在修炼的时候,是随时可以中止状态,出门见客的,但是没谁敢这么做。

数来数去,也只有曾经的刀疤,才敢在陈太忠修炼的时候,闯进去骚扰。

陈太忠知道是她来了,也没摆谱,灵气搬运完大周天之后,站起身出来相见。

言笑梦此来,还是为了讨教一些上古气修中的知识,她现在负责教授蓝翔的中高层,压力还是很大的,动不动就来请教东上人。

严格来说,陈太忠对上古气修的知识,并不比她强多少,很多时候,两人是在探讨,而不是他在讲课。

不过,陈太忠终究是来自于一个知识爆炸的年代,见闻的广博,思绪的宽泛,不是言笑梦能比得上的。

没错,相较风黄界而言,地球虽然是末法时代了,但是因为有了网络,有太多的信息,可以很轻易地得到,思路也大大地拓宽。

打个比方说,二十世纪初的华夏,老百姓平日里的消遣,大约就是谈周遭十里八乡的八卦,然后就是埋头造人了,逢个大户人家的婚丧嫁娶,能看一场戏,感觉就是过节了。

但是二十一世纪的华夏,各种可看的东西,根本看不过来,各种消息充盈着人们的生活,只有你没时间接受的消息,没有你感觉无所事事的时候。

而风黄界的现状,差不多就是二十世纪初的华夏,尤其是,这里非常注意消息的封锁,眼界不够宽,思路当然也就不够广。

所以两人虽然是探讨,但大多数时候,言笑梦还是在倾听,她非常诧异,东上人为何有这许多独出心裁的见解。

两人讨论了一阵之后,言笑梦又提起一桩事来,“鉴宝阁有意参加咱们的交换大会,跟派里申请了两次,毛贡楠有点疑惑,不知道该不该答应。”

陈太忠有点奇怪,“他疑惑什么,魔修内奸的事情?”

“这个……其中之一吧,”言笑梦摇摇头,“关键是鉴宝阁一旦参与,有客欺主的可能,对咱们蓝翔打响自己的牌子,有些负面的影响。”

“没学会走,就想跑了?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摇摇头,“我对商业这东西,不是很了解,但是生意做大了,就不怕别人分润一二,生意不大的话,哪怕独家做,又能有多少利润?”

这个在地球上人尽皆知的理论,在风黄界却没有什么市场,当然,这并不是风黄土著智商太低的缘故,而是他们有别的考量。

言笑梦就提出一点来,“您说的对,但是派里还须考虑宗门安全问题,万一被鉴宝阁渗透……你也看到了,他们的情报系统有多强大。”

这确实是个问题,陈太忠点点头,上次那魔修少年,就展示出了令人瞠目的情报能力。

不过,这也不是多么难处理的事情,“这样,可以跟鉴宝阁明说,不许在宝兰州设分号,参加完这次交换大会就走人,本派对他们的内部管理水平,表示强烈的质疑。”

“鉴宝阁打算在清湖开分号,”言笑梦摇摇头,“西疆商盟也要开分号了……都是看准了咱蓝翔的发展势头。”

“那就先敲打鉴宝阁一下,”陈太忠很干脆地表示,“咱们上次吃了那么大的亏,鉴宝阁竟然没点表示,眼里也太没蓝翔了。”

“这个,恐怕还是得您出面,”言笑梦笑着一摊手,“鉴宝阁的后台,可是极硬的,我们说话,不如东上人你的力度大。”

陈太忠听得有点奇怪,眉头一扬,“什么后台?”

“皇族中人的产业,”言笑梦扬一扬眉头,很无奈的样子,“皇族啊,是真意宗都不愿意面对的……鉴宝阁的存在,主要任务是为皇族收集奇珍,同时兼做买卖。”

“皇族……”陈太忠扬一扬眉头,这来历还真不简单,不过,那又如何?“皇族的产业里,出现了魔修棋子,不更该给咱们一个说法吗?”

“他们已经知会过地北道和青云观了,”言笑梦的表情,看起来有点无奈,“对于他们来说,这也不是多大的事情,连通知真意宗都免了……哪家门派里,还不藏着几个奸细?”

“既然是这样,他要不给咱蓝翔一个说法,就不能让他进场了,”陈太忠一听也火了,“告诉毛贡楠,这个涉及到蓝翔的尊严。”

“他们也打算给个交代,”言笑梦听得就笑,“不过,他们希望能见东客卿一面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