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五十三章 放手

陈太忠闻听是这种因果,沉吟一下方始回答,“待他游仙七级之后,可破例入内门,晋阶灵仙之后,我可将他收为记名弟子。”

以他的性子,这个决定就算很通融了,若不是他考虑到小家伙有成长为万年朱果的潜质,他才没兴趣去收徒,更别说是提前答应了。

陈太忠教授过的人不少,闻道谷那三个字就可以说明,但是师徒两个字,意味着太多的责任和因果,他目前还没有这个想法。

至于说他答应的这些章法,却是参照了楚惜刀对于海河的要求——你再怎么天才,再怎么资质惊人,也得先能成长起来。

郭博旸对这个回答,还是有点不满意,眉头不引人注目地皱一下,“只是记名弟子?”

陈太忠有点无语,早收他做徒弟,不但耽误哥们儿的事,对他的成长也不利啊。

不过他也懒得多解释,直接粗暴地回答,“混沌体质很罕见,但是风黄界总能找得出第二个、第三个,而我东某人,整个风黄界只有一个。”

这话很有些狂妄,但是郭博旸并没有觉得不舒服,撇开东上人的战力不说,只冲着闻道谷那三个字,就知道东上人擅长不擅长带徒弟了。

这话也只有东易名说出来,才会让人不觉得那么刺耳。

不过理解归理解,郭家好不容易出来一个绝顶体质的子弟,还是他的儿子,他必然要多操一些心,“不知东上人打算用什么功法为孩子筑灵基?”

肯定是混元童子功!言笑梦非常清楚这一点,不过她当然不能明说,只是淡淡地一哼,“我派中自有分寸,说了你也未必听得懂。”

她的措辞比较婉转,但是郭博旸只当没有听出来,“听不懂,我可以找人问,终是想了解一下,孩子的未来发展方向。”

“这原本是我派内之事,阁下这么问,就过分了,”言笑梦见他不晓事,说不得将话挑明,不过考虑到混沌体质对蓝翔的意义,她也补充了一句活话,“具体是什么功法,也要看他的发展情况,量身定做才好。”

这话其实也没有错,不过她是忽悠对方的,混沌体质……怎么可能不修混元童子功?

“言上人,我郭家难得有此良材,你这么回答,令我很为难,”郭博旸眉头一扬,“先是东上人不肯直接收徒,现在连所修功法也不透露一二,你若有这么一个孩子……听到这种回答,会是什么感觉?”

我若有个孩子……言笑梦白他一眼,转头看向陈太忠,“东上人什么意思?”

陈太忠不回答她的问题,而是似笑非笑地打量着郭博旸,“你就说,你现在是什么感觉吧。”

郭博旸犹豫一下,还是实话实说,“怎么也得……答应其中一点吧?我也是在为孩子打算,父母之心,还望东上人体谅一二。”

“若是都不答应呢?”陈太忠饶有兴致地发问,“你打算怎么办?”

“那我……”郭博旸沉吟一下,终于咬牙回答,“那我只能说对不住了,浪费掉贵派的相关资源,我们会赔偿。”

“那你就走吧,”陈太忠一摆手,淡淡地发话。

“东上人,”言笑梦闻言急了,一个好苗子,对宗派而言,实在太重要了,而具体到这个孩子身上,那更不仅仅是好苗子的问题,一旦修成混沌混元真炁,蓝翔崛起就更不可阻挡了。

陈太忠看她一眼,“笑梦,气修修的是勇猛精进之心,为了些许的机缘而蝇营狗苟,不是正途。”

言笑梦沉默半晌,才微微点头,也不再说话了。

倒是郭博旸得了这个答案,很是有点吃惊,好半天之后才问一句,“我们需要赔偿多少灵石,就可以离开了?”

“两个上灵吧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,他也不知道该算多少,不过两个上灵应该差不多了。

两个上灵?那倒真是不贵,郭家是称号家族,也出得起这点灵石,但是郭博旸总觉得心里不太踏实——这赔的也太少了吧?

事实上,他非常担心的一点是,蓝翔得不到自己的孩子的话,会不会下狠手将其毁掉,不管家族、宗派还是官府,对于没有成长起来的天才对手,绝对是非常狠辣的。

所以他刚才说话,才那么恭敬和委婉,尽量避免激怒对方,听到自己只需赔偿两块上灵,就可以全身而退,他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“两个上灵……少了点吧?我琴水郭家,同南执掌是故交,怎么好占贵派的便宜?”

陈太忠白他一眼,很不耐烦地发话,“你不用拐弯抹角地说话,我是看在你们的父母之心上,原谅你们不知好歹,多少人求着让我收徒呢……赶快滚蛋!”

他的话说得难听,郭家夫妇却是不敢叫真,出来赔付了两块上灵之后,带着孩子直接闪人了,直到飞进附近的清湖城,孩子的母亲才长出一口气,“这东易名煞是可恶,恨不得找父兄教训他一二!”

“算了,”郭博旸叹口气摇摇头,“你我能带着孩子安然脱身,已然是造化了……估计这还是看在南执掌的面子上。”

进了清湖城,真的就可以算是脱身了,通过传送阵,直接就能传送走。

“一个小小的蓝翔,有什么了不起的?”孩子的母亲怒气未消,“他不能给我孩子一个好的待遇,孩子凭什么要留下来?”

“若不是咱们尚有些许薄面,你觉得人家能放走咱们?”郭博旸没好气地回答,“咱家孩儿固然是天赋奇才,但那东易名也有足够的资格狂傲。”

孩子的母亲闻听这话,也泄了气,好半天之后才发问,“接下来……去哪儿?”

“去清风谷吧,”郭博旸想一想之后,才做出了决定,“此次进清风谷,不要带璋儿去了……这种压力,实在太大了。”

当初他带孩子进蓝翔的时候,没想到要离开蓝翔,只想着能为孩子多争取点资源,为此他甚至没优先考虑称门的宗派清风谷,可见他的诚意还是很足的。

但是当蓝翔拒绝了他的要求,他才猛然发现,想从蓝翔全身而退,似乎……也要冒很大的风险,当他跟东易名讨价还价的时候,他心里其实非常清楚,对方若是再强硬一点,非要留下孩子的话,他也不能撕破脸皮带孩子离开。

现在想一想当时的情景,他心里还是有点后怕,所以决定去清风谷的时候,绝对不带孩子一起去。

事实上,他不知道的是,在他刚离开那间屋子的时候,言笑梦就直接发问了,“要不要杀掉这夫妻俩,把孩子抢回来?”

“嗯?”陈太忠很吃惊她有这么一问,然后才不屑地笑一笑,“杀他们……何必呢?不过是一个区区的混沌之体,能有多了不起?”

“他这么做,是对蓝翔的侮辱,”言笑梦据理力争,“其实简单得很,找几个人安排一场截杀,然后把孩子的记忆一洗,从此他就是咱蓝翔的人了。”

“没必要吧?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混沌体质和混沌体质,也不一样,那孩子不进蓝翔,前途也未必有多好,他正经是有点好奇,“咱蓝翔以前……做事也是这么霸道?”

“以前没这么霸道,再以前是多少人求着进呢,”言笑梦苦笑一声摇摇头,“但问题的关键是,这家伙可能修出混沌混元真炁啊。”

“你当混元童子功,是个混沌体质就能修炼?”陈太忠没好气地白她一眼,“而且,你把他记忆抹去的话,基本上就断了悟真的可能。”

记忆可以是封印,也可以是抹去。

封印能恢复,但封印记忆,那起码得是玉仙才能做到,蓝翔目前没有能做到这一点的人。

抹去的话,那就简单多了,但是以天仙的手段抹去人的记忆,很难不伤到脑部,那么被抹去记忆的人,灵性会大失,混沌体质又不是天赋异禀的纯阴体质,基本上不用想玉仙了。

“那就让他专门帮人筑基好了,”言笑梦的眼中,掠过一丝决然,“还可以多帮他找些伴侣,看能不能再生出一个半个混沌体质的孩子出来。”

“你这话……听得很瘆人啊,”陈太忠侧头看她一眼,“我若是修为不高,被你们拿住,是不是也要专门帮人筑基,悟真无望?”

“是他们不识抬举,冒犯蓝翔在先,你跟他们,当然不是一回事,”言笑梦理直气壮地回答,然后脸一红,轻声嘟囔一句。

陈太忠正在感叹风黄界宗门的狠辣,也颇为惊讶宗门生存的凶险,好半天之后,才出声问一句,“最后一句,你说什么?”

“我说……”言笑梦的脸又红了,顿了一顿,才鼓足勇气回答,“我可以帮你生个孩子。”

说完之后,她浑身上下露出皮肤的地方,全都红了,就像一只被蒸熟的大闸蟹。

“你这是被乔任女附体了吧?”陈太忠先是一阵错愕,然后没好气地看她一眼,“我修的是混元童子功!”

“我等你证真那一刻,”言笑梦抬起头,勇敢地看着他,不过露出的肌肤,越发地红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