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五十二章 惊见混沌

“生克之器啊,”陈太忠有点明白,符上人为什么是这样的态度了。

所谓生克之器,只是一种很笼统的说法,大致就是说,某种兵器能对某个家族或者门派,产生致命的影响力。

能有正面加成作用的,那是生之器,有相克作用的,是克之器,统称生克之器。

举个最简单的例子:诛邪网,就是魔修的生克之器——这玩意儿名气太大,都不用说生克之器了,直接可以说是魔修克星。

除了生克之器,对门派和家族而言,还有生克之法。

功法生克,这就更好理解了,金属性的功法,绝对是克木属性的,就算真意宗这样的西疆巨头,宗中弟子,也是不愿意遇到雷修的——方承天只是个例外。

神念离体,最忌讳的就是遇到雷,也正是因为如此,天雷洪家能脚踩两只船,又在宗门发展,又在官府中发展。

总之,符上人认为,这棍子能让她和小婧生出偌大的威胁感来,旁人却是毫无反应,这很可能就是雪峰观的生克之器,她当然想弄回去研究一下。

陈太忠也理解了她的想法,但是理解并不等于支持,他很干脆地一摆手,“这是我称手的兵器,不可能相让,你若一定要,拿一柄真器之刀来换。”

真器是玄仙才用得上的,符上人一听就恼了,雪峰观连玄仙都没有,你让我拿出真器来?“东上人你这话,未免强人所难。”

“这棍子起码能硬撼中阶灵宝,”陈太忠懒洋洋地回答,“小刀君知道,我的刀法有多么费刀,你若认为我信口开河……那咱们就说点别的吧。”

“那……好吧,”符上人也不想跟他弄僵,反正这跟棍子的诡异,她是记住了,对方也不排斥出让棍子的可能——只是价格实在高了一点。

等到门中的真人关注此事,那就好说了,若是判明真是生克之器,自有师门长辈来交涉。

总之,这样的事,操心到这个程度,她就算对得起宗门了,下一刻,她就说起了别的事儿,“据说蓝翔有意举办交换大会?”

“嗯,初步意向吧,”陈太忠沉吟一下回答,然后又看她一眼,“雪峰观有意参加吗?”

“弄几个名额吧,”符上人点点头,“你们若缺少置换的宝物,观中也可以拿出一些。”

这就是很大的支持了,交易大会的档次,是由宝物的等级和多寡决定的,好东西多,来的人才会多,才会吸引更多好东西的持有者前来交易。

陈太忠也知道,这是雪峰观的善意,不过不知道为什么,他就是接受不了对方的气场——没你雪峰观的支持,我蓝翔的大会就办不下去了?

当然,他不可能直接这么回答,所以只是微微地颔首,“那多谢了,具体事情,找毛执掌商议即可。”

“你雪峰观能出什么?”倒是楚惜刀听得兴致大起,“有万年冰莲子吗?”

“万年冰莲子,不是给过你了吗?”符上人奇怪地看她一眼,“你还要这个干什么?”

“我够用了,但是门中弟子也需要啊,”小刀君无奈地一扬眉头,“只是不好意思再跟你张嘴了。”

这便是交换大会存在的意义,高端修者有时候能凭借人面,弄到一些非卖品,但是好东西永远是稀缺的,欠下人情都是债,也不能胡乱用。

第二天一大早,宗产那边就开始了测试,陈太忠则是接近中午的时候,才去转了一趟。

现在他在蓝翔,更像是一个精神符号,很多时候,他根本不需要做什么,体现一下存在即可,虽然名义上是客卿,但是看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自由,简直比太上还太上。

他的出现,又惹来了弟子们的指指点点,事实上,很多派外之人都是一脸的激动,这可是打跑了冧祥东的人啊。

观礼台处,有十几家贵宾或坐或站,很随意地闲聊着,见到他走进来,闲聊的声音都为之一滞,齐齐地看向他,连雪峰观的符上人都不例外。

还有一个八级天仙更热情,直接从高大的观礼台上飞了下来,笑眯眯地打招呼,“东上人,才来啊?”

不是别人,正是血灵派的太上燕长老,一脸喜庆的样子。

“你也到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随口开句玩笑,“不是想抢弟子的吧?”

“抢谁的弟子,也不敢跟蓝翔抢啊,青罡门都抢你不过,”燕上人哈哈大笑着,“不过东上人愿意可怜一下我们血灵派,送几个弟子的话,我们一定万分感激。”

“还想啥呢?”陈太忠斜睥他一眼,“懒得理你,我去看看情况。”

不到半天时间,复选合格的弟子已然有二十多名,充作杂役的更有两百余名,须知整个蓝翔弟子不过千余人,加上打杂、仆役之流,也不到三千。

按这个速度下去,三天下来,正式弟子过百是正常的,替补的杂役弟子更是能逾千,若是每两年这么招一次,一百年之后,蓝翔光杂役弟子就能达到数万之多。

若是算上杂役弟子的晋阶,普通弟子甚至有上万的可能。

尤其是,此次招收弟子的标准极高,比往常严了不止一点半点。

蓝翔的各堂堂主,眼角眉梢都是笑容,看着宗门一日日地兴旺,后备弟子的资源如此充足,这种欣喜真的是挡也挡不住。

陈太忠转悠了一阵,猛然间有个弟子跑了过来,“东上人……有个事情,要您帮着拿一下主意,言上人请您去一趟。”

一间极为普通的房间里,言笑梦一脸平静地看着自己面前的三人,那是一对年轻的夫妇,和一个十二三岁、虎头虎脑的少年。

双方面对面坐着,谁也不说话,屋里出奇地寂静。

陈太忠从门外走了进来,扫一眼那三人,沉声发问,“什么事?”

言笑梦抬手指一指那少年,淡淡地吐出四个字,“混沌体质。”

嗯?陈太忠听得眉头一扬,眼睛一亮——一株很幼小的朱果?“没搞错吧?”

“没错,”言笑梦点点头,有点悻悻的样子,“但是……他们有条件。”

陈太忠闻言,眉头就皱了起来,让你进宗派,你还有条件?

不过再想一想,他当初也是有机会进家族,但却推辞了,自己不想受那份约束,也就不能指责别人这么做不对,于是他问一句,“什么条件?”

“这孩子要拜你为师,”言笑梦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是他父母的要求。”

陈太忠扭头一看,这才发现,那一对年轻的男女,竟然都是天仙,男人四级女人二级,“这是他的父母?”

“琴水郭博旸,”男子站起身来,拱一拱手,笑着发话,“见过东上人。”

陈太忠看他一眼,眉头微微一皱,“五级游仙,现在选师傅还太早。”

“先把名分定下来,总是好一点,”郭博旸笑眯眯地回答,眼中却是半点笑意皆无。

混沌体质算是百万中无一的资质,也是铁定登仙的体质,若是功法得当,悟真也不是问题,甚至证真都有可能。

在上古时期,这混沌体质可是被称为宝体,就是悟真概率极高,尤其是修炼了气修功法的,证真的也不是一个两个。

现在合适混沌体质修炼的功法,也很多,这样的资质拿出去,比公孙靖波的纯阴体质,吸引力也小不了多少。

但是必须指出的是,纯阴体质合适双修,很可能是为他人做嫁妆,所以才会更抢手,若是只论个人发展前景,两者相差无几。

若是搁在上古时期,纯阴体质就是给混沌体质提鞋的份儿,九转玄阴的道体,都未必压得住混沌体质。

但是混沌体质跟纯阴体质还有不同点,纯阴体质那就是天赋异禀,只要随便下一些功夫,修为铁定蹭蹭上涨。

可混沌体质,只能说是底子极好可塑性极强,所谓混沌,那就是一张白纸,想画成什么样,成为绝世名画,还是小童涂鸦,都在于修者自身的修炼。

简而言之,纯阴体质不用怎么修炼,成就都是可以期待的,但是混沌体质,则是需要有好的功法,和苦修不缀的坚持。

当然,这不是说混沌体质就不好,事实上,只要功法得当和够辛苦,这体质可以直追某些道体,甚至犹有过之,只是没有取巧途径罢了,普通体质,哪里能做到这一步?

这种体质,就是只要肯付出,绝对有收获的体质,甚至有人将其称为完美体质。

郭博旸也知道混沌体质的罕见和优越,所以他是带着一种“此处不成,还有他处”的自信,来参加蓝翔招收弟子大典的。

在他看来,以儿子的资质,进蓝翔实在是有点委屈了,不过他对儿子的期望极高,知道这混沌体质最合适修炼的,还是气修功法。

若是蓝翔没有出来一个上古气修的传人,他是绝对不会同意儿子来蓝翔的,既然要进,那就一定要选择东易名为师,否则免谈。

所谓师择徒、徒亦择师,说的就是这种情况。

言笑梦了解清楚对方的需求之后,知道此事自己做不了主,于是马上派人联系东上人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