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五十章 麒麟臂发威

冧祥东神通和玄阴珠齐出,原本是要打东易名一个狠的,但是眼见对方隔着老远,就放了一个神通过来,他也只能将神通对上这只手臂。

青钟冠已然有了损伤,暂时是不便用了,眼下神通对神通,希望能挡住对方的攻击。

他有点怀疑,东易名没命地加速追来,就是想施展这个神通,若是能扛得住这一击,估计自己再遁走,对方也不会再追了。

弱水忘情神通,果然不凡,那空中的手臂重重一击,却被黑气牢牢地挡住。

冧真人嘴角才泛起一丝冷笑,就见那手臂再次抬起,又重重地落下,再次狠狠地砸向了粘稠的黑气,迅疾无比。

“这是?”冧祥东登时就怔住了,可以重复使用的神通?有没有搞错啊。

他想的一点都没错,麒麟臂还真是可以重复使用的神通,或者说这神通就是这样,只见那只手臂不住地抬起落下,速度越来越快。

那弱水忘情所形成的黑雾,眨眼间就被砸得淡薄了许多,眼看着就要被砸破了。

冧祥东有点不解:这手臂的威力一点没减——怎么阴火也不顶用呢?

殊不知,这神通叫做麒麟臂,麒麟可是神兽级别的玩火高手,弱水中有没有阴火,对于麒麟而言,没有一丝一毫的影响。

跑吧,看到那狰狞的手臂挥动得越来越快,冧真人卷起两个弟子,继续逃窜。

他心里也是十分的懊恼:没天理啊,旁人都说,东易名最强的是身法、刀法和束气成雷神通,怎么猛地又多出两个神通来?

他在来之前,是调查过东易名的,大多数消息指出,东易名长于这三项,外加施毒的手段,至于隐身和红尘天罗这两门绝招,知道的人很少。

陈太忠所擅长的另一门神通——改容易貌,知道的人更少。

天仙阶段,能修成一门神通,就足以令人震惊了,而东易名最少修成了三门神通,这种情况下,冧祥东还继续缠斗的话,就太不智了。

没错,他把纯良使出的火球和麒麟臂,都算到了陈太忠的头上。

有必要指出一点,那火球也就算了,麒麟臂一看就是兽修的手段,怎么能算到人族神通里呢?

这么想的人,还真就错了,若是游仙或者灵仙级别的修者,在战斗过程中,出现这种异象的话,可能会被认为是兽修,但是到了天仙,尤其是玉仙这个层面,这样的异象不足为奇。

人族的很多术法和神通,都是师法于妖兽精怪,借鉴其长处,甚至可能是需要其精血,才能修炼成功,所以一只长满鳞片的手臂,完全可以算到人族神通里。

比如说陈太忠在千幻岳家门口挑衅,对方使出的“紫蛟盘山”术法没有修到顶级,却也幻化出一条绿色的蛟龙,这能说岳家就是龙族的吗?

而且陈太忠肩头的纯良,长得实在太人兽无害了,那厮又极擅长伪装,所以冧祥东理所应当地断定:这两个神通,也是东易名所掌握的。

反正这个发现,令他心惊胆战,说不得转身就逃。

然而,他的速度还是慢了一点点,就在他转身的瞬间,麒麟臂狠狠地砸破了黑雾,向他一把抓来。

冧祥东直吓得魂飞魄散,猛地激发精血,没命地前蹿——拼了,我也要透支气血了。

玉仙透支气血,那速度就太可怕了,眨眼间化作一道青烟,直飞天际,哪怕是裹着两个人。

陈太忠一看,这是拍马都难追了,于是停了下来,悻悻地发话,“这就是……你说的狠狠一击?”

“是啊,”纯良大言不惭地点点头,“这还不狠吗?他没命地跑了。”

“就这么一击,也想吃条小腿?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能打跑中阶玉仙,其实成绩已经不错了,但是他没惩罚那个殴打蓝翔弟子的家伙,念头还是有点不通达。

“喂喂,咱们还缴获了他的高冠!”纯良胖胖的小前蹄一伸,指向一个方向,“那高冠古意盎然,一看就是上古的宝物!”

原来这麒麟臂最后一下,虽然没有给对方造成伤害,但是强烈的冲击和气流,直接将冧祥东头上的青钟冠扯了下来。

而冧真人其时心里忙乱,又惦记着保护弟子,激发气血之后,头也不回地跑了,竟然没有发现,自家的灵宝遗失了。

“扯淡,”陈太忠习惯了小白猪的忽悠,才不会拿它的话当回事,不过下一刻,他的眼睛就是一亮,“他没准要回来捡拾,咱们正好做个陷阱。”

祭炼过的灵宝,跟主人是有感应的,距离得远了,不容易召回,但只要不是太远,生出一些感应还是没问题的。

“若是他再带个玉仙来呢?”纯良给他泼一瓢凉水。

事实上,这厮从来都不是个喜欢战斗的,扮猪吃老虎才是他的最爱,能省一点力就是一点,今天它使出麒麟臂,也只是想再吃条玉仙的腿。

既然把对方撵走了,他就不想再拼了,反正陈太忠那里还有大半只玉仙,够吃好几年的,何必再去累死累活地打架?

而且他也清楚,这个玉仙实在太难杀,两人联手也未必杀得动,与其这么劳累,收获还没保障,倒不如等它晋阶之后,再来杀此人,那样把握就大多了。

再来一个玉仙?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,他知道这是小白猪想偷懒了,不过这句话倒是提醒了他,于是点点头,“也是这个道理,万一有人借我不在的时候作怪,就影响派里的大典了。”

于是他收起青钟冠回转,不过他追的时候是全力以赴,回的时候就慢了很多,所以待他俩回到山门口,天色已经快黑了。

山门附近,聚集了大量的人群,都站在门内,向外张头张脑,而宗产的大阵也已然开启,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。

言笑梦、乔任女站在门外,李晓柳站在门里,虽然眼中不乏焦虑,但还是用心维护着秩序,嘴里大声地发话,“好了,东上人马上就回来。”

三人对陈太忠都有点信心,想着他敢悍然直追,想必是胸有成竹的,然而,就算再有信心,心中也难免忐忑——须知那是中阶玉仙啊。

现场围观的人极多,已经有人认出了冧祥东的来历。

倒是李晓柳心里更踏实一点,这并不是因为她境界低,不懂天仙和中阶玉仙的差距,实在是她心里清楚,东上人的第二元神,战力也极其强悍。

天色渐暗,等待的人群逐渐地躁动了起来,绝大部分看热闹的人,都在低声嘀咕,而这无处不在的嘀咕声汇聚在一起,让山门口听起来乱糟糟的。

诸多的蓝翔弟子们听到这声音,心中越发地焦虑了。

乔任女急躁地走来走去,时不时看一眼远处的天空,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。

言笑梦倒是脸上没什么表情,不过在这小半天里,她已经呵斥了三名弟子,语气极为生硬,吓得弟子们都不敢待在她身边。

就在气氛压抑得快要爆炸的时候,天边猛地出现一个小黑点,奇快地飞来。

“哈,回来了,”乔任女喜得一蹦老高,她修习有灵目术,视力非常人可比。

几乎在同一时刻,言笑梦的嘴角泛起一丝微笑,然后抬手招来一个刚被呵斥过的弟子,“发布解除警戒信号。”

这件突发事件,导致蓝翔直接提高了警戒等级,双娇在门口等候,客卿花捷竺在整个宗产巡查,而毛执掌和大长老则是在本宗内坐镇,随时准备应对可能的突发局面。

眨眼功夫,陈太忠就来到了山门前,看到围观的人群,他沉吟一下,摸出青色的高冠来,在手上抛一抛,笑着发话,“老贼跑得快,算他运气好。”

连对方的灵宝都抢了过来,谁胜谁负,也就不用多说了。

中午的战斗中,冧祥东虽然出现的时间极短,但是他这顶高冠,还是留给了别人很深刻的印象,在场的大多数人见状,真的是难掩心中的惊骇。

不过下一刻,惊骇就被狂喜所代替,虽然多数人并不是蓝翔的弟子,但是喜悦的心情是一样的——蓝翔竟然能打跑中阶玉仙,并且夺了其灵宝,自家子弟在这里修行,那真是选对了。

陈太忠交待一句之后,也没有再多说,走进山门,身子一晃,直接奔着内门去了。

他回到山谷之后,先是打坐片刻,回复一下灵气,又取出诛邪网,想要弥补一下今天耗费的精血,穆珊在门口通报,“东上人,雪峰观和无锋门观礼的客人到了。”

穆珊在今年,也突破了二级灵仙,达到了三级,但是当年的同伴李晓柳,早在一年前就晋阶四级了,所以她看向东上人的时候,眼中总是带着若有若无的幽怨。

“哦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扬,蓝翔招收弟子大典,有门派前来观礼,但都是白驼门的下派,像青木派、血灵派之类的。

白驼门表示,门中也可以派人来观礼,但是被毛贡楠婉拒了——这个,还是不用了吧。

白驼门知道,这是蓝翔担心出现极其优秀的苗子,上门出口讨要,于是也就不再坚持。

现在,白驼之外的称门宗派,竟然也来观礼,这真是太给面子了,“请他们进来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