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四十九章 保姆轮流当

事实上,要说冧祥东没有回过神来,那也是冤枉他,虽然神智有点恍惚,可是他战斗的经验很丰富,下意识来个移形换位,并不是难事。

没有多少玉仙,是战斗经验不丰富的——岁月堆积,就算不常出门的,遇到的事加起来,也比一般的灵仙多太多。

但是冧真人不能躲,因为他发出的青气,还在攻击蓝翔双娇,救护自家的两个弟子。

陈太忠此前经常感叹,哥们儿保姆当得太多,若不是身边总是有碍事的人,很多时候都可以无须顾忌,直接大开杀戒。

现在,轮到别人当保姆,被他肆无忌惮地攻击了!

总之,冧真人没有躲开束气成雷和第二招无意,束气成雷倒是不太要紧,他扛下了,但那究竟是神通,还是那句话,抵得住神通的,只有神通。

再加上无意一招,冧祥东又是生受了重重的一击——亏得是纯良已经显出身形,不好再吐火球,否则他真有当场陨落的可能。

连陈太忠见状,都忍不住心里暗叹:这中阶玉仙,真的是很抗揍啊。

不过,他随后的这两击,也让冧祥东意识到了一点:我勒个去的,这必须得尽快走了,再不走就麻烦大了!

他原本想着,在救援两个弟子的同时,要给蓝翔双娇以“薄惩”——反正已经不要脸了,再不要脸一点也无所谓,能重伤二女的话,也算出口恶气。

但是这时候,他就不敢惦记那么多了,青气卷了两名弟子,直接飞速遁逃,嘴里还兀自冷笑一声,“老夫不欲大欺小,徒惹人耻笑!”

这一切的变故,说来话长,其实都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发生的。

从那三级天仙使出断魂抓开始,到冧祥东卷着人跑路,也就是两息左右的时间,兔起鹘落之间,竟生出了无数的变化,让很多人看得眼花缭乱。

冧真人并不知道,其实再战下去,陈太忠没了纯良的帮助,束气成雷起不了多大作用,也无奈他何。

他只是想着,我都摆出退去的姿态了,也没伤你蓝翔的人,你就不该再追了!

须知,哪怕是玉仙之间的争斗,也是败敌容易杀敌难,他自认打不过对方,可是真想逃命的话,还是没有问题的。

就像三年前,雪峰观的舒真人隐身空中,重创了青罡门的吴真人,也是目送其离去,因为她知道,想杀掉对方太难,追得太狠的话,梁子结得更深。

冧祥东这番做派,就是标准的玉仙的进退措辞——你不要再追了,须知玉仙之间的生死大战,大多时候是没有赢家的。

不知不觉之间,他已经把东易名视为同一级别的对手了。

但是非常悲催的是,陈太忠不这么看问题:众目睽睽之下,你扇了我蓝翔弟子两个耳光,哪能就这么算了?

这不叫大欺小,还有什么叫大欺小?你这个臭不要脸的混蛋!

于是他想也不想,身子一纵,衔尾就追了过去,嘴里大声喊着,“说来就来说走就走,你当我蓝翔是什么地方?有本事你使出身禁来,不要让我追你!”

陈太忠是不忿蓝翔弟子被莫名抽了耳光,但是同时,他也希望对方转身跟自己一战——最好是能使出掌控来。

身禁是神通,位列风黄界九大神通之列,他不相信对方会使用——否则刚才就会用了,但是修炼身禁之前,还有掌控的次神通,他希望对方会这个。

掌控这种次神通,一旦到了高阶玉仙,修为够了,就是人人都会用,你已经中阶了,又是宗派中人,不会连掌控也不会吧?

两年多以来,陈太忠都不能第二次找到使用“万里闲庭”的感觉,他一直猜测,或者在被掌控的状态下,他才能使出这个术法。

他想找到这种感觉,顺便摸出使用规律,奈何这两年里,他没有什么跟玉仙对战的机会,所以现在才出声相激——喂喂,我说,你不会身禁,总会掌控吧?

怎奈何,冧祥东不但不会身禁神通,连掌控也不通,听到对方在身后如此叫嚣,直气得钢牙紧咬,“小辈你欺人太甚。”

然后,他就逃得越发地快了。

若仅是自己一人,他也不怕扭身缠斗,对方若没有别的手段,他打不过总是逃得了的,但是身边还有两个门中弟子,他不能冒险。

两人一追一逃,数百里地眨眼就过去了,因为这里是白驼门的地盘,冧祥东也不敢随便进入城市避难,就是没命地跑了。

他跑的速度不慢,但是陈太忠有纯良作伴,衔尾直追毫无压力,对方施出点什么陷阱,想要遮蔽气息,引他走错路,却逃不过小白猪的嗅觉。

事实上,冧祥东没有多少时间,布置复杂的陷阱,否则也能逃脱,实在是对方追得太紧了。

陈太忠再次躲过一个障眼法,又看到前方三个小黑点,忍不住怒骂一声,“泥煤,连掌控都不会,也好意思做中阶玉仙?”

追了这么久,他猜测,对方若是会掌控的话,早就该用了,现在他还不放弃,只是因为不忿对方掌掴蓝翔的守门弟子,一定要追上去出口恶气。

“你若能尽快拉近一半的距离,我能给他狠狠的一击,”小白猪发话了。

“当真?”陈太忠斜睥它一眼,他也会透支精血的法门,他最早接触的,是舍生取义拳,后来看了这么多书,对于如何尽可能无害地透支精血,他有一定的了解。

“一条大腿,”纯良慢吞吞地开出了条件。

石真人的身子,还保存在陈太忠的储物袋内,纯良两年前吃掉了右臂,一年前因为帮助李晓柳晋阶,又吃掉了一条左臂,其他的部分倒还保留着。

“少扯,你承受不了,”陈太忠对这个条件嗤之以鼻,“一说什么天赋神通麒麟臂,我毛都没见到一根。”

“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,往常不便施展,”纯良冷哼一声,傲然发话,“麒麟臂一出,亿万生灵惨遭涂炭!”

不过在冷哼的同时,它的口水滴滴答答地淌下,实在是有损神兽形象。

“我今天吐了那么精纯的一个火球,身体大损,根基动摇,可能从此就无法悟真,在不久的将来黯然陨落,成为神兽中的耻辱……你也说了,不让我白出手的。”

陈太忠想一想,然后才回答,“一条小腿,我主要是为你着想……别吃撑着。”

“成交,”小白猪很干脆地发话,“追上去!”

“先过了那个村子,”陈太忠轻声回答,纯良的神通,还是不要被人看去的好。

那小小的村落,眨眼间就被甩到了后面,他催动精血,猛地加快了速度。

须知他一直是在用缩地踏云追对方的,嘴里还不住地塞着回气丸,而对方这中阶玉仙,也是真的能跑,带着两名弟子都跑得那么快,令他死活追之不及。

但是他猛地一加速,眨眼之间,就将双方的距离拉近了三分之一。

“小子欺人太甚!”冧祥东见状也火了,他其实还有别的逃命本事,只不过那就要丢下弟子了,眼见对方猛地提速追来,他也是惊讶莫名:你小子竟然还能提速?

东易名追得辛苦,他跑得也辛苦,只当对方不能持久追下来,哪曾想对方竟然加速了。

冧真人索性心一横,不给你一记狠的,你不知道“真人”两个字怎么写!

他猜测对方的灵气不多了——这是必然的,初阶玉仙也不能长久这么赶路。

所以他不着痕迹地放慢速度,只待对方追近,狠狠给其雷霆一击。

不成想,对方追到相距十余里之处,后方的天空中猛地一震,一只狰狞的手臂,突兀地出现在空中,向他狠狠地扇来。

这手臂之所以说狰狞,是因为根本就不是人修的手,臂上有鳞片,而前方的手掌,更是长了长长指甲的利爪,掌心还有厚厚的胼胝,一看就知道是兽修的爪子。

这爪子异常巨大,重重地向三人拍去,冧祥东见状,直吓得魂飞魄散,“我去……这又是神通?”

他原本是打算反击的,也是酝酿了一门神通,眼见这手臂来势汹汹,于是抬手打出一颗珠子,口中吐出一道黑光,大喝一声,“开!”

这一道黑光,便是他的神通——弱水忘情!

这个神通比较罕见,黑光乃是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滴弱水组成,一旦击出,弱水又能自行分化,一化二、二化四……直至无穷。

这是可以修至玄仙的神通,不但冲击力惊人,还有致幻作用,一旦修者被弱水包围,心智不坚者,会很快地灵台失守,任人鱼肉。

方才的战斗中,他没使出来,一是因为来不及,二是对方神念惊人,想要奏效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,三就是对方的火球,令他有点忌惮——水火是相克的。

大多数的火,不能奈何弱水,但是能克弱水的火,也不止一种。

于是他才又打出一颗珠子,那珠子是玄阴之气所凝,与弱水相遇,可生阴火,这样就不怕火属性神通了。

这玄阴珠凝练不易,他也是得自于冰莲派的宝库,用一颗少一颗,若不是执意给姓东的一个教训,他才舍不得使用。

饶是如此,他打出玄阴珠的时候,心里也是一阵肉疼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