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四十八章 冧真人出手

断魂抓一出,言笑梦就是心里一沉,知道对方这是拼命了。

青罡门的断魂抓,名气大得很,若是一对一的话,她也不怕跟对方周旋,但是眼下,她是以一敌二。

有点托大了,言笑梦心里暗叹,她真没想到,对方能如此决绝地使出这一招,然而,气修多性情刚烈之辈,她也不会向他人求助,丢不起那人!

于是她操纵着刚刚炼成的七色羽扇,硬生生迎上了那只大手。

下一刻,她的身体就是猛地一震,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许多,而那七色的羽扇,也在剧烈地抖动着,一副随时可能崩溃的样子。

言笑梦却不在意,她见识过的危险场面极多,刹那间就做出了决定,一边勉力支持着宝扇,一边身子一晃,冲着那二级天仙奔去,豁出去自己身受重伤,也要先打掉其中一个。

这个战术能否得逞,就要看哪一方更快了,她若能先一步拿下这个二级天仙,就不会输得太惨,若是她的宝器先被摧毁,那就再也没有翻盘的余地了。

事实上,快并不代表一切,哪怕她先拿下一人,但是扇子被毁,她终究也逃不了重伤的可能。

可以说,在那青罡门弟子使出断魂一抓的时候,整个战斗就变得惨烈了起来,他固然是失去了一只手,而言笑梦的强烈反应,更是让她也变得别无选择。

不过那二级天仙相当机敏,见对方要跟自己拼命,他身形一闪,没命地让开,对方的身法很是惊人,他是防不胜防,所以他又催动气血,漫无目的地四下乱窜。

在正规战斗中,这样躲闪是自取灭亡之道,耗费了气血,必然会导致战斗力下降,原本就打不过对手,再自降战斗力,跟慢性自杀无异。

但是用在现下,却是绝妙的应对,他不需要躲闪多久,只要能撑过几息时间,待到师兄的断魂抓抓坏那宝器,重创了对方,就到了他反击的时候。

是的,这是一个谁比谁更快的问题。

他的反应,按说是没错的,但是众目睽睽之下,两个打一个,其中一个还不敢对敌,没命地四处乱跑拖延时间,难免让围观者心里生出小看之意:真够不要脸的。

言笑梦也被这厮气得不轻,下一刻,她甚至生出了一个念头:我是不是该激发一张中阶防御宝符?

中阶的防御宝符,哪怕是对言上人这种宗派的初阶天仙,也是极为珍贵的,非到生死关头,不舍得轻易地使用。

所幸的是,东上人的身家丰厚,时不时丢给她几张,现在她的手上,倒也不缺这个。

但现在问题的关键是,三人打了许久,谁都没有使用宝符,别说防御符,攻击符都没有!

言笑梦不认为对方没有宝符——好歹是称门宗派的弟子,怎么可能没点压箱底的东西?

但是对方还真就没使用,哪怕在刚才那种左支右绌的状态下,也没取出宝符来,言上人也是心高气傲之辈,心说你们不用宝符,我也不用!

她哪里知道?冧祥东早就关照了两个弟子:你们全力进攻就是了,防御的事儿,有我在,你们不用考虑。

冧真人当时想的是,能激得弟子祭出防御宝符,蓝翔怎么也得是个中阶天仙出手。

言笑梦眼瞅着对手不要脸地到处乱跑,而她的宝器眼看着就要崩溃了,终于不再纠结于面子,就待取出一张宝符来激发。

然而,就在此刻,一声轻叱传来,“真够不要脸的,笑梦,我来助你!”

乔任女看不下去了,身子一蹿冲进战场,抖手祭起一面镜子,迎上了那血色的大手。

这正是得自月古芳的中阶宝器,可反击大部分术法。

不过这血色大手乃是修者精气所化,玉镜不能反击,只能将力道卸开,就像血珠滴到镜面上一般,会滑落开去。

她一出手,攻守登时易位,言笑梦也是跟她配合得老了,眼见自家的宝扇压力骤然减轻,索性丢下那个乱窜的二级天仙,接连两个缩地踏云,绕到三级天仙身边,抬手狠狠一刀斩落。

“小辈张狂!”此时,空中传来一声冷哼,一道青气打了下来,“竟然围攻伤者!”

这却是冧祥东悍然出手了,他一见另一娇冲进场中,就知道要坏事了,想到自家弟子断了一只手,反倒要被对方翻盘,他身为宗门长辈,实在忍无可忍了。

至于说此举要不要脸,那回头再说吧。

出手之际,他眉头皱一下,看向东易名,才发现自己观战心切,那一人一猪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不见了去向,他心里忍不住一抽:有问题!

下一刻,他只觉得一股奇大的威胁,自不远处猛地爆发了出来,一颗人头大小的火球,迅疾无比地砸向了他。

一人一猪在不远处显出了身形,与此同时,一股神念重重地撞向他的识海,随即就是褐光一闪,一股刀意死死锁定了他,滔天的刀势向他压了过来。

陈太忠和纯良联手,三招齐出,就算是雪峰观舒真人在场,也要考虑回避锋芒。

这么厉害?在一瞬间,冧祥东就知道刚才自己为什么有那种感觉了——合着东易名此人,真有让他陨落的能力!

他以为火球也是东易名所发,殊不知,这正是陈太忠隐身的原因。

他隐身不为偷袭,事实上,在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,偷袭起不了多大的作用,他的隐身,只是不想让别人知道,这个火球不是出自于他,而是出自于纯良。

纯良的麒麟身份,目前还暴露不得。

而与此同时,这颗小火球,纯良已经酝酿了很久,威力不是一般的惊人,陈太忠的第五式刀法,也是酝酿的时间越长,威力越大。

再加上他越发强悍的神念,三管齐下,饶是冧祥东身为五级玉仙,也忍不住毛骨悚然!

尤其是这一刀,酝酿的时间极久,前文已经说过,速度的提升,对刀法是有多么的重要,须知陈太忠当初斩向舒真人的一刀,也是仓促发出的,并没有现在这般威力。

冧祥东真的是有点托大了,不过他终是五级玉仙,而且也有未虑胜先虑败的准备,他头上的青冠一闪,化作了一座半透明的青色大钟,将他的全身都罩在了一团青气中。

与此同时,他身子微微一晃,就闪出了三百余米,堪堪地躲开了对方的袭击。

真人拥有中阶修为的话,身法是极为惊人的,冧祥东若是有心真躲,眨眼闪出三五里地都是正常的——这其实不需要有多么高明的身法,关键是修为到了。

但是冧真人不会那么做,若是对上舒真人,他或许会考虑如此,可天仙的攻击,吓得他直接蹿出三五里去,传出去的话,他真的不要做人了。

他闪出三百余米,就是腾出一点时间,好将头上的青钟冠祭起来,这段距离说远不远,说近也不近,正好显出他中阶玉仙的从容。

然而,他没反应过来一点,神念攻击他是躲不开的,这个攻击太快,意动即至。

而纯良的火球和陈太忠的无意刀法,也是可以锁定气息追踪的。

陈太忠的神念,并不比冧祥东强,但是有心算无心之下,这一记攻击,还是打得冧祥东的识海一阵乱晃,待他调整一下识海,火球和那根褐色的棍子,已经重重地击上了他的护体青气。

冧真人的青钟冠,不是他自家炼制的,而是他悟真之后,听说冰莲派有个宝库,他去翻捡了一下,找出这么个青色的高冠。

那时这高冠破烂不堪,可冰莲派说,这是雪峰观得自于万年冰川之中,冰莲殿叛逃的时候,卷了雪峰观不少类似的宝物,这高冠就是其中之一。

冧真人见这高冠古意盎然,感觉戴上也很有范儿,就拿了此物,权当冰莲派贺他悟真的贺礼,不成想回去修补和祭炼一下,才猛然发现,这高冠可转化为青钟护体。

尤为神奇的是,这青钟冠随着他的祭炼和完善,防御力竟然能一点点地提高,到现在为止,已经是巅峰的初阶灵宝,他有种感觉,若是再多搜集点材料,继续祭炼下去,很有可能晋阶为中阶灵宝。

不过,祭炼中阶灵宝,花费的珍稀材料是海量的,像这种可能晋阶的灵宝,需要的材料只会更多,冧真人试验了几次,因为不得法,青钟冠并没有晋阶,反倒花费了不少材料,目前对这个青钟冠,也是有点吐血的感觉。

火球和棍子,几乎是同时砸到了青气上,直砸得青钟冠乱晃,冧真人甚至听到了“咔嚓”一声异响,然后胸口一闷,好悬一口血吐了出来。

青钟冠受损了——他很清楚这一点,心里登时骇然:好强的攻击!

陈太忠眼见一刀斩实,少不得接着又是一棍,同时口一张,一道白光吐出,“大欺小,不要脸!”

束气成雷打到青气上,竟然一点效果都没有,那冲击力也只是让青气微微晃了一下,所幸的是,棍子使出的无意刀法,再次将青气打得乱颤。

冧真人知道,自家的青钟冠是可以防雷系术法的,所以并不在意对方大名鼎鼎的束气成雷,他遭受了两记猛攻,灵宝受损,一时没有回过神来,硬生生地又吃了两记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