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四十七章 大青罡药丸

乔任女本来在派中待客,猛地听说山门打起来了,而且是言笑梦出头,想也不想就赶了过来,眼见对方二打一,这口气儿就不顺,想要上前。

“任女你待着,”言笑梦大喝一声,嘴角泛起一丝不屑的笑容,“在咱家门口,你还怕我吃亏不成?咱气修从来不怕以少打多!”

嗯?乔任女怔了一怔,然后四下看一眼,发现东上人也站在空中,于是轻哼一声,不再说话。

陈太忠此刻,却是没有看战场上的争斗,而是背着双手,看着虚空中的某一处,脸上泛起一丝意味不明的微笑。

他并不相信,区区的两个初阶天仙,就有胆子来扰乱蓝翔的招收弟子大典,青罡门当有数十天仙,还少得了中阶和高阶天仙?

所以他赶来战场之后,别的都没做,就先是运起天目术,四下地打量,结果还真不出他所料,在扫视之下,他发现了一处空间有点异样。

现在的他,已经明白了这些高阶修者的隐身方式,大部分的修者,到了一定的境界之后,会运用空间折叠的原理,将自己藏在虚空中。

当然,这个折叠,并不是真正的空间折叠,只是利用空间的些微不稳定,放大其错位的范围,遮掩住自身。

说到底,还是跟修为有关,这种手段用得娴熟的话,只有同阶修者,才能感受到一些不妥,低阶修者会没有任何感受。

而高阶修者,则是能完全感受到周围藏着多少不怀好意的人,甚至都无须感受,一眼扫去,隐藏者无处遁形。

相较而言,他的隐身术,比这些还要高明一些,这个术法,在修为很低级的时候就能用,配合以敛息术的话,那就是运用声光影,人为地造出一种空灵。

所以,他的隐身术可以悄无声地欺近对方,也很难察觉——起码不是修为高就能发现的。

这些就扯得远了,他扫视一下之后,发现了异常,就死死地盯着那异常的地方,天目术来回地扫视。

没用了多久,他就能确定,这个方位,藏着一个玉仙。

他已经看破了,也没有掩饰自己看破了,就是死死地盯着那里,目光中充满了警告——来,有本事你出手!

冧祥东此刻,感觉有点事态有点超出自己的想像了,原本他以为,自己这个五级玉仙跟着过来,应该是足以把握住事态发展的。

东易名就算再厉害,也不过是天仙而已,也许有对战初阶玉仙的战力,但是那又如何?很多中阶真人只是爱惜羽毛,不便直接出手。

否则的话,一个小小的天仙,哪里能如此地猖狂?

冧祥东此来,就是做好了出手的准备,他并不认为,自己拿不下东易名,关键是……须得放下面皮来,大欺小的名头,真是很不好听的。

所以,他努力想使自己占据一点道理。

事实上,青罡门此刻来蓝翔,是有多方考量的。

首先,当然是不忿弟子被抢,若是一般的弟子也就算了,纯阴体质的弟子,搁在哪一宗派也是宝贝,青罡门虽然没带走人,但是给公孙家留了功法做定,这就是宣布此人是我门的了。

在这种情况下,一般的宗派是不会主动去抢人了,容易生出事端来,当然,如果雪峰观愿意的话,出面抢人也正常。

听说公孙靖波去了蓝翔,青罡门这就不干了,他们不说这是公孙家的主观意愿,而是咬死一点:竟然敢抢我青罡弟子?

青罡门对蓝翔,是没有半点的好感,前两年己方弟子在这里吃了一个大亏,连吴长老都负伤而归,他们就一直耿耿于怀,而且他们非常怀疑,雪峰观和蓝翔达成了什么默契。

对青罡门而言,不管怎么说,蓝翔都可以算是雪峰观的走狗,打击走狗是必须的,更何况这走狗还抢了青罡门的弟子。

而且现在的蓝翔,也是好大的名头,青罡门有意碰一碰,也算是对蓝翔的一个试探,试探一下底蕴,试探一下志向。

此次出面的两个弟子,都是初阶天仙,这也是青罡门的算计,想着蓝翔的三名初阶天仙,都是晋阶时间不长,只要南忘留和祁鸿识不出手,估计没人奈何得了他俩。

若是南忘留和祁鸿识出手,冧祥东就可以毫不犹豫下狠手——我让你们大欺小!

如果东易名想出手,那就更好了,门中的吴长老还在养伤呢,冧祥东不介意狠狠地冲那厮来一下,新账老账一并算了。

中阶天仙对战初阶天仙就是大欺小了,青罡门就是这么设计的,至于说中阶玉仙冲着天仙下手,也不过就是大欺小。

你敢坏规矩不要脸,我就更敢!

这个说法,其实有点无耻,严格意义上讲,中阶对战初阶,有大欺小的嫌疑,但是初阶玉仙战天仙,那更是大欺小,至于说中阶真人战天仙,只能说是不要脸了。

两年前玄机真人都没好意思这么做,现在青罡门就敢如此行事。

反正这世道,就是拳头大的有理。

总算是青罡门多少还有点廉耻之心,等着蓝翔大欺小的时候,再行那不要脸的举动。

但是冧祥东算来算去,独独没有考虑到,蓝翔的一个二级天仙,就能以一敌二,还逐渐地占据了上风。

真要说起来,也是蓝翔的异数,双娇登仙之后,虽然没有及时地打造宝器,但是适时地得到了合适天仙用的身法和刀法,甫一进天仙,就可以及时修炼,这个缘法就不浅。

其次,言笑梦和乔任女冲击天仙虽然快速,都不是揠苗助长那样的拔高,两人卡在登仙口上多少年了,又经过混沌混元真炁的涤荡,根本不存在基础不牢固的问题。

再加上气修原本就是特别能打,超强的灵气、悍勇的血气,让言笑梦以一敌二毫无压力。

冧祥东看着就着急了,心说这蓝翔双娇不愧好大名气,现在还只一人下场,另一人在一边跃跃欲试,再这么继续下去,我大青罡药丸!

反正这时候,他挺坐蜡的,而更糟糕的是,那个肩头上趴着一只白猪的黑脸汉子,已经发现了他在旁边窥探,而且很不在意地冲着他冷笑。

此人定然是东易名!冧祥东毫不怀疑自己的判断,见到这个带给青罡门耻辱的家伙,他真有直接出手的冲动。

不着急,忍一忍,待对方大欺小之后再说!他一直对自己这么说,但是眼瞅着两个弟子被一个女人压着打,他心里的火气,就有点压制不住了。

就在他考虑着,是不是要打着救护弟子的旗号,强行出手的时候,猛地发现,一股莫大的危机,笼罩住了自己,转目一看,却是东易名那厮已经隐隐锁定了自己的气息。

对真人来说,被天仙锁定气息,真的不是什么大事,但是偏偏地,冧祥东有一种感觉:对方能给自己造成极大的威胁——甚至有陨落的危险!

这种感觉从何而来,他并不知道,但是他非常清楚,此人绝对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高阶天仙那么简单。

这威胁……难道来自于此人肩头的小白猪?他又细细地打量了小白猪两眼。

只见那小猪趴在此人的肩头,很茫然地东张西望,看起来有点木讷甚至呆傻,根本没有发现他的窥探,甚至它的嘴角在滴滴答答地流着口水,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。

也许是我想得多了?冧祥东收回思绪,继续看三人的打斗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蓝翔的女天仙,优势越来越明显了,连围观者都开始指指点点,对着自家的修者解说战况。

就在这时,青罡门三级的天仙一咬牙,左手砰然炸裂开来,幻化做一只血红的大手,狠狠地向言笑梦抓去!

他的脸色有点发白,但是大手散发出浩浩荡荡的气息,令人挡无可挡!

这是青罡门一门非常惨烈的法术,名唤“断魂抓”,浑身气血凝聚到手上,爆裂开来之后,可以形成一只超越自己修为的大手,将敌人一举擒获甚至击杀。

这个法术,是遭遇生死大敌的时候拼命用的,可以越阶击败对手,但是使用断魂抓的后果,也很严重,要断掉一只手不说,精血也会被透支,不将养个三五年,根本不可能恢复。

青罡门炼有断肢再生的丸药,也是异常的珍贵,就算这丸药能到手,断手长出来之后,还要有十来八年的适应,否则根本回复不到以前的战力。

这两点还不是最可怕的,最可怕的是:断魂一抓,会损伤修者的修为根基!

不过此刻,这天仙使出断魂一抓,也是没有别的选择了:战斗是发生在众多修者眼皮子底下的,双方又都是宗派弟子,有些非常狠辣的招数,不便使用。

这就导致他别无选择,只能用这种透支精血的大招了,众目睽睽之下,青罡门输不起,也不能输!

由此可见,修者的根基受损,真的是太常见的事情,同维护师门尊严相比,根基受损也不算什么。

然而,一见断魂抓,冧祥东的眼就红了:我堂堂的中阶真人在场,门中弟子竟然被逼得使出了断魂抓,这事儿绝对不能算完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