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四十六章 各说各理

言笑梦一听说,对方是捉拿叛派弟子,还真不敢轻慢,她非常清楚,“叛派”二字可大可小,性质非常恶劣的叛派行为,会引起所有宗门自发的敌视甚至绞杀。

当然,这种及其恶劣的行为,也不是很多见,大多数的叛派,总是有形形色色的道理。

言笑梦行事,相对稳重一些,所以就耐着性子问一句,待听说公孙之女,她就彻底地放下心来——滚一边去吧,原来是抢登仙苗子的!

这一批的弟子里,很有几个被看好的登仙苗子,公孙靖波就是佼佼者之一,十三岁的五级游仙,又是难得的纯阴体质,若不是有程序要走,早就宣布她是派中弟子了。

对于这几个登仙苗子,言笑梦都比较清楚,毕竟这是蓝翔上百年来第一次大规模招收弟子,而这几个苗子的材质之好,也令派中啧啧称奇。

她又是负责维护治安的,这几个热门人选,她心里有数。

尤其是这个公孙靖波,她最是清楚,因为此女的叔祖,就是在闻道谷中第一个登仙的外人——公孙有约。

公孙家是个不大的称号家族,祖居乐陵,称号为针医,擅使针法,为避讳真意宗的“真意”二字,一般人说起来,都是说乐陵公孙。

这公孙靖波,确实是早早地就被族里发现了,不过此女年幼多病,青罡门定下了她的弟子身份,却不肯带走,说待到她十四岁,若能突破中阶游仙,门里就收了。

对一般修者来说,这就是一条不错的出路,但是公孙家都知道,青罡门收公孙靖波,只想利用她的纯阴之体,成为某人将来晋阶的炉鼎。

有纯阴修炼功法的门派,不能算少,但也绝对不多,大部分的纯阴之体,都是被拿来做炉鼎了。

青罡门也有纯阴修炼功法,那是从雪峰观叛逃出来的冰莲派,但是冰莲一派,除了修阴和冰之外,还修莲之生机——这是木属性的。

公孙靖波可以修纯阴,加些冰属性也无妨,但是她体质里带的金属性,却是木属性的天然克星,所以哪怕是纯阴体质,她也不可能用冰莲派的功法修到什么高度。

所以她若进入青罡门,最好的出路,就是让她先修炼到一定程度,然后跟某个男修双修,阴阳调和之后,男修的修为大涨,她也得到一些好处,此后可以专修金属性了。

按这样的路线图走,公孙靖波登仙是差不多的,但是悟真的可能性不大。

这样的苗子,搁在青罡门,那真是可惜了,若是能进入雪峰观这个纯阴功法大本营,只凭她的体质,悟真的可能性就要增加不少。

但是非常糟糕的是,青罡门和雪峰观势同水火,而整个西疆,除了雪峰观,没有谁家再有多么强悍的纯阴功法。

更为糟糕的是,雪峰观的人傲慢惯了,青罡门定下的弟子,她们绝对不会再去抢夺——寻个借口杀死倒是很有可能。

当然,若是公孙靖波是传说中的九转玄阴道体的话,雪峰观撕下面皮来也会抢她,因为能称得上道体的,那就是有极大概率直上九重天的,只要不出意外,成就不会限于玄仙。

公孙有约在闻道谷登仙之后,出于对东上人的景仰,很是在蓝翔勾留了一段时间,反正他跟蓝翔结了登仙的因果,派内弟子也不去管他。

因为他刻意地交好,跟派里不少弟子处得不错,也就多少了解了一点东上人讲道的内容——派里弟子不可能跟他多说,但是上古气修和现今气修的不同,大家也能讲述一二。

公孙有约其实是个非常聪明的人,修炼的进度也算得上天才,若不是遇到了心障,早就该登仙的。

他从片言只语中,敏锐地发现了一点:在东易名的上古气修理论中,并不强调女弟子该怎么修炼,男弟子又该怎么修炼,也就是说,并不怎么看重阴阳。

东上人的理论,强调整体和平衡,阴阳失衡无所谓,可以把它修到阴阳平衡——正经是按部就班地照着近代气修的理论来修,是必须讲男女和阴阳的。

可巧的是,公孙家除了针法,还有医术,公孙有约明白这个理论的依据:至阴至阳并不是修行的顶点,最终还是要达到阴阳平衡,而通过个人修炼手段,不是通过双修达到,这个发展空间非常大。

这是上古修者最强调的混沌状态!完美的阴阳平衡!

所以在半年之前,他再次来到了蓝翔,跟言笑梦论道整整一天,最后他拍板:我家的公孙靖波,纯阴之体,希望能来蓝翔做弟子。

言笑梦一听,这个纯阴之体很好啊,搁在听东上人讲道之前,她是另一种观点——纯阴之体修炼速度很惊人,但是未必合适气修。

但是充分理解了上古气修的观点之后,她认为这样体质,修气修很容易有成的。

所以当时她就答应了:真要是纯阴之体,免你家的初选,正选的时候来一下就行了。

正是因为如此,她对这个女孩儿的印象,实在是太深刻了。

青罡门弟子见她说得轻描淡写,登时就大怒,“小事……这也算小事?我门中下了功法做定的,这就是我门中的弟子,如若不然,功法还来。”

“此女我知之甚详,没有修炼你门中的功法,”言笑梦针锋相对地回答,她的嘴角甚至泛起一丝冷笑,“区区培阴练气术,也好意思说是什么了不得的功法?”

青罡门确实是给公孙家留下了入门功法,但是公孙家一看是培阴练气术,根本就不让公孙靖波修炼——你一修炼这个,将来就注定是炉鼎了。

而且这个功法一练,浑身阴气逼人,有可能还没进青罡门,就被一些邪修直接掠走。

所谓邪修,就是月古芳之类的修者,她是靠着吸取阳精大幅提升修为的,虽然她自己也修炼,但是吸取一些阳精,修为就能涨,何乐而不为呢?

公孙家对这个子弟,态度还是很好的,给的是最纯正的五行修炼功法,兼顾五行修阴阳,不管将来是怎么回事,先把底子打好。

而公孙靖波也不愧是纯阴体质,虽然只有些许的金属性,但是修炼速度极为惊人,现在十三岁就是五级游仙。

青罡门的天仙一听,登时就恼了,“你是一定要抢我门中的弟子了?雪峰观到底给了你们什么好处?”

合着他们还以为,蓝翔收此弟子,要输送给雪峰观——毕竟那里才是纯阴修者的大本营。

“没有雪峰观,我蓝翔就怕你不成?”言笑梦报之以冷笑,“你觉得不公平,该去找白驼上门,来我派门口耀武扬威,是欺我蓝翔无人?”

风黄界讲究交往对等,蓝翔抢了青罡门的弟子,青罡门该去向白驼门告状,而不是来找这个下派的麻烦——下派一旦不买帐,其实伤的是对方的面子。

两方争吵的时间不短,此刻的山门口,已经聚集了一大群人围观,其中也有几个外来的天仙,不过大家都知道,这种剑拔弩张的场合,不宜靠得太近,所以除了有数的几个天仙站在空中,其他人都是站得远远的。

这种情况下,青罡门哪里能善罢甘休?那天仙也冷笑一声,“原来气修就是这般无耻之辈,我劝你还是识相一点,莫要惹得我上门一怒,将你小小下派碾为齑粉。”

“就算你不怒,我也没完,”言笑梦冷笑一声,然后微微侧头回看,发现空中多了一个黑脸膛汉子,汉子的肩头趴着一只小白猪,她扭过头来,身子向前一蹿,手中已经多了一把长刀,“敢来我蓝翔撒野,看刀!”

今天的这场纠纷,是注定不能善终了,言上人也想得明白,招收弟子大典之前,竟然有人欺上门来,她就算不想打,也必须动手了。

如若不然,新入门的弟子,怎么看自家的这个宗派?

很显然,青罡门打的主意,就是要在这种场合,重重地削蓝翔的面皮,否则不会选择这么一个敏感的时机。

言笑梦的战力,相当地不俗,这两年里,她已经彻底地掌握了缩地踏云身法,倒是刀法还停在无欲阶段,无回刀意不是很纯熟。

而她也拥有了护身的宝器,是一柄七色羽毛制成的扇子,扇子的防御很全面,防御力要低一点,不过这个无所谓,等她晋级中阶天仙,就可以使用得自月古芳的纱帐了。

两人登时就滚滚地战做了一团,因为旁观者众,双方都没有使出太阴毒的手段,言笑梦从东上人那里得的几张宝符,也暂时派不上用场。

说起来也好笑,其实这是关系青罡门和蓝翔颜面的一战,事关重大,但是偏偏的,双方使出的手段,都是大气堂皇,仿佛仅仅是一场切磋一般。

气修的强悍,果然不是白给的,不多时,言笑梦就死死地压住了对方,直将比她高一级的三级天仙,杀得左支右绌。

眼瞅着此人就要落败,旁边青罡门的二级天仙忍不住了,抬手一道白光打出,“小小下派弟子,休得猖狂!”

“切,算着你也该出手了,”言笑梦不屑地冷笑一声,刀光一闪,竟然将此人也圈进了战场。

“无耻,以众凌寡!”这时,蓝翔一方有人大喊一声,却是乔任女赶来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