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四十五章 争夺

宗产内的治安,还真不是好维护的,虽然蓝翔这两年的势头很旺,但是参加正选的少年,也有不少来头很大的——甚至西留公府上,都有子弟前来报名。

蓝翔面子真有这么大吗?并不是如此,关键还是涉及到了一点:术业有专攻。

就拿西留公家的子弟做例子,他们出生不久,就会被族中检测资质,资质好的要重点培养,资质差一点的,就得不到太多的资源——子弟太多,公爵府也没余粮啊。

那些合适气修的资质,就比较惨一点,尤其是只合适气修的,拼搏的方向就是入公爵府的卫队,公爵家也有气修功法,但只是到天仙为止,而且注重战阵搏杀,淘汰率极高。

对于这些子弟来说,留在公爵府,没有太大的前途,只有做打手的命,而蓝翔是专精气修,虽然目前没有玉仙,但是绝对有可以悟真的功法。

以前的蓝翔,也就不用说了,那凋敝的惨象,对大家没啥吸引力,但是现在蓝翔强势崛起,也就是说,应该有资源供弟子修炼了——哪怕这资源需要竞争。

蓝翔还有气修东易名,以天仙的修为,能力退真人,既然如此,就有人忍不住要心动——即便我不能悟真,能力敌真人,也可以满足了。

当然,离开公爵府来蓝翔博一把的子弟,并没有几个,仅站在公爵府的角度上讲,也不愿意看到子弟丢人现眼地进一个小门派,但依旧是有子弟来了。

公爵府都有人来,其他的势力肯定也有人来,这么万余人挤在一起,又都是十来岁的郎当少年,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情况,并不少见。

对于这种事件,蓝翔是会强力镇压的,通常是肇事双方直接取消正选资格,这一点上,派里弟子做得还是不错的——你势力再大,来我蓝翔的地盘,就得听我的。

但是架不住,寒门子弟中的天才,不乏孤傲者,而大势力的子弟,也真有眼高于顶之辈,总以为蓝翔不至于对自己下狠手。

所以这种纠葛一直不断,直到西留公家的某个子弟被蓝翔驱除出去,这种事件才骤然减少了很多,却也没有绝迹。

就在正选开始的前一日,李晓柳带着两个低阶灵仙的弟子,在蓝翔的山门值守。

她现在已经晋阶四级灵仙,中阶灵仙的话,就要接受派内委派的职务了,虽然她最重要的工作,是为东上人服务,不过派里的事务,她也要参与。

她的抢手程度,远超大家的预料,藏书阁、外堂和联络处都要,最后陶元芳亲自出面,将她抢到了执法堂。

当时言笑梦在抓紧时间小闭关,出来之后,听说陶堂主抢到了她,还特意找过去,希望执法堂能放人——她是真的有点头疼自己的职责,李晓柳的到来,能让她轻松一点。

小李在东上人身边呆了那么久,对上古气修功法的了解,应该也不差的。

然而非常遗憾的是,陶元芳委婉而坚决地拒绝了她,说我们执法堂也需要她。

言笑梦没有办法,气得骂了藏书阁的看守一顿,嫌他报信晚了。

现在的李晓柳,就是代表执法堂监督山门看守,平日里执法堂不会这么闲得无聊,但是现在马上要开始弟子的正选了,山门这里也是个敏感的位置。

想要混进宗产的人,还真的不少,被查住的时候,就报出自家来历,说什么我是谁谁谁家的,不过李晓柳一概挡驾:别跟我报这些,没用,想要进宗产,联系你的保荐人。

要不说陶元芳非要选她,小李的扛雷能力太强了,像眼下这局面就是,现在想进入宗产的人,不乏各种来头奇大的主儿,执法堂应付起来,都有点困难。

但是李晓柳可以,别人一旦不呲牙,就有弟子告诉他们:李师姐是东上人的侍女,她的意思就是东上人的意思,你不满意吗?

东易名的虎皮,还是很能唬住一些人的。

然而,在下午的时分,门外来了两个天仙,身着青罡门的服饰,来到山门的时候,先是很不屑地耻笑了一句,“蓝翔好大的名头,原来宗产的山门就是这样?”

宗产恢复没多久,一切还都比较简陋,不过对方有意找事的意图,也是非常明显。

守山门的弟子不予理会,只当看不见了,最近的牛鬼蛇神颇多,只要不进山门,且由着他们,不过同时,他们心里也暗暗发狠——就你们这态度,想进山门?做梦吧!

两个天仙的态度,不是一般的差,耻笑了两声之后,就落下地来,直接向山门走去——直接飞着闯山门,他们还不敢,真要这么做了,蓝翔吊打他们一顿,青罡门都不能发作。

“青罡门执法堂,查叛逃弟子,”一名天仙拿出自己的身份腰牌来,随便晃一晃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让毛贡楠出来迎接。”

守门弟子根本不吃他这一套,“保荐者为何人?”

“保荐者?”一个天仙很夸张地瞪大了眼睛,然后放声大笑了起来,“我堂堂上门修者,前来督办门中事务,你小小的下派,竟然问我保荐者?”

另一个天仙也笑了起来,“小小蓝翔,莫非以为自己是真意宗?”

两人都是初阶天仙,一个二级一个三级,偏生是极为嚣张。

“没有保荐者,那就请回吧,”守卫冷冷一笑,最近他见的大人物多了,倒也没有多么畏惧,而且还敢还之以讥讽,“我蓝翔的上门是白驼,待你做了白驼弟子,再说请毛执掌出迎的事吧。”

“小子大胆,”那天仙厉喝一声,一抬手就是两记耳光,“我上门弟子前来执行门内公务,你竟敢阻碍?”

那守门弟子被这两记耳光抽得直接怒火中烧了,热血上头之后,他想也不想就去拍储物袋,竟然是要玩命的招数。

“住手,”就在此刻,他的耳边传来一声轻叱,一个女灵仙奇快无比地蹿了过来,不是别人,正是李晓柳。

她走过来之后,用眼神制止了那差一点暴走的守卫,然后摸出一块留影石,看向门外的两个天仙,一脸肃穆地发话,“本人蓝翔执法弟子,这位上人因何殴打我派弟子?”

所谓各司其职便是如此,她一个小小的灵仙,按说是没有资格质问天仙的,但她摆出执法弟子身份,那就是代表执法堂发问了。

这并不存在冒犯上位者一说。

这天仙若是再对她动手,那就是挑衅执法堂的威严,蓝翔执法堂绝对不会善罢甘休。

再打个比方说,蓝翔藏书阁的灵仙弟子,对某个天仙手里的功法,来历有疑义,他可以亮出身份去发问。

这天仙可以不理,也可以回答说你没资格问,但若是直接动手打人,藏书阁的人绝对不答应。

当然,执法堂弟子比藏书阁弟子,更有资格强硬——这是一个门派的根本。

“本人也是青罡门执法弟子,”那天仙冷笑一声,扬起了下巴,“前来抓捕本门的叛徒,这蝼蚁不开眼,阻我公务,不敬上位者……打他都是轻的。”

“他依令守门,也是我蓝翔公务!”李晓柳铁青着脸回答,然后一抬手,放出一支烟花来,“阁下殴打我执行公务的弟子,派中自有上人跟你说话!”

放完烟花之后,她又摸出一只通讯鹤,走到一边向派里传音。

那天仙见她一个小小的灵仙,竟然敢如此说话,真是想连她都揍一顿,不过,想到蓝翔的上人都要出来了,他跟一个小小的灵仙计较,实在有点失身份。

当然,在不久之后,他非常庆幸,自己没有对这个女娃娃动手。

没用多久,远处一道白光划破长空飞了过来,落地之后,一个宫装女修显出身形,她面容清冷,又盘了一个高高的发髻,透出些许的华贵。

来人正是言笑梦,她侧头看一眼李晓柳,淡淡地发问,“晓柳,何事?”

李晓柳将经过一五一十地解释一遍。

言笑梦听完之后,看一眼对方的两个天仙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殴打我守门弟子,你二人可知罪?”

“我二人是青罡门执法弟子,为捉拿叛逃弟子而来,”来的天仙也不是一味地不讲理,对上天仙,他们就有了章法,“这蝼蚁阻碍我们执法,代你蓝翔管教一二罢了。”

言笑梦一听这话,火腾地就上来了,其实在来的时候,她已经了解大致情况,眼见对方竟然当着她的面,还说什么“代为管教”,这口气真的不好咽下去。

若是此刻在场的是乔任女,没准就直接动手了,但是言上人不一样,她思忖一下,方才发话,“叛逃弟子……什么意思?”

“乐陵公孙之女,公孙靖波,十二岁的五级游仙,”那天仙冷冷地回答,“纯阴伴金之体,你蓝翔不会不知吧?”

“那是我青罡门早预定的弟子,只待十四岁时带走,她却来了你蓝翔。”

“嘿……”言笑梦听到这里,忍不住冷笑一声,“我还当是怎么个叛派,原来是这点小事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