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四十四章 飞速壮大

东易名上人返回蓝翔之后,就再没有传出什么新的消息。

而很多外派的人前来拜访,也总是吃闭门羹,据说东上人只见派内的气修弟子,派外之人,也只有无锋门的小刀君和于海河能见到他,连白驼门少主方应物前来拜访,都见不到人。

与此同时,蓝翔的发展越来越有声有色,仅仅两年多时间,就稳固了新占据的地盘,弟子们的修为,也在快速地提高着。

据说,这是气修弟子们全面采纳了东易名“复古纳今”的见解,许多上古气修的思路,也在蓝翔广为传播。

蓝翔崛起的势头之猛,名声之大,引得零散的气修纷纷来投,除了西疆,还有来自中州、北域的气修修者,当然,他们有个共同点,都是散修。

其他宗门内,也有气修的分支,这些修者是不可能来投靠的,那样的话,就违背了规则,叛出门派的人,是人人喊打的,也不值得信赖。

但是蓝翔的气修发展强劲,大家互通一下有无,总是可以的。

再加上玄冰洞和闻道谷逐渐走俏,在这两年中,蓝翔真的是门庭若市,拜访的人一拨挨着一拨,一拨挤着一拨。

而蓝翔的宗产和联络处,也在这两年之内建好了,有大批的曾经离开的家族,想要重归蓝翔派下,不过代执掌毛贡楠很强势地表示:既然已经离开了,你们就不要回来!

这些家族里,也不乏有些实力的,其中一个称号家族,有两个天仙,很想回归蓝翔,还托了白驼门的人来关说,愿意奉上手中的气修功法,只求回归。

但是蓝翔就是不同意:你的功法,我们可以回购,但是家族整体回归,那是想都不用想。

允许你们这些抛弃蓝翔的人回归,是对留守弟子最大的不公平!

白驼上门有些人对此不满:他们回归,不但是增强了你蓝翔的战力和底蕴,同时也增强了白驼的战力,你们多考虑一下吧。

毛贡楠的态度很坚决,可是行事却很滑头,他表示说,这个基调,是东客卿定下来的,想要我们接纳也可以,东客卿点头就行。

这个态度,令白驼门很不爽,安太堡灵晶矿的干股,我们都给东易名了,这事儿不能这么办。

但是真要找东易名说理,白驼门还真没这个胆子,门中弟子都知道,归还干股一事,是方掌门亲自拍板的,谁敢拿这个做文章?

就连跟蓝翔不对付的大长老杜无忌,也没有出面,有传言说,大长老是没有信心胜过东易名,所以才不做声。

因为闻道谷的神奇,东易名简直有被神化的趋势,而他在千幻岳家的表现,此刻也传得广为人知——有两名真人的封号家族,被东易名打上门去,都不敢表示什么不满。

再加上那个曾经斩杀过魔修真人、再也没有出现的东二公子,东家的潜在战力,真的是令太多人忌惮,杜无忌不欲跟其硬碰,倒也情有可原。

在堵住那些家族回归的路的同时,蓝翔也很大方地纳新,很多身家清白的散修,因为修的是气修功法,在经过一些测试之后,被蓝翔纳入派中。

这一股力量也不容低估,短短的两年之内,蓝翔增加了十二个高阶灵仙,数十名中阶灵仙——其中多半是六级灵仙,只差一脚就能晋级高阶。

尤其有意思的是,某个称号家族的供奉,三级的天仙,直接叛逃到蓝翔,说我本是气修,因为是散修,没有根脚,被对方强行请去做供奉。

蓝翔对此人的来历做了了解,也做了测试,应该不是魔修,然后要他立下大誓,最后将其聘为蓝翔的客卿。

严格来说,称派的宗门,只能有五个天仙,蓝翔的名额已满,不能将此人收入门内,聘为客卿也只是权变的手段。

称派宗门能招徕的客卿和供奉,不受五个天仙的名额约束,但是事实上,风黄界的大部分宗门认为:称派的宗门,能招徕的编制外天仙,不得超过两人。

这不是明面上的规矩,但是大家都这么认可,可以认为,这是一种潜规则。

这个叫花捷竺的上人,就是蓝翔能容纳的最后一名天仙了。

他的叛逃,令那称号家族十分不开心,正要想找蓝翔讨个说法,不成想蓝翔双娇之一的乔任女直接上门交涉:花捷竺现在是我蓝翔的人了,把他家人放出来。

花上人是散修不假,家族也不大,才百许人——若是他的家族能有万把人,有一些后续梯队的修者,早就自己建立称号家族了。

家族太小,后续乏力,花捷竺是天赋异禀,又得了一桩机缘,才成就天仙,但是他的家族里,除了他这个天仙,就只有一个二级灵仙,其他都是游仙。

这样的家族,实在太容易被别人控制了,只要能拿下花上人,花家的其他人,完全不够看,所以就被那称号家族一锅端了。

但是现在,花捷竺成为了蓝翔的客卿,那就又不一样了,乔任女直接找上门:把我家客卿的家属交出来,否则这事儿没完。

那称号家族觉得此事太不公平,可是想要计较,还真没那胆子——蓝翔现在发展太猛了。

他们只能问一句,只是一个客卿,你蓝翔至于这样吗?

前文说过,客卿在各个势力中,基本上是高级打手的性质,供奉的待遇和地位,要比客卿高很多,基本上是遭遇大事,才会出头露面。

当然,护法的地位就更高了,基本上等同于跟势力共存亡。

这些说得远了,这称号家族不解的是:你蓝翔只是招个客卿,都已经挖了我家的墙角,又何必再来追讨其他人呢?

这个问题,其实也曾经是花捷竺的疑惑:我堂堂的三级天仙,去你蓝翔,只能是个客卿待遇……有点不合适吧?

乔任女给了他俩相同的答案,简单而直接:东易名上人,在我蓝翔,也仅仅是客卿。

潜台词不言而喻,不服气的话,你打得过东谷主再说。

花捷竺当初还真有点不服——事实上,这并不仅仅是不服气的问题,他也想体现自己的价值,能打才有价值。

他没资格直接对东易名,所以就跟乔任女切磋了一下,结果他堂堂的三级天仙,被二级天仙的乔上人打得满地找牙——不是他战力差,关键是对方战力太强,步法和刀法,根本比不过。

要知道,他身为气修,也曾经对战过中阶天仙,也没有输得这么干脆利落。

当然,他身为散修,接触的也多是野路子的中阶天仙,比宗门弟子差点,这个不用多说。

所以他心甘情愿地接受了客卿一职,而称号家族见蓝翔有必得之心,也只能默默地吞下这颗苦果——他们倒是想不吞呢,蓝翔一怒,东上人一怒,谁惹得起?

当初延请花捷竺,原本就是强迫的性质。

所以蓝翔现在的势力,可以算是兵强马壮,五个天仙编制,两个潜规则认可的编外天仙,都凑齐了。

虽然这七个天仙里,除了东易名,只有两个中阶天仙和四个初阶天仙,没有高阶天仙,看起来有点缺乏高端战力,但是须知,东客卿是能让玉仙避而不见的主。

仅仅用了两年的时间,蓝翔已经发展壮大到了如此,尤其是气修又是出名的能打,现在的蓝翔,别说一般的称派宗派,就算称门的宗派,等闲也不会来招惹。

近期,蓝翔公开招收弟子,这是百余年以来第一次,以后就是每两年招一次,招收底线是十五岁以下的中阶游仙,可以参与测试。

此番招收弟子,消息早在一年半之前就放了出去,有非常多的人响应,报名者超过了万人,其中经联络处的筛选,选出了四千候选少年。

这些少年及其家属,进入蓝翔宗产,等待正选。

蓝翔的宗产才恢复不久,建设得还比较粗疏,所以大部分的少年和家属,是住在简易的帐篷里,只有那些跟蓝翔有瓜葛的势力,才能通过关系,找到好一点的房舍。

这一次,气修们依旧承袭了以往“有教无类”的思路,并不排斥一般出身的人家报名,只要有担保即可,不过饶是如此,初选也选下了极多的家境普通的少年。

相较而言,不少处在平均线水平的少年,可上可下的那种,因为有点势力,跟联络处打点一下人情,就进入了正选,至于能不能选上,就看他们的机缘了。

所以说,这世界从来都没有绝对的公平,只不过,这些靠关系进入正选的,一般也不会走得太远,能进入蓝翔做个杂役弟子,就是天大的喜讯了。

真正有天分的寒门子弟,还是有出头的机会的,只是机会相对小一点,不过这也没办法——谁让家里没势力呢?

四千名候选弟子,加上陪伴的家人,人数过万了,都聚集在宗产之内,引发了不少的纠纷,而蓝翔弟子维护秩序,也是相当地辛苦。

毛贡楠对这一批首招的弟子,分外重视,他甚至请出了言笑梦,分管此事。

用地球上的话来说就是:这是教育口儿的事,当然该言上人负责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