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四十三章 麒麟臂

陈太忠并没有注意到穆珊的表情,他抓起茶杯一饮而尽,然后对着言笑梦发话。

“专门为你讲的话,我没那个时间,我还要修炼……不如这样,你收集一些问题,然后约个时间,我为那几个提问的人讲解一下,你可以旁听。”

修者的时间是漫长的,但同时又是短暂的,必须抓紧一切时间来修炼。

“那好,”言笑梦笑着点点头,眼中闪过一道亮光。

所谓闻道谷的名额,在她看来也不过尔尔,能带人听东上人讲课,这一份荣耀,比那一份强得不止一点半点,最妙的是,名单可以由她来制定。

“你俩还是要以修炼为主,”陈太忠见她表情异样,忍不住唠叨一句,“基础打扎实,尽快炼制宝器,过一阵我去中州,谁要水平不够,我就不带她去了,自己去中州练天目术。”

“东上人,我要你教我学习战斗技巧,”乔任女也忍不住了,她有点吃言笑梦的醋。

“你的战斗技巧,就很不错啊,”陈太忠侧头看她一眼,在他眼里,乔上人战斗的时候,毛病还是很多的,但是相比较之下,她比一般的宗门弟子,战斗的技巧和本能,强得不是一点半点。

“听说李晓柳的技巧,很多都是你教的,”乔任女不依不饶地发话,“我也要学。”

“那随便你吧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,想一想之后,又叮嘱一句,“不要耽误了自己的修行,修为才是根本。”

“你放心好了,”乔任女很自信地回答,“我修炼的效率很高,空闲时间很多。”

陈太忠想到她在天雷谷的表现,忍不住叹口气摇摇头,乔任女的修炼天分真的极强,可惜的就是不能持久,不过这种表现极有可能涉及了天性,一时半会儿之间,倒也强求不得。

“你战堂的事务,倒是比我的事务轻松多了,”言笑梦不无嫉妒地看她一眼,任女修炼原本就快,闲暇时间也多,竟然管了战堂事务,“真是没道理。”

“喂喂,战堂虽然事儿少,一旦接了活儿,就是出生入死啊,”乔任女很不高兴地回嘴,“这么危险的职位,被你说得我好像占了多大便宜似的。”

“那咱俩换换?”言笑梦眉头一扬,似笑非笑地发话。

乔任女哪里肯跟她换?她的性子原本就跳脱,并不喜欢教授人学问,至于说出手战斗……两百多年间,她经历的战斗无数,多少次险死还生,哪里会怕这个?

所以她轻咳一声,一本正经地摇摇头,“这种危险的事儿,怎么能让笑梦你去呢?咱俩姐妹一场,我肯定要冲在前面的嘛。”

“唉,真是没道理啊,”言笑梦叹口气,再次重复一遍,她是勤能补拙类型的,却是要教授别人学习,人比人真是气死人……

接下来的几天,天气都不是很好,时阴时雨。

东易名回来的消息,已经传遍了蓝翔,甚至闻道谷里的外人也都知道了,不少人前来拜会,却被侍女挡在院子外:东上人偶有所得,闭关了。

陈太忠闭关是假,他不见客的原因是:纯良要晋阶了!

小白猪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,吃掉了魔修的胳膊,第二天天还没放亮,它就悄悄溜进了陈太忠休息的地方。

那时的它,全身白里透红,说话也不利索了,“那个啥……补得有点过了,你给护个法,我晋个阶。”

“都让你不要乱吃东西了,”陈太忠不满意地嘀咕一句,“一只胳膊一次就吃完,你当玉仙是大白菜啊?”

“这不是那啥……嘴馋吗?”纯良晃晃悠悠地回答,下一刻,它身子一软躺倒在地,嘴里还在哼哼唧唧,“你布个阵,遮蔽一下气息,不要让别人发现了。”

“我这才苦大,”陈太忠叹口气,手上却不慢,直接丢出一个敛息的阵盘,嘴里还发问,“你晋阶需要的灵气多吗?”

“我吃那么多东西,是白吃的吗?”小麒麟的眼睛已经闭上了,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低,越来越含混,却还在斗嘴,“小晋阶……不需要多少灵气的。”

然而,它说的是小晋阶,可是倒地之后,没用多久,它的身体就逐渐恢复了原样,成为一只近两丈长的大白猪,气息也变得强悍和紊乱了起来。

所幸的是,陈太忠修炼的地方,是院子中有小院子,面积差不多十亩地,分为里外两进,外进是轮值的侍女待的,内进就只有他一人。

眼瞅着这厮压坏了内进院子的花花草草,陈太忠也顾不得发火,赶忙又布置一个敛息阵加幻阵,没办法,这家伙的响动太大,一个敛息阵盘罩不住。

饶是如此,外进轮值的李晓柳,还是发现了内进的灵气波动,少不得隔着院墙轻声问一句,“东上人,出什么事了?”

有灵气波动的时候,她不敢随便进去,连问话都不能大声,否则万一干扰了上人的修行,那就罪莫大焉了。

“没事,我在修炼一门秘术,”陈太忠的声音,懒洋洋地传来,“对外说,就说我闭关了……不放他们进谷,你们也别进内进,否则干扰我不说,你们也可能受伤。”

“谨领上人法谕,”李晓柳毕恭毕敬地回答,顿了一顿之后,她又鼓起勇气发问,“不知上人要闭关多久?”

“不会很长时间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,纯良说小晋阶,应该不费多少时日吧?

下一刻,他就不耐烦地发话,“你问这么多干什么?”

李晓柳吓得悄悄吐一吐舌头,不敢再问,心里却是在暗叹:看来想找到纯良,只能等它自己回来了。

陈太忠也是第一次见到麒麟晋阶,甚至他是第一次看到兽修晋阶,心里多少有点好奇,就盯着地上的大白猪看,时不时拿天目术扫一眼。

纯良白色的皮肤变成了白里透红,然后又慢慢地变得通红,随后发展为黑红,最后变为黑色,黑色又逐渐褪色,褪为透明的水晶一般的猪。

虽然是变成水晶了,可内里的构造,依旧是看不到,就是一只水晶雕成的大猪,这边望得到那边,内里仿佛是不存在一般。

然后这透明的水晶,逐渐转为金黄色的水晶,接着又变为白玉一般,最后才恢复了具有肉感的白猪身体。

这个过程,足足持续了十多天,陈太忠也就盯着看了十多天,通过天目术,他隐约地发现,纯良的左前腿,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。

纯良是在一个傍晚醒来的,醒来之后,先站起身子,四下看一看,然后又将身子缩小,“那啥,我先出去一趟……回头聊!”

说完之后,它化作一道白线,再次溜走了。

我给它吃的,好像是右臂吧?陈太忠也没理它,他正在考虑一个问题:若是吃什么补什么,它怎么补了左臂呢?

第二天天色放亮的时候,纯良大摇大摆地回来了,一进门就往内进走。

正好值守的又是李晓柳,她下意识地就想拦住,要它不要打扰东上人闭关,可是转念又一想:这是东上人的第二元神,我拦它做什么?

纯良这次见了陈太忠,是异常地得意,“喂,恭喜我吧,我已经是半步玉仙了。”

陈太忠正在院子里闭目打坐,闻言睁开眼睛,“是半步大妖,什么玉仙不玉仙的!”

“我是神兽,不是妖兽!”纯良很不满意地瞪他一眼,得意洋洋地发话,“不怕告诉你,这一关过了,我成就玉仙用不了十年……到时候,抓你去翡翠谷种宝草。”

“那我是不是该在你没成就大妖之前,宰了你呢?”陈太忠没好气地哼一声,做出一副准备动手的样子,“趁着我现在还降伏得住你。”

“降伏我?你现在还真的差点,”纯良摇头晃脑地回答,语气中依旧是很得意,“不怕告诉你,我又觉醒了一门天赋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待理不待理地点点头,“那恭喜,看来你也不需要玉仙尸体了,正好我带进翡翠谷,给老易的族人……同族用。”

“有没有搞错,我成就玉仙还指望他呢,”纯良一听就急了,两只小圆眼瞪了起来,“你这人怎么这样?我一直尽心尽力地帮你,你就这么小气?”

“我本来也就答应了你一条大腿,”陈太忠好整以暇地回答,“我这人别的爱好没有,就是喜欢看你生气……然后我就念头通达,从此心魔尽去,悟真证真,飞升九重天,迎娶白富美,走上人生巅峰。”

“你本来就该帮我种宝草的,好不好?”小麒麟气得小蹄子直敲地面,然后,它眼珠一转,笑眯眯地发问,“你知道不知道,我又得了什么神通?”

“无非左前腿那点东西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也没看出来,有什么了不起的。”

“你别小看人,”小麒麟恼了,“这是天赋神通,懂吗?”

“我没小看人,你只是神兽,不算人,”陈太忠玩嘴皮子,其实也很有一套。

小麒麟倒是不在意这点差别,它并不认为神兽这个词不好,举起左前腿,它洋洋得意地发话,“告诉你,这叫麒麟臂,很厉害的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