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四十二章 材料档次

所谓的交换大会,其实是交易大会,有势力提供场地,负责维护治安,在一定的期限内,吸引四方的修者前来交易,并且酌情收取费用。

这种大会,首先考量的是主办方的影响力,影响力不够,吸引不来足够的修者,那就是大会不成功。

拿地球上的例子来比,就是有人想搞个交易会,但是参展厂家只有寥寥数家,观众也不多,这交易会就是自娱自乐的性质,甚至是笑柄。

搞个车展,只有三五个厂家参加,不得不拿一些农用车来凑数,你说丢人不?

蓝翔身为宗派,举办的主体资格是有了,但是想吸引别人来,得有核心竞争力,没这个东西,别人不买帐,那就是笑柄。

而且,这种大会,也很考校维护治安的能力,这跟地球界的展会就有一些区别了,风黄界是个实力为尊的社会,很多高阶修者一旦看到好东西,很可能直接出手抢夺。

不过相较这些麻烦而言,若是真的能举办好一个交换大会,收益也绝对不会差了。

借此赚点小钱,那是最拿不出手的追求了,打出名声去,让大家都认可,这种无形的财富,才是最珍贵的。

品牌效应啊,比如巴黎时装周,能进场的就算有实力,多少人打破头花钱想进,怎奈主办方不买帐,你不能败坏我们这个品牌!

所以大家一听这话,就犹豫了,交换大会这种东西,从来没有后发优势一说,从来都是强者愈强——想要把这个大会搞得不那么丢人,大家有太多的难关要攻克。

更何况,蓝翔已经有两百余年,没有举办过这种大会了。

若不是提议的是乔任女,还获得了东上人的支持,恐怕众人就直接嗤之以鼻了。

“这个东西……能搞,”出乎大家意料的是,毛贡楠沉吟许久,居然点头支持,“首先,咱们在治安维护上,不会出现太多的问题。”

这话没错,蓝翔上一次搞交换大会,是在两百年前,因为主办方实力差一点,在交易上吃了点亏,所以导致了以后不再举办大会。

这一次,主办方的实力是大增了,除了五个天仙,还有个能斩杀玉仙的客卿上人,不管是面对强横对手,还是突发情况,蓝翔都应付得过来。

“其次,咱蓝翔不是没有压轴货的,”毛贡楠此人,对于经营还是很有一套的,“玄冰洞和闻道谷的名额,都是很有吸引力的。”

想举办一个成功的大会,主办方除了要有资格和维护治安的能力,还必须有拿得出手的压轴货——没有压轴货,你凭什么吸引别人来?

吸引不来足够档次的人群,就吸引不来足够档次的货物,这两者互为因果。

而毛执掌能想到拿这两种名额来吸引人,思路还是很清晰的——这是目前蓝翔能拿得出手的、诱惑力最强的商品了。

“你倒真会算计,”乔任女气得笑了,“拿闻道谷的名额来卖,东上人同意了吗?”

其实她想的也是这个,闻道谷的名额,比玄冰洞的名额珍贵了不止一点半点——一个是针对冰属修者修炼的,一个却是针对所有修者的,而且还能辅助登仙。

她想借此收集点材料,顺便帮东上人了解一下,贩卖什么东西到中州,利润比较高——这既是她的需求,也是帮东上人赚取灵晶。

不成想这毛贡楠思路宽广,直接拿走了她心目中最有价值的东西。

“总是为了蓝翔好,”毛贡楠面无表情地回答,他到了不该退缩的时候,也从来是锱铢必较的,“占了闻道谷的名额,派里自会补偿,你若有异议,可以提出补偿条件。”

乔任女闻言,登时迟疑了,她对门派的忠心,也是毫无疑问的,而且闻道谷的名额由蓝翔执掌发布,确实也能将利益最大化。

“能拿出来的东西多了,”陈太忠闻言,很不屑地发话,他甚至依旧没有扭头过来,“闻道谷不过是培养天仙,咱们可以接杀玉仙的任务……还有,我有大把功法可卖。”

听到“杀玉仙的任务”六个字,在场的众人齐齐噤声,好半天都没有人说话。

最后,才是毛执掌干笑一声,“东上人,杀人这种事,就算咱们要做,也不能宣传啊,要不然,是对真人的挑衅,功法倒是能拿出来一些,不过最好也是来路没有什么问题的。”

陈太忠闻言,嘴巴撇一撇,也没有说什么,毕竟在运作这种事情上,毛贡楠应该比他有经验,专业的事情,还是让专业的人去操心好了。

这一晚上的欢迎酒宴,说是为三位上人归来接风,但是事实上,成为了蓝翔近来的第一次议事会。

自从南忘留闭关,三名上人出行之后,派中很多事务陷入了停顿或者维持状态,今天派里的中层基本也来全了,正好认真地探讨一番,决定本派在近期的发展方向。

陈太忠听得有点无趣,不过大家期盼殷殷,他也不好扫大家的兴,到了后来,他就是面对着小湖发呆:湖中的青莲,长得很旺盛啊,在雨中显得青翠欲滴。

同他的木然相比,其他的人却是很兴奋,他们不但确认了东上人三人出行的战绩,更是意外得知,上门的掌门方清之,竟然将灵晶矿的干股转给了东上人。

虽然本派没有因此获利,但是退还干股的举动,却是意义重大,这证明白驼门也开始正视蓝翔的发展了,并且表达出了适当善意。

只有够强大的下派,才能让上门吐出不当的得利,事实上,就算下派再强大,上派若没有拉拢之心,也不会认为某些得利是“不当”的,倒不信下派敢造反。

不当二字,原本就是比较唯心的。

总之,大家觉得,蓝翔在上门眼中的地位不同了,那么发展就会更容易一些。

这顿酒,到了深夜才散去,毛贡楠原本还想留下,跟东上人私下交流一阵,但是看到谁都没有离开的意思,只能站起身来,“时间不早了,东上人一路辛苦,大家也回去歇息,有事的话,回头慢慢商量。”

身为一派的执掌,他得起带头作用,想到自己成为了执掌,还是不能拉近跟东上人的关系,毛贡楠心里忍不住哀叹一声。

见此情形,旁人也跟着走了,但是蓝翔双娇可不管这些,两人就是坐在那里不动。

待众人都离开,乔任女才出声发话,“东上人不用在意毛贡楠,他的一些说法,都是从派里的角度考虑,真要有人想杀玉仙,也会主动跟咱们联系的。”

“这个倒是无所谓,”陈太忠笑一笑,他的心胸不算宽广,但也不至于为这点小事生气,“我也是想搜集一点材料,觉得靠闻道谷的名额,未必收集得到多少。”

“我去跟他说,换来的材料,优先给你用,不信他敢不听,”乔任女大包大揽,然后又好奇地发问,“你想炼制什么?”

“本命法宝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,“需要极阴和极阳的材料。”

“极阴的,玄冰洞就有万年玄冰,”言笑梦插一句嘴,“倒是极阳材料,你准备找什么?”

“万年玄冰暂时不考虑,”陈太忠摇摇头,“我想的是九幽阴水。”

“呃,”两女齐齐一怔,然后又点头,九幽阴水肯定比万年玄冰更称得上是极阴,于是言笑梦又问,“位面大战,你打算远赴幽冥?”

“有这个想法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你们觉得,本命法宝练成什么好一点?”

“我要炼制,自然是凤冠和霞帔,”乔任女吃吃地笑着,“凤冠可以攻击和拿人,霞帔用来防身……不过,肯定不合你用。”

陈太忠直接无视了最后一句话,只是细细地咀嚼着三个词,“唔,攻击、拿人……和防身?”

“收集这种档次的材料,怪不得你要斩杀真人,”言笑梦则是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闻道谷的名额虽然宝贵,但说到底也不过是助人登仙,关注者众,但是相关人群修为相对低了一点。

若是斩杀真人,获得的任务报酬,那就是另一个档次的了。

“攻击、拿人和防身……”陈太忠还在琢磨。

“你再帮我补一补上古气修的知识吧,”言笑梦留下,也是有话要跟他说。

刚才的讨论里,她被分配了职责,鉴于她基本功扎实,见闻也广,所以负责藏书阁和传道解惑——能引发闻道之陨的人,肯定有这个资格。

虽然她已经成为了派中长老,不需要过问很多具体事务,可分管的事情,还是需要她操心,而这传道解惑虽然不针对普通弟子,但是中层偶尔请教一下,更不好糊弄。

相对而言,乔任女分管的范围,就简单了许多,乔上人是属于那种天赋异禀型的,教人不行,但是战斗拿手,所以她负责战堂。

活得简单,有活得简单的好处。

总之,这两位才刚刚回来,就要承担起长老的职责了,以后再想结伴出去,机会就少了很多,也算是修为大涨所必须付出的代价。

就在这时,穆珊走过来,为陈太忠倒上一杯茶,却是什么话也没说,只是脸颊有些发红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