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四十一章 无耻执掌

陈太忠其实没有干涉蓝翔内部事务的兴趣,不过大家既然期待他说,他就指出自己认为该注意的地方。

拿材料换,我也想啊,毛贡楠心里苦笑,他也是刚刚登仙,面临着跟乔任女和言笑梦一样的问题——急需炼制顺手的宝器。

不过,只拿材料换名额的话,也存在一些问题,于是他出声发问,“关键是还有很多人情,一旦推掉,会惹很多人不满。”

陈太忠闻言,缓缓扭过头来看他一眼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你若觉得我的建议不好,也随便你,只当我没说就是了。”

他对宗派事务,原本就不感兴趣,而且他也有身为客卿的觉悟。

但是不感兴趣,不代表他没有主见,毛贡楠的反应,还是很让他失望——这是一个实力至上的社会,只要自身的实力够强,别人满意不满意的,很重要吗?

这种时候将人情纳入重点考虑范围,不得不说,毛贡楠这个代执掌,还是缺乏一种豪情,缺乏气修那种一往无前的勇气。

不过,刚才他已经就玄冰洞的名额,发表过见解了,现在也不欲再坚持,别人看闻道谷很神秘,但是他心里明白,这玩意儿纯粹就是个噱头,了不得有点心理暗示,不值得计较。

然而,毛贡楠的反应,再次让他吃惊了,代执掌笑着回答,“我也想换材料,但是操作上有点困难,我可以向别人解释说……这是东谷主的意思吗?”

“嗯?”陈太忠听得奇怪,再次扭过头来看着他,“我只是客卿……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“把责任推到你身上嘛,”毛贡楠笑一笑,很直接但又很无耻地回答,“如果谁不满意的话,也要考虑东谷主一怒。”

陈太忠眨巴一下眼睛,看了他好一阵,才微微颔首,“你真够无耻的。”

“呵呵,”毛贡楠笑了起来,虽然被这句话说得有点脸热,但是他很好地控制了自己的情绪,“只要对蓝翔有利,那么……就无耻好了。”

陈太忠扭过头去,继续看亭子外的雨丝,听雨打荷叶,嗅清新的空气。

亭子里出现了短暂的宁静,不过言笑梦一声轻笑,打破了这沉寂,“毛上人好魄力,你确实比我和任女……更合适做执掌。”

她没有做过多的解释,但是在场的众人都听懂了。

一派的执掌,只会宁折不弯的话,对门派来说并不是好事,合格的执掌,必须懂得利用各种可以利用的资源和臂助,长袖善舞八面玲珑,至于节操什么的,倒不是很重要。

“言上人过奖了,”毛贡楠笑眯眯地回答。

“没有过奖,你确实合适,”难得地,乔任女也明确地表态。

既然东上人没再说话,大家很快就敲定了这个原则,至于材料价值怎么计算之类的细节,大致商量出个眉目就行了,等派里完善之后,没有大的异议,就会直接通过。

大家甚至商定,玄冰洞也循闻道谷的例子,说到这里,众人少不得又偷偷地看一眼东上人的背影——不知道这个黑锅,东上人愿意不愿意背。

陈太忠对于多背点黑锅,真的无所谓,债多不愁虱子多了不咬人,一只羊是赶,两只羊也是放。

不过他不想让自己显得太好说话,那样会显得他比较好欺负,所以他头也不回地答一句,“安太堡灵晶矿的两成利润,白驼门已经让给我了,这个支付不得拖欠。”

事实上,陈太忠不是个很看重钱财的,又好面子,所以在得了这两成的股份之后,他一直都在犹豫:该怎么跟蓝翔说呢?

直接说,显得他太看重财物了,有点不成体统,须知蓝翔现在也不宽裕。

而且蓝翔当初出售灵晶矿的时候,还是百分之百的产权,现在只收回百分之八十,那两成的干股,原本就是气修心中之痛,他不太好拉得下面子继承这干股。

但是不说的话,他觉得自己太亏了,虽然他不怎么喜好财物,可原本是他该得的,他若是就此放弃,那也太对不起他在真意宗的玩命了。

所以他索性借这个机会,说了出来——背黑锅无所谓,那两成的利润,你得给我。

东上人这句话,登时又把在场的人镇住了,好半天之后,皇甫院主才看一眼乔任女,“乔上人,东上人此言是真?灵晶矿的干股还回来了?”

两成干股的利润,确实是蓝翔之痛,虽然交给上门能买个太平,但是真要选择的话,大家宁可这份利润让东上人赚了。

“我并不知情,”乔任女摇摇头,这事儿是陈太忠跟方应物商量的,而他又一直不好意思说出来,所以她也没听说过。

皇甫院主嘿然不语,倒是陶元芳出声发话,“东上人怎么可能妄言?过一阵,去白驼门了解一下就行了。”

陈太忠哼一声,也不回头,“方啸钦和方清之同宗,你们又不是不知情。”

众人闻言,登时恍然大悟,东二公子去真意宗找方啸钦的麻烦,大家都是知道的,那么有这样的结果,也是正常的。

但是不管怎么说,听说白驼门为了平息仇恨,竟然付出了如此的代价,大家在惊讶之余,也忍不住心花怒放——活该,让你们再不长眼!

听到这样的消息,东上人在蓝翔人的心目中,形象越发地高大伟岸了,本派能得东客卿,真是天不绝气修啊。

受这个消息得鼓舞,众人又推杯换盏一阵,不过这个时候,已经没谁敢再去打扰背对大家的东谷主,众人只是兴高采烈地讨论,现下的蓝翔还缺什么资源,该如何获得。

说着说着,大家就说起了南忘留的闭关——其实南执掌最清楚,眼下的蓝翔急缺什么,怎奈她已然闭关,不好轻易去打搅。

“也不知南执掌什么时候出关,”陶堂主端起一杯酒来,一饮而尽,然后看向祁鸿识,“大长老是否清楚?”

“祁长老该称太上了吧?”一个九级灵仙笑着发话,眼下蓝翔天仙的名额已满,修为最高、年纪最长的祁长老,确实也该考虑称呼上升格了。

“南执掌什么时候出关,我并不知情,起码还得年余吧,也许十余年,”祁长老缓缓摇头,然后微微一笑,“不过待她出关,估计该称太上的是她。”

“莫非?”有人眼睛一亮,似乎想到了什么。

祁鸿识点点头,有意无意地瞟东上人的背影一眼,“据上门的消息,南执掌已然晋阶近一年,现在尚未出关,极可能是想百尺竿头更进一步。”

“咝,”众人听得齐齐倒吸一口凉气,南执掌晋阶五级尚不满足,竟然想冲击六级?

果然不愧是女中豪杰,能让蓝翔在风雨飘摇中,尽可能地生存下来,南执掌的才情和毅力,真的是大家都很佩服的。

没有人注意到,祁长老在看向东上人的时候,眼神非常地复杂。

“那毛执掌岂不是可以考虑举办即位大典了?”陶元芳似笑非笑地看毛贡楠一眼。

南忘留若是要真的闭关十余年,毛贡楠的代执掌,就应该转正了,否则操办起事情来,有点名不正言不顺。

不过陶堂主这话,多半还是调侃,因为两人在争言笑梦闻道的位子的时候,起过一点龃龉,相互之间有些小芥蒂。

但是陶元芳并不害怕毛贡楠,他身为执法堂主,地位很特殊,执法是很敏感和独立的事情,就算是执掌,也不能过多的干涉。

尤其是他跟东上人交好,跟南执掌、言上人和乔上人的关系也不错。

所以说,毛贡楠可能是蓝翔历代以来,话语权最小的执掌之一,这话不是虚言。

对这种挑衅,毛执掌并不在意——真要说起来,只是一个不带什么恶意的玩笑而已,他笑着摇摇头,“我真不着急,陶堂主你要急着做执掌,我可以让贤。”

“我可没有你那长袖善舞的本事,”陶堂主笑着摇摇头,“你还是早点举办了大典吧,大家也就安心了,本派也需要一个主心骨。”

“南执掌出关之前,派里不宜举办大的活动,”毛贡楠很坚决地摇摇头。

“对此,我有异议,”乔任女大声发话。

我果然是存在感最不强的执掌!这一刻,毛贡楠有泪流满面的冲动,但是他还不能说什么,只得苦笑一声,“乔师姐有话请讲。”

“在回来的路上,我和东上人以及言上人商量过了,”乔任女淡淡地发话,“我们觉得有必要,在近期内搞一次交换大会。”

“交换大会?”众人听得齐齐愕然,蓝翔有多少年没有搞过这玩意儿了?

甚至有一些年轻的灵仙,对这交换大会,都有一种很遥远的感觉,他们不是没有参加过这种大会,但是——那不是别的门派才能举办的吗?蓝翔啥时候有这资格了?

事实上,蓝翔是真有资格举办这个的,称派的宗门,也是宗门。

不过,这大会也不是那么容易举办的,对主办方的要求颇高,万一弄不好的话,赔钱是小事,若是应者寥寥,丢的是宗门的面子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