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四十章 强者愈强

陈太忠一言既出,在场的人登时就不言语了。

皇甫院主心里暗暗叫苦,人家青云观给咱们一个名额,那是给咱们面子,若是咱们不懂得投桃报李,那是不会做人——小小的一个下派,还真能坦然受了上门的馈赠?

他身为别院院主,迎来送往等价交换这种事,见得太多了——地位就差那么多,白给的果子,你也得诚惶诚恐地道谢。

想是这么想的,但是他真不敢说,只能暗暗地抱怨:东上人这心气儿,未免太高了。

“本该如此,”好半天之后,乔任女淡淡地发话。

她一说话,就代表本派五个上人中的两票——蓝翔双娇从来都是共进退的。

于是这个话题就告一段落,大家又说一阵之后,转入另一个方面:蓝翔最近的发展。

这时候,陈太忠三人就只有听的份儿了。

现在的蓝翔,形势一片大好,不但隆山和青木让出了地盘,宝兰郡守府都表示出了很强的善意,而宝兰州的各种势力,也纷纷希望,能把子弟送进蓝翔修炼。

以往的蓝翔,吸引力并不是很大,当然,进宗派修炼,都是各家族的期待,虽然别院的皇甫院主,时不时要出去买来苗子,但是从本质上讲,各势力还是求着送子弟进宗派的。

然而,求和求也是不一样的,以往各大势力想要送天才子弟进宗派,总是先考虑别家,被拒绝了之后没有办法了,才会考虑蓝翔,而现在,蓝翔是他们的首选目标。

差别看起来不大,但事实上很大,在地球上搞过教育的都知道,生源决定学校的档次,而学校的档次,又影响着考生的选择。

这是一个强者愈强的问题。

总之,蓝翔现在很抢手,毛执掌就考虑着,重开蓝翔的招收弟子大典。

这个招收弟子大典,不是无限制的招收,而是在有限的范围内,优中选优——像雁行派那种,搞招收弟子海选,现在的蓝翔已经不屑这么做了。

绝顶的资质,尽管进,差不多的资质,就是在小范围内优选,靠山扎实资质差点的……这个就再说了。

这样的选拔,虽然号称大典,但是跟普通平民,还是没有多大关系,不过在有了一定档次的势力眼中,就称得上是大典了——跟其他宗派的做法差不多。

简而言之,蓝翔这么做,就是一个凋敝的门派,正在努力重返主流社会。

对于这一举措,在场的人都很赞成。

事实上,这个建议就不可能通不过,毛执掌眼下说此事,实在是前一阵蓝翔双娇不在,南执掌又闭关了,山门里的天仙,只有他和祁鸿识。

这么大的事情,可不能他俩说了就算,这是一个程序正确的问题,眼下加了乔任女和言笑梦,才算是“绝大多数一致通过”。

议论完此事,皇甫院主提出个建议,要为别院正名了,不能再冒充是什么皇甫家族,眼下的蓝翔蒸蒸日上,需要一个名正言顺的联络点。

然后执法堂的陶元芳堂主,也提出个建议,认为蓝翔该扩大山门的地盘了,别的门派有宗产,咱蓝翔也该恢复往日的宗产地盘。

扩建地盘、恢复宗产,这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,不过蓝翔众人倒是信心十足,因为派里原本是有宗产的,只不过因为日渐凋敝,出于战略性收缩的需求,不得不放弃,眼下收回就行了。

这两项建议都不算什么大事,不过也是原则性的问题,涉及到蓝翔下一步的发展。

大家议一下就通过了,其中毛贡楠感触颇深地叹口气,“联络处和宗产,是必须要搞起来的,要不然派里事情太多……根本没时间修炼。”

说起来全是泪,毛执掌代管全派事务,他根基尚浅,没有南执掌的威严,对内有点不太能服众,所幸的是,蓝翔弟子的服从性都很好。

对外的话,他的修为差了一点点,又仅仅是代执掌,外面来的修者,也不是特别买账。

蓝翔最近崛起的势头极旺,被不少势力所关注,因为派里不但没有宗产,连个联络处都没有,大多数人是直接找上了本宗,直接找毛贡楠谈事。

一般的事情,也就算了,比如说有家族想要归附蓝翔;又比如说回收的安太堡灵晶矿,该如何管理;磐石那里,怎么有效地处理跟隆山的关系。

这些都是有章法的,毛执掌依据惯例处理就行,虽然类似的事情很多,但是所花费的,顶多不过是一点时间。

毛贡楠苦就苦在:没有惯例的事情更多!

最让他挠头的,是两件事情:一个是新冰洞的开发,一个是闻道谷的进入名额。

新冰洞一事,蓝翔恶了青罡门,同时获得了雪峰观的友谊。

然而这雪峰观的人极为骄傲,她们不屑霸占蓝翔冰洞出产的玄冰,只说你每年的产出,供应我三成就行,两成运走,一成就留在蓝翔,你们代为保管,保管费我们出了,关键的时候,有弟子前来提货,你们要保证及时供给。

要说全部产出的三成,也算不少了,但是事实上,雪峰观是整个西疆,唯一一个大规模使用玄冰的称门宗派,只收三成,真的很给蓝翔面子。

雪峰观对弟子在冰洞内的修炼,也提出了要求,不过他们提的要求是:若有弟子受伤,需要在冰洞内疗伤的话,蓝翔应优先安排,哪怕弟子手边不方便,也要优先安排,差的灵石,雪峰观认账——大不了你扣掉我们储藏的玄冰。

雪峰观的人很傲慢,但是给的条件不错,然而,正是因为他们给的条件不错,毛贡楠才会坐蜡:蓝翔还剩了不少资源,很多人争抢这个资源。

给谁好,不给谁好,这是一个问题,资历浅薄的代执掌很难取舍。

然而,这还不算最难取舍的,更难的是:闻道谷的进入名额。

在陈太忠离开的这半年时间里,又有两名派外之人,在闻道谷登仙,现在进入闻道谷的指标,在黑市上已经炒到了两百多灵晶一个,看样子很快就会破三百。

三百个灵晶打造一个天仙,听起来似乎也不是很亏,毕竟族中多个天仙,几百灵晶真的不算什么,而且对当事人来说,这还意味着多出了七百年的寿命,不用担心近期内陨落了,怎么拼都划得来。

但是必须指出的是,对于没有登仙的修者来说,三百灵晶是一笔不小的负担。

像陈太忠曾经斩杀的九级灵仙南宫锦标,丫若是知道有闻道谷,肯定愿意来博一下,但是南宫锦标穷得四处打劫家族,好为后代积攒点家业——三百灵晶,他出得起吗?

更为坑人的是,闻道谷并不能保证登仙,大家还是要博机缘的,三百灵晶换一个博的机会,划得来划不来?

像最近一个登仙者便是,炼器家族邴家的灵仙,先是靠着族里的面子,争取了一个进闻道谷的机会,有所感但是没有登仙。

然后,邴家这位马上花两百多灵晶,买了一个指标,继续进闻道谷——炼器家族,不缺这点灵晶。

然而,第二次还是不能如愿,于是就有了第三次,这一次,是用了一个天大的人情,以及若是登仙,会为蓝翔服务两百年的承诺,换来的。

第三次,终于顺利登仙!

这故事确实很励志,但是进入闻道谷三次才登仙,成本实在是太高,而且有些人情,根本不是能用灵晶来衡量的。

所以说进闻道谷的名额,实在是太不好把握了。

而蓝翔派并没有宗产和联络处,想要谈事,就得进蓝翔本派基业,毛贡楠会被纠缠成什么样子,那根本是不用说的。

不过毛贡楠也有一点好,身为曾经的荣勋阁守门人,他对蓝翔派的忠心毋庸置疑,眼见求者众多,他就很干脆地表示:我只是代执掌,这种大事我做不了主。

还是等南执掌出关之后,或者东上人和蓝翔双娇返回之日,再谈此事比较好。

他的表态,人为地推动了闻道谷指标在黑市上的价格。

现在能进闻道谷修炼的,大多还是南执掌没闭关的时候,按顺序排下来的一些名额。

这个答复,显然会让太多人不满,但是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发作,就传来了东二公子在地北道斩杀魔修真人的消息。

那么……大家就要好好地讲道理了。

说到这里,毛贡楠苦笑一声,“这半年多时间,我甚至没有连续修炼过两天,闻道谷的名额,必须拿出一个章法来了。”

众人闻言,又将目光看向无所事事的陈太忠,陶堂主笑着发话,“这章法嘛,肯定要听一听东谷主的意思,谁要他是谷主呢?”

陈太忠默默地看着细密的雨丝,听着雨打荷叶的沙沙声,久久不肯发话,仿佛没有听到一般。

大家也不说话,东上人的表态,真的是很重要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才轻哼一声,“章法什么的,我不懂,但是派里陡然增加了三名上人,此番我们出去,言上人和乔上人,甚至没有合用的宝器。”

“我认为,修炼指标,还是拿材料来换比较好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