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三十九章 纯良的喜悦

陈太忠的院子建在山谷里,面积不小,足有一百余亩。

半年前他离开的时候,院子里除了几排房子和几条路,基本上什么都没有,但是现在,树木都被修整过了,又搭起了长廊、假山,还挖了一个二十余亩大的小湖。

小湖中心,有一亩地大小的湖心岛,岸边有石拱桥通向小岛。

岛上有五个亭子,通过回廊相连,宴饮之处,就摆在了这里。

陈太忠一看这样的格局,就非常喜欢,他修炼起来,是不怎么讲场地的,可他也不排斥在景色优美的地方修炼,尤其是,他非常喜欢这样的园林风格。

虽然这个院子比不上听风镇的大,但这是纯粹的院子,不像听风镇那里,还有养殖场、练武场之类的地方。

园林设计得有些粗疏,也没有什么奢华的建筑,更多的是一种顺其自然的意境,少了很多刻意的雕琢,而这正是他喜欢的。

“院子搞得不错,”他很开心地点点头,扭头看向四个侍女,“是你们谁搞的?”

“穆珊设计的,”三女将一个淡绿衣衫的少女推了出来。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心说倒也算有心,少不得拿天目术看她一眼,却发现才仅仅是普通的二级灵仙,距离三级灵仙,还有不少的距离。

那就没必要浪费混沌混元真炁了,他拿定了主意,又看一眼李晓柳,才惊讶地发现,她竟然已经三级灵仙巅峰了,而且气息一蹿一蹿的,有马上晋阶的趋势。

她晋阶三级灵仙,也没多长时间吧?陈太忠有点纳闷,少不得看一眼她肩头的小白猪。

纯良冲他眨巴一下眼睛,很显然,这厮知道内里的缘故。

“你们安排一下吧,晚宴就定在湖心岛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一摆手,“纯良,你跟我来一下。”

小白猪听到这话,蹭地就蹦了起来,直接跳到他的肩头,四个小蹄子抱住了他的肩膀。

陈太忠带着它走进一片竹林,笑眯眯地发问,“李晓柳……那是怎么回事?”

“你问这么多干什么?”小麒麟的嘴巴,从来都是这样,一点不懂得尊重人,下一刻,他急匆匆地发问,“听说你这次出去,大出风头啊。”

“没有吧?”陈太忠有意逗它,同时也希望知道,大家是怎么评论自己的——陈某人的虚荣心,一向很强的,“他们都说我什么?”

“都说你杀了魔修,打了地北道掌道的人,还杀到了真意宗门口,”小麒麟的蹄子拍一拍他的肩头,“你很厉害啊,差一点点就赶上我了。”

这三起轰动的消息,不可能不传到蓝翔,正经是他们打上千幻岳家的事,暂时还没传过来——消息的传递,也需要一个过程。

“那又不是我干的,”陈太忠心里得意,却还要假巴意思地撇清,“东二公子干的。”

“少扯吧你,”纯良很不满意地发话,“你陈太忠明明就是孤家寡人,哪里来的二公子?你变身的手段,我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陈太忠也知道瞒不过它,但是他还是要问一句,“别人怎么说呢?”

“别人都说东易名了不起啊,有那么厉害的兄弟,”纯良心不在焉地回答,然后又用小蹄子敲一下他的肩头,“那个啥……你还欠我一具玉仙尸体呢。”

说到这个,他的口水忍不住又流了下来。

“明明是一条大腿好吧?”陈太忠不满意地哼一声,他可是记得,当时这厮只惦记着吃月古芳一条大腿。

“大腿就大腿吧,”纯良的要求不高,“先吃一条大腿,剩下的部分,以后再说。”

“我没有玉仙尸体!”陈太忠很不高兴地白它一眼,语气极其地生硬,“跟玉仙战斗,我还能留手?”

“你骗人,你明明只拿了一个魔修的脑袋回去,剩下的部分呢?剩下的部分呢?”纯良对于这一点,可是了解得很详细,它低声嘶吼着,“我帮你看家,你一定会惦记我的,对吧?”

汗,幸亏把尸体带回来了,陈太忠心里暗自侥幸,要不然,他还真辜负了这个吃货的期待,“可是……我真的不喜欢看你吃人。”

“魔修根本就不是人,是人渣,”纯良不住地拿小蹄子敲他的肩头,语带幽怨,“我不辞辛苦地帮你看家,操碎了心,你却连一条大腿都不给我……一条大腿都不给我!”

“喂喂,别闹了,一条大腿,我给你吃,你也消化不了不是?”陈太忠也懒得再逗它了,“一条胳膊吧。”

纯良抬起小蹄子,正要假巴意思地抹眼泪,猛地听到最后一句,液体就滴了下来——不是从眼里,是从嘴里。

“哈哈,”他忍不住笑了起来,然后猛地一蹦,就跳到了地上,人立而起,两条后腿在地上一蹦一蹦的,还扭着硕大的屁股。

跳了几下之后,它才转过身来,喜眉笑眼地发话,“我就知道你有……拿来。”

陈太忠见他这么开心,心里也高兴得很,从储物袋里取一条胳膊递过去,轻声警告他,“找个没人的地方吃,小心你受不了……最好分两次吃。”

“婆婆妈妈的,”纯良白他一眼,用两条小前蹄抱住胳膊,下一刻就化作一条白线,眨眼不见了去向。

“啧,”陈太忠摇摇头,也懒得理会这家伙了,拔脚向小湖走去。

天还没黑,赴宴的人就渐次赶来了,乔任女和言笑梦来得晚一点,她俩这次出去了这么久,回来怎么也要梳洗打扮一下,来得自然不会早了。

湖心岛的五个亭子,已经挂起了五颗照明珠,将周遭照得纤毫毕现,连湖面上的青莲和浮萍,都照得一清二楚。

陈太忠没有到中心的大亭子,而是一个人独霸了边上的一个小亭,从本质上讲,他不是个喜欢热闹的人,冷眼旁观就很好。

毛执掌盛情邀请了他几次,他坚决不去大亭子,代执掌也就不再相劝。

旁人还有心过来套个近乎,但是见到他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,又见言笑梦和乔任女都没凑过去,就打消了这番这番心思。

酒菜上来之后,大家先吃喝一阵,然后就说起了此次东上人和蓝翔双娇出行的影响力。

陈太忠做的那些事,连看家的纯良都知道了,其他蓝翔弟子焉有不知道的道理?大家都是与有荣焉的感觉。

不过有些细节,众人还是想了解一下——听传言,总比不过听当事人的述说更过瘾。

以讹传讹的细节有一些,两女做了更正或者补充,不过大家最关心的,当然是那个问题——东二公子到底是谁,跟东上人有什么关系。

乔任女和言笑梦当然不可能说实话,只能笑着回答,“这个问题,我们也不知情,是东谷主的族人,你们不如问他。”

就在这一段时间的交谈中,大家已经知道,言上人封东易名为东谷主,这虽然是玩笑话,但是众人一点都不介意——东谷主就东谷主吧,他若愿意,做东执掌也行啊。

听到言笑梦将皮球踢给了东易名,大家纷纷扭头,看那个亭子一眼,却见东上人面朝小湖,一副充耳不闻的样子,登时也就没了打听的兴趣。

倒是有人心思活泛,心说东上人有改容易貌的神通,前番能冒充燕上人,这次再给自己弄一个分身出来,也是正常的。

不过,猜到这个答案的人,绝对不会主动说出来,大家都是蓝翔弟子,有两个东上人支持本派,显然比一个东上人更有利。

接下来,就是说青云观答应的天雷谷指标了,这也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。

从大局说,青云观绕过了白驼门,直接给蓝翔修炼指标,这是再明显不过的交好之意了,对蓝翔的发展,是有极大裨益的。

从具体的事情上来说,蓝翔多了这么一个名额,也是很宝贵的。

想要修炼束气成雷的,并不仅仅是言笑梦和乔任女,而尤为重要的是,气修也有弟子身具雷属性,需要雷电锤炼,才能更好地修习术法。

蓝翔虽然是气修门派,却也有雷修术法,像南忘留就是灵仙时修了雷修术法,才形成的雷引。

雷电锤炼,未必一定要在天雷谷,就像陈太忠在赤色谷地,一样能修成雷引。

但是在天雷谷接受锤炼,是非常便利的,风险小效率高,有这么个名额真的很不错。

从资源的角度上讲,天雷谷的名额,就是蓝翔应该争夺的资源。

没用多久,大家就商定了,这个有限的资源,要通过贡献度和先后排名,决定弟子们前往天雷谷修炼的顺序。

皇甫院主要想得多一点,闻言就问一句,“青云观给了咱们这么一个名额,咱们是不是要在玄冰洞为对方也安排一个名额?”

资源这种事情,本来就是相互的,蓝翔新发现的冰洞,论重要性,也未必就比天雷谷差,而蓝翔本是称派的宗门,青云观是称门的,两者交换,蓝翔一点都不丢人,算是抬了身价。

“没必要,”这时,一个声音传来,大家循声望去,正是另一个亭子的东易名。

东上人眼看着亭子外,头也不回地淡淡发话,“青云观又没有在宝兰斩杀魔修,待他们斩杀了魔修,再匀他们一个名额也不迟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