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三十八章 门派交换

静雅伯离开了差不多一个小时,才带着人回来,原来那肇事的元凶,并不在静雅伯的城堡里,而是在旁边的城中别院里办事。

伯爵亲自督办的事情,那是相当靠谱的,不但那四级灵仙被带来了,还有那卖短尾貘的店家,也被带了来。

一并被带来的,还有三四个灵仙。

静雅伯冲陈太忠点点头,“事情已经查明,此事确实是我岳家的不是……”

说着话,他袖着手往旁边一站,阴森森地一扬下巴,也不多说。

一个高阶灵仙一抬脚,直接将那四级灵仙踹倒在泥水中,阴森森地发话,“老实说!”

那灵仙早吓得面色惨白,浑身上下都在哆嗦,跪在泥水中一动都不敢动,浇得有若落汤鸡一般,哪里还有昨天嚣张的样子?

他的牙齿在急剧地上下打颤,好半天都不能正常地发声,差不多用了五分钟,才稍微调整过来一点情绪,开始结结巴巴地解释。

原来昨天静雅伯府招待贵客,这贵客不是别人,正是蔡希昭一行四人。

蔡上人在地北道掌道身边办事,其叔祖玄机真人,又是西留公的得力臂助,这样的身份,哪怕对封号家族的岳家,也当得起贵客了。

岳家昨天中午,就吩咐城里的别院,采购些精美食材。

负责采购的这厮,却是没将此事放在心上,以他多年的经验,府中招待贵客的食材,多是城堡里自家出产的,城中的采购,不过是聊胜于无。

正好中午有几个朋友找他喝酒,喝酒之后又玩了一阵,待他想起此事,就有点晚了,忙不迭跑出去,随便买了些东西。

若是事情只发展到这一步,也还算不错,要命的是,他听说有地方卖短尾貘,忙不迭地跑过去,却正正地赶上陈太忠四人将短尾貘打包带走。

接下来的因果,就很好猜了,这位强买不成,马上就告诉了城堡管事——不是我不下功夫采购,是有些人不讲理!

于是事情就越搞越大,而且真像陈太忠猜的那样,店主都被那厮警告了:你要敢说我没预定短尾貘,那你就走着瞧吧。

当然,静雅伯出面询问,谁都不敢胡说,于是将整件事情原原本本地交待了出来。

一同带来的那三四个灵仙,就是昨天中午喝酒的那帮人,都是低阶灵仙,平日里巴结那厮巴结得紧,现在却是争先恐后地作证。

陈太忠听完之后,笑眯眯地看一眼静雅伯,“我没冤枉你岳家吧?”

“东上人你是何许人,怎么会做那种事?”静雅伯摇摇头,“这厮也非我岳家血脉,乃是家奴所生,做事忘乎所以。”

“别说这么多,这也是你岳家地里长出的苗,”陈太忠一摆手,很不耐烦地发话,“我看的是你怎么给我交待。”

查出真相算交待吗?完全不是!你得做出合理的处置才行。

“按照家法,乱刀分尸!”一个高阶灵仙回答,他恭恭敬敬地向陈太忠鞠躬,“不知上人还有何吩咐?”

“那这个岳老三,就这么算了?”陈太忠斜睥岳老三一眼,“城主的面子,都不卖,岳家真是好家教!”

岳老三的性子比较急躁,他眉头一扬有心辩驳几句,然而,看到伯爵扫来的目光,他只能忍气吞声回答,“我知道错了,还请东上人看在我是被蒙蔽的缘故上,给我一个改正的机会。”

陈太忠想一想,缓缓发话,“也罢,二十日之内,把一百五十只短尾貘,送到蓝翔,你须得亲自去,要活的短尾貘,记住没有?”

岳老三闻言大喜,忙不迭地点点头,“记住了。”

短尾貘虽然只是七级荒兽,但是因为其味美无比,一向是供不应求,尤其是活的短尾貘,更是不好购买到,昨天引发争端的一只半短尾貘,也都是宰杀了好的。

以静雅伯的地位,想收购到这么多活的,也不是三五天能做到的。

但是岳老三还真的高兴,灵石能解决的问题,那就不是问题,他担心的是东易名不肯放过自己,能如此和平解决,他真是太开心了。

“所以说,我这人一向是很讲究的,你抢我的短尾貘,我就让你陪这个,一百倍地赔,”陈太忠缓缓站起身来,“你要想找人杀我,也随你,不过得先做好赔偿的心理准备。”

说完之后,他腾空而起,根本不再看结果,乔任女等人见状,也纷纷追了上去。

岳家的天仙连气都不敢出,就那么呆呆地站着,看着对方消失在远方的雨幕中。

蔡希昭的脸色也极为难看,他规规矩矩地站在这里不敢动,而对方走的时候,根本没看他一眼,实在是过于目中无人了。

但是他也不敢说什么,见对方消失了,才悻悻地冷哼一声,却依旧没有说话。

蔡上人心里非常明白,对方最后一句话,是说给他听的……

四人在雨中飞行一阵,陈太忠招出灵舟来,又飞了两百里左右,才在一处山头降下灵舟,“好了,扎营吧,雨有点大了,休息一夜,明天往蓝翔赶。”

“不是还要买材料吗?”乔任女可不行那么急着回去。

“这些城市里,没什么好材料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,“倒是总能碰上这种莫名其妙的人,真是烦不胜烦,高调不行,低调也不行。”

这个抱怨是很正常的,凡俗的城市里,真没什么好东西,真正有价值的东西,都被宗门和官府垄断着,偶然有些遗漏,也都到了小家族或者帮派等势力的手上。

而且普通人得了超出自己保护能力的物资,能不能保住,也是问题。

所谓修炼资源的垄断、阶层的固化,真不是开玩笑的。

“不如去门派交换,”言笑梦提出了建议,“挂任务也是可以的。”

门派资源交换?陈太忠闻言,缓缓点头,这个东西,倒是可以搞一搞,“往常不怎么听蓝翔搞这个交换。”

“近两百年,已经没有交换过了,”言笑梦淡淡地回答,“上一次交换,还是我初阶灵仙的时候,那次交换,派里觉得不划算,后来就没再继续了。”

她说得轻松,然而,里面却有不足为人道的苦楚,那时的蓝翔已然一日不如一日,被人低价换走些东西,也是正常的。

当然,价格高低并不是绝对的,彼之毒药我之仙草这种事,也是经常发生的,总之,交换的一方有些不满,这就不是令人愉快的交易。

陈太忠心思粗疏,没听出来这话里的怨怼,一边的计可乘却是听了一个真又真,心里不禁暗暗叫苦:这种宗派辛秘,你们不必当着我的面说吧?

于是他笑着接话,“其实可以去鉴宝阁看一看,那里也有不少好东西。”

乔任女闻言,侧头不满意地看他一眼,“你忘了鉴宝阁的魔修内奸?”

“那是鉴宝阁欠咱们的不是?”计可乘一摊双手,振振有词地发话,“他们的内奸,让咱们被动了,咱们正好可以跟他们好好商量一下。”

“嗯?”乔任女听他这么说,眨巴一下眼睛,觉得这话也有点道理。

“瞎扯什么,”言笑梦不满意地哼一声,“去打鉴宝阁的秋风,你嫌自己死得不够快?”

“只是我的话,真没那胆子,”计可乘听得就笑,然后斜睥陈太忠一眼,“不过,若是东上人出面,倒不信他们不买帐。”

“死了你那条心吧,”言笑梦淡淡地发话,“鉴宝阁的水才深,整个西疆惹得起鉴宝阁的人,一只手都数得过来。”

陈太忠听了这话,都忍不住看她一眼,然后轻咳一声,“好了,先回蓝翔,其他事情,慢慢商量也不迟。”

时隔半年多,三人终于在一个阴雨连天的下午,回到了宝兰州,将计可乘丢在别院之后,径直回了蓝翔。

得了别院传来的消息,执掌毛贡楠带了一干弟子在山门口迎接,见到三人之后,笑着迎了上来,“东客卿和两位长老此番出山,劳苦功高战绩赫赫,大涨我蓝翔威名。”

陈太忠点点头,算是打个招呼,倒是蓝翔双娇跟毛执掌不见外,问起了蓝翔的近况。

三人此番回来,在蓝翔算非常轰动的大事了,一干弟子纷纷地议论,不过没有多少人能接近这三人。

当天晚上,毛执掌想在执掌大殿设宴招待三人,但是陈太忠没兴趣,说你要招待我,就来我后山的谷中。

言笑梦和乔任女心里也是这个意思,你毛贡楠虽然是执掌了,可别跟我们摆谱,即位大典还没举办,了不得就是代执掌,竟然想在执掌大殿设宴?

不过,不等她们发话,毛执掌就痛快地答应了,在他看来,只要能接近东上人,地点在何处,那真的无所谓。

当天晚上在后山谷中,蓝翔的高层到了七七八八,除了南执掌在闭关,从大长老祁鸿识一直到内堂副堂主辛古,够身份的差不多都来了,将近二十人。

宴会是露天的,陈太忠喜欢赏雨,旁人也只能陪着他,所幸的是,小院也有露天宴饮的地方,而且还非常雅致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