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三十六章 谁冒犯谁

陈太忠一见到乔任女使出了青气燃天,心里就踏实了不少。

这不是上古气修的手段,而是后来气修发展出来的气血运用方式,他没有去学,但是其中精要,他是明白的。

这个东西破解幻术是极好的,不过要损失些微的真炁,也会亏损一些气血,对战中使用的话,效果极佳。

不过对陈太忠来说,这个东西有点鸡肋,在他的散修生涯中,切磋和比试的机会并不多,通常就是生或者死,逃跑和追杀的问题,大多时候,需要的是非常极端的手段。

他可以确定,乔任女使出青气燃天之后,一时半会儿不虞落败,没准还有取胜的可能。

于是他就将目光转向了现场中的另一人。

此人也是熟人,乃是玄机真人的侄孙,地北道掌道府上的蔡希昭。

不过他识得对方,对方却是不识得他,须知他现在是东易名,而不是东二公子。

蔡上人也没怎么关注他,只是冲着言笑梦不住地冷笑。

言笑梦看着青气冲开白雾,眉头微皱,她有点担心乔任女,不过两人配合的时间不短,她也知道,任女目前应该没有大碍。

“原来是你俩,”蔡希昭冷哼一声,“果然是不知天高地厚之辈。”

“原来长出新牙了,”言笑梦眉头一皱,冷笑着发话,“莫非是好了伤疤忘了疼?”

蔡希昭目光中寒芒一闪,脸色也变得狰狞了起来,几个月前,在众目睽睽之下,他被姓东的打断三肢,满口牙齿都被打掉,一想起此事,他就忍不住气冲脑门。

对方竟然在这种场面,说出此事,这让他心里冒出一股暴戾来,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你若再敢无礼,我不介意教训一二。”

他的叔祖希望他不要再找东家的麻烦,但是对面小小的初阶天仙,也敢跟他呲牙,他忍不住想出手维护一下尊严——纵然不能杀你,羞辱你一番总是没问题的。

“此人是何人?”陈太忠沉声发话,他是明知故问。

“蔡希昭,一个欺世盗名的卑鄙小人,”言笑梦冷冷地回答,嘴角却是翘起一个微微的小弧。

话音刚落,只听得“嘭”地一声大响,白雾中蹿出一个人影,却是乔任女冲了出来,她的额头冒出了些微的香汗,面色也有点发白。

不过她的脾气却是极硬,抬手从储物袋里摸出个物事来,冷笑着发话,“堂堂的一个大男人,藏头藏脑的,不知道羞也不羞,有种你在里面躲一辈子!”

这话说得岳老三有点挂不住了,那白雾是他修的术法,按说也算他的实力,但是对方不过区区的初阶天仙,竟然诸多家族子弟面前如此叫嚣,他是实在不能忍。

于是他身形一晃,也冲出了白雾,手一招,那白雾就向他手中涌去,空中的白雾,以肉眼所见的速度消失着。

岳老三收起术法,才狞笑一声发话,“这里太过狭小,你可敢去远处跟我比个高下?”

“你强闯我们院子的时候,考虑到地方太小了吗?”乔任女冷笑一声,她知道对方是担心波及家人,但是,这跟她有什么关系?“我偏要在这里动手,你待如何?”

“这是你自取死路!”岳老三嘴角抽动一下,狞笑着一抬手,掐一个法诀。

乔任女哪里是任他发挥之辈?少不得轻叱一声,身子向斜前方蹿去,抖手又是一刀斩了过去,同时又将手伸向储物袋,显然是备着大招。

那岳老三见状冷笑一声,肩头一晃,身上玉质护肩就飞了起来,瞬间变得老大,硬生生地挡住了这一刀。

乔任女才待继续攻击,那岳老三的法诀已经完毕,双手向前一推,大喊一声,“咄!”

只听得一声轻啸,他的双掌中,冲出一条绿色的迷你小蛇,见风即涨,眨眼间就化作了一条绿色蛟龙,恶狠狠地冲着乔任女冲了过去。

这是岳家的功法中,相当高明的一种术法,名唤“紫蛟盘山”,可以直接物理攻击,同时还可蚀人心智,中者重则被撞击或缠绕致死,轻者也要心神受损。

哪怕身心都没受到损伤,在争斗中神智恍惚一下,也是非常危险的。

这术法天仙才能修炼,共有七重境界,对应的蛟龙颜色,是赤橙黄绿青蓝紫,故老相传,若真能修到紫蛟,真的是可以盘起一座大山。

但是岳家的两名真人,也没有修到紫色蛟龙,岳家的老祖,不过是青色蛟龙而已。

岳老三才五级天仙,能修到绿色蛟龙,已经相当不易了。

他有信心,只此一招就能拿下对方——这术法是可以自动追踪的,想摆脱也难。

乔任女从储物袋取出一条青色丝带,向对方缠去,同时手腕一翻,亮出一面玉镜来,冷笑着冲着那蛟龙一晃。

那蛟龙登时就顿在了空中,然后猛地转身,冲着岳老三就扑了过去。

这正是得自月古芳的中阶宝器,可有效地反击一些术法,乔任女初阶天仙的修为,堪堪能祭得出来。

她刚才以为自己托大,就是没有先行祭出这面镜子,否则她才不会深陷白雾中。

“我去!”岳老三吓得魂飞魄散,忙不迭地抽身急退,那蛟龙虽然是被反击回去了,却失了灵动性,不懂追踪,重重地撞上了城墙。

“轰隆”一声大响,那城墙又塌了四十余米。

乔任女得理不让人,祭出的丝带向对方缠去,身子前蹿,手上的长刀也再次斩落。

在登仙之前,她的丝带是攻敌的利器,但是现在修为猛涨,已经不太合用了。

不过岳老三一招失手,也是有点捉襟见肘,眼瞅着要陷入被动,只听得有人大喊一声,“且慢。”

紧接着,一名八级天仙蹿了过来,陈太忠见状,厉喝一声,“找死!”

说话的同时,他的神识重重地击了出去。

那八级天仙吃了这一记,身子猛地一震,直接就向地上掉去——竟然是被这一击打昏了。

陈太忠的神识原本就威猛无匹,这次在真意宗识海受损,修养好之后,神识越发壮大,他又从方真人手上得了功法,比往日更要强横。

“你敢!”周遭的天仙反应都不慢,有人冲下去救人,有人更是掣出兵器来,冲着陈太忠一指,恶狠狠地发话,“冒犯上爵者……死罪不赦!”

合着这个八级天仙,竟然是静雅伯本人,被陈太忠一记神识,打得跌落尘埃。

“有种你再说一遍?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眼中却是半点笑意全无。

没爵位的冒犯有爵位的,下位爵冒犯上位爵,是不赦的死罪,但这是官方体系的说法,主要指的是平民的冒犯,以及下位爵造反。

这规矩却是管不了宗门体系的人,宗门里有身份的,得罪了有爵位的,也就得罪了。

陈太忠原本还没有多少杀心,但是对方一句“死罪不赦”,却是激怒了他,想他在身受通缉的时候,照样敢去找酒伯南宫的麻烦,你跟我说“不赦”?

“且慢!”一个三级天仙喊住了大家,他死死地盯着陈太忠,眼中竟然流露出深深的……恐惧?

好半天之后,他才发问,“敢问这位上人,手中玉镜从何而来?”

“认不出来吗?”乔任女轻笑一声,大喇喇地将玉镜装进了须弥戒,“此物与我有缘,已不是你岳家的了。”

“咝,”闻听此言,不止一个人倒吸一口凉气,他们已经想到了这玉镜的来历,然后就又想到了一些别的事情。

“你你你……”那岳老三吓得脸都白了,“你是蓝翔气修?”

“你说呢?”乔任女冷哼一声,“竟然敢公然上门行凶,收拾你等,其实不用我出手。”

在场的岳家天仙,登时就陷入了沉寂中,他们都知道,岳家的真人供奉月古芳,在蓝翔手上栽了一个大跟头,回到岳家之后,就发出号令:不得与蓝翔为敌,违令者……杀!

月真人其实是岳家子弟,又心狠手辣,虽然是以供奉之名发出的号令,但是就连两个伯爵也不敢不听。

她是怎么栽在蓝翔手上的,没有人知道,也没人敢问,大家执行就是了。

猛地见到月真人的宝器出现在对方手上,他们不用问也知道,这气修定然来自于蓝翔。

所以静雅伯才着急上前阻拦,不成想陈太忠以为他要二打一,想也不想,直接将人放翻。

现场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中,陈太忠三人不着急开口,而岳家却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。

月真人吃亏,在岳家是一等一的机密,只有天仙才大致知道因果,普通的岳家子弟只知道,族中说了,坚决不得与蓝翔派为敌,违令者诛,却不知道这命令是什么缘故。

而现在在场的,还有来自地北道贵客,这种话题,岳家更不能多说了。

好半天之后,那三级天仙才轻叹一声,冲着陈太忠深施一礼,面色凝重地发问,“还未请教上人尊姓大名。”

“此乃本派闻道谷谷主,”言笑梦冷冷发话,“尔等可知冒犯之罪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